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千年石窟守望者:香塘山的“新生活”


时间:2021-06-0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社石家庄五月二十九日电:千年石窟守望者:在香塘山看到“新生命”

作家李晓伟

在响堂山石窟的洞穴深处,54岁的响堂山石窟美术馆馆长赵立春专注地看着面前残缺斑驳的佛像。预计今年9月,将与芝加哥大学合作推出响堂山石窟数字化修复展。此刻,他正在精心策划。

香唐山石窟位于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太行山支,分为南北两部分。由于石窟在山腰上,人们在说话和行走时可以发出铿锵的回声,被称为香唐山石窟。出土于北齐,距今一千四百多年。有石窟16个,摩崖造像龛450多个,大小造像5000多尊,碑刻铭文大量。1961年,中国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包括香唐山石窟、敦煌石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

在这里看了36年的赵立春说,象山石窟主要代表北齐佛教造像艺术,被学术界称为“北齐造像典范”。它是中国石窟艺术发展史上大同云冈向洛阳龙门过渡阶段的重要标志,也是研究中国佛教、建筑、雕塑、书画艺术的重要瑰宝之一。但最遗憾的是破坏太严重了。

1985年,18岁的赵立春成为当地文物保护单位的工作人员。当时,香堂山石窟经历了几千年的沧桑,特别是民国时期,使曾经辉煌一时的皇家石窟遭到破坏,几乎被埋葬在山野。

1988年,北京大学考古系知名学者马世昌率队赴香塘山考察。受此影响,同年,赵立春参加了由北京大学考古系苏白教授主办的首届全国石窟考古研讨会。这些学生在石窟考古中被称为“黄埔一期”,现已成为中国石窟考古研究的骨干。

踏入石窟研究领域的赵立春,发现自己“守着宝库却不自知”。经过系统的研究,他一头扎进石窟深处做研究。“中外学者以前都曾研究过响堂山石窟,但要体现石窟的价值,仍需进行系统的研究。”

在过去的36年里,赵立春及其同事不仅完成了对响堂山石窟的全面断代和编号,而且对石窟造像和雕刻风格进行了权威性的探讨,先后发表了大量论文和学术著作。赵丽春开始被尊为“赵湘堂”。由于他们的努力,这件珍贵的文物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来自美国、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国家的考古学家都来过这里。以前主要集中在考古领域。近年来,音乐、服装、绘画等领域的学者也开始关注香塘山,研究面已经打开。”赵丽春说,来响堂山石窟的游客越来越多,其中很多是团体来的外国游客。

一面是研究,一面是保护。香塘山石窟众多,造像五千多尊,赵丽春一一测量记录。当地政府加强了对香塘山生态环境的修复,在他的呼吁下,还成立了香塘山石窟艺术博物馆,并有专门的研究和保护机构。

2019年,赵丽春积极紧跟科技进步步伐,与高校合作共建“数字馆”。这两年来,对响堂山石窟各种文物的数字化扫描已经完成,为石窟的研究和保护奠定了基础。“在保护和发展中,一定要让文物‘活’起来。”赵立春说,响堂山石窟损毁严重,大量雕像和版画流失海外。在未来,它们将被虚拟修复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