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八百万年前的化石是牛还是羊?中国学者研究梳理和研究


时间:2021-03-3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北京3月30日电(记者孙子发)2021年是中国农历牛年,与牛相关的话题和研究备受关注。

和政羊是甘肃临夏盆地晚中新世三趾马动物群中最具代表性的成员之一,因其化石产地和县名而得名。虽然富含化石材料,但相关研究并不充分。是羊还是牛?也引起了争议和关注。

中国晚中新世“麝牛类”牛科动物的系统发育关系分析结果。史勤勤 供图

中国晚中新世“麝牛”的系统发育关系分析。照片由施勤勤提供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近日对临夏盆地的和政羊化石进行了重新研究,详细描述了它们的头骨、角和牙齿的形态特征,确认和政羊属于中新世晚期的“麝牛”牛。在此基础上,对中新世晚期“麝牛”牛的系统发育关系进行了整理。这篇论文是古生物学分类领域的重要成果,最近由国际古生物学专业期刊《系统古生物学杂志》在线发表。

本文的通讯作者、第一作者、中科院古脊椎所助理研究员石勤勤30日在接受采访时说,本研究除了在临夏盆地发现了布的赫哲族羊外,还将1935年陕西府谷的两个上颌化石标本归为赫哲族羊,成为赫哲族羊的另一个物种,即——只小型赫哲族羊。这种融合主要基于第三磨牙(P3)的特征。虽然中国晚中新世“麝牛”牛动物的牙齿形状相似,很多情况下难以区分,但赫哲族羊的P3形状比较特殊,缺失后尖,舌廓对称,与其他晚中新世“麝牛”牛动物不同。

和政羊头骨腹视、背视和侧视图。史勤勤 供图

和政羊头骨的腹视图、背视图和侧视图。照片由施勤勤提供

中新世晚期的麝牛是牛类动物,头骨和角非常特化,因此它们之间的亲缘关系很难确定,系统发育关系争议很大。特别是近年来,分子生物学的发展给现代牛的进化关系带来了许多新的观点。特别是现代麝牛不再与takins形成姊妹群,而是与瞪羚、黑斑羚形成单系群,位于羊的脊椎骨,与传统形态分类学有很大区别。在这种背景下,中新世晚期的“麝牛”与中国现在的麝牛之间的关系,以及它们在整个牛类动物进化中的地位,都是迫切需要探讨的。

在赫哲族绵羊化石与晚中新世麝牛的进化关系研究中,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选取了110个头骨、牙齿和角,建立了包括7只化石牛和13只现代牛的形态矩阵,并采用分支系统学方法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中新世晚期的麝牛与中新世中期的土耳其羚羊、现在的绵羊科、红麝牛科和马羚科同属一个分支。但与现在的物种相比,都是这个分支的早期分支,是已经灭绝的早期类型,与现在的麝牛的亲本关系较远。只有中国羚羊位于由活羊科、红羚科和马羚科组成的冠群中,马羚是更高级的牛类动物。

石勤勤指出,考虑到平行进化在牛中更为常见,为了更好地聚焦目标属种,本研究剔除了面部和牙齿形态明显属于其他分支的大部分活属种和柴达木动物,将土耳其羚羊作为外群,重新分析了晚中新世“麝牛”和活羊动物的分支系统学。结果表明,在中新世晚期的麝牛中,陕西专角是比较原始的类型,而五米兽和近旋羊是最新的分支。赫哲族羊、五米兽、近旋角羊虽然不构成一个单线群,但由于角心短、头骨短而弯、下半身无齿,暂归为五米兽

石勤勤总结说,虽然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但本研究首次用分支系统学的方法探讨了晚中新世麝牛的系统发育关系,明确指出这些属和种与现在的麝牛没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并建议将赫哲族羊、乌米兽和近旋角羊三个属归为乌米兽,为今后进一步探讨我国牛类动物化石的进化关系提供了重要依据。(结束)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