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二次元少年”都去看 年轻民乐团何以“破圈”前行?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为什么年轻的民族乐团要“破圈”

我们的记者韩萱

春天,东风吹来,丝竹悠扬的声音来自北京南三环附近的中国评剧艺术中心。这里是北京国家交响乐团的所在地,演员们正在为即将到来的2021音乐季排练。北京民族管弦乐团成立于2015年,今年计划了第一个音乐季,这意味着他们在专业化的道路上迈出了新的一步。

从一个只有20人的团队,到今天组织完善的管弦乐团,6年前成立的北京民族管弦乐团,不仅创作并推出了《中轴》等大型民族管弦乐作品,还通过《国潮》等一系列跨界演出“走出圈子”,让很多追求潮流的年轻人记住了自己的名字。“北京的团一定配得上北京这个词。”团队负责人李长军总是这样激励自己和团队成员。

2021年元旦,北京民族乐团上演《国风》新年音乐会,延续跨界风格。

从头开始

稍微打磨一下艺术性

这是一支非常年轻的管弦乐队。2015年9月10日,经有关部门批准,北京民族乐团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他们是第一批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国家管弦乐队,隶属于北京演艺集团。

回想起乐团刚成立的那一幕,李长军觉得有点难过。“当时乐队只有25人,而且举办大型演唱会,借的人比我们团还多。打击乐之类的大乐器都要结账,乐队成员连制服戏服都没有……”李长俊表示,乐团成立时获得的改革资金不足以大规模招聘人才,乐团作为一个企业化经营的集团,不得不自负盈亏,不能不缺钱。

作为一个美院,艺术素质当然是第一位的,这也是李长俊最担心的。当时,他想带一个小组去国家表演艺术中心表演。因为租借的人太多,质量无法保证,他被中心婉拒。作为一个艺员的头,这件事在李长俊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伤痕。“在乐团成立的最初几年,我不敢去参加圈子里的任何座谈会、研讨会。我不好意思在圈子里说话,没有把群体带好。”

小组里的每个人都感到巨大的压力。“北京民族乐团在首都。这是国家文化中心的艺术学院。别人会觉得北京的书院一定好,不然我对不起北京。”李长俊暗暗下定决心,为乐团制定了第一个五年发展规划:跻身全国一流民族乐团行列。

实现这个目标没有捷径,只有一点一点的打磨质量。随着配套资金的增加,乐团逐渐充实了自己的队伍,直到2018年,乐团才有了自己的常任指挥。指挥张明的加入意味着精心的排练已经开始了一场战斗。张明说:“我在管弦乐队中长大。刚来乐团的时候,李团跟我说要认真挖,挖不到的地方就练。表演者看这架势,谁也不敢懈怠。”

在策划演出的时候,乐团还邀请了很多艺人合作。每次他和不同的指挥合作,张明也和他一起学习。由于剧团的演员大多是90后的年轻人,所以他们珍惜机会,尤其是面对新的合作艺术家时。指挥张第一次指挥乐团后,感慨地说:“这群年轻人眼里流露出两个字,求知。”

良性循环

扩大行业内外的影响力

经过近四年的努力,2019年成绩凸显。那一年乐团扩大到79人,一个近60人组成的乐队,艺术上的精致使得乐队的水平明显提高。

李昌俊记得很清楚,2019年乐团演出《新国门畅想》时,国家大剧院艺术委员会专门派了三位专家来考察。2020年,通过检查的北京民族乐团终于登上了大剧院的舞台。由著名作曲家叶小钢领衔的民族管弦乐组曲《中轴》在国家大剧院首演。这个vo

这次演出也让国家大剧院认可了北京民族乐团的实力。“2021年大剧院直接邀请我们6个项目登台。今年元宵节的“点亮整个天堂”音乐会是由我们表演的。这是国家表演艺术中心首次在元宵节直播民间音乐表演。」李长俊的幸福无法言表。“这说明我们的艺术素质上去了,形成了良性循环。”

除了在传统艺术领域努力,2020年,北京民族乐团还上演了一场“破圈”表演。2020年元旦,乐团改变了传统新年音乐会的风格,上演了《国潮》新年全国音乐会。在音乐会上,表演者跨境表演流行音乐,将不同风格的音乐和文学作品混合在一起,没有任何违规行为。当晚,很多喜欢国乐的“二代少年”来到现场。有些人穿着汉服,有些人来听改编版的流行音乐。现场气氛很热烈。

因为演唱会还改编了很多颤音神曲和线上歌曲,《国潮》从线下传播到线上。当乐队在微博和短视频平台上被关注时,表演者们都很兴奋。当时听说《网络名人汇辑》要改编,这些年轻人都很开心。你给的建议是口对口的,看到你的演奏曲目被这么多人喜欢,他们激动得睡不着觉。2021年元旦,他们的新年音乐会继续跨界演出《国风》,打出自己的品牌。

说到民间音乐的跨界,其实业界一直都有争议。有人认为这个不够高,不是专业院校做的事。“这个问题是见仁见智的。我心里有一个底线,就是无论如何跨境,质量都不能差。”李长俊的想法是,现在的年轻观众不喜欢一刀切的表演,所以相处不下去。也许一场跨境演出会给他们一个接触传统艺术的机会。

2.0时代

>

  新乐季全面吸收养分

  不久前,北京民族乐团迎来了一位认识多年、却未曾合作的“老朋友”——指挥家谭利华。谭利华携乐团上演《惊蛰》中华四季音乐会,开启了乐团的第一个音乐季。

  在谭利华的指挥生涯中,这是他第一次执棒职业民族乐团,他也受邀成为乐团的艺术指导。“原来我执棒交响乐团时就关注交响乐的民族化,我想音乐家应该做的就是展现中国的文化自信。”谭利华对民族音乐发展有很多思考,排练《惊蛰》时,他调整了乐队声部位置的摆放,并把好几首大曲子放在了上半场演出。

  演出当天,谭利华站在这支年轻民乐团面前,依旧气度非凡,演奏员们突破性地完成曲目,走下台时都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作曲家王丹红当时坐在观众席,此前李长军就想邀她为乐团创作作品。听完《惊蛰》,她对李长军说,“这场演出,坚定了我给你们写作品的信心。”

  “谭指在职业交响乐团那么多年,有极高的音乐修养,邀请他给我们做艺术指导,就是希望乐团能有全方位的提高,这也是北京民族乐团进入2.0时代的目标。”李长军说,2021音乐季策划的十场演出,每场都邀请不同的指挥执棒,其中也有未曾执棒过民乐的指挥家,“交响乐指挥能给民乐带来新的想法,他们有很多严谨的手法、不同的处理方式都对我们有很大帮助,我们要全面吸收养分。”

  在继续提升乐团艺术品质的同时,李长军还有一个“野心”,希望北京民族乐团能在2.0时代,继续扩大其在民乐圈外的影响力。今年5月20日,他想再次延续《国·潮》《国·风》的风格,做一场面向大众的跨界音乐会。“我一直想把民乐演到北展的舞台,那儿是流行音乐的阵地,我想用民乐团演奏摇滚和流行音乐。”李长军说,民族音乐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要让当代年轻人看看,我们的国乐,也可以这么时尚!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