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历史人物画:凝聚文化精神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历史人物画:凝聚文化精神(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纵横谈)

丰富的文字和图像共同承载着历史。其中,传统绘画,尤其是历史人物画,作为中国图像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生动地表达了历史,而且凝聚了文化精神,在不断变化的时代中不断创新风格,丰富内涵。

丰富多样的形象谱系

中国传统绘画主要分为三类:人物画、山水画和花鸟画。其中,人物画是最早成熟的绘画分支,具有丰富的历史内涵、文化底蕴和独特的艺术语言。

中华文明长河中的历史人物是历代人物画的主体,他们的形象代代相传,在中国绘画史上不断丰富。像顾恺之的东晋传世作品《女史箴图》 《列女仁智图》,人们在欣赏那个时代的女性形象和生活场景的同时,也知道了一些变化。——.从单纯关注人的内在道德到关注人的魅力和外貌,绘画开始表现女性的美,历史人物画也具有审美和社会双重属性;《洛神赋图》靠着文学名著想象创作。陈、曹植的形象充满了魏晋风度和诗意的艺术表现,标志着人物画进入了一个新的审美境界。孔子、老子等历史人物是汉代壁画和唐宋绘画中常见的人物。唐传武道子的《先师孔子行教像》,孔子宽厚谦恭,彰显圣人智慧;宋代马援《孔子像》,孔子站在长袍上,双手放在手上,安静肃穆……从整体上看,早期的历史人物画不仅满足于表象,更注重人物性格和内心世界的塑造。《论画》 《魏晋胜流画赞》等绘画理论的出现奠定了中国人物画创作的传统。

随着社会的演变和艺术的发展,历史人物绘画的主题逐渐拓宽,从描绘历史故事到创造历史故事、贵族淑女、民俗风情等主题。历史故事作品,以历史事件或文学故事为主,如宋代唐力《采薇图》,刻画了商代末年伯夷、舒淇宁愿饿死在深山里也不愿吃苏洲的故事,用朴实清爽的笔生动地刻画了人物的刚正性格;金代张仪《文姬归汉图》,人物零散密集,展现长城外风大的环境,真实刻画了月姬长途跋涉的场景;明代尚熙《关羽擒将图》,描写三国时期关羽驱七军活捉敌军统帅庞德的故事。摘要:明代、李、夏至等名媛作品主要刻画了文人女性形象,还原了陶渊明超然物外、自由奔放的精神世界。此后,高适图和仕女画发展成为独立的绘画题材,丰富了人物画的表现形式,丰富了人物画的精神内涵。风俗画的主要内容是描写和记录社会生活和民俗风情,后来逐渐成熟。从人物画的角度来看,宋代苏汉臣《归去来兮图》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

这些历史人物绘画,无论是基于历史书和轶事,还是源于当代社会生活,还是来自文学作品,都被赋予了时代的审美、文化精神和艺术家的个人思维,不仅展示了人物的魅力,也使不同类型的人物绘画各显其能,共同构成了传统人物绘画丰富多样的形象谱系,实现了文艺、理想和现实的相互融合。

同行业艺术创作

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发展,是中国艺术发展的不竭动力,历史人物画也不例外。

在早期的历史人物画中,“精神写在形式上”,形成了用线条造型、突出人物、模糊背景等独特的表现手法。此后,一些理想化的要求被注入到历史人物画的创作中,强化了贯穿于历史人物画创作始终的“教育、帮助他人”的社会功能。

在技法上,早期的历史人物画也为后世留下了创作范式。在线条运用方面,中国画“描绘古今,如十八”被广泛运用于历史人物画的创作中。“十八画”以精美的表现对象和传达美感为基础,各有特色。其中,《高古尤思邈》最受推崇,被视为中国画线描艺术的精髓,代代相传。盛唐时期,吴道子在继承以“五代党峰”著称的“高古游思邈”的基础上,创作了“叶澜画”,从此线描艺术有了节奏感和节奏感。在艺术形式和艺术风格上,严谨的工笔、自然的写意和简单的素描在历史人物画的创作中相辅相成,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塑造了生动的人物形象,创造了生动的历史情境。

古代历史人物画所蕴含的中国审美精神也深深影响了后世艺术家的创作。傅抱石作品中的屈原形象,是指明代陈洪绶《货郎图》中屈原超常独立的悲愤;他对项夫人的刻画也是由东晋顾恺之《屈子行吟图》中的洛神形象转化而来,但传统的铁线画、高古游思邈和他自己的破笔散锋的笔法融为一体,古朴而浪漫。再比如明代杜晋《洛神赋图》中的苏东坡,就是张大千画的古东坡的原型。剧组在挑选电视剧《题竹图》中林黛玉的演员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参考了清代盖奇《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形象。古代人和现代人创作的历史人物画有着相同的精神和魅力,都具有历史气息。但由于融合了作者新的艺术创作,突出了鲜明的时代风格和艺术个性。

融古铸今的创新与发展

20世纪,历史人物绘画再次呈现出异彩,写实风格盛行,成为主流。

在中国画领域,涌现出一批优秀作品,如江《红楼梦图咏》等。这些作品不仅探索了新的艺术形式,也体现了艺术家对历史人物的现实思考。油画、雕塑、版画等领域。创作者充分发挥材料的优劣,不断融入中国人的审美精神,创作出一系列富有民族风格的历史人物画。比如徐悲鸿油画《杜甫》以秦末起义领袖田恒告别五百壮士的场景,讴歌宁死不屈的精神。朱乃正油画《田横五百士》,着眼于“屈原至于河边,被放出来了,要唱泽河岸”的场景描写,展开了精神描写。画面中,轻雾朦胧,屈原的形象在汨罗江夕阳余晖下冉冉升起,表达了他的爱国主义和民族精神

节的赞颂。同为经典之作的靳尚谊油画《八大山人》,色彩含蓄淡雅,构图上采用中国画常用的留白手法。身着一袭淡青色长袍、头梳发髻的主人公,独坐在河岸边静思。无论是主人公长袍的衣褶,还是其身后蜿蜒的河岸,作者均借鉴了中国画的手法,将西方古典油画技法与中国画笔墨、东方审美相结合,创造出具有中国画意境的油画新风格。

  21世纪以来,伴随国家组织实施多个大型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历史人物画创作再次掀起高潮。如何立足中国艺术传统,用中国艺术思维和语言进行新时代的历史人物画创造,成为美术工作者面临的新课题。作为中华文明长卷式的展现,于2016年底完成评审验收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汇集国内老中青三代优秀美术工作者,146件(套)作品标记了中国美术在历史题材创作上的新高度。不少作品在历史人物形象塑造、艺术形式创新和精神境界开拓上取得新突破。

  冯远中国画《屈原与楚辞》,以中国传统绘画的时空观,将历史现实中的屈原和文学作品中的屈原结合起来,着重表现屈原忧国忧民的爱国精神和高尚品质,以及《离骚》百转千回、瑰玮富丽的浪漫主义风格;吴为山雕塑《老子与〈道德经〉》,将传统写意精神融入创作,通过形体塑造,巧妙展现出老子的“虚怀若谷”……

  作为时代视域中的历史叙事,历史人物画创作在今天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仅表现在语言形式上,还体现在精神刻画与价值呈现中。未来,它们将成为传统的一部分,为中国艺术注入生生不息的活力。

  (作者为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

  林 木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