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梁谷音:昆曲是我生命的另一种寄托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昆曲是我生命的另一种寄托

【戏剧名家讲故事】

在遇到昆曲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走上艺术之路,童年是在浙江新昌县度过的。父亲早逝。我妈一个人照顾不了我们六个姐妹,我只好把她们四个送走。我是被照顾万福安开业的阿姨寄养的。我小学的时候,考试从来没有跌出前三,从一年级读到六年级,头上顶着“学习精神”的光环。快进初中的时候,校长想送我去新昌县最好的中学。这时,在上海工作的母亲做出了决定,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那是1953年,华东戏曲研究院昆曲演员培训班在招生。我妈让我去申请,因为学校是免学费的,对一个人养家糊口的妈妈来说是很大的帮助。那时候的我对昆曲完全是陌生人,甚至还偷偷以为没考上就可以回老家读书。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录取了。这一次,“不经意”让我和昆曲有了终生的缘分。

刚入学的时候,因为个头小,没被老师看好。如果半年后考试不及格,我将面临退学的风险。但是,我并没有因此退缩。相反,我更认真、更勤奋地学习戏剧。另外,我的嗓音条件比较好。半年考核,《长生殿定情赐盒》的表现后,老师表扬“这孩子会演戏”。从此,我不仅摘下了“为人生做准备”的帽子,还成了班里重点培养的对象。

1957年,上级来考察《潘金莲》,老师指定我演潘金莲,学校“传”一代老师郑传健演宋武。上海戏剧学院的学生也来到现场观察。娄(著名戏剧演员),当时还是上海戏剧学院的学生,坐在他们中间说:“这孩子天生素质好。”当时我才14岁,邻校的兄弟们对我表现的肯定对我是很大的鼓励。

直到1987年,该剧才在上海艺术剧院正式上演。演出当天,现场座无虚席,观众反应热烈。虽然我更喜欢美丽端庄的杜丽娘,但我会努力在自己的职业中塑造各种各样的角色。《杜丽娘》里有一万个千千,只有潘金莲一个。

我反复考虑过怎么玩潘金莲。这个性格不能简单的以好坏来评判她。没有人生来就是坏人。她逐渐变坏一定有客观原因。起初,她拒绝做张的妾,后来她又令人钦佩。后来她嫁给了吴大郎,一段畸形的婚姻导致了她坎坷的一生。试想,哪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会愿意嫁给吴大郎?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遇到了宋武,这样一个高大壮烈的英雄,不自觉地被内心所吸引,这是可以理解的。很遗憾,她爱错了人,姐夫宋武永远也不会接受她。再次感情受到打击后,西门庆的出现正好满足了她对男女爱情的渴望,但此时感情已经恶化。真正不可饶恕的罪行是她毒死了吴大郎,使她从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女人变成了一个被唾骂的女人,最后死于宋武之剑。她活该。

对于这样一个复杂的角色,我们演员要做的不是抬高她,也不是贬低她,而是自然地表演她人生的不同阶段,让观众理解她。潘金莲、崔石《烂柯山》、阎婆惜《水浒记》就是这样,真实地呈现了这些人物不同的方面,可怜、可恨、可恨,让人感到惋惜、责备、同情。

1991年10月,《潘金莲》应邀赴日演出一个月。其实这一轮演出早在1989年就敲定了。但由于近距离欣赏昆曲,为了达到最好的舞台效果,日方特意预留了一个只有800座的剧场。谁能想到这个剧院的预订队列是两年后安排的?我们必须耐心等待,润色剧本。然而,正是这种一丝不苟和坚持不懈的努力使这一跨国表演取得了圆满成功。

另一次让我印象深刻的国际演出是在2001年,我和老同学纪振华去美国玩《烂柯山》。演出结束后,观众上台拥抱我们,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联合国刚刚宣布一致表决,昆曲成功入选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很值得纪念的。今年是昆曲成功申请世界遗产20周年。昆曲从抢救到繁荣的发展,离不开国家的大力支持和几代昆曲人的共同努力。未来20年,我们会更好的传承昆曲。

我和昆曲在一起60多年了。从最初的不解到了解,从了解到研究,从研究到喜欢,最后到痴迷,昆曲早已离不开我的生活,是我人生的另一种寄托。

(作者:梁谷音 媒体人邱爽采访整理)

人物链接:

梁谷音,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上海昆剧团国家一级演员。师承沈传芷、张传芳、朱传茗,专攻六旦(花旦)。第三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和第一、五两届上海戏剧白玉兰表演艺术主角奖得主。戏路宽广,正旦、花旦等均能应工,嗓音甜润,表演细腻动人,善于刻画各种不同的人物形象。在 《烂柯山》 《思凡》 《借茶》 《活捉》 《佳期》 等剧中都有出色的表演。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