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老人与被黄土手刨湮灭的四老的文明


时间:2021-06-0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引言

应县北路口,有2万年前驻扎的军队,数百家店铺,200多座寺庙。海关里有无数的商人和交通。它是中原民族和少数民族相互贸易的集散地,是边塞城镇、商业文化、长城遗迹等多种历史文化汇聚的地方。然而,这一切都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了,被遗忘了。

直到四个老人一起上山,一壶水,一袋干粮,走了一天。在山上,发现了隐约可见的城市废墟。他们很兴奋,热烈讨论,画画;在乡镇,看到疑似文物,喜极而泣,仔细甄别,恳求“文物”的主人让他们购买。

成千上万被黄土一寸一寸掩埋的繁华古镇,在多次风暴中悄然落幕。路人可能会看着眼前宁静的村庄,叹息。但他们说:欢迎探险者做客,欢迎有识之士发展,欢迎有志向的人建设!

梦回千年,山西晚报记者一行在神秘的北楼口关迷雾中探索了千年盛世的始末.

先人嘱托 于黄土中探寻旧日荣光

应县东南30公里左右,翠微山脚下,也就是北路口。长城一号旅游公路穿过村庄,两旁是一排排的村舍和农田。四面环山,旅游道路蜿蜒曲折,山上长满了绿色植物。路边有几只大狗在奔跑嬉戏。放眼望去,偶尔微风吹在脸上,浓郁的乡土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这是常亮等人在几千年前关于军贸中心和北楼关位置的说法。

经过多年的风风雨雨,这里的地形和地貌已经不再美丽。在询问村舍旁边的村民时,人们只知道耕田劳作,却对北楼口过去的辉煌模糊不清,过去的一切都默默淹没在尘埃里。

常亮,1949年出生,大半辈子都在雁门关外度过,做过老师,做过宣传干事,调到山西广播电台。退休后,他独自回家研究自己祖国的历史。当被问及常亮回家的初衷时,他脱口而出,是为了父亲的遗愿。

常亮的爷爷曾经是北楼口很多商家的成员。早年他帮助世界,拯救无数生命。常亮的父亲是十里坝乡著名的才子。他年轻的时候被村民推选去收集整理北麓口关的历史,但是很多珍贵的历史都被当时的环境影响破坏了。临死之际,父亲对常亮说:“历史不可隐,北门不可忘。如果你实现了我的愿望,就在我的坟前焚香三次,如果你完成不了,就别来了!”

后来常亮退役,毅然回国。

有三间土房,院子里的地又翻了。常亮说等他回来就自给自足了。左边是“中老年人接待室”,下边赫然标着:很亮,进不去。中间是普通客厅,右边是杂货铺。常亮坐在院子里,指着东边一堵高大却坍塌的夯土墙,说是古城墙。

记者吓了一跳。那不就是一堆当地的大野草吗?

听着老人一点一点讲着这里发生的故事,看着脚下的砖石。那一刻,一种敬畏的感觉产生了,脑海里想象着这片土地上的老金马,叫卖着。这里的山和树充满了故事,这里的每一口气都充满了历史的回味。

北路口,又名北路口,是长城200关之一,一直是军事重地。常亮说,平型关、雁门关世人皆知,但北露口地势险要,鲜为人知。其实就是内长城总指挥部,指挥三关十八口。它也是最大的兵营,最大的仓库和

四位老人听说要去看古迹,就熟练地提着水壶,进屋拿了些干粮,匆匆上路。常亮有一辆二手桑塔纳车,四个一起300多岁的老人已经上了车,在颠簸中向前面的路走去。

看着前方的车辆,记者眼前出现了另一幅画面:四个驼背,从一个山头到另一个山头,干裂的嘴唇被漫天黄沙浸湿,落入嘴里。我想知道它们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村里的古迹大部分都消失了,保存最完好的西部城墙极其复杂,砖土色彩混杂。在随处可见的废墟中,老人用布满老茧的笨拙的手挖掘着古老的文明,忠实地守护着。

“这里是当年商家最繁华的地方。”常亮指着面前的西城墙说,北楼口,千年关,最早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不仅有赵长城,周围还有明长城和一小段齐长城(有些历史有争议)。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战略门户。从“口”到“俗”,再从“俗”到“营”,从“营”到“城”,从“城”到“国”,一路演变而来。当时的北楼市是一个四门四关的城市,由北城、程楠、东莞、西关、北关、南关组成,中间有一座过街鼓楼。楼下,城门紧闭,连接南北城市通道。程楠住在武衙门,北城住在文衙门。西关是店,东莞是庙,北关、南关住着壮兵。寺庙,寺庙,寺庙,亭台楼阁,梯田,寺庙遍布城市。

为了增强北楼主城边防的战略重要性,雁门关等关卡驻军一般在四五人以下,而北楼指挥官都是“将军”,军事地位可见一斑。明清全盛时期,西胜门来来往往的都是外国商人,店铺很多,人也很多,最多也就几百个商人。此外,当地还有许多传说和故事,大多与寺庙有关,如西天寺、雪岛、南龙王庙的神。

“历史上频繁的战争把内长城线上的‘闭’和‘口’推到了历史的边疆坐标上,北楼口是由于地面

势险峻,是‘三关十八隘’中独一无二的边关文化、边贸文化和宗教文化的集萃之地。”常亮微笑着说,以前行程几万里,撰写《穿越大西北》也就用了3个多月的时间,而《千年古关——北楼口》,集4人之力,足足写了8年。他说考证历史不能像文学家一样坐在家里构设、想象,需要的是真真实实的考察、验证。

  据其考据,北楼口村北至20多里远的浑河,中间的面积达40多平方公里,是当时最为繁荣的“畜物市场”:罗庄的骡马市场、大临河的牛羊市场、上寨的百货市场、东乡寨是外族使团驻地、中和村为边关与外使团谈判之所。

  一幕幕场景似在眼前闪现:商人们交易时觥筹交错,官员们谈判中寸土不让,将士们热血中策马奔腾,居民们起居时佛前祷告……

  庄严致敬 文明薪火要代代相传

  这段历史,缘何被尘埃吹散得了无踪影?

  历史上,因北楼关税收丰盈,应县、繁峙两县争相抢夺管辖权,后不知何因,两县争分成功。彼时,北关、北城归应县管;南关、南城归繁峙管;西关商多税丰,由两县递年轮管;东关,因是寺庙群落和驻军家属地,故两县未分割。也因此导致两县的“北楼口税银”从不入“志”,而其他重事亦甚少记录。据常亮老人推测,这或许就是北楼口这个独一无二的边关奇景绝少上两县县志的主要因由。

  因商贾往来众多,当地衙门要求进关商人必须建庙通行,所谓大商建大庙,小商建小庙,最不济也得有个五道庙,才导致后来该处竟有二百多座庙宇,终年香烟缭绕,成为三关十八隘口奇观。也正因此,翠微山脉上巨木参天的原始森林,多被伐光砍尽,纵深六七十里的几百里勾注山脉,成为名副其实的“和尚头”,无法涵留水分,以致清泉绝踪,洪水肆虐。清朝三次洪水冲击,前后将西关数百家商铺,几百家商号扑砸了个稀巴烂,北关也被洗劫一空。而后,东关遭遇一场大火,72座古庙烧了个一干二净。

  值得一提的是,毁掉大半个北楼城的4场重灾,在繁峙、应县县志上一字未记。

  而后,清朝后期边防线北移至外长城,北楼关所辖三关十八隘口大都开市,商源分流,北楼口商业渐渐淡去了昔日的荣光。至民国时期,才又渐成贸易重地。随着时代变迁,北楼口商家或公私合营,或入农业社,终为千古边市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历史句号。

  如今的北楼口,沿袭了五百多年的“四月十八庙会”被重新拾起,并被朔州市录入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关帝庙内游人不绝;北寺沟里的石蝶谷,奇花异草、奇峰异石、蝶舞纷飞……

  在跟随常亮等人走访中,那一块块染满历史风烟沧桑的巨石,在阳光的闪射下,似乎还在不断地幻出当年此处商埠的繁华。站在残存的西城城墙上,面对埋葬了无数历史传说的巨石乱滩,看着眼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在石缝中用洪水淤积出来的几片良田,不禁从心中生出一股历史悲情。

  应县文物局工作人员智满刚说,4位老人对北楼口的贡献是巨大的,他们志愿、朴实、善良、执著地保护文物的精神,才是保护长城等文物古迹的主力军,正是因为有这些大都不知名姓的群众的守护,才是长城等文物古迹在几千的岁月磨砺中得以保存的真正原因。

  梦回千年,北楼口在几千年的颠沛流离中,似繁华,似落寞。就在遍地的废墟里,4位老人一步步、一遍遍、孜孜不倦地用双手努力掀起古老文明的一角,他们用最真诚、最无私的行动,自发地守护着文明。余生不长,这些老人却把所有的热情都给了家乡,给了陈旧的历史,给了长城。传承之火,熊熊燃起。才让我们所有人可以真正走进北楼口。

  致敬,文明守望者!

  山西晚报记者 赵德伟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