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让我们回到童年 做一个“动画哲学家”


时间:2021-06-0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让我们重返童年,做一个“动画哲学家”

一些热衷于“考古老动漫”的年轻人,他们的心理动机是想和现实生活有一些联系。

——————————

现在,你会重温小时候喜欢的一部动画片吗?现在看,你看到了什么新东西?

中山大学大三学生龙可又喜欢刷《猫和老鼠》了。每次看了都会有新的收获。“这部动画反映了做事的方式和情感关系,让我有了感性和理性的认识。”

一个24岁的南京大学学生认为重温童年漫画也是一个自我反思的过程。动画世界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仅具有幻想色彩,而且能够与现实生活相联系。

90后,王月将带着3岁的儿子去看他小时候喜欢的《黑猫警长》。多年以后,王月仍然津津有味地看着它,感慨地说:“这不是一个伟大的故事,通往正义的道路布满荆棘。”。

长大后,很多观众仍然热衷于重新绘制童年动画,成为“动画哲学家”,寻找他们在童年时代不理解和没有注意到的原因,产生适合当前生活的哲学。

为何要重返童年动画片“现场”

当我回到童年的漫画《活着》时,一些人的观念被颠覆,重塑了人际关系的概念。

北京理工大学大三学生樊娆,小时候以为《猫和老鼠》里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打骂,长大后发现不是。“就像杰瑞有时会跑到城里一样,他仍然想念汤姆,跑回来抱着它。世界上的相处方式是多样的,打架就是其中之一。”

25岁的会计曾阳(音译)认为,小时候看动画片是一种娱乐,但现在他正在回忆过去。重温老漫画,似乎是一个探索案例的过程。“过去我在漫画里找不到的线索,现在已经被发现了。不是很有意思吗?”在漫画里看到两个角色打架,我觉得他们小时候关系不好。现在我会想:“这场争斗在他们的关系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沟通是否暴力并不表明双方关系的状态。而是我们对很多事情的刻板理解模式,模糊了我们自己的认知,“微笑不一定是友好的,谎言不一定是虚假的”。

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很多人对老动画片的态度和认知也在发生变化。

北京出版集团《父母必读》杂志副总编辑、北京家庭教育研究会副秘书长刘国平认为,一个人在小时候,对待问题的态度是两极的,只能分为好人和坏人。“孩子看电视往往想知道最后的结局,想知道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但其实他是一个复杂多面的人。

“我们的认知水平在提高,所以会在漫画里看到一些以前没有看到的点。你小时候看过漫画里的反派,比如《猫和老鼠》里的汤姆。等你长大了,你会意识到这个角色也很可爱。”

许多寓意随年龄增长慢慢“解锁”

《马丁的早晨》是重庆大学二年级研究生舒葵痴迷多年的动画片。在这部漫画中,小男孩马丁每天早上醒来,变成了新的模样:恐龙、侦探、超人……小时候的舒葵觉得,这种冒险的生活仿佛就是自己的经历。

长大后,舒葵又看了看《马丁的早晨》,“在认清现实的同时,又有了希望”。一方面,舒葵会羡慕马丁的幻想生活,每天变化的生活很精彩;另一方面,马丁的经历给了她做出重要决定的勇气,比如是否成为一名记者。

“在实习之前,我意识到当记者真的很难。但是当一个记者可以采访不同的人,知道不同的故事,那也是一种美好的生活。《马丁的早晨》主角每天经历完全不同的生活,某种程度上类似于记者的生活状态。”

这部漫画成了她心中的动力,激起了她追求理想生活的决心。“这些动画构建的世界在支撑着我。让我保持纯洁的心,坚持下去,不要放弃”。

曾阳最近又看了《迪迦奥特曼》。“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奥特曼。你要相信光。我年轻的时候不相信光,现在相信了。对我来说,这种光是一种希望,是激励我的东西。”。

在曾阳看来,奥特曼打怪物是为了拯救和保护人类。“我们每个人也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这是我心中再次看到的信念。”。

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和经历的扩张,漫画中所有图像的含义都在慢慢“解锁”。

根据刘国平的分析,一些热衷于“考古旧动画”的年轻人的心理动机是想和他们的现实生活有一些联系。“这个漫画很适合自己在某一点上的生活,或者可以呼应和反馈。这也是一种精神力量。”刘国平指出,这些旧动画可以被视为年轻人琐碎生活的一个小港湾。“他可以在这里休息,然后积累一些力量,然后面对现实生活”。

作为家长,该如何陪伴孩子看动画片

从成年人的角度对老动画片进行“考古”,既能满足心理需求,同时也能给成年人一些反思和启发。比如作为家长,我该怎么陪孩子看动画片?

刘国平说,孩子们对童话故事的看法有时超出了父母的想象。有一次她带着两岁的孩子去看舞台剧《丑小鸭》,里面不同的演员演丑小鸭和变身白天鹅。谢幕时,孩子看着两个演员哭了起来。”孩子指着丑小鸭说,这不是白天鹅吗?为什么又变回来了?孩子的悲哀点就在这里。

刘国平说,面对同样的事情,儿童和成人有非常不同的想法。“我们需要去

孩子的点。孩子有孩子的思维方式,这是大人要去反思的问题”。在给孩子挑选动画时,可以选择符合儿童心理发展、兼具趣味性和人文关怀的作品。

  那些令我们念念不忘,能再度挖掘“哲思”的童年经典动画片,都是作品本身经得起推敲的佳作。几代人都钟情的动画,往往因为它挖掘到了人性里面的普世价值观。这启发动画创作者,去打造能积极启发思维、贴近孩子心灵的作品。

  “动画片的制作水平,故事逻辑的完整性,以及传达的思想都是很重要的。”时辰说,单纯打怪升级“爽文套路”的动画,显得空洞,观众是不会想再去重看的。“我是喜欢具有完整结构的动画片,动画的逻辑是像榫卯一样连在一起的。如果只是从头到尾的‘爽’,一点意思都没有”。

  刘国平指出,社会的发展和环境的变化,也会造就我们审视老动画片时不一样的眼光。

  她举例说,小时候我们爱看的童话动画片里,会出现公主把希望寄托在王子一人身上,等待王子拯救自己的情节。这样的故事和价值观置于今天,也许会有许多家长不那么认同。

  “随着社会发展,女性的独立意识是越来越强烈的,这会影响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包括选择看什么样的书,看什么样的动画片,如何去跟孩子交流,如何去传达我们的观点。我们的选择,不是完全脱离于其他东西而独立存在的,我们肯定会受到社会的发展、周围的环境等影响。”刘国平说。

  “每一个家长的解读都会带着自己经历的烙印,没有标准答案,但只要寻找合适的契机,探讨合适的内容,孩子就会有收获。”在引导孩子看动画片方面,刘国平指出,家长要试着结合生活场景,用儿童能理解的语言和方式,来传递动画蕴藏的道理和正能量。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月、时辰、曾阳、龙柯、舒葵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实习生 赵可一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