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话剧《长恨歌》再亮相 王安忆:希望王琦瑶不要哭得太多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王安忆:我希望王琦瑶不要哭得太多

我们的记者童伟静

“《长恨歌》很容易陷入感伤主义。我希望王启尧不要哭得太多。上海女人很清爽,不粘。”上周末,著名作家王安忆出现在安福路剧场,与导演苏乐慈和时任制片人李胜英聊起了她的小说《长恨歌》,这部小说在舞台上放了18年。从书到舞台,戏剧《长恨歌》如何成为了一个“票房武器”,在幕后和幕后都引起了剧迷和读者的浓厚兴趣。4月2日,新一轮话剧表演将再次亮相上海舞台。

字里行间的海派魅力令人神往,“上海小姐”王启尧的生活令人尴尬。——王安忆的小说《长恨歌》将时代的沧桑与个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用细腻的笔触勾勒出他“锦绣烟尘”的一生。2000年,该小说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三年后,苏乐慈和李胜英将其搬上话剧舞台,赵担任舞台剧本。

“五十岁以后的王琦瑶,也还是非常美丽茂盛的”

在创作《长恨歌》第一版的时候,为了展现原本的海派风格,大师在上海戏剧艺术中心创作了所有的上海女星,最后选择了“女一号”张璐。"王启尧是许多女演员梦寐以求的角色。"苏乐慈回忆说,当时全剧组已经进入彩排,有女明星拿着鲜花在彩排大厅外等着,想当志愿者。作为原作者,王安忆一直与戏剧创作保持着密切的交流。“我记得我提到过一个观点,第三幕中的王启尧太过时了。其实50岁的女人还是很漂亮很茂盛的。”。

因为她的美丽,王启尧一生中有很多机会去面对选择,改变命运。同时,“小说中有很多大众文化元素。”王安忆细述作家陈村的评价,“比如选美,婚外情,嫂子爱看。但我个人希望《长恨歌》能避免成为肥皂剧的桥段。”

相比避免“肥皂剧”的处理方法,王安忆提醒改编:“《长恨歌》容易陷入感伤主义”,“希望王启尧不要哭太多”。她在刻画人物的时候曾经向港剧著名女演员焦媛提出过两点建议。“全剧两次哭就够了,一次是李导演去世,一次是被老克勒抛弃”。王安忆认为王启尧在她的作品中并不是一个完全被动的女人。经过她主动成为李导演的“金丝雀”的剧情,是一个有征服感的女人。

“她对命运有野心,而不是简单地用爱来解释。王启尧不是一个被侮辱和伤害的女人的简单形象。”王安忆说:“在某种程度上,王启尧是一个‘坏女人’。但现在的演员都是好孩子,不愿意把她演成‘坏女人’。”

 不焦虑互联网时代的文学阅读,但沪语版本没有演“很可惜”

在过去的18年里,从张鲁、沈佳妮到朱杰,“王启尧”的舞台形象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的变化,每一代读者和观众都有不同的“王启尧”。在不断的重新安排中,几乎每一轮之前版本《长恨歌》的开票都是“抢空”。当然有文学的魅力,但是在舞台创作上,只有优秀才能打动人。

很少有人知道赵的《长恨歌》舞台剧本写了18年,剧本每重复一次都要修改润色。更不为人知的是,赵还写了一部上海版的《长恨歌》《考虑到剧场里没有那么多上海出生的演员,所以从来没演过》。说起这件事,苏乐慈和王安忆都觉得“可惜”。

回忆起前前后后的点点滴滴,苏乐慈说,在制作话剧《长恨歌》的第一版时,要求每个演员都要仔细阅读原著小说,她特别在小说中提取了上海的风景和风情的描写,让演员们能逼真地感受到“上海是什么”。“《长恨歌》的风格是每个生活在上海的人都能融入到想象中,甚至代入到某些场景中。”苏乐慈对舞蹈的美要求很严格。“上海的城市在变,人们的生活节奏在变。所以每次重新安排,都希望舞台呈现也能与时俱进。”

《长恨歌》,新一轮演出即将开始。这一次,创始人还是希望观众能在进入剧场之前或之后阅读王安忆的原著。面对网络冲击下严肃文学阅读是否正在衰落的问题,王安忆并没有对“碎片化阅读时代”有更多的焦虑。"我对此并不那么悲观,因为我的小说销量正在增长。"王安忆说:“有了网络,我的小说到了二三线城市,但是看书的人比以前多了。如果一个作家能找到知音,那他就很幸运了。”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