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专访汪惠仁:文学办刊需定力,深耕会“潜力无穷”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信。新华网天津3月21日电(记者张道正)“每一份百花文艺期刊都不会动摇办刊的大理念。没有资格随潮连续办刊。我们相信,在决心和深度培养下,潜力是无穷无尽的。”当新的“百花文学奖”读者投票即将开始时,百花文学出版社总编辑王会仁接受了记者在天津的专访。他给出了《百花》文学期刊成功的秘诀。令人惊讶的是,不是“与时俱进”这个时髦词,而是“专注”成了他反复强调的“热词”。

王会仁不仅是一位著名的作家,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大神”。早年就读南开,1996年加入百花。他工作的百花文艺出版社成立于1958年,是新中国成立最早的文艺出版社之一。“百花文学奖”延续了30多年,成为国内外作家所看重的文学奖项,也是文学爱好者阅读潮流的风向标。王会仁是百花著名文学期刊《小说月报》和《散文》的主编。

作为百花文艺出版社的主编,王会仁认为,百花文学期刊成功的关键在于其阵容的合理性。“有大量的百花文学期刊,原创精选,在人们心中有庄重严肃的文学风格,也有类型文学。这种数量和结构有利于督促内部编辑营销素质的培养、专业素养的培养和中国文学的培养。”

然而《散文》 《小说月报》,因为创立较早,影响了海内外华人世界。《散文》是国内第一家专门从事散文作品的纯文学刊物,多年来发行量一直是国内同类刊物中最高的;以忠实记录当代文学发展轨迹而闻名文坛的《小说月报》发行量长期位居全国文学期刊之首,均获中国期刊奖和中国出版政府奖。

长期以来,百花文学期刊“不花钱搞财务”,“自食其力”,开创了一条文学出版之路。王会仁说:“没有资金支持,百花杂志也有了自由发展的空间和自我生存的能力。百花齐放期刊的独立风标,一直跟随着世界,没有随波逐流,靠的就是决心培养至今。”

除了文学期刊,以“读者选择”为指标的百花奖文学奖,一直伴随着甚至引领着中国文学的走向。30年来,涌现出一大批优秀作家和作品。王蒙、张贤亮、冯骥才、刘、阿城、梁、莫言、贾平凹、刘震云、毕飞宇、苏童、迟子建、池莉等多位著名作家的作品荣获百花奖。

百花文学奖无疑见证了新时期中国文学的成长。“百花文学奖最有影响力的来源在于它的评选方式,读者投票构成了它最大的特色和最大的权重。“王会仁说,作家应该把心交给读者,编辑和出版商应该把心交给读者。读者是我们能感受到的最直接的世界。——作品怎么样?听听世界对此的反应。

“所以作家看重它(百花文学奖),同行看重它,不是因为它微薄的奖金,而是因为百花文学奖提供了一定的实现文学价值的方式和途径。”王会仁指出,文学的意义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好的作家和作品必须是植根于人民、面向读者的作家和作品,这也是百花奖的方向。

目前,文学正在从社会的主流话题中“退出”。对此,王会仁认为“30年不可能回到现代文学,也不可能回到80年代。我们说文学,其实有一个很大的背景,那就是国家的现代化,生活的现代化,从清朝结束到现在的一百多年。文学是现代化征途中的一个故事。在这个旅程中,文学的声音有时更大,有时更小。”

“当随着历史运动的节拍出现合奏效果时,会有更多的人听到文学的声音。那是文学的幸福时代吗?我不确定。”王会仁告诉中国新闻社,欧洲已经完成了所谓的“现代化”,但在他们社区的报刊零售中也很难找到一份受公众欢迎的文学报纸。中国人热议的诺贝尔文学奖,在欧洲人中间并没有表现出更高的兴趣。

“这能解释那里文学的衰落吗?不一定。”王会仁说,文学已经退出了以前的“过剩领域”,所以我们不必担心。“让我们担心的是,过度的工业化和基于项目的思维正在削弱和侵蚀我们的文学能力。这个问题的解决,有赖于全民族对‘现代化’真谛的重新探索。”(结束)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