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三星堆“上新”500余件文物 实证中华文明多元一体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三星堆“上新” 实证中华文明多元一体

30多年过去了,三星堆已经“更新”了!

3月20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进展会在四川成都召开,报道了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的重要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已出土至实物层,金绵菊碎片、鸟形金饰、金箔、画在眼睛上的铜头、巨型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精美的牙雕碎片、玉琮、玉器等500多件重要文物。出土了。

“祭祀坑”里的文物。 安源 摄

“祭祀坑”里的文物。安源照片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三星堆工作站站长于蕾介绍,2020年10月以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1986年发掘的1号坑和2号坑地区进行了考古勘探和发掘,基本确定了三星堆遗址祭祀区的空间格局。

这一新发现将丰富和深化对三星堆遗址和三星堆文化的认识,为更全面地了解三星堆文化与周边地区,特别是中原和江汉平原文化的历史关系,为研究中华文明的历史进程提供物质资料。

新发现有助于解决悬而未决的学术问题

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三星堆镇,成都平原北部沱江支流苦江(鸭江)南岸。该遗址占地约12平方公里。核心区域是三星堆古城,面积约3.6平方公里。它是夏商时期在四川盆地发现的最大、级别最高的中央遗址。

据于蕾介绍,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和1986年发掘的2个“祭祀坑”分布在三星堆城南城墙之间的三星堆平台东部,周围环绕着与祭祀活动有关的矩形凹槽、圆形坑和大型沟槽建筑。

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的发掘者、原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说:“新发现的六个祭祀坑与前两个相比,形状为长方形,基本形状和朝向相同,出土文物相似,但有许多新的类型。同时,祭祀坑的大小和深度不同,坑内文物也各有侧重。有的坑象牙多,有的坑青铜器多。”

陈说,这次考古发掘出的新型器物,不仅体现了与中原文化的密切联系,也揭示了古蜀文化在文明交流中的创新。

“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它将影响四川考古、中国考古乃至世界考古。”北京大学考古与文化学院教授孙华认为,三星堆“祭祀区”的新发展将有助于解决长期悬而未决的学术问题,如最基本的年龄问题和自然问题;“它有助于还原当时‘寺庙’或‘祭祀区’的内部空间,为完整了解当时所反映的礼仪空间、宗教思想乃至宇宙观念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考古发掘不仅仅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事

科学技术在考古学中的作用日益明显。3月19日下午,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正在有序进行考古发掘。现场设立考古实验室,首次实现考古出土文物与文物保护无缝对接。

“为了对这个新发现的坑进行挖掘、保护和信息提取,我们专门设计了一套多功能考古操作系统,力求创新设计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考古发掘设施设备。”雷雨说。

发掘工作秉承“学科预设、保护同步、多学科融合、多团队合作”的理念,协调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四川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国内多家科研机构和高校的参与

“多学科融合、多团队合作也是一大特色。在这次挖掘工作中,有30多个单位参与其中。不同单位的多学科研究人员不仅参与考古发掘,还参与多学科研究项目的设置和样本的收集,避免考古发掘和多学科研究的不利局面。”冉红林说。

三星堆遗址考古人员也收集了全方位的发掘资料。冉红林说:“考古发掘不仅是我们这一代的事,也是后代的事,保留足够的信息,为以后的发掘和保护研究提供足够的信息。”

考古工作者在发掘现场工作。 安源 摄

考古学家在挖掘现场工作。安源照片

>  溯源三星堆文化,发掘仍将继续

  三星堆遗址得名于清代嘉庆年间《汉州志》,“广汉名区,雒城旧壤……其东则涌泉万斛,其西则伴月三星”。遗址最早发现于20世纪20年代末。1934年,原华西大学博物馆的美籍学者葛维汉进行了第一次发掘。

  新中国成立后,四川省文物部门重新启动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1986年发现一、二号“祭祀坑”,出土珍贵文物千余件,多数文物前所未见,揭示了一种全新的青铜文化面貌。1987年,考古工作者提出“三星堆文化”命名,推断其年代相当于夏代晚期至商周之际。1988年,三星堆遗址由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世纪80年代至今,国家文物局指导四川省开展大规模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不断明确三星堆遗址分布范围、结构布局。此外,考古工作者逐步廓清了三星堆文化分布范围,揭示了三星堆文化与中原地区夏商文化的密切关系,并逐步探明三星堆文化源流。

  目前,国家文物局已确定将“川渝地区巴蜀文明化进程研究”作为“考古中国”的重大项目,深入研究川渝地区文明演进及其融入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总体格局的历史进程。

  按照“考古中国”项目的计划,下一步将继续对新发现“祭祀坑”开展精细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多学科研究,并在“祭祀坑”的外围勘探发掘,把握祭祀区的整体格局、形成过程,以期系统、全面地把握古蜀文明祭祀体系。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