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曹操三父子的文学天赋高还是苏轼三父子高?


时间:2021-04-17  来源:  作者:[db:作者]  点击次数:


曹子建人很有才华!

无论境界和成就,曹植都是第一!看看他的洛神赋,神仙笔墨!

“其形也,若骈洪净,若宛有龙。荣耀秋菊,华茂宋淳。朱安溪以轻云遮月,朱安溪以风还雪。远远地看着它,如果太阳升起,它就会发光;强行检查,如果烧了,会发出波。渴望纤维,缩短适合度。如果肩部被切,腰部和元素一样好。脖子拉长,品质显露。不加光彩,就引以为荣。云髻我我,秀梅莲娟。嘴唇外亮,牙齿内鲜,眼睛明亮迷人,坏助手掌权。雄壮飘逸,婉约闲适。温柔,爱语。

洛神的每一个描写都成为流传千年的经典。

看著名艺术家如何评价曹植:

王世贞对汉魏以来两千年诗人的评价堪称“神仙才”,包括曹植、李白、苏轼!

王世贞认为曹植是历史上文才第一,其次是李白和苏轼!

岳飞的同事张世这样评价曹植:

子健的诗,柔情似水,落韵抑扬顿挫,不能论功过。古今诗人推王晨和古诗为先是一种必然的理论。

文学上虽然没有第一名,但古今名人,对曹植的评价,都是山中有山!就连李白也说:

曹植是建安的领军人才,但他把握不住。世界豪放帅气,却对白色无动于衷。

曹植作诗赋。不像其他的,其他的诗都是经过起草,修改了几次,最后才完成的。

看看曹植的七步诗:

煮豆当汤,发酵豆当汁。

绿色的米饭在水壶下燃烧,豆子在水壶里哭泣。

本同根生,为什么互相煎太急?

七步入诗,诗的内容和意境还是最好的!古今最高的文学思想敏捷度,真不是盖的!

曹植每次写文学作品,一般都是临场发挥!比如他的《神龟赋》写在曹操面前。

曹操平定吴欢,彻底消灭袁绍之后,很开心。他在后院的台阁里摆了一桌家宴。他的仆人一边喝着酒,一边递给他一只乌龟,说这只乌龟也会来看曹操。曹操心里看到这只乌龟,就叹了口气。他醉醺醺地叫来了笔墨,写了著名的文章《龟虽寿》:

乌龟虽然活着,但还有它的时代。

毒蛇在雾中飞行,最后化为尘土。

老人骑在马上,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充满勇气。

盈缩期不仅仅在天上;

如果你拥有幸福,你将享受永生。

我很高兴用这首诗来表达我内心的渴望。

然后他把乌龟给了他最喜欢的三儿子曹植。曹植爱喝酒,爱交朋友,所以管不了乌龟。没几天,乌龟脱水死了。但曹操有点没打中乌龟,顺道去看曹植。当他看到乌龟已经干了,只剩下一个空壳,颜色有点不高兴。这只乌龟前来祝贺并象征着他的成就。

曹操刚要发作,却见儿子曹植卧倒在地,身子有点发抖,曹操实在忍不住了,就说,我要惩罚你,给这龟儿子写个墓志铭!

听了这话,夏侯惇顿时放松下来,这对他来说不是小菜一碟吗?借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难道不符合我的喜好吗?开心的时候脑子突然发颤,有点害怕:“我爸之前写过一篇《龟虽寿》。如果我把它写在我父亲之外,他不会不高兴吗?”

在这种情况下,曹植写的这个《神龟赋》只是叙述,并没有表达野心。很壮观,但没有什么深意。曹操看完也没说什么,心里已经把曹植列为不可能的材料了。这也可能是曹植的高明之处,知道皇族的生存。

根据古籍记载,曹植是“记忆力惊人,万言不忘”。我肯定不是空穴来风。所以就文采而言。苏轼低人一等

“十年生死,无念,难忘,千里坟,无处可悲。”这个《江城子》可以说是苏轼版的《洛神赋》,是对爱情的回忆。

ge/tos-cn-i-0022/9aa7b09137744dbdaf404b2ff514b5c3">


而那首《明月几时有》可谓苏轼的巅峰之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曹植可没有一篇文章能比拟这首词。

因为曹植没有苏轼一样浓烈的人文情怀。

加上苏轼有流传的书法作品《寒食帖》传世,曹植又被比下去了一截。虽然相传曹植也是诗书画皆工。可惜没有文物佐证。

但是想一想魏晋的混乱之世,整体文风是崇尚个人风流,而宋朝国家相对平稳,文人更关注百姓生活,市井风流。加上苏轼一生奔走潦倒所以给我们的感觉苏轼更亲近一些。

苏轼的早期作品,对比曹植来说,境界也不过尔尔,比如《贾谊论》:

非才之难,所以自用者实难。惜乎!贾生,王者之佐,而不能自用其才也。

说贾谊不能自用其才。后来苏轼有才不被用,也是赤裸裸的自己打脸。

苏轼一生写了三四千首诗词,有名的二三十首,曹植几百篇,也有十多篇广为流传,从精品数量和总数比例来论,两者其实也差不多!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被放逐后的苏轼,渐渐开始成熟。名篇佳作不断,自此而始。

曹苏两家分别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从两家文坛的代表人物看,文采,曹家胜,成就,苏家胜。但是从百姓喜爱的角度看,苏轼三父子完胜。

武侠小说四宗师之一的古龙,把苏轼写进了他的小说里。化身“小李飞刀李寻欢”。“一门三父子,都是大文豪”,被古龙在小说里写为:“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小李飞刀随着舞动的梅花飘向千家万户,苏轼更进一步地被民众知晓。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苏轼在个人品德上的高风亮节,是历来百姓最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因此我们与其争论他们的文采谁高,不如学习两大诗人的爱国情怀:

曹植《白马篇》,少年意气风发,报国情切,剑指匈奴。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苏轼《密州出猎》,中年壮心未已,挽弓执戟,北望雄关。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我是小屈穹庐,点赞,评论加关注,带你一起,去破译经典,感受传统文化之美。

这是个烧脑的问题,朋友你这是想看热闹不怕事大。既然这样问了,我就来安排一场PK给你看看:三曹PK三苏

首先要申明,这里比拼的“文采”是广义的文采,指的是文章的综合水平,不是狭义的文字风格

第一回合,群殴

结果

曹氏损曹丕一人,余曹操、曹植二人

苏氏损苏洵、苏辙二人,余苏轼一人

曹氏得1分

第二回合,比境界

文章第一位的是境界,拼文章就得先拼人的境界和胸怀

曹氏出阵者曹操,一篇《短歌行》

苏轼以《念奴娇•赤壁怀古》对阵

曹操的家国情怀高于苏轼的个人生命感慨

曹氏得1分

第三回合,比文采

曹植出阵,一篇《洛神赋》,碾压苏轼的《赤壁赋》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曹氏得1分

第四回合,比豪迈

男人比豪迈。曹植一边去,曹操对苏轼,打成平手,互不得分

第五回合,比哲理

苏轼一篇《题西林壁》出阵完胜曹植的《七步诗》

苏轼得1分

第六回合,比诗格

宋词之优美,韵律之和谐,已经登峰造极,曹氏父子无话可说甘拜下风

苏氏得1分

综合统计:若单挑,苏轼第一,若进行三对三比拼,曹氏略占上风

后记

曹氏虽然赢得比赛,觉得赢得不够酣畅淋漓,仍然意犹未尽,特别是最先被淘汰的曹丕,觉得又被曹植抢尽风头,颇有失落,突然出阵,提出要与苏氏三人比武

苏氏嗤之以鼻,“君子动口不动手”,“要比武去找李白”

曹丕仍不甘心,又提出要与之比“韬略”,苏氏三人相视一笑“尔等可是要比耍流氓乎”?大笑而去

其实,曹丕该比的是诗论

同时,苏轼还有一招撒手锏:禅学

有一个场面难以想象,当苏轼跟三曹秀起“禅机”的时候,三曹脸上是何表情……

从全方位肯定地去讲,曹操三父子文采比苏轼三父子的文采高。

题主您好,谢谢邀请。

您提出的这个问题有点类似关公战秦琼,很有意思,也很烧脑。所谓文采,我理解为文学才华。如果要比较这两家父子的文学才华,只能建立一个标准,让他们捉对厮杀(强强捉对,当然不可田忌赛马),三局两胜。按照这个原则,我认为曹操三父子的文采要远远高于苏轼三父子。

曹操父子中文学才华气最高的当属曹植,一首《洛神赋》谁人不知?苏家父子中文学才华最高的当属苏轼,一首《水调歌头》唱尽天下英雄。所以第一局安排曹植VS苏轼。父亲对父亲,第二局:曹操VS苏洵。委屈一下曹丕,让他对阵苏辙吧,第三局:曹丕VS苏辙。

第一局:曹植VS苏轼。曹植险平。

如果要比较曹植和苏轼的文学才华,就要从曹植和苏轼的文学作品入手,曹植的文学作品主要有诗和赋,苏轼的文学作品主要有诗、赋和词。两个人都是文学史上才高八斗的文学“仙才”,不免斗得难解难分。

1、曹植的诗VS苏轼的诗,从名气和诗的总体质量上来说,苏轼胜。

曹植的诗是古体诗,存世的不多,比较有名气的有《七哀诗》《白马篇》等。如《白马篇》: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苏轼的诗多为近体诗,存世的有3549首诗,名诗名句精彩纷呈,如《题西林壁》: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如《惠崇春江晚景》: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又如《饮湖上初晴后雨》: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从脍炙人口、写诗的数量、质量这这几个方面来说,苏轼完胜。

2、曹植的赋VS苏轼的赋,从名气和艺术价值上来说,曹植胜。

曹植和苏轼都写过赋,曹植一首《洛神赋》才华惊天地泣鬼神,在辞赋史上无出其右者,因为《洛神赋》太长,仅引用其中几句: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

就这一段,其中名句纷呈,脍炙人口。如“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等。

苏轼也写过不少赋,如《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前赤壁赋》、《后赤壁赋》、《秋阳赋》等,但从名气和艺术价值上来说,没有一篇比得上《洛神赋》。所以,这一局:曹植胜。

3、前人对曹植、苏轼才气评价,曹植和苏轼平手。

古人曾对曹植和苏轼的才气做过评价,但是没有做过比较,毕竟“文无第一”,无从比起。清代诗人清代诗人王士祯曾说:

汉魏以来,二千余年间,以诗名其家者众矣。顾所号为仙才者,唯曹子建、李太白、苏子瞻三人而已。带经堂诗话》

在这句话中,王士祯并没有在曹植、李白、苏轼三人中做过比较,只是把三人相提并论,姑且算平手吧。

第一局:按照三局两胜的原则,曹植和苏轼各胜一局,一局平手。再者,苏轼最拿手的词还没有拿出来说,所以委屈一下苏轼平手曹植

第二局:曹操VS苏洵。曹操甩开苏洵十万八千里。

曹操最出名的是他的诗歌,他的诗大气、沉雄,志向高远,如他的《短歌行》无论是在名气还是在艺术价值上都要远远胜过苏洵写的诗。

苏洵写过一部著作《诗论》和一些政论文章,但是曹操却擅长借古题写新事,开创了文人“拟乐府”诗歌创造的先河,是文学创新的祖师(鲁迅语)。在文学的开创性上,苏洵远不及曹操。

所以,苏洵在宋代虽然也颇有文名,但在文学才华上,苏洵远不及曹操。

第三局:曹丕VS苏辙。曹丕把苏辙摁在地上摩擦。

苏辙受父兄的影响,才华横溢,卓有文名,著有《栾城集》、《应诏集》、《诗集传》、《春秋集解》、《道德经解》、《孟子解》、《论语拾遗》等。

曹丕不仅诗歌写得好,文章写得好,而且还极富开创精神。他开创了七言诗的先河(《短歌行》),《典论论文》更是中国第一部文学批评作品。可以说,曹丕在文学史上算得上是文学宗师。

所以,苏辙和曹丕比起来,曹丕光凭文学创新这一点就可以把苏辙摁在地上摩擦。

结语

这个题目回答起来颇有点历史乱斗的意味,并且古人云“文无第一”,比较起来非常棘手,但是,个人还是认为曹氏三父子的文采要远远超过苏氏三父子的文采。

三苏肯定比不了三曹。

你这个问题倒是挺好玩的,问这样的问题,脑洞倒是蛮大的。

因为你比的是文采,那就单讲文采,那些格局、境界、体裁这些,都不是本文讨论的范畴。

单单是曹植的《洛神赋》的文采,就碾压了苏轼的任何作品,“才高八斗”不是浪得虚名的。

洛神 宓妃

我给你摆一个对比关系吧:

苏轼的文采,根本比不了曹植。

曹植>谢灵运>李白>=苏轼,也就是说,“三苏”中的“主将”都没法和曹植相提并论!

有人说:你这么说根本没有什么根据!那我就给你摆事实:

谢灵运:“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用一斗。”《南史·谢灵运传》

——看明白了:谢灵运说,天下的才,都被曹植占了大部分,我占了一小部分。

李白:“吾人咏歌,独惭康乐。”《春夜宴桃李园序·李白》

——看清楚了:我们这些人吟诗,惭愧唯独不如谢灵运——李白何许人也?能让他“自叹不如”的,古今能有几人?

诗仙李白

然后再用李白和苏轼比,这个就不太用比了,苏轼在文采上顶多和李白打个平手。其实在我心里,苏轼文采远不如李白。

所以,苏轼和曹植之间,起码隔了一个谢灵运级别,李白也是他难以翻越的大山。

(有人说,这是酸文人的自谦,我要告诉你:谢灵运和李白,没学会自谦。)

苏轼和曹植比,都早早败下阵来,还用苏洵和苏辙去比曹操吗?

曹操的《观沧海》 《龟虽寿》 《短歌行》这些,几乎是脍炙人口,二苏呢?

龟虽寿 / 神龟虽寿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曹操

其实,拿这两组人比较,是因为苏轼名气太大。在我的评价中,苏轼得到的赞誉,已经多于他作品本身的文学造诣了,《念奴娇·赤壁怀古》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由于太符合当代人的评价标准,被推的太高,言过其实了。我认为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都比这两个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曹氏父子的文采,旷古无二!

这是个专业性极强的问题。本人才疏学浅,回答如此高难度问题,显然有些力不从心。但是,我喜欢这种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故斗胆做一尝试,但有挂一漏万偏颇失误之处,还请朋友们批评指正。

首先,是风格上的区别:

曹氏父子和苏氏父子,由于所处时代不同,环境不同,身份不同,地位不同,所以他们首先在诗词风格上,就有着鲜明的区别。

曹氏父子尤其是曹操的时代,天下大乱,战事频仍。曹操作为一代袅雄,一位政治家和军事家,在金戈铁马的征战厮杀中,在指点江山的运筹帷幄中,在辽阔疆域的纵横捭阖中,其精神世界和思想感情必然会带有那个时代的鲜明烙印。

雄浑大气,悲壮苍凉,豪放遒劲,气概山河,是曹操诗作特有的风格: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这首《观沧海》,是曹操北征乌桓得胜回师途中,登山观海,一时兴起所作。他用饱蘸浪漫主义激情的大笔,描绘出大海吞吐日月、气象万千的壮丽景象,既刻画了高山大海的壮阔,更表达了自己以景托志,胸怀天下的进取精神。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袅雄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借酒解忧的时候。但它不是颓废,更不是消沉: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在酒后抒发感情和感叹人生苦短的同时,仍然呐喊出广揽贤才,共图天下大业的雄心壮志。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在激昂慷慨又忧郁苍凉中,表达出为达目的誓死如归的大气磅薄。

而主创建安风骨的曹操三子曹植,由于受兄长曹丕排挤创作的七步诗,则生动形象、深入浅出地反映了封建统治集团内部的残酷斗争和诗人自身处境艰难,沉郁愤激的思想感情。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相对于曹氏父子,苏轼父子所处的北宋年间,政局相对稳定,战乱不多,国内矛盾主要集中在政治集团内部和上下阶层之间。因此他们的诗词风格偏重于浪漫、婉约和哲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欲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人有悲观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水调歌头)

柔情似水,缠绵绯侧,神游八荒,令人浮想联翩。不愧为大家,大手笔。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念奴娇)

把金戈铁马血雨腥风的战争过程,融入到了青春儒雅,风流倜傥之中。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具有的胸怀。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平,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题西林壁)

这不仅是哲理诗的典范,甚至融入了社会心理学的范畴。所以才能千古流传而不衰。


其次,是艺术上的区别:

诗言志,诗言心。在这个方面,曹苏两家都做得较为完美。尤其是曹氏父子,那种喷薄欲出的满腔激情,淋漓尽致地抒发了当时的心境。

所以,在诗词风格上,曹氏的磅薄大气,明显优越于苏氏,

但是,在艺术成就上,苏氏在遣词严谨,诗辙韵律上,则明显地优越于曹氏。

总结:

应当看到,曹氏和苏氏两代诗家,是我国诗词史上的两座高峰,其取得的不俗成就,将在诗歌史上永放光辉。

在艺术表现形式上:

曹氏奔腾豪放,苏氏婉约旷达。

曹氏大气磅薄,苏氏曲径通幽。

曹氏不拘小节,苏氏严谨不苟。

曹氏悲壮苍凉,苏氏一咏三叹。

曹氏白描直叙,苏氏富有哲思。

在文采上,独具特色,各有千秋,不分伯仲。

三苏,第一名、第五名、第六名。

三曹,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

苏轼在文坛的影响力太大了,所以还是三苏文采高于三曹吧。

但是三曹的主业是政治不是文学,在政治上的影响力三曹可以碾压三苏。

先纠正一下问题,应该是苏洵三父子。
苏洵三父子略胜一筹。
尽管曹操,曹植也很厉害,但苏轼的光芒更为夺目,让人钦佩。

苏轼的一生,遭遇挫折和困境无数,却总能我行我素。不悲观,懂幽默,睡得好,吃得好,玩得好。

先生一生无论走到哪里,总有着一种不畏坎坷泰然面对着所有的超然格局。

爱好文学的人没有不喜欢东坡先生的,女人更是喜爱有嘉,读过苏东坡的女人同时感叹,哪怕历尽千年劫嫁人也要嫁东坡,这该是有多大的大魅力呀。

苏东坡一生有三个妻子……

第一位妻子逝去10年后一个晚上写下中国诗词史上最凄美的绝唱: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大学士不仅是一代顶级诗词大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个大吃货,大美食家,宋仁宗元丰二年 因为历史上著名的“乌台诗案”,被贬初到黄州环境恶劣,穷困潦倒,心情苦闷,依然对生活抱有极大热情。

当时人们都喜牛羊肉,猪肉无人问津,百姓弃之不食的猪肉经过他的烹饪化糟糠为神奇,芳香四溢,入口即化,吃而不腻百姓闻之纷纷防效东坡做法。东坡肉,东坡肘子,东坡凉粉,东坡饼,东坡鱼,东坡豆腐……这些经典美食流传至今滋润着人们味蕾,温暖千家万户的生活。

东坡先生为政一方,体察疾苦,爱民如子,每到一处造福一方,勤奋好学,乐观豁达,多情浪漫,风流潇洒堪称完美人格,成为后世文人典范。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无论贫穷还是富有,顺境还是逆境都能活的有趣。这大概就是千百年来人们喜欢苏大学士的原因吧!潇洒,苏东坡!

[玫瑰][玫瑰][玫瑰][玫瑰][玫瑰][玫瑰][玫瑰][玫瑰][玫瑰]

虽然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整体文学水准还是有高低优劣之分的,像诗人中,同样写诗万首,“六十年间万首诗”的陆游,肯定要远胜一生写诗四万首的乾隆皇帝,水准就是水准,一首抵一万首,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而曹操三父子与苏轼三父子的比较,因为没一个不是百年文豪,那就有得一比了。

文才上如何比?

窃以为有四条基本标准:

一比文采,二比胸怀,三比杰作的数量,四比历代后人对其喜欢的程度。

若以这四条标准去衡量,比个人,则苏轼稳居第一;比家族,则三曹要略胜一筹。

苏轼,从整体上来说,多才,技广,精品多,被后人喜欢得不得了。

历代人物,没有一个像苏轼一样,全面而独特,他的诗,他的词,他的文章,他的书法,他的绘画,都佳作连连,精品迭出。

而且,文学上的精品,何其之多?

他那首《题西林壁》: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短短四句,几乎每一句都被后人引为成语。



他的《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也是如此,“雪泥鸿爪”也是后人常常引用的成语。

他的词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其《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借古抒情,将风景、历史、际遇、感受融合一体,写得苍凉雄浑,大气磅礴,成就了“千古绝唱”。

其《水调歌头·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将兄弟之情写得绵长浑厚,荡气回肠。

他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将夫妻之情写得感天动地,让人感同身受,不由得不为之掬一把同情泪。

而且,苏轼不仅文才一流,胸怀亦是世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豁达之人。

苏轼一生,频遭打击,屡逢厄运,但他与众不同的是,但凡自己遭到的打击,他从不怪罪人,只对事,不对人,是他一贯原则,他从不记恨那些给他使过绊子的人。比如王安石,比如后来的宰相章惇,等等,对于这些曾经排挤甚至陷害过他的人,苏轼从未表示过怨恨,表达过不满,王安石从宰相位上降至江宁(今江苏南京)太守后,苏轼还特到江宁,看望王安石,主动伸出“橄榄枝”,与王安石成了诗酒流连、诗词唱和的朋友。其宽容豁达的魅力,可见一斑。

如果要评历代最受人喜爱的文人,苏东坡绝对前三甲。

黄庭坚评价他这位老师说:

“挟以文章妙天下,忠义之气贯日月。”

这既是赞扬文章,也是赞扬胸怀。

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说:“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还说“他一直卷在政治漩涡之中,但是他却光风霁月,高高超越于苟苟营营的政治勾当之上。”

这也是对苏轼胸怀的肯定。当然,林语堂还是苏轼的“铁杆粉丝”之一,在《苏东坡传》中,几乎连篇累牍的对苏轼“吹捧”,既是其苏轼胸怀所致,更是苏轼魅力所致。

清人刘熙载说:

“东坡词具神仙出世之姿。”

今人黄锦祥说:

“东坡乃文星旷世,曜耀寰中。千古奇才,殊不复见。”

这是对苏轼文字迷恋的结果。

陆游评价苏轼:

“公不以一身祸福,易其忧国之心,千载之下,生气凛然。”

这是从家国情怀的大义方面言苏轼。

可见,苏轼的魅力亦是多面的,人们喜欢他的理由,也是多面的。有那么多个方面让人喜欢不已,古人中恐怕少有能与苏轼匹敌者。


而在整体家族而言,“三曹”,那可是引领一时、发千古之幽情的家族、豪族、文学父子。

曹操的《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苍凉中见性情,见真心,其抱负的吐露若雷霆之声。

曹丕的《燕歌行》: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鹄南翔,念君客游多思肠……”

刘勰说:“魏文之才,洋洋清绮。”

由此,可见。



曹植,曹子建啊,那可是百年难得一现的人才呀,一篇《洛神赋》,奠定其千古文豪之地位: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所谓真正的华章,乃此!

所以,若以家族相比,曹氏父子当胜苏轼父子。

其实,“三苏”之名,几乎完全仰仗苏轼,倘无苏轼,则无“三苏”之名,苏辙勉强入流,若那苏洵,即便他那引以为傲的古文,如《六国论》者,既有模仿杜牧《过秦论》的痕迹,在文采上亦远逊于杜文,议论一点也不新颖,语气上还一派“老愤青”腔调,若无“大苏”,哪有“老苏”之的扬名?

曹氏父子更胜一筹

在大多数人眼里,应该是苏轼三父子文采更高,但是仔细思考,苏轼三父子中,苏洵苏辙以写散文见长,都列入了散文八大家

而苏轼的文学成就更为多样化, 诗歌,宋词,散文,赋在当时都可以说在全国首屈一指,尤其是豪放词派的杰出代表。

但曹氏父子他们的文学成就更为多样。

曹操的四言古诗,继承了诗经的优良传统,他的四言古诗不再是诗经中的儿女情长,主要书写了政治家的伟大抱负,有帝王之气象,短歌行,观沧海,绝对是诗歌中的精品

曹子建更不用说,是古体诗的代表人物,他的洛神赋,更是描写细腻,技压群雄

曹丕在文学上的成就,在其父亲曹操和其弟弟曹植的光环下,好像显出了一些暗淡,其实并不是这样。文学上,他有两个第一,他写了第一首中国古代七言诗歌,写了中国第一篇正式意义的文学理论作品典论论文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