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当你老了,语言也会衰老吗?老年人的语言问题不可忽视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当你老了,语言也会衰老吗

——老龄社会的语言问题与我国老年语言学建设

主持人语

人类有诞生、成长、成熟、衰老的过程,相应的语言也有发生、发展、稳定、衰落的过程。老年人的语言能力在某些方面表现出明显的侵蚀、下降甚至丧失,严重影响了老年人的幸福生活甚至基本生存,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国家养老服务的有效发展。《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指出,人口老龄化是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也是我国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基本国情。“十四五”计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要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国家战略。促进和加强老年人的语言研究,掌握老年人语言能力侵蚀和衰退的基本规律和影响因素,建设基础研究与服务社会并重的老年语言学学科,不仅是科学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是学术研究为民族事业服务的使命。——刘楚群

目前,全球人口老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根据联合国最新标准,如果60岁以上人口达到总人口的7%以上,该地区将被视为进入老龄化社会。到202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2.55亿左右,占总人口的17.8%。不仅是中国,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在进入老龄化社会,尤其是发达国家,老龄化形势尤为严峻。因此,老龄化社会的语言问题不容忽视。

1、留意老年人的语言问题

进入老年后,个体面临的语言问题主要是生理病理老化导致的语言能力退化和临床语言障碍,以及社会角色变化导致的语言交流问题。

生理性衰老导致的语言能力退化。的生理老化是指成熟后的生理退化过程,包括大脑的认知老化,会使很多老年人的语言能力退化。生理老化是不可避免的,最显著的现象是发音器官老化引起的音质变化,感觉能力(如听力、视力)下降引起的语言理解困难,认知老化引起的忘词现象,句法复杂程度降低,谈话缺乏重点或有跑题倾向,阅读理解或书面表达能力下降。当然,不同个体语言能力的退化是有差异的。如果一个个体进入老年后,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持身心健康、生活能力和社会参与,就可以认为是“成功老龄化”,此时个体的语言能力保持相对良好或缓慢下降。

病理性衰老导致的临床语言障碍。的病理性衰老是指患有老年病(如阿尔茨海默病、中风、帕金森病、高血压和糖尿病)等原因,导致脑组织结构改变、认知下降、语言损伤和障碍,可表现在语音、词汇、句法、语义和语用等多个语言层面。以阿尔茨海默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为例,随着疾病的发展,老年患者的语言障碍逐渐增加。前期提取词汇困难,理解难词有问题。中后期演讲内容空洞,前言不正,句法错误增多,造成语篇理解和句法加工障碍;在疾病后期,患者语言流畅度严重受损,会自言自语或重复无意义的话,会有神志不清的言语或言行,最后沉默不语。

社会角色变化形成的语言交际问题也不容忽视。的个体在老年时期具有独特的社会角色,并伴随着相应的心理特征,因此语言交流和社会互动的特征不同于其他年龄组。相关问题涉及老年人在医疗保健、养老、老年教育和社区活动中的语言沟通,老年人语言沟通与身份构建的关系,代际沟通,成功老龄化等。“老年人”

语言是个人发展、人际交往和社会参与的重要媒介。家庭和儿童可以充分利用语言活动帮助老年人树立积极的老龄化观,提高自我认同,促进社会参与。研究表明,语言与衰老有着重要的互动关系,母语与外语、阅读与写作的不断学习与互动,可以有效提高认知能力,延缓衰老。家庭、社区或机构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整合各种资源,引导老年人从事口头交流、朗读背诵、立体阅读、写作等各种语言活动。从而帮助维持或提高他们的语言能力,实现他们的主动衰老。

2、解决老龄语言问题需多方努力

语言是多种老年病的早期临床标志,促进语言交流也是特殊老年人群体护理的现实需求。老年人自己和家人在生活中要注意各种语言标记。如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病、中风、抑郁症等疾病都有明确的语言表达。医疗保健机构、社区和社会组织应重视通过老年人的语言表达对某些疾病进行早期筛查和评估,开展言语治疗等非药物干预,为特殊老年人群体的语言认知康复服务,延缓语言能力的衰退。

此外,随着病程的推进和认知能力的下降,老年痴呆症等疾病的患者会出现言语粗鲁、少言寡语、沉默寡言的情况。照顾者对如何与老年人群体进行沟通和情感互动有着现实的需求。

相关机构提供帮助,提升与老年人的沟通效率,改善老年人的社会参与质量。

  满足老年人社会交际中的各类现实语言需求。

  老年人在各类涉老事项与生活场景中均会涉及语言问题,存在实际的语言需求,如健康医疗、养老照护、乐龄教育、社区活动等情景中的社会参与等。在老龄社会中,社会各方的语言信息传播应当充分考虑老年人语言交际特点,思考社会治理与老年人语言信息资源的公平问题,构建多维度、精细化的适老语言服务与信息沟通形态。当前,最为突出的问题之一是我国老年群体使用智能技术困难,正遭遇“数字鸿沟”。家庭和社会要形成合力解决问题,如通过各种渠道和形式提升老年人语言信息素养,积极进行智能技术“适老化”改造等。相关举措将有利于老年群体保持良好认知能力、提升智慧社会参与度,实现老年友好型社会语言信息体系的构建。

  3、发展老年语言学服务老龄社会

  如何改善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满足老年人的生活需要,是老龄化社会各方必须思索的重要问题。对老年人语言衰老及障碍的研究,是提供语言训练、延缓衰老、促进积极老龄的基础;对老龄社会中老年人语言交际问题的研究,是建立和完善适合老年人身心特点的信息交流渠道与方式、建设老年友好型社会的前提。

  目前,针对服务老年个体的语言需求、解决老龄社会的语言问题,国际上已形成专门的学科分支——老年语言学。该学科的主要任务可以用“一体两翼”概况:“一体”是研究老年人语言衰老与障碍的特征及机制,“两翼”分别是研究和解决老龄社会中的各类语言交际问题,以及研发延缓或改善老年人语言能力退化的服务或技术。老龄化程度高的发达国家对老年人及老龄社会的语言问题研究较为深入、应用领域广泛,但我国老年语言学发展尚存在三个明显的“不平衡”:一是老龄社会语言问题的复杂性与老年语言学研究之间的不平衡;二是我国老年人改善语言生活质量的需求与研究成果应用范围及水平之间的不平衡;三是国外老年语言学发展水平与我国老年语言学现状之间的不平衡。

  我国老年人口基数大、老龄化速度快,发展老年语言学具有独特优势。目前,《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已将应对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提出要打造高质量的为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体系,强化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科技创新能力,构建养老、孝老、敬老的社会环境等要求。这些均与解决老龄社会语言问题、提供语言服务相关。

  我国发展老年语言学,要率先攻克在老龄社会发展过程中急需解决的语言学问题,主动服务“脑科学”等重大战略性科学攻关问题的研究等;持续开展应用性研发,如面向老年人的语言能力量表编制、提取相关老年疾病的语言标志物、利用人工智能及大数据研发语言障碍的筛查诊断系统等;服务老龄化社会治理,积极开展社区语言认知障碍筛查、科普,参与老年友好型社区信息化建设,开设语言课程或活动以提升老年人语言素养和交际能力、促进积极老龄化。

  (作者:黄立鹤,系同济大学老龄语言与看护研究中心副教授)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