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网红书店”进乡村,一场润物无声的文化滴灌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编者按

随着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推进,我国广大乡村的建设与发展面临着更高要求,新时代农民的精神面貌和文化素养提升成为重要一环。在2021年 《政府工作报告》 中,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倡导全民阅读被列为年度重点工作。

书香萦绕,滋养文明。近年来,一些城市品牌书店开始进入乡村,广袤乡野涌现出一家家“网红书店”,成为一道生机蓬勃的文化景观。这些书店生存境遇如何,给村民们带去了什么,能否成为乡村文化建设的重要力量?本报记者专程探访,为您带回乡村书店里的故事和心声。

河南省修武县达纳坡村是中原腹地的一个普通农村。村里是素砖红瓦灰,静得几乎听不到声音。

去年10月底,集书店、咖啡厅、展览等功能于一体的“芳村文化与达纳坡”空间开业后,更多的外国人来到这里。

不是第一个把有咖啡馆的“洋气”网络名人书店开到农村的地方。回顾过去,先锋书店在安徽省黄山市黟县璧山村的璧山书店,浙江省桐庐市峨山乡的云溪图书馆,丽水市松阳县陈家铺村的平民书店,已经经营了好几年。

一场唤醒灵魂的文化实验正在当地社会悄然兴起。

1.是书店,也是美学尝试

不像大多数基层的农村书店,这几年开的农村书店无一例外都很漂亮。以方在达纳坡村的书店为例。它位于村庄的一个高原上,是在20世纪80年代由一个砖木结构的建筑综合体改造而来的。木梁暴露在外,悬挂在头顶,这使得辨别上个世纪成为可能。

芳芳书店创始人毛季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想打造的不是一个普通的书店,而是一个集书店、审美生活、咖啡、展示空间和时尚为一体的审美文化空间。

先锋书店陈家铺平民书店,位于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一个崖居古村落,被中国图书发行行业协会评为2018年“年度最美书店”。这家书店是由建筑师张磊精心建造的。开放二楼空间,大幅抬高书架,将所有窗户加宽后,旧农村礼堂改造成现代书店。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梯田,竹林,古树,山峦。

"坐在房子里就像坐在一幅画里."在陈家铺村当了24年村支书的包根宇告诉记者。

先锋在其他省市设立的乡村书店的选址也在不断突破想象的界限。

“璧山书屋,开在安徽省古祠堂,是为了延续当地社会农耕读书的传统;云溪图书馆,开设在畲族民居,是为了弘扬少数民族文化;水田书店真的是开到了福建屏南的水田,为了最大限度的让读者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先锋书店农村扩张计划负责人、董事长助理张瑞凤表示:“我们还与国内顶级建筑师合作,努力将空间之美最大化。”

开在地里,卖什么书?是不是贴近农民读者最基本的需求,只卖农业技术、水产养殖、医药卫生方面的书?答案是否定的。

方大南坡店的精选产品延续了其艺术风格,还出售以“追忆河南往事”为主题的书籍,并设立了儿童绘本专区。为了更好地为农民服务,书店成立了借阅部,选择适合农民和留守儿童阅读的书籍。

在每一个地方开设的农村书店里,开创者都会仔细挑选图书类别。比如安徽黄山彝族县璧山书店,重点是徽州历史文化类图书、乡村建设类图书和教育类图书。在二楼“最农村旧书铺”区域,收藏了大量有关徽州的珍本旧书和文献。

2.开在村庄,能生存吗

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实体书店数量超过7万家,当年倒闭500多家。书店开在人多的城市,还有破产的风险;在村子里开车,能活下来吗?

“方大南坡店去年10月30日开业,当天营业额突破1万元,后续日营业额也达到2000元,其中不到一半是卖咖啡的收入。来书店的人是真正的买书人,买地方特产的人。书店卖当地的农业特产。”南浦村所在的西村乡党委书记王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答说。

“从2020年5月开业至今,云南大理先锋白沙溪书店的业务量和利润完全达到预期,目前仍处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影响下。”刘(姓氏)

据刘雅婷观察,书店客流量较大,与云南大理沙溪古镇景区有关。客人有三种,一种是游客;一个是先锋迷,来打卡的;还有一类当地人,包括邻近市县的居民和这个村的村民。“在收入来源上,文化创作、书籍、咖啡的比例基本上是3: 2: 1。”刘雅婷介绍道。

除了依靠用户购买图书、咖啡、文化创作等利润,地方政府的支持也是农村书店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据报道,松阳县政府看好平民书店项目,已投入数百万元支持村内员工宿舍和作家写作中心建设。租金方面,只是象征性收费。

在经济上站稳脚跟后,刘雅婷更关心的是如何让书店在文化上扎根。

“我注意到一个现象。一些村民认为书店“太优雅了”。每次进来都是小心翼翼,内敛羞涩。这就像去别人家做客一样,怕弄脏别人的地方。这说明村里的读者没有城里的读者自信,把书店当成了天然的公共空间。”刘雅婷分析。

目前,刘雅婷正试图缩小书店和村民之间的距离。“幸好沙溪书店坐落在当地一个古老的粮仓里。

那里过去就是村里的公共空间,人们对它并不陌生”。

  在田间地头开书店,建筑能通过设计与乡土环境相融,但融入村民的精神世界,还有更长的路要走。这或许是乡村书店需要解决的共同问题。

  3.不让乡村“空心”,就得有文化注入

  为什么要把书店开到乡村?

  中国传统的乡土社会,伴随农耕文明绵延数千年。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城市化进程的急剧加快,大批年轻人选择离开。乡村正在成为一个文化活力越来越弱的场域。近年来,一些图书经营人士离开城市,尝试走进乡村经营书店,一方面是出于内心深处的田园情结,另一方面是出于对中国社会与乡村发展的深度关切。先锋书店创始人、董事长钱小华这样理解业内兴起的这股“逆行潮”。

  “不让乡村‘空心’,就得有文化力量注入。”钱小华说。

  让建筑师张雷特别高兴的是,他设计的一家家小小的乡村书店,正在见证着村庄命运的改变。

  “在平民书局建造之前,我看到的陈家铺是个“空心村”。现在,村子里游客已络绎不绝。云夕图书馆开馆前,戴家山是个只有40多户人家的小山村。5年过去,村里的民宿由书店开张时的一家,变成了二十几家。”张雷说。

  也许正如修武县相关部门介绍,开设方所大南坡书店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文化扶贫,也是为了打造“中国县域美学经济”。书店本身能聚集人气,吸引周边居民到村里去,为当地发展注入活力。

  天气好的时候,刘雅婷喜欢打开沙溪书局诗歌咖啡馆的木质窗户,看外面的峰峦。当地的孩子们喜欢放学后来这里写作业,这让她觉得生活充满阳光。

  “不管怎样,书店开在这里,就是希望。”她说。

  (本报记者 韩寒)

  (项目团队:本报记者 韩寒 王斯敏 王美莹)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