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有人说要多做善事 让后人有福 有真实案例吗?


时间:2021-04-15  来源:  作者:[db:作者]  点击次数:


1995年的时候,有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来到我们村,恳求当时的村长收留他们,结果好心的村长不仅收留他们而且还划分土地给他们家耕种。

按照村里定的规矩,30年换一次场长。当时村长给他们家分地的时候,村里刚分了两年地,所以村长能分地给他们家耕种压力很大。

因为他们家插队来到我们村,然后村长把土地分给他们家,我们村每户的土地就会减少一点。他们家深知村长的难处,所以男主人当着全村人的面,承诺世世代代为村里做贡献。

一开始村民不信,也不希望他家能为村里做些什么。所以,当他们家被分配到村里的土地上盖房子时,村里的村民都没有去帮忙。不仅他们不帮忙,很多村民还说他们家插队分我们的地。

同时,村长也被质问。当时很多村民认为自己家是村长的远房亲戚或者给村长好处,村长就会冒着被全村人唾骂的风险,同意自己家来村里定居。正因为如此,原本德高望重的村长瞬间被村民歧视。

没想到,一个月后,村民们对自己的家和村长的看法都变了。因为他们家的男主人是木匠,一个月后来到村里,发现村民过河种田不方便,于是在河边建了一座竹桥,方便村民过河种田。

桥建好后,全村人都对他的家印象深刻。因为他建的桥确实给村民们提供了方便,在他建桥之前,村民们需要过河,坐船种地,而村里只有船,每次带着收获的果实回来都需要几趟,排队。

自从他在村里建了桥,村民们都知道他是一个技术高超的木匠,所以村民们会把木头带到他家,请他帮忙做一些普通的家具,但他不收他的帮助费,所以他很快融入了村里的气氛。

1995年至今已经26年了。他们家一直负责修村里的桥,从来没有向村里要过一分钱。然而,村民们也知道如何理解他们的家人。大家一致认为让家人为村里无私奉献是不公平的。

所以早在2003年,村民们就主动在他建的桥上设立功德箱。任何过桥的人都有意识地把钱放进功德箱,放多少钱是个人自由。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他的努力得到回报。

但2004年年底,他居然把功德盒里的钱都拿出来捐给了村里,村长却不收,村长拿着功德盒里的钱跟他推来推去,很尴尬。后来,他打了村长,不得不收钱。

之后,他用这笔钱买了水泥,然后在桥的两端铺了水泥路,把功德箱搬走了。因为他不肯收钱,村里人也没有坚持要他,也正因为如此,他在村里名声很好。

不幸的是,2019年,他因病去世。但幸运的是,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手艺,遵守了他父亲世世代代为村子做贡献的诺言。所以现在他不仅有意识地修理村里的桥梁,还像他父亲一样免费帮助村民们建造家具。

后来今年年初,他8个月大的儿子脖子软得抬不起来,感觉自己像是残废了,瘫痪了。当时医生说是遗传问题,也是营养不足。因此,儿童治疗和营养补充费用约为12万元。

而他家没钱,是因为他父亲那一代和他那一代的男人一直在忙着给村民们做家具修桥,没有参与种田挣钱。他们只靠女人干农活挣钱,只能维持正常的家庭开支,无法满足医疗费用。

本来村民不知道这件事,就拿木头帮他做家具。他说:家里有些人生病了,需要照顾,暂时没时间帮你做家具。他拒绝帮忙做家具后,村民询问情况,得知他的孩子住院,需要高额医疗费。

于是好心的村民把这件事告诉了村长,让村长组织捐款给家人度过难关,但村长不敢,因为村长组织捐款是违法的。后来村民约好了,每个家庭派一个代表去他家捐钱。

那天的场景很感动。他看到数百名村民排队捐钱给他儿子治病。他感动得流下了眼泪,给给家里捐钱的村民送礼物。他也说了他父亲过去说过的话,为村里世世代代做出了贡献。

后来医生给儿子治疗后,儿子痊愈了,但是捐给他的钱没有用完,就把剩下的4万元寄回村里,交给村长,以后在村里活动。

个人观点

一个插队来到农村的外国人,按常理应该受到歧视,因为当他们插队进来分田地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会少一点土地,相当于侵占了大家的利益。一开始说大家不怪村长和他们家是假的。

但是他家一般都是做善事的,所以当他家遇到困难的时候,村民们会主动伸出援手。说到底,他家属于种树的前辈,后人乘凉。

因为孩子病了,没钱治疗,全村人都很少主动给家里捐钱。就是因为孩子的爷爷和爸爸一直默默无闻的为大家做事。

每个人的心都是肉肉的,他们在家里做的一切好事,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换句话说,他们家26年来一直在村里修建和维护桥梁,同时在过去的26年里免费帮助村民们建造了无数件家具。如果他们花这些时间,把自己造的家具卖掉,就能赚十几万。

他们家最让人敬佩的是,他们许下了26年的诺言,坚持为村无私奉献。

结束语

/u>

人生在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就像我们农民种植物一样,播西瓜的种子,收获的就会是西瓜,不可能会是黄瓜。

而在做人做事方面,如果老一辈人做的是善事,他或者自己的子孙收获的就会是善果。做恶事,收获的就会是恶果,这就是种瓜得瓜的道理!

一九七二年,身患重病的胡元庆极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临走前他告诉儿子,以后若有出头之日,一定去河南光山去找一个叫曾广勤的木匠,哪怕是见见他的后人也好。

原来,一九三八年,胡元庆在光山一家日杂店里帮工,这年秋未的一天,胡元庆奉老板张林贵之命,去新县讨回五十元大洋的货款,五十元钱在当时实在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拿到钱后,胡元庆背起竹萎急匆匆地离去,想在天黑前赶回光山。约摸四点钟光景,胡元庆来到光山地界,突然有人上前与他搭讪,胡元庆定眼一看,正是上午自己拿钱时在身边转悠的人,再一看,还有两个人不远近地朝这边观望,胡元庆警觉起来,这一带常有劫匪出没,很多客商都吃个大亏,于是客气了两句,便迈开了大步,果然,那三个人不即不离地跟在后边,也许路上行人不断,他们一直没有机会下手。

胡元庆急忙来到路边的一个小村庄,闪身进了胡同西边的一户农家,回头一看,那三个人正站在树下张望。这家主人姓曾,叫曾广勤,是一个走村串户的木匠,正在院中磨斧头,胡元庆急切地告诉他,自己身上带着钱,外面有歹人跟踪。曾广勤连忙把他让到内间,让他别怕,光天化日之下岂有硬抢之理?话还没有落音,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人,说是刚才有一个伙计走散了,问他看见没。曾广勤说见过,刚见过一个背着竹蒌的人在门前闪过,向西走了,这三个人应声追去。

化险为夷,胡元庆掏出两块大洋酬谢,被曾木匠婉拒,见天色己晚,曾木匠分咐妻子弄上一碗饭,胡元庆吃饭的当头,他叫来两个哥哥,因县城还有三十多里地,弟兄三人决定护送胡元庆进城。张老板听了来龙去脉,很是感激,当夜款待他们,并留宿第二天才回。一来二往,胡元庆和曾家成为朋友,更令人感动的是,由张老板作媒,曾木匠的大女儿和胡元庆定亲,由于胡元庆远在湖北天门,父母又不在人世,于是,张老板作主,以后就在这边落户。谁知,日本占领南京后,豫南随之沦陷,曾木匠的女儿在“跑日本”时落水溺亡!日杂店也因战乱关闭,胡元庆只好四处打零工度日,直到日本投降,才逃回家乡,临别,曾木匠为他添置了一件棉衣,并送给他一百元法币,那时法币尚未贬值,还有很强的购买力。

回乡后,胡元庆和一位聋哑女结了婚,并育有两子,长子胡定朋,次子胡定兵。因忙于生计,虽常常念及曾木匠,苦于缺少路费,一直没有成行,直到去世,才向儿子托出自己的心愿!一晃四十余年,一九八五年,胡定朋、胡定兵兄弟俩带着父亲的遗愿来到光山,几经周折,终于找到曾木匠的家,遗憾的是老人家己于两年前去世,两个哥哥也先后作古,曾木匠的儿子曾照礼也五十多岁,由于结婚晚,儿子还在读小学五年级。此时,胡氏兄弟俩家庭己经宽裕,俩人在汉正街搞服装批发,生意顺风顺水,见照礼家依旧以耕地为生,便为劝他从事服装零售,启动资金及前期货物全部由胡氏兄弟俩承担,赚了是自己的,卖不出去的货一律无条件退回。那是改革开放之初,正如业内人士悄悄说的那样,开服装店如同“捡”钱一般。不两年,曾照礼便成了我们这里远近闻名的“万元户”,并带动曾广勤两个哥哥的孙子一同经营服装生意,后来都不愁吃喝。

更让曾照礼感激的是,胡定朋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在武汉的一所重点高中工作,一九八八他将曾照礼的儿子,及当年日杂店老板的曾孙女一同弄到该校读书,后来双双考上大学!曾照礼的儿子又考上博士,现供职于上海一家大型医院,将父母接去安享晚年。

我们在赞美胡氏家族有恩必报的同时,也不禁感叹曾木匠的善举为后人留下的福荫!










听爸爸说:在六十年代,村里来了一对来路不明的夫妻,他们带着一个孩子。男人是个瘸子,走路一瘸一拐的,而女人是个盲人,手里拄着一个拐杖,拐杖就是她的眼睛。

走到村里时,他们求村里人给他们一口吃的,男人说,他们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孩子更是饿得直哭。

那时候虽然大家都没什么吃得,但也不忍心看孩子饿得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就给他们拿了一点糠面和几块红薯。

后来,那男人求村长收留他们,说他们被别人赶出来了,天下之大,再没有容身之地。

村长也为难,毕竟大环境都不好,而那一年恰巧又赶上了干旱,更没有什么收成。可看他们夫妻俩都是残疾人,还带着一个孩子,实在是可怜。

正在犹豫的时候,村长的母亲发话了,说:你让他们去哪呢?如果他们有地方去可以去,也不会求到你跟前来,磨矶什么,该留下就让他们留下,大不了我少吃一点。

听了母亲的话,村长心里也踏实了,就给他们腾出了一间大泥房子,这也是村长能做到的极限了。

村里又多了三张口,很多人都对此有意见,认为村长就不应该收留这几个累赘。可是,令村民没想到的是,幸好有了他们,不然,全村人的日子就更难了。

爸爸说:那时候还是生产队,而农民主要就是靠耕牛来耕种。如果没有牛的话,根本无法正常开展耕种。

那一年,据说发牛瘟,附近村很多牛都遭到了此劫。村里都传开了,全村人都为此事担惊受怕,村长更是召开了几次讲话,让大家看好村里的牛。

可,还是有牛口吐白沫,那男人知道后,说他有办法,还说这是他祖上传下来的法子。他让村里人帮忙把牛嘴撑开,然后用一个大竹子,把一些不明物体灌入牛嘴里。

果然,那牛慢慢地就醒了过来,虽然还是有气无力,但,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本来大家对他说的话也是将信将疑,无计可施之下,死马当活马医,想不到却真的有效。村长连忙吩咐大家配合男人的话,想办法让其余的牛都喝上这些能救命的东西。

经过大家合力之下,村里的牛都得救了,一头也没有损害。这对村里人来说,是保住了安家立命的根本。

有牛就有生存下去的资本,没牛就如同如今所说的:寸步难移。

这件事之后,大家对这个男人的态度也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那是打心眼里接受了他们一家三口。

以前大家对男人一家完全是无视,没有人问过他们是哪里来的?为什么流落到自己的村里?这件事发生之后,大家不约而同地把家里好吃的都送给他们。

也在村长口中知道了男人叫李生,在此之前在一家地主家做长工,而他的妻子就是这家地主家的千金。

后来,地主家发生了变故,变成了家破人亡,财产也被抢洗一空。李生就是在救小姐的时候,腿被别人打断了。

俩人一路上相依为命,长时间相处之下,惭惭地互生爱慕,之后有了这个孩子。

听了村长的话,大家都说:怪不得那女人哪怕穿着一身破衣服,拄着一个拐杖,看着就不是一个普通人。

村长还说,女人虽然眼睛无法视物,但从小父母就给她请了西席先生,是个有学问的人。

那个年代,读书认识的人并不多,很大一部分人连扁担掉地上也看不出是个“一”字。对于有学问的人,更是打心眼里敬佩。

后来,李生的妻子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成了救人无数的活菩萨。

刚开始,村里人对李生的妻子也仅只是敬佩,毕竟那都是听说的东西。可是,直到李生妻子为一个难产的孕妇接生,救了三条人命后,大家都真心地叫她李嫂。

以前的农村,女人生孩子都是在家里生,最多请一个接生婆。而大部分人都是家里长辈帮忙接生的,比如婆婆或村里有经验的人。

可那天,村里的一个孕妇生孩子,生了三天三夜都没下来。刚开始只是让自己的婆婆接生,后来看情况不好才请的接生婆。

可是,还是生不下来,连接生婆都害怕了,说:你们还是再想其它的办法吧。

可,哪里还有什么办法,只能是等死。

后来,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李嫂不是有学问吗,不如问问李嫂去?

那一家的男人才想起请李嫂来帮忙试试,只能说是试试,因为大家都不敢抱太大的希望。连有名的接生婆都没有办法,一个眼睛看不到的人,真不敢抱太大希望。

李嫂来了之后,摸了摸产妇的肚子,就说还来得及,之后就留下产妇的老公和接生婆帮忙。然后,一群人围在外面,心焦地等待着。

没过多久,果然听见了孩子的哭声,而且还听见一个声音说: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原来这一胎还是双胎儿,这结果超出了所有人的意外,当时就有人说:怪不得会难产,原来是有两个。

有了李嫂的帮忙,母子三人都平平安安。为了感谢李嫂,他们还让孩子认李嫂做干娘。

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而李嫂救的何止是三条人命,更是整个家庭和几代人,以及后来的很多人的生命。

这之后,李嫂为村里人接生的事就远近闻名了,大家都知道了有这么一位赛华佗般的能帮别人接生的妇人。

不管什么时候,生孩子对女人来说,都是一道大坎,何况是以前各方面都非常落后的年代。李嫂的出现,对很多妇女来说,无形就是一道保命符。

所以,从此之后,很多人哪怕要走上半天的路,也要上门来找李嫂去帮忙接生。

李嫂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她仿佛有第三只眼一样,总能做到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

而李生也成了村里唯一一位兽医。村里人所养的鸡呀、猪呀,不管有什么问题,都喜欢找李生帮忙看看。

有时候觉得那猪长得太慢,也会找到李生。而李生,从来都是不厌其烦地帮忙。

夫妻俩虽然都身有残疾,但所做之事却是普通人做不到的。丈夫帮村里人以及附近的人救治畜牧,妻子为需要的人接生,都是大善大德之事。

而且他们都是分文不取,李生常常说:如果不是有你们收留我们,我们还不知道会流落到何处,说不定不是饿死就是冻死了。

其实,大家能拿得出手的只有两鸡蛋了,而李生也知道大家生活都不容易。

而村里人都被李生夫妇的为人所感动,后来,在李生的儿子到镇上去上学时,都是村上人用牛车轮流帮忙接送。

李生的儿子也是我们村里最早的一名大学生,而他上大学的钱都是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凑的钱。

李生说:我所做的都是一些力所能及的、微不足齿的事,而乡亲们却为我的儿子倾囊相助,实在让我汗颜。

后来,李生的儿子大学出来后,成了我们村的一名人民教师。他说:他的一切都是村里人给的,他也要把自己的一切都回馈给村里。

在我看来,这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大善事。不管是李生夫妇,还是村民们,亦或是现在的李老师,他们每个人都用善良作种子,浇灌出越来越多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善行。

从当初的一饭之恩、收留之情,到李生为村民们解决了耕牛和家禽的问题,再到李嫂为众人接生的救命之大恩。

他们之间最大的纽带就是一条善良的种子,这颗种子在他们手上互相传递,不但让越来越多的人受益,更是后代人跟着受益良多。

都说:只有自己是善良的,才会吸引到善良。

在我看来,李生夫妇和村民们之所以会互相遇上,因为他们都是心存善念的人。所以,在每次紧要关头,都能化险为夷。

我想,这应该就善有善报的力量,也是我们引以为傲的行为准则!

估且讲一件当地口口相传的事吧!

是不是他上辈积德行善才有的福报,且供大家评判!

大约在四十年代闽南那边一对余姓夫妻带着一个八九岁的男孩逃难来到我们这一带,几经辗转最后在离我们村庄大约三华里的一处山垄田边落脚。依山伴田开挖出一块平地,搭起一个竹棚,开荒种上地瓜、高粱、粟子,放养着四只一路带来的鸭母。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的一天天、一年年过。鸭母从几只变成一大群,竹棚也变了一溜四间的木头房子,夫妻俩又陆续生下了两男一女。听说俩夫妻为人很好,吃斋念佛、搭桥修路,日常总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事。

生产队时期,我也去过那片田垄干过农活,我们带去的饭菜总是热情地为我们加热,烧上茶水。到吃午饭时还煮上一大盆蛋汤。

俩老健在的那些年,那山边、小路总是劈的干净、整的平坦。阿婆还懂些歧黄之术,闲暇时乡间、村落都会有她的身影,帮人家小孩去惊,退热,去光。小时候我的掌心也被她用针挑过,手指弯曲间和手指尾也用针扎过。

他家斜对面的大山顶上以前有个小庙,后来荒废了。他们在那生活的那些年慢慢给它修容一新。后来余姓老人干脆在山顶小庙修行吃斋念佛做起功课,几日下山一趟。听说在七十多岁时再三交代家人,家中如有进了大蛇千万不可把它打死!

七十年代的时候,他的长子已是县里的副县长,二儿子是交通局局长,女儿嫁给一个村里的书记,三儿子也是邮政局里的一个所长。

有一年,老二一次回家时看到一条锄头棍粗的大蛇从他家里溜出,不知是吓到还是什么,就把它打死了。后来他老父亲知道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如今,俩老早已过逝二十来年,这里的房子也荒废了二十几年。虽然房子没人住,破败有加但从不结蜘蛛网。

老大早己过世,太前年老二老三、还有老大的儿子回来,在原来的地基上盖起砖房。现在每个星期都会轮流到这边住上两天,水泥路一直通到家门口。

我们村一个人笑面虎,文革时整人,抄家,坏事做尽。生了三个闺女,老三是个瞎子,老大有点傻,老二个子不够1.4米。他老婆不到四十没了,他本人五十多岁眼睛闹毛病差点瞎了!用白沙布包着。还有不少这种例子。所以,要积德行善,给子孙造福!

做人要多行善事,子孙才有福这真的,在我这辈子虽不如其它人能说会道的,有的时候也多多少少为病人捐过款,有的人说看看你兄弟买了小区房,但自己住着破房子,没有存款,文化水平低打工又艰难,虽说过了不如人,但自己想想,68年的我,子女成了家,子孙现在超越我,年轻人外面也买了房,前些年困没本常常受别人的气,一次大灾难来都没把我病死,几天几夜才救回来,醒来感觉又重新来到了新的地球上,看到太阳真新鲜。人家说猴要过三难,那年病重,对门老人说你家房子上老鬼鸟在叫,自己也听见,总想自己真的是要死了,骨头和肉感觉全是散,天黑睡下去我就去死人坟里跟死人睡在一起,一个年轻他药死的早,他睡下睡上,在梦中我口口身身念着不想死,如果我一死自己女人和姑娘就被敢出家门,这些连我还记得,住在医院亲妹子说自已在说鬼话,十几年前又查出心脏病,就是心脏扩大,心肌肥大,医生说是不是给别打架,在年轻时是给最亲打着,医生还不能做重活,医生还要叫我去省城做答桥手术,农村家庭医不起,这些年自己开药方,又渡过了这些年还是活了好好的,又三年没吃药了,我这个常常不生气不骂人,主治医生说过年轻身上就有六种病,强行出院,医院不负责,看看现在不是活了好好的,翻翻病历本看看都会怕,在当年五七干校的军医说不要医了,医好是个白痴。相信好人一生平安,我说的这些是自己一生经历,多行善事,少做恶事,佛渡有缘人。

确实要多行善事,特别是家里长辈,因为老人是根,根深才能叶茂。老人无德,家里遭殃,有可能报应到他自己,也有可能隔代报应。因为根烂叶黄。

厚德方能载物!

我见过的真实案例:

果报不爽的案例

一家七口人,夫妻两个四个女儿,一个儿子,80年代夫妻两个创业,赚了不少钱,在村里也造了很大的房子,那个时候真是很好的了。90年代到城里又买了独幢房子,在四周人看来也是顶当当的。但后来,这户人家陆陆续续的出现了状况,首先大女婿31岁尿毒症而亡,接下来儿媳妇30岁直肠癌英年早逝。有个孙子,是智障的。后来,二女儿脑部开刀,就没回家了,才40多岁。儿子肝癌50岁去了。

总结了一下:夫妻两个每天吵架,家里不得安宁,男主人花心又吝啬,他儿子有过二次婚姻,这两任媳妇儿他都没有放过,听说经常占有。年轻时为了达到目的将父亲都要告到政府,害的父亲客死他乡。赚的钱都他自己掌握,不给老婆子女用,子女读书时问他要点生活费,都是不情愿的,要么不给,要么扔地上。后来子女结婚成家都有给钱他们,听说有几次过年免强给外孙红包,外孙谦让说不用给的,做外公的男主人直接将红包扔地上,让外孙捡。外孙至今不爽,有阴影。

这家女主人也是自私透顶,女儿生小孩,都不管,她自己在家里,等生出来给个红包了事。还不管自己的父母,听说他父亲是八十几了,骨折趟床上,没人管,饿死的。她是养女。就她一个子女。

所以,很多事实告诉我们,我们做人做事要有正念善良,心念一动,八方震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末到。

1864年的时候,有一个妇人带着三个年幼的儿子沿街乞讨来到我们村,恳求我们的员外收留他们。当年的员外是一位心善的好人,不仅收留了她们,还将她们留在了自已的家里帮忙做事,还给她嫁给了家里一位做长工的男人,还把她的三个孩子送上了学堂。


文中的这位妇人就是我的太奶奶了,我听老一辈人讲,当年我太奶奶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带着三个儿子沿街乞讨来到了我们村,实在是走不动了,已经3天没吃过一粒米了,如果在讨不到东西就会饿死。她看着我们村有个大户,听沿街的路人说,这村里面有一个员外,他是个大善人,或许你去求他,他会给你一条活路。


太奶奶带着三个孩子敲开了员外的大门,看门的管事打开门一看是乞丐,就连着敢太奶奶她们走,这时刚好碰到从外面回来的员外,太奶奶跪到员外面前,求员外能收留我家一家子人,做牛做马都行,只要有一口吃的,员外看着太奶奶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也很可怜,就安排了管家将太奶奶带回了宅院,安排了洗衣做饭的事情给太奶奶做。


而员外在我们这还修建了一个大学堂,专给穷人家的孩子读书,员外给三个孩子叫到跟前,让他们去上学,等以后长大了回报社会,三个孩子用力的点了点头,员外看着太奶奶一个人也很辛苦,在征得太奶奶同意后,给她嫁给了同在宅子里做事的长工。员外还给了太奶奶两间下等房,让太奶奶一家人住着。


很快,三个孩子长大了,到了考功名的年纪,员外又拿出钱来让他们三个人去考,三个孩子一起就好几年,这几年员外家渐渐的落败,新中国成立,要打到以前的地主,太奶奶们被赶了出来,而这时的员外也被抓了进去,留下了一个年幼的孙子无人照顾,太奶奶看着这个孩子很可怜,当年没有员外就没有他们这一家,为了感谢员外的收留之情,太奶奶照顾了他的孙子。


因为社会动乱,没有办法,三个孩子不得不敢了回来,留在了村里,随着新中国的成立,每家每户都根据人口来划分土地,可村里人都知道太奶奶家那个孙子不是太奶奶家的人,所以少划分了一个人的口粮,三个孩子没有怨言,都省着口粮给孩子吃。等到改革开放后,三个孩子也长大了,因为他们读了书,脑子比较灵活,都去到城里做生意去了,一个在城里开了个饭馆,生意非常好,还有一个做了人民教师,另外一个开了一个宾馆,大家的日子都过的很红火,他们赚到了钱一部分拿了回去给太姑姑他们,让他们一定要送员外的孙子读大学,另一部分自已攒了起来。


员外的孙子也不负众望,考上了理想的大学,还出国深造了几年,回国后,他留在了家乡,回到家乡后成立了一个合作社,将家乡种的橙子销往全国各地,国外都有他的品牌。等到赚了钱,还给乡里面到处修桥修路,村里人都说这是大善人的孙子,造福乡亲,而孙子说,如果当初没有太奶奶一家,就没有他的今天。


如今这个故事在我们家族一直留传,人生在世,做善事得善果,做恶事得恶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当你做了好事,上天肯定会在另一件事上回报你。

我们村有5000多口人,姓尼的人数超不过200人,但是我们村的名字却叫尼家庄。那是因为解放前我们村有个大地主叫尼富贵,他拥有我们村的绝大部分土地,村里的人多是他的佃户,所以村子就叫尼家庄了。

听老人说这个地主为人还不错,他还算体恤自己的佃户,遇到灾荒年,他会免去一点租金。他媳妇还会把家里的旧衣服,接济给村里的穷人。

有一年村里来了一家子逃荒的人,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孩子。那个女的是带着病来到了我们村的,当时人们自顾尚且不暇,那有余力帮助别人啊。所以那家人就去尼富贵的门口磕头,求他救命。

尼富贵看那一家子可怜,就请了郎中给妇人看病。可惜太晚了,那女人最后还是去世了,还是尼富贵出钱埋殡的。那个男的就带着他儿子留下来了,给地主家扛活。

后来全国解放,地主的土地也被平分了。因为尼家的口碑还不错,所以他们家倒是没被镇压。当时尼富贵已经去世了,他儿子尼金山成了一家之主,他和逃荒的那个男人兄弟相称,处得很好。

文革时期村里又开始清算地主,尼金山被关进了牛棚,每天都被拉出来戴着高帽批斗游街。尼金山从小娇生惯养的,他的身子骨可经不起这么折腾。十几天下来,他就剩下半条命了,再这么批斗下去,尼金山肯定就完了。

一天夜里,那个逃荒的男人冲到了关押尼金山的牛棚,他一个人把3个守卫都放倒了,然后他背着尼金山跑没影了。后来村里传言,这个人曾经给阎锡山当过警卫,是个会功夫的人。

2000年的时候,尼金山曾经回到我们村祭祖,看着排场不小。当年他逃到了香港,靠着做餐饮赚了不少钱,日子过得很不错。

当年尼富贵的一丝善念,回报到了他儿子身上,冥冥中似有安排。

我三叔公年轻的时候,是撑货船的。那时村子里陆路出行不方便,所以人们的生活用品都是通过水路运到村子里的。撑了十几年货船的三叔公,却在那天夜里捡到了一个小女婴,改变了她的命运,也给自家带来了福报。

那是一个秋风萧瑟的夜晚,三叔公撑着一船货回村里。这船货是村里人的生活必需品,所以三叔公连夜赶回来,准备天明的时候就可以放在合作社卖了。

三叔公的船快到岸边的时候,发现岸上有一个黑影,三叔公正想问他是谁,却见他转身就跑了。三叔公以为是村民来河边菜地偷菜的,就把船靠岸,想看看谁家的菜被偷了。

三叔公走上岸,到了刚才黑影所在的地方,用手电筒一照,却发现地上有一个包裹,三叔公听见很小的“呜呜”声,就打开包裹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婴。女婴在襁褓里蹬着小腿,发出“嘤嘤”的哭声,三叔公抱起来,她竟对着三叔公笑了。

三叔公心疼啊,知道这又是一个被哪对狠心父母遗弃的女孩。那个年代,农村人没有法制观念,为了生儿子,就把多余的女孩都遗弃在路边,运气好的女婴就被救了,运气不好的就被狼叼走了。

三叔公抱着女婴回了家,刚好三叔婆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多月了,三叔公赶紧让女婴喝了三叔婆的奶水。三叔公家里已经有四个孩子了,两男两女,如果再养一个,确实压力挺大的。

可是这毕竟是一条命,不能见死不救。三叔公和三叔婆商量一下,觉得既然上天让三叔公遇见了她,也是他们有父女之缘,那就留下来吧,大家省几口饭也够她吃的了。

就这样,女孩取名英子,成了三叔公的养女。三叔公夫妻俩视如己出,比自己的孩子都疼。英子聪明伶俐,学习成绩特别好,竟然考上了师范,这在不大的村子里可是天大的事,传得沸沸扬扬。

甚至隔壁几个村的人都知道了,因为那个年代,女孩子很多都是读几年小学就回家帮父母干农活了,再过几年就嫁人了,能读到初中毕业的都寥寥无几。而三叔公竟然把一个养女供到师范,简直让人刮目相看。

英子师范毕业后回村里小学教书了,她本来可以留在县城教书的,但是她觉得陪在父母身边,可以照顾父母。因为三叔公和三叔婆年纪大了,两个姐姐也出嫁了,哥哥也出去打工了。

又过了几年,三叔婆去世了,家里就剩下英子和三叔公了。有一天,三哥回来了,不过是带着四哥一起回来的。四哥的腿受伤了,从工地的脚手架上摔下来,很严重,工地赔了几千块钱,就不管了。

四哥回家后,在医院治疗,很快家里的钱都用光了。三叔公到处借钱,可是村里人都很穷,根本借不出多少钱,眼看就没有钱给四哥继续治疗了,一家人愁眉不展。

那天,村里来了一位衣着光鲜的男人,径直找到三叔公家里,给了三叔公一万块钱。三叔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惊讶的问来人。来人表明了身份,三叔公一家人惊呆了。

原来,来人是英子的亲弟弟。那天晚上遗弃英子的正是她的亲生父亲,她父亲亲眼看到英子被三叔公抱回了家,才转身离去。其实这么多年,英子的亲生父母都有来偷偷看过她,但是却没有勇气相认。

前几年,英子的亲生父母去世了,临终前,告诉她弟弟,如果英子养父母家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出手帮忙。他们不求英子原谅,但愿英子能好好的,这就够了。

英子的弟弟自己创业当了老板,一直想代替父母来报答三叔公,可是又怕三叔公不领情。知道三叔公家出事后,他决定上门认英子,并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三叔公早就泪湿双眼了,这么多年,他何尝不想帮英子找回亲生父母啊,可是他也不知道去哪找啊,一点线索都没有。现在,英子的弟弟终于上门来认亲了,英子虽然没有见过亲生父母,也算有了亲人了。

英子从小也知道自己不是三叔公的亲生女儿,英子也恨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是又很想见一下自己的亲生父母。现在,看到自己的亲弟弟,英子忍不住痛哭失声。

在英子弟弟的帮助下,四哥的腿算是保住了,但也留下了后遗症,走路一瘸一拐的。英子的弟弟让三哥四哥都去他公司上班,而且他也一起帮英子兄妹赡养三叔公。

三叔公因为自己做了一件善事,收养了被遗弃的女婴,而最终在自己儿子遇到困难的时候,得到了对方的报恩。从这件事,我也得出了几个结论:

不要有重男轻女思想,女儿长大了一样是人才,一样能报效祖国,一样可以孝敬父母。任何时候,都不要遗弃自己的孩子,因为她也是一条生命,作为父母,有抚养孩子的义务,遗弃孩子也是犯法的。

人要有一颗行善之心,“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有时候,你无意间的一个善行,可能给子孙后代积福。善有善报,多做善事,必有福报。

人必须有一颗感恩的心,感谢那些在你困难之时伸出援手的陌生人,是他们的爱心,汇聚了一股温暖的力量,支撑着你前行。所以,对那些帮助过你的人,一定要心怀感恩。

综上所述,我们一定要多做善事,做好事,不但帮助了别人,也是给自己的子孙后代积阴德。人生一世,谁都会遇到难处,帮助别人是一种美德,帮助别人也会让自己内心快乐。

我们也要心怀感恩,感恩那些在我们困难的时候给我们温暖与力量的人,在我们能回报他们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回报他们,让爱在这世间传递!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