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乡村题材创作:拿出反映时代巨变的文学表达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乡村题材创作:

拿出反映时代巨变的文学表达(文学聚焦)

学习经典,更要打破写作惯性

中国有着悠久的农耕文明历史,其文化根源具有鲜明的地方属性。长期以来,农村题材一直是文学作家创作的主流,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农村题材作品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深厚厚重的乡土文化、源远流长的现实主义写作传统和丰富的乡土生活经验,孕育了众多文坛著名的乡土艺术家,并催生了一系列著名的代表作:鲁迅的《阿Q正传》103010、茅盾的“乡土三部曲”、沈从文的《故乡》、丁玲的《边城》、赵树理的《湘西》、孙犁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小二黑结婚》.一部农村题材创作史,简直就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的一半。

许多前人为当代农村题材创作提供了宝贵而丰富的文学遗产和写作经验。比如鲁迅和“五四”乡土小说家有意识地融合乡土风情和人物,把作家的乡愁和文化批判寄托在既有乡土气息又有乡土色彩的叙事中;以沈从文为代表的“精神派”作家有意识地将浪漫主义因素、诗性习俗和抒情传统融入乡土叙事,凸显农村人性中独特的魅力和精神;新中国农村生活题材的创作者,以赵树理为典范,坚持大众文艺的创作方向,吸收民间文艺元素,用简单生动的写实笔触,忠实地反映农民的思想、情感、意识、愿望和审美要求,塑造历史变迁中的农村新人形象。

新世纪以来,乡村题材创作在这三种类型中得到培育和发展,涌现出《李有才板话》 《风云初记》 《铁木前传》 《山乡巨变》 《暴风骤雨》 《创业史》 《平凡的世界》 《人生》 《白鹿原》 《取经》 《村戏》等大量优秀作品。

这些作家提供的经典文本范式也可能成为当代农村题材创作的桎梏,形成写作惯性。既要从文学史的伟大传统中汲取力量,又要警惕“画瓢”的做法。我们要用眼睛去看今天农村的巨大变化,用脚去丈量农村的每一寸土地,用心灵去感受农民火热的心。文艺创作的方法毕竟有一百种,也有一千种,但最根本、最关键、最可靠的方法还是扎根于人、扎根生活。

更新知识结构,一切从现实出发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时期出现了许多农村现实题材,聚焦扶贫、反思农村改革。《哦,香雪》 《孕妇与牛》 《红高粱家族》 《秦腔》 《笨花》 《湖光山色》 《一句顶一万句》 《空山》等作品既有意识地继承了百年乡土文学的写作传统,又结合新时代的具体特点,以农村和农业的发展史为背景,以普通农民和基层扶贫干部的生活和工作为线索,多维度、多角度地展示了农村时代的变迁

在总结成绩的同时,要足够重视农村现实题材创作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一、题材先行的政策图。文学是一种“形象思维”(别林斯基语言),其主题需要通过具体的艺术形象来传达。目前,一些农村题材创作者偏离形象思维的规定性,随意支配人物、安排情节,使作品概念化、公式化。第二,是一种旅游文笔。有些作家抱着游客的心态走进农村,认为自己去过农村,转过身来看了看,就了解了农村,熟悉了农民。其实“深入”还远远不够。第三,好奇与风景的消费主义式叙事。这种创作倾向在网络文学中很明显。为了满足人们的好奇心,一些作家故意使用极端的叙事方法,将农村塑造成“农村”或“荒地”的场景,以吸引注意力或赚取流量。这些做法都不能客观真实地反映中国农村正在发生的历史性变化。

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在全国新时期农村题材创作大会上强调:“新时代的新农村呼唤我们双脚走进去,但走进去不是单向的看法。作家不是游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更新自己的感性结构,掌握新的知识,熟悉新的领域,开拓新的视野。田园或挽歌的方式,狩猎和景观的方式,不足以展现中国农村的全貌。”

身、心、情皆入,才能写出好作品

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如何摆脱思维惯性,突破创作瓶颈,找到一种“适应”新时期农村现实的表达方式,是当前至关重要的文学课题。作者认为,新时期农村题材的创作者应着眼于以下几点:

第一,要融入新时代。一个时代有文学,一个时代有乡愁,乡愁。今天,中国正在经历过去一个世纪中前所未有的变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消除贫困、振兴农村的伟大实践正在深刻改变中国农村的面貌。作家只有准确把握时代发展趋势,静下心来,深入思考,从农村观察中国,从农村认识时代,才能肩负起时代的重托。

第二,熟悉新农村。新时期,新农村在自然环境、社会治理、物质生活和文化建设方面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作家要想用文学表现新时代农村的丰富性、立体性、深度性,就必须真正深入生活,扎根于民间,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强化自己的脚、眼力、脑力、笔力。你不能只看一眼就真正了解今天的农村。作家带笔,

更要带着心,不仅要“身入”,更要“心入”“情入”。

  三是塑造新农民。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而文艺创作归根结底落实在人。书写新时代“创业史”的关键在于刻画时代“新人”形象。新时代乡村的主角是农民,农民不是抽象的符号,而是一个一个具体的人,有血有肉,有情感,有爱恨,有梦想,也有内心的冲突和挣扎。因此,新时代乡村题材创作在塑造典型、刻画“新人”时尤其需要注意从一般性和特殊性两个维度上同步展开,努力实现“人的文学”与“人民文学”,宏大叙事与个体叙事,历史逻辑与美学价值的辩证统一。

  (作者系河北作协青年评论家)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