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从麒麟到獬豸,古人为何将这些“神奇动物”请进故宫?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北京3月21日电问题:古人为什么要邀请这些“神奇动物”从独角兽到袈裟进入紫禁城?

作者郝

走进今天的故宫,无论是近距离欣赏宫殿建筑,还是参观文物陈列,观众都能看到麒麟、希zh、l等众多“兽”和“兽”,甚至游客还专程到故宫打卡。这些著名的“动物”出现在宫门、寺庙、广场和屋檐上。

紫禁城作为一个大型的宫殿建筑群和博物馆,早已为人所知,但很少有人知道它还承载着许多关于“神奇动物”的故事。这些“神奇动物”的起源是什么?古人为什么邀请他们进故宫?这些与故宫和动物研究相关的交叉领域进入了研究者的视野。

最近带着以上问题,记者走进故宫采访《故宫里的博物学》的作者潘静(笔名小海)。潘静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后从事出版工作。在对故宫博物院的文物《鸟谱》、《兽谱》、《海错图》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她整理出版了《故宫里的博物学》系列。

“其实很多观众现在进入故宫的‘兽’和‘兽’都可以从乾隆皇帝的‘枕书’《鸟谱》 《兽谱》 《海错图》找到原型。”潘静说。乾隆皇帝喜欢书中描绘的丰富多彩的鸟类、动物和海洋动物,它们共同反映了中国丰富的产品和广阔的领土。书中的一些“兽”能成为故宫建筑的一部分,与古人对动物的认识有关。

故宫中的垂耳铜狮 董泽宇 摄

故宫铜狮董泽宇摄

实地搜索故宫中的“神奇动物”

“慈宁宫前有一只金麒麟,御花园另一边还能看到一对情侣。”为了更好地了解故宫“神奇动物”的故事,潘静和记者一起走进故宫,开始现场交流。在中国古代,麒麟被视为四大神灵之首,象征好运和荣誉;作为一个能明辨是非的神兽,他能用独角脑袋顶恶人,被古人赋予了公平公正的含义。

除了出现在庙里,“兽”的形象在庙里是不可或缺的,在太和殿的展示也有它自己的终点。“陆端也是传说中的神兽,据说能流利的说四种语言。寺庙的陈列象征着皇帝是个聪明人,知道世界大事。”潘静说。

她告诉记者,除了《鸟谱》 《兽谱》中提到的生物外,故宫还有一些本书没有收录的猛兽,比如太和殿楼顶排名第十的“史航”,古人认为它能化时运为福,消灾,甚至还有避雷的作用。

记者发现,故宫里一些“贵兽”的动物形象,基本上很难分辨出它们的动物原型。面对记者提问,潘静表示,这与中国古人对待动物的态度有关。“古人不懂动物,但又不想太详细地描述动物。如果对观察结果进行详细描述,人对动物就没有想象的空间,也就没有办法赋予动物深层的意义。”

比如红腹锦鸡可能是古人神话的动物之一。潘靖说,古人认为“凤凰”的原型之一是红腹锦鸡。据了解,中国古籍《山海经》中有记载“长得像鸡,取名凤凰”。潘蔚解释说:“古人看到红腹锦鸡,就想到相关记载,把它当成神鸟。”到了近代,锦鸡已经深入人心,也进入了野生动物保护名录,成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故宫中的竖耳铜狮 董泽宇 摄

故宫竖耳铜狮董泽宇摄

从故宫“瑞兽”到身边的动物保护

从紫禁城里的“兽”到古人眼中的“凤”,动物在中国古代政治、宗教、哲学中扮演着多重角色。比如故宫中的一些“神兽”被礼制束缚,成为皇家秩序乃至古代文化的一部分。

两对铜狮,太和门和干青门就是例子。据潘靖介绍,太和门前的铜狮身材魁梧,是故宫所有铜狮中体型最大的一对,象征着皇权独霸天下,子孙兴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的耳朵竖立而威严。干青门前的一对铜狮体型较小,耳朵下垂,这意味着后宫不应该干涉政府事务。

“比如明清时期,官服上的兽纹与官阶密切相关。公务员用鸟,军官用兽,不同生物不同等级一一对应。”潘靖说,古人有时从文化意义上理解动物,然后传达思想。

紫禁城里的“神奇动物”反映的远不止动物知识和古代历史文化。潘靖说,邀请“兽”入城,将“兽”与古人的生活融为一体,其实反映了古人对人与动物、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朴素认识。

中国古代典籍中也有许多关于保护动物和自然的记载。《孟子梁惠王上》记录:“不违背种田,就赢不了粮食。不会数数就不能吃。斧斤及时进山,木不能用。”这种不违背天气保护自然的思想在古籍中并不少见,重视生物保护和环境保护也是中国古代有识之士一直传承的思想。

无论是研究《鸟谱》 《兽谱》 《海错图》中的“兽”,还是观察和打闹故宫中的“动物世界”,都能感受到中国古代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尊重和真诚。潘静建议,今天的人们应该从传统文化中学习这种尊重和真诚,以更好的方式与动物和谐相处。

>

  她举例说,近些年公众提高了对动物保护的意识,但有时候做的还是不到位。比如因灯光污染导致夜间飞行的鸟类死亡。疫情以来世界范围内口罩使用数量激增,而随意丢弃的口罩最终很可能会进入海洋,威胁海洋生物生存。

  世界自然基金会发布的《地球生命力报告2020》显示,由于自然环境遭到破坏,造成包括新冠疫情在内的人畜共患病蔓延,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哺乳动物、鸟类、两栖动物、爬行动物和鱼类的全球种群数量平均下降了约三分之二。

  “与动物和自然和谐相处,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在今天更该被发扬光大。”潘婧说,“人们要以更科学的视角保护动物和自然。”

故宫御花园门口的獬豸 董泽宇 摄 故宫御花园门口的獬豸 董泽宇 摄

  从博物到博学

  有了对生物的关怀和热爱,潘婧在接触到故宫馆藏《鸟谱》《兽谱》《海错图》时便萌生了要把书做成给孩子看的“博物学”的想法。

  “博物学其实反映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衣食住行、民俗、神话等,这些具有人文属性的知识是博物的一部分。而天文、地理、自然等具有科学属性的知识也是博物的一部分。”潘婧对记者说。

  “万事万物都是有联系的。一个人的认知应该建立在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的基础上。各学科间融会贯通,更容易激荡认知,爆发创新。”潘婧表示,对于现代人来讲,从古人的角度去认识自然或许会和如今科学所发现的现象本质有所差别。但《中庸》也写道:“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古人认为博学多识的人能融会贯通,进而看到事物的本质,这一朴素的认识论实际上是与现代科学中的博物学不谋而合。

  “我希望大家认识了书中的各类生物之后,对其背后的故事也要有所了解。书中的科普只是给孩子们的‘抛砖引玉’,希望这些内容能引发他们自主学习的兴趣。当他们有机会向外国人介绍我国生物的时候,这些知识能让孩子们更有自信。”潘婧说。(完)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