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中西比较|关于中西方历史同期两对国王和议员的“相似”和“不同”的有趣讨论


时间:2021-04-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编者按 文化认同是最深层次的认同,是民族团结之根、民族和谐之魂。日前,中央社院第一副院长潘岳所作 《中国五胡入华与欧洲蛮族入侵》 一文,讲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华各族人民交融形成命运共同体并重建大一统国家的故事,解析为何日耳曼蛮族入侵罗马后却无法再造统一欧洲的原因。本文摘自其中。

公元300-600年间,中国和罗马同时面临中央政府的衰落,受到周边民族的大规模冲击。然而,相似的历史轨迹产生了完全不同的结果。这一时期,中西方各有一对王公大臣,他们面临着相似的处境轨迹,但受到后世完全不同的影响。其中,“同”与“异”恰恰反映了中西文明的逻辑差异。

东哥特王狄奥多里克与罗马大贵族波爱修斯

在入侵罗马的日耳曼王国中,唯一“部分罗马化”的特例是东哥特国王狄奥多里克。虽然他也从事“二元政治”,但他是最了解罗马文明价值的蛮族国王。

东哥特王子狄奥多里克作为人质在东罗马宫廷接受教育,熟悉罗马贵族社会。他很善良。在他的统治下,罗马人完全保留了自己的服饰、语言、法律和习俗。即使对于宗教,狄奥多里克也非常宽容。虽然他信奉阿里乌斯教派,但他还是亲自去圣彼得公墓献祭。他从不强迫任何基督徒皈依自己的教派。

狄奥多里克特别保留了罗马祖先的权力。大贵族伯提乌斯,最受推崇,是奥古斯丁之后最伟大的教会哲学家。他翻译注释了欧几里得的几何、毕达哥拉斯的音乐、尼科马科斯的数学、阿基米德的力学、托勒密的天文学、柏拉图的哲学、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被历史学家称为“最后的罗马人”。

狄奥多里克将政治事务委托给了波提乌斯,并让波提乌斯的两个非常年轻的儿子在早期担任罗马执政官。古罗马和哥特式的暴发户经常发生纠纷。当罗马贵族报告说狄奥多里克自己的侄子占领了罗马的财产时,他立即强迫他的侄子不眨眼地归还了财产。他对罗马祖先的“偏爱”引起了他自己人民的怨恨。

不幸的是,哥特人和罗马人之间有着深刻的矛盾。先说宗教。狄奥多里克容忍了罗马教会,但罗马教会拒绝容忍犹太教,焚烧犹太教堂并掠夺他们的财产。狄奥多里克惩罚犯了罪的基督徒是为了平等对待他们。所以基督徒怀恨在心,经常背着他与东罗马的拜占庭教会勾结。

523年,罗马宗主教阿尔比努斯被曝光,并致信东罗马皇帝,要求他推翻哥特王国,让罗马人回归“自由”。这些信件被截获,狄奥多里克非常愤怒,逮捕了反叛的长老。此时,波阿斯站起来为自己辩护。“如果他们有罪,我也有罪!如果我无罪,他们也无罪!”虽然与哥特人关系密切,但在关键时刻选择了站在罗马贵族一边。

哥特式再宽容善良,也永远不会被罗马人认可。即使是哥特式王国最温和的形式也会让一个罗马人的“自由精神”无法忍受。然而,这些忘恩负义的臣民永远无法真诚地容忍哥特征服者的出身、宗教甚至道德品质。

至此,狄奥多里克已经到了暮年。他发现“他为罗马人民努力了一辈子,却只得到了仇恨;他对这种单恋很生气。”最后,他处决了波阿斯。故意剥夺波阿斯在死前以“最不罗马”的方式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在伯提乌斯被处决后,狄奥多里克遭受了严重的精神痛苦,很快就病死了,死前呻吟了三天三夜。

北魏鲜卑雄主拓跋焘与汉族仕人崔浩

华人世界的族群,无论胡、汉,都不像罗马世界那样,以“血统”或“宗教”作为划分族群的依据。如果狄奥多里克出生在中国,会有无数胡汉英雄帮他争取正统。

鲜卑男性首领拓跋扈以北方汉族后裔崔浩为傲。北魏、施立、三朝时期,精通宣杨相银、精于心机的崔浩,一方面进谏拓跋韬,驱逐柔然,平夏,灭北燕,完成了北大统。另一方面,又推动拓跋韬进行“文化治理”的改革。废除六大人掌管军界贵族的制度,恢复文官系统的大臣省,并设秘书省;整顿基层政权,考地方官僚;法律修订了三次,吸收了大量中原的法律法规。崔浩还主张鲜卑精锐与汉精锐相结合,拓跋岛听从他的命令,大规模招募数百名汉民入中央和地方。

塔巴岛拜访崔浩政府,询问季峻国家的事务,并命令音乐家为他作曲。鲜卑贵族对吴泰皇帝“偏听”崔浩极为不满,甚至发生了匈奴贵族和鲜卑贵族合谋的未遂政变。

和波伊修斯一样,崔浩的结局并不好,因为他卷入了种族意识。他在主修北魏历史的时候,记录了鲜卑人部落时代的“采娶”等旧俗,并在都城主干道旁刻了一块石碑。这时鲜卑人已经接受了中原的伦理道德,自称炎黄子孙,所以对这种“揭丑”非常愤怒。正好赶上宋文帝北伐,鲜卑贵族状告辱祖,还有传闻说密谋投宋——,因为家太大,他家和公婆在南朝有不同的支系。拓跋道盛怒之下将清河崔石灭族。这时,崔浩已经70岁了,被屠杀得面目全非。

 看似相同的君臣际遇背后的大不同

英国历史学家吉本说,罗马人和东哥特人可以完全融合族群。“哥特人和罗马人的团结,可以让意大利的幸福生活代代相传,一个自由的主体,一辆知识渊博的出租车

兵组成的新的人民,完全可以在高尚品德方面相互争胜,而逐渐兴起”。

  身为蛮族的狄奥多里克还苦心维系罗马体制,身为罗马人的拜占庭却将其一扫而光。

  欧洲史家认为,如果没有哥特战争,罗马古典文明不会这么快消失而进入中世纪。可惜事实并非如此。这就要怪骄傲的罗马贵族内心深处永远不会接受“蛮族”人做皇帝,不管他有多仁厚多罗马。

  东哥特之后的蛮族,从此再不刻意“罗马化”。他们干脆抛弃了罗马的政治制度,彻底走自己的路。罗马的生活习俗仅顺着惯性在欧洲局部地区延续了一个多世纪。

  鲜卑人和汉人的故事,偏与哥特和罗马不同。

  与罗马贵族屡次背叛哥特不同,清河崔氏灭门后各个支系旁系依然留在北魏。当孝文帝即位后,清河崔氏复居四姓之首,崔光、崔亮等人复为北魏朝臣,重修北魏史。尤其崔鸿,收罗各种残余史料,撰成了《十六国春秋》100卷,记录了五胡各政权史实。

  与哥特因罗马人背叛而急速去罗马化不同,崔浩案没有使拓跋焘“因人废事”,他依然命令鲜卑贵族子弟学习儒学。崔浩虽死,其政犹在。之后的孝文帝更是把汉化改革推向顶峰。汉人与鲜卑人都没以个人荣辱来构建政治,他们对历史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