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各民族共同创造了伟大的中华民族——评论《中国五胡入华与欧洲蛮族入侵》


时间:2021-04-0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作者:苏法祥,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所所长(藏文)

潘岳部长的文章《欧洲蛮族入侵与中国五胡入华》雄心勃勃,视野开阔,思想深刻,内容翔实,言简意赅。通过梳理和比较东西方从公元300年到600年的历史发展,呈现了中国各民族共同创造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和灿烂的中华文化的历史。说明中华文明的本质是一个多元统一的体系。

第一,无论哪个民族赢得了尊敬的称号,都把自己当作中国的正统,致力于巩固和发展“统一”的政治制度和文化。

通过大量史实揭示魏晋南北朝是如何由大分裂走向大统一的,说明五个民族是在400年内进入中国,完成了疆域制度和社会的“大统一”;它解释了中国的五胡十六国政权不是“分天下”的民族隔离,而是“混天下”的民族融合。本文不同意传统史学家的观点“北魏之所以能统一北方……是因为他们‘改变了中国的风俗习惯,实行了中国的礼仪’”;相反,他认为“北魏成功的最重要原因是,它以大一统的精神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再造了秦汉时期儒法的国家形态”。笔者认为,北魏孝文帝“穿汉服”、“改礼法”,创新性地发展了“平地制”、“三长制”等基层治理,以巩固中央集权,促进整个北方社会的大融合。“北朝对南朝的胜利,不是野蛮对文明的胜利,而是谁能继承大团结精神的胜利,是胡汉“新汉制”对僵化的旧汉制的胜利。”

根据大量史实,古代中国人并没有基于血缘和习俗的“中外之别”,而是有基于制度和文化的“中西融合”。魏晋南北朝时期各民族的交流与交往,“夷夏不以血缘看风俗,以文明看制度”;五胡之所以执着于“汉化”,是因为汉文明不仅仅是一种礼仪习俗,其本质在于如何构建一个长期稳定的超大规模政治体系。

魏晋南北朝时期不同民族之间的交流与交往表明,经过300年不间断的民族融合,最终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共同体。如作者所言,“汉化”并不意味着“被汉人同化”,而是继承了汉武帝将秦国的法家制度、鲁国的儒家思想、齐国的黄老术与管子经济、楚国的文化艺术、汉魏纵横的刑名、燕赵的军事制度融合在一起的“统一汉制”。“认同这种制度文明的人就成了‘汉人’。可以说,“汉人”是最早用政治制度建构“民族”的实践。

可以说,中国人的“大一统秩序”和“大一统”的世界观,通过魏晋南北朝的不断发展,不仅建立了超稳定的统一的隋唐民族共同体,而且发展了儒释道的中华文明。这些论述表明,中华民族的形成历史是以秦汉确立的“一统天下”的政治制度和儒家文化价值观为指导的,各民族共同创造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和灿烂的中华文化。

第二,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大民族融合是对西方民族国家的超越。

通过比较,作者指出,与“五胡”和“汉化”不同,欧洲蛮族历史观认为罗马世界不应该统一,而应该由多个种族分裂统治。欧洲蛮族并不热衷于继承西罗马帝国的遗产,更不用说与东罗马争夺“正统”了。一些日耳曼王国是在西欧的野蛮人攻破罗马帝国后建立的

比如哥特人建立“平行社会”,是为了保持自己血液的纯净不被罗马人同化,也是为了防止哥特人的勇敢精神被罗马文化腐蚀。后来在合并统一其他蛮族王国的过程中,弗兰克并没有像罗马那样建立行省,将其置于中央管理之下;反而被封为贵族和教会,维护领主自治,将基层自治推向极致。“日耳曼各王国独立分散,不追求相互融合,形成多中心格局”。正如英国历史学家佩里安德森所说,野蛮人的国家建设“与其说是融合,不如说是分裂”。

魏晋南北朝与欧洲蛮族在政治和社会治理上的差异,再次说明了中西文明发展中最重要的差异:“统一”与“分裂”的差异。中华芜湖发扬了中华文明的“统一逻辑”,欧洲蛮族则放大了罗马文明的“分裂逻辑”。中世纪的欧洲陷入了频繁的战争。因此,尽管查理曼大帝和其他君主在欧洲整个社会政治发展中试图统一欧洲,但欧洲从未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

第三,欧洲学者把“封建社会”和“弱国”放大为人类文明进步的必然规律,这是西方中心主义造成的。

纵观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统一一直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主流,尽管有许多分裂和分裂。西方世界很难理解今天的中国。其中一个重要的疑惑是,中国如何能让一个民族文化多元的国家保持两千多年。纵观世界历史,与中国并列的古埃及和巴比伦,曾经是世界文明古国,但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都消失或衰落了,只有中国变得更加繁荣。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像中国一样,从历史到现在基本保持在一个粗糙的领土上,许多民族共同承认和共同创造了祖国的历史。

造成这种混乱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西方学者用“文化符号”和“身份”的概念来解读中国历史,将“封建社会”和“弱国”放大为人类文明进步的必然规律,这是西方中心主义造成的。作者指出这是“礼俗”与“政治方式”的区别,并未看到“中国文化的核心不是礼俗、艺术、生活习惯,而是用什么样的基本制度来建构政治”。

文章最后阐述了中国人经过几千年的传承,面对近代西方列强的民族国家挑战,实现了“中华民族是一个”的民族意识。这种意识是一种“打破民族隔阂的世界精神和中华文明的背景”;“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世界精神’超越‘民族自我限制’的历史。”

。“天下精神”是渗入中华民族血液里的文化基因,正如作者所言,“高欢是鲜卑化的汉人,宇文泰是汉化的匈奴人,他们都是这300年中华民族融合史中典型的中国人,他们打仗都不是为了族群利益而是为了统一天下。”

  第四,中华文明之所以为世界上唯一绵延不绝传承至今的文明,皆是因为历史上不同民族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以不同的方式不断融入以汉文明为主流的中华民族长河之中,从而实现了各民族“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而又各具个性的多元统一体”的分布格局,实现了中华民族从一个自在的实体转变为自觉地实体。

  魏晋南北朝民族大融合的历史是中国历史上我国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典型和一面镜子。此篇文章作者选择此段历史,并与“欧洲蛮族”历史做了比较研究,很有新意。文中有很多独到见解,如把历史上一直习惯使用的“五胡乱华”改写为“五胡入华”,一字之差,但意义相差万里,体现了作者敏锐的洞察力和深厚的历史学功底。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