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西域埋长史,何寻精绝城?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社北京三月二十一日电:(东西问)西域埋长史,何寻精绝城?

作者刘文锁(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考古教研室主任)

编者按: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地区,多种宗教并存。公元前60年,西汉建立了西府,新疆正式成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新疆考古的诸多发现,如京觉古城《鬼吹灯》所在的尼雅遗址出土的汉、西晋汉简,以及汉代流传的蒙古书法《仓颉篇》和佛教文献等。长期关注尼雅考古的中山大学教授刘文锁的研究表明,这些发现证实了中央政府对西部地区的管辖、中国文化在西部地区的传播、佛教在西部地区的盛行以及丝绸之路在这一时期的繁荣。在漫长的历史中,新疆各族人民相互融合、相互学习,形成了新疆多元一体的格局。

作者刘文锁在新疆米兰吐蕃城堡遗址前留影

作者刘文锁在新疆米兰吐蕃城堡遗址前拍照

《鬼吹灯》从“京觉古城”开始。为什么这部小说的作者会想到“精致古城”?我想可能是从《汉书西域传》得到了启发。“京爵”是一个很酷的名字,像一个意味深长的旧密码。

“精绝”是什么呢?

故事从汉朝开始。中国对西域(包括新疆)的占有始于汉朝,汉朝对西域的占有始于汉武帝(140年至87年前在位)的运作。当时阳关、玉门关以西的地区称为“西域”。除了楼兰等战略要地的军事战役外,还向大岳、大夏、乌孙、大湾等中亚绿洲城邦派出了张骞(前164- 114)等使节。汉宣帝二年(前60年),汉朝正式建立西域都府,管理南北天山。

莫高窟“张骞出使图”(《中国石窟莫高窟》)

莫高窟“张骞大使”(《中国石窟莫高窟》)

汉代使臣,尤其是西域都督府,对西域的了解远比先秦时期多,这是汉史家班固编《汉书西域传》时的信息来源。这些汉朝授予的西域城邦,都是从铁器时代早期继承下来的大小不一的部落,有的部落讲古印欧语。京觉就是这样一个塔里木盆地南路上的小州。它的名字最早出现在《汉书西域传》年。

《西域传》年的记载,景觉王驻扎在景觉城,人口480户,3360人。东汉初年合并时,京爵并入塔里木盆地东南部的大邦鄯善。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公元4世纪,从尼雅遗址发现的大量米卢书籍也在此时结束。

为什么《西域传》把这个小状态翻译成“优秀”?好像这两个字和中文很像。但根据当时汉族翻译西胡语(非汉语)的规则和汉语发音,现已知“京觉”是泥崖遗址出土的鲁文书籍中“喀达”的对仗。在《米卢文》一书中,这个地名显然指的是当地的尼雅遗址。这涉及到“京觉”的位置和尼雅的遗址。

沙埋精绝废墟

沙子掩埋了废墟

到尼雅遗址寻找“精绝”

尼雅遗址位于新疆民丰县北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尼雅河绿洲上。

1900年,英国探险家M.A .斯坦(1862-1943)在当地向导的指导下发现了尼娅遗址。遗址上埋藏在沙子里的古代文明令人惊叹。在1906年和1930年的探险中,他再次进入了这个地方。从遗址中发掘出大量文物。

斯坦之后,其他人参观了尼娅遗址。然而,科学的考古调查和发掘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得以实现。当时,由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日本古龙大学联合组织的中日共同泥崖遗址学术考察队对该遗址进行了9年(1988-1997年)的考古调查和发掘。

斯坦因第一个把尼雅遗址比作汉朝最好的。这一观点得到了王国维的肯定。1931年,斯坦因在尼雅遗址获得了一张写有“韩晶绝对在王承书”字样的纸条。

mshd/2021/03/21/0cb715e3db1b42f6867d1c3e27dc89da.jpg" style="border:px solid #000000" title="“汉精绝王”木简(国际敦煌项目网站)" /> “汉精绝王”木简(国际敦煌项目网站)

  遗址呈现出奇迹般的景观:一座座连接着建筑废墟的固定沙丘,星散在已沙漠化了的古三角洲上。包括城址、住宅、作坊、佛塔、佛寺、牲畜圈、果园、墓地、古桥等共215处遗迹,以及数千件各种遗物,记录了精绝这个丝绸之路上的沙漠城邦昔日的繁华景象。

斯坦因发掘的尼雅遗址屋宅 斯坦因发掘的尼雅遗址屋宅

  在世界考古史上,这是十分罕见的发现:除了大批的遗迹和琳琅满目的各种遗物,还有包括汉文、佉卢文、粟特文在内的出土文献,它们出自被史书记载的精绝。

  最引人瞩目的,是大批汉、西晋时的汉文、佉卢文文书,以及从墓地中出土的大量丝绸,里面包括了著名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在建筑遗迹中,佛教建筑很醒目,包括“窣堵婆”型佛塔和编号N5的大宅院中的佛寺废墟,从中出土了木雕佛塔和精细的壁画。

斯坦因发掘的尼雅遗址屋宅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

  佉卢文书的主要部分已得到了释读和翻译。这种文字源自印度河流域的佛教中心古犍陀罗地区,用于抄写佛经等。这种文字连同婆罗迷文和粟特文,也用于汉-晋时期的丝路商务中。像有名的敦煌汉烽燧遗址发现的“粟特古书简”,就是当时在中国从事丝绸贸易的粟特商人的商务报告和家书。

敦煌汉烽燧遗址发现的“粟特古书简”(国际敦煌项目网站) 敦煌汉烽燧遗址发现的“粟特古书简”(国际敦煌项目网站)

  汉朝的政治、文化实力

  从尼雅遗址发现的几批汉、西晋时期的汉文简牍,包括“汉精绝王”简和精绝、且末王族赠礼的表文,以及晋武帝泰始五年传抄西域的诏令。“汉精绝王承书从事”木简,是汉朝边郡传抄西域的天子诏令,由此我们得以窥知汉朝在西域的行政,这些文件可以同敦煌汉烽燧遗址出土的公文联系起来。

尼雅遗址N14出土汉简(国际敦煌项目网站) 尼雅遗址N14出土汉简(国际敦煌项目网站)

  另一组汉简曾引起王国维的关注,它们出自尼雅遗址北部一座大型宅院中。简文的内容是赠送琅玕、玫瑰(古代玉石类珠宝),赠礼的有王母、大(太)子和名叫承德、君华、苏且、休乌宋耶的人,受礼者是王、大王、夫人、春君、且末夫人。“春君”像是一种封号。一封简文充满温情:“奉谨以琅玕一致问春君,幸毋相忘。”似乎表达爱情。

  这些简牍书写的汉隶字体比较地道,在文体上也很典雅,如“再拜”“叩头”等,令人猜想书写者是谁?但是,1993年的一个发现解答了疑问,从遗址中发现的《仓颉篇》木简,是汉代流传的习字蒙书。由于在敦煌汉烽燧遗址发现过《仓颉篇》《急就章》和历谱等,这证实了汉朝在西北边郡和西域地区的文化推广,曾深入到西域的“胡族”上层。

敦煌汉烽燧遗址出土的《苍颉篇》《急就章》(罗振玉、王国维编著《流沙坠简》) 敦煌汉烽燧遗址出土的《苍颉篇》《急就章》(罗振玉、王国维编著《流沙坠简》)

  除了简牍,从遗址中出土的一些来自汉朝内地的高品质物品,像丝绸、五铢钱、漆器、铜镜等,则显示出深度的融合。大宗的丝绸被缝制成不同样式和款式的服装,既有右衽式,也有左衽式。

  这些丝绸品质精细,织有复杂而优美的花纹,一些则织出诸如“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王侯合昏千秋万岁宜子孙”之类铭文。它们中的一部分来自汉晋朝廷的赏赐,这些衣锦者应是精绝的王族或上层。

  最近对尼雅遗址墓葬的研究,还发现了一些源自汉朝内地的礼仪和习俗。例如,在墓葬中安置的悬挂逝者随葬品的楎椸,男女有别。一些男子礼仪性的随葬弓箭,似乎与上古以来的射礼有关。一位墓主的头边摆放了一只雄鸡。在内地,这些礼仪活动通常仅见于文献记录,而没有实际的考古发现。

尼雅遗址出土鸡鸣枕 尼雅遗址出土鸡鸣枕

  丝绸之路上的精绝

  通过尼雅遗址的考古发现,我们可以证实精绝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驿站,它的经济、文化繁荣也得益于此。

  丝绸是最引人瞩目的发现。除了高档丝绸,还有从内地贩运来的普通绸布。一个有趣发现是缠绕在弓和弓弦上的绸布,上面分别墨书了汉字和佉卢文字。一件书写的是“河内修若东乡杨平缣一匹”,即交纳此绢者的籍贯与姓名、绢数,为河内郡修若县东乡人杨平所纳缣一匹。

尼雅遗址出土“王侯合昏千秋万代宜子孙”锦衾 尼雅遗址出土“王侯合昏千秋万代宜子孙”锦衾

  这件绸布是如何来到精绝的呢?无独有偶,当年斯坦因在敦煌汉烽燧遗址中,也发现了汉文和婆罗迷文题记绢各1件。汉文墨书“任城国亢父缣一匹,幅广二尺二寸,长四丈,重廿五两,直钱六百一十八”,婆罗迷文墨书被释读出长四十六拃的某种布。前者被王国维猜测是西汉时调入边关的军需物资。后者则表明是输往印度某地的商品。

  的确,我们在尼雅和楼兰的汉文、佉卢文书中,读到了很多关于丝绸买卖的文件,就像“粟特古书简”所表明的,在汉-晋时期的敦煌等边郡至楼兰、精绝、撒马尔罕,存在着活跃的丝绸贸易。它由大月氏和粟特商人主导,但是汉、晋在敦煌和西域的政府也参与进去了。恰是在尼雅遗址,发现了一组由西晋政府颁发给一位名叫支柱的贵霜王国商人的“过所”,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古代的“护照”了。

尼雅遗址出土的佉卢文书(国际敦煌网站等) 尼雅遗址出土的佉卢文书(国际敦煌网站等)

  丝绸贸易仅是丝绸之路的一面,由此推动的广泛而深度的文化交流则带来了巨大福利。它的光辉的一面就是多元文化,也造就了和谐发展。在这个绿洲小社会,除了佛教这支主流,在考古遗存和佉卢文书中还反映出其它的宗教信仰,诸如巫术和一些目前还不能确知的形式。

  尼雅的佉卢文书中保存了若干佛教文献,包括《法集要颂经》、戒本,以及一篇关于浴佛节斋祷的文献。甚至保存了一份“僧伽规约”,规定了对违犯的僧人要处罚丝绸。须知这些文献都属于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佛教文献之一。

  像《仓颉篇》等汉简的发现,表明汉语和汉字在精绝上层的使用情形。此外,用佉卢文拼写的楼兰-精绝方言里混合了汉语、希腊语、伊朗语、吐火罗语、于阗塞语、粟特语等在内。这已充分说明了精绝的文化现象:交流与融合。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精绝所受的希腊文化影响:一些佉卢文简牍方封印上采用了希腊神祇的图像,像雅典娜和赫拉克勒斯等。有两件封泥上同时加盖了汉式印和西域式印。出土文物的丰富多彩,生动展现了处在丝绸之路上的精绝是如何锻造出其自身的。

佉卢文木牍上的汉式、西域式封印,细部 佉卢文木牍上的汉式、西域式封印,细部

  精绝的消失充满了戏剧性。三国之后,精绝已不见于记载。公元644年,玄奘从印度取经返回途中经过一个叫“尼壤”的地方,那时这地方已是一片沼泽。

  猜测这个绿洲文明消亡的原因,永远是令人感兴趣的。关于河流改道、迁徙、瘟疫、战争等说法,目前都缺乏充分的证据。回到话题的最初,精绝古城是真实存在的,它埋藏的历史比人们的想象更丰富多彩。(完)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