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川村佳男:三星堆考古新成果或能开创中国乃至世界考古学的未来


时间:2021-03-3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东京3月29日电专访:“三星堆考古的新成果可能开创中国乃至世界考古的未来”——日本九州国家博物馆馆长河村和夫访谈录

新华社记者江

日本九州国家博物馆馆长河村和夫在接受新华社的视频采访时表示,四川三星堆遗址的考古新发现“是现场考古人员通过不懈努力,在多个领域运用科技等划时代的方法所取得的考古成果”,“这一考古成果有可能开创中国乃至世界考古的未来”。

川村的中国考古和青铜器研究事业与三星堆出土的一件文物密切相关。第一次来中国旅游的川村,当时还是大学生。在四川省博物馆,他偶然发现了许多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器在那里展出,并第一次看到了垂直的面具。

“我在高中历史课上学到的与中华文明有关的青铜器都是容器,成都盆地繁荣着形状如此奇特的面具和头像的青铜文化,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河村还记得“垂直面具”带给他的震撼。“正是它促使我走上了中国考古学的研究道路,尤其是青铜器。”

后来河村进入东京国立博物馆工作。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东京国立博物馆于2012年举办了“中国王朝珍宝特展”。展品包括从夏到宋在中国各地出土的代表性文物。当时在东京国立博物馆负责中国考古展的河村,在近20年后再次遇到了垂直面具。“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器是我从事中国考古研究的一个机会。很高兴再次与它见面,参加展览,向更多的日本人介绍它的魅力。”

河村目前在九州国家博物馆工作,仍在从事青铜研究。说起三星堆遗址的“改造”,研究过中国青铜器的川村侃侃而谈。“许多研究人员应该已经猜到新发现中会有黄金产品。不过最让我担心的是,出土的金器那么多。”

河村认为,三星堆出土的大量黄金制品将给考古界带来两大问题。首先是关于中华文明的多样性。三星堆文化用青铜制作武器和祭祀用具,与夏、殷、周三代有相通之处,但能出这么多金器,还是令人惊讶的。虽然都属于中华文明和青铜文明,但三星堆文化中青铜器的出现与黄河流域有很大的不同。

二是三星堆文化结局的相关话题。这次出土的大量黄金制品,应该为1号坑和2号坑的性质以及三星堆文化是如何消亡的争论提供了新的线索。这些线索可能会为三星堆文化不可预知的结局提供一个新的解读空间。

关于三星堆遗址的考古成果,河村说:“即使从全球来看,这个考古项目也是非常先进和活跃的,有很多地方值得日本研究者学习。”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