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谈《中国五胡入华与欧洲蛮族入侵》的价值


时间:2021-04-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作者简介:颜青,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二级教授。2013年被教育部评为“新世纪优秀人才”。被评为2015年最具影响力的人文学科青年学者。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优秀中青年民族研究专家。主要社会兼职包括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决策咨询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民族政策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民族教育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民族理论学会常务理事等。他的研究领域是民族政治、民族理论与政策、民族教育。

近年来,人们一直沉浸在教学和科研中,人们会时不时地问一些问题:为什么欧洲和中国的面积差不多?欧洲形成了40多个国家,而中国是一个有56个民族的国家;新清史中解构中华民族的“工具”是什么?如何解读历史;中国少数民族的发展目标是本土化吗?汉化等于汉族吗?中国历史充满了分合。「分离」只是一维裂变吗?看了文章《中国五胡入华与欧洲蛮族入侵》,上面的问题好像已经回答了。

一、民族主义是话语、也是工具,但它只是“地方经验”

中欧有不同的历史轨迹和价值诉求,有不同的话语。不同的道路至少起源于欧洲蛮族的入侵和中国芜湖进入中国。作者在文章中指出:“公元300年至600年间,中国和罗马再次面临类似的历史局面,同时面临中央政府的衰落和周边民族的大规模冲击。”但是“相似的历史轨迹产生了完全不同的结果。”

不同的结果是:欧洲蛮族入侵罗马时,选择了“分天下”,看重“分”与封建,自治与分权成为政治规范。随着政治和经济的发展,民族和民族国家成为选择,民族主义成为话语和旗帜。吴虎入华时选择了“混天下”,以分后和,以和求和,中华文明与天下一家,继承天下之治,维持中央集权为选择,经营一个超级大国,实现多民族共存,“大家族”成为一种政治与道德并重的话语。

作者认为,中国芜湖政权的历史观与蛮族完全不同。不是种族隔离的“分天下”,而是民族融合的“混天下”。民族主义萌芽于西欧的土壤,具有排他性和利己性。“一国一族”是切割多民族社会身体的工具,民族主义是对外征服的旗帜。民族主义只是西欧人在欧洲蛮族入侵后逐渐形成的本土经验。以民族主义为分析范式审视中国多民族国家的发展历史,无疑会陷入话语陷阱。中国有56个民族,奉行和谐理念。新清史用的是民族主义的割刀。中国的故事需要中国的文字来讲述。否则,正如作者所判断的那样,“如果你用欧洲民族主义的狭隘范式来思考,你将永远在民族认同的政治文化中打转。”

二、五胡入华后的“汉化”选择,重在择定“汉制”,融汇于文明

在民族研究领域,“中国化”被认为是一个非常消极和危险的概念。在很多人眼里,汉化意味着少数民族的消失。但是,“汉化”本质上是“文化”。“文还是很美很好的。”文笔优雅,文笔不差,文笔的出现是进入文明时代的标志。亲近“文学”,学习“文学”,是人类在自身发展中追求真善美的积极选择。不同民族先后进入“文化”,自愿成为“文化”是一种进步。现代多元文化主义和文化相对主义扭曲了历史真相和不同民族在各自发展过程中相互模仿、学习和同化的意愿。

“芜湖族群之所以执着于‘本土化’,是因为汉文明的本质在于建设一个长期稳定的超大型政治体。”作者指出,吴虎入华后的中国化选择,本质上是“中国制度”的选择,是世界的规则,而是中华文明滋养和提升了中国制度。一个超级大国的治理需要成熟的制度和治理的保障,这是中华文明用一套文字、话语、理念、机制和规则积累起来的。而汉化的过程也是一个胡汉融合的过程。“今天北方的华人都是胡汉融合,连汉人都是商周时期夏与周边民族融合形成的大民族。这么大的整合,不是谁同化谁,而是多方的共同化。”

很多研究者更关注“五乱”,关注冲突、对立、差异。但难得看到“与南朝因循守旧相比,北朝的均田制、官兵制等制度创新更符合‘汉制’的统一精神”。很少看到华北在“五胡入华”后进入一个相当长的稳定时期,因为冲突之后是整合和整合的坚实努力。

目前需要从历史中梳理出更多的社区建设合法性,用更广阔的“国家”视野去阅读历史,回到历史。没有兼容并蓄的智慧,超级大国就没有无尽的生命。“中国东晋南北朝三百年的故事,政治权力、人物、事件太多,一看就是乱,乱了就烦,这是最难写清楚的历史。重塑中华民族,改造提升中华文明的密码,恰恰就在这300年里。如果没有耐心进去看看,转身,站着,就很难找到自己的源头。”阅读作者的文章可以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

正如作者所说:“三百年来有很多故事,最重要的是中华民族的胡汉家族的故事。我们是谁?是汉族、蒙古族、藏族、维吾尔族还是满族?读完这三百年,我明白了什么叫中华民族,什么叫中华文明,什么叫我自己的身份和精神世界。”俯瞰群山,群峰错落;而且往下看,是山根相连,自然融合。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