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太平洋在线
 

为什么他们都在医院养伤?李云龙123号首长关心 赵刚不关心?


时间:2021-04-13  来源:  作者:[db:作者]  点击次数:


真的不是废话问题,《亮剑》处理这座桥确实遵循了军事常识,需要认真解释。的确,李云龙在淮海战场受重伤后,通过野战医院护士的口,描述了华野前三号首长曾经到访的事实。当然,“123号”的这个说法并不准确(陈毅当时不在华野),只是表明了一个状态:野司负责人非常关心李云龙的伤势。为什么?

事实上,第一个因素是李云龙的军事水平。他当时已经是华野某纵队第二师师长,步入高级指挥员行列。这种级别的军事首长身负重伤,奄奄一息,真的会惊动野司的首长。比如1945年12月,原山东军区第八师司令员王鲁水在滕县战役中牺牲。不仅山东军区的党政军领导亲自参加了这次盛大的公祭,就连远在陕北的中央领导也纷纷发来电悼念。虽然当时没有军阶制度,但被认为是“将星陨落”,确实严重。

赵刚在赵家峪战役中突围,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就身受重伤。他只是八路军129师的一名政治委员,也是一名中层政治干部,远不如后来的李云龙有名。革命战争时期,师(旅)团只是我军编制的一个节点,师(旅)属于作战单位,指挥官不会轻易访问火线,伤亡概率不高。而且团级属于战术单位,很多团都要亲自带队冲锋,所以这种级别的伤亡人数还是蛮大的,一个团的牺牲是不可能惊动延安的。

第二个因素是李云龙华野2师的队伍处于特殊情况。相信真正的亮迷都很清楚,师是“中原突破”后从中原军区调过来的,又不是华东野战军的老部队,所以华野首长一定要格外照顾。比如华野司令在之前的赵庄阻击战中用“五吨”炮弹替换李云龙部的时候,亲口说的:“打完了不好解释”,意思是二师有特殊性质,非绝对必要打不完,要留点老底子。

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来说,就像父母可以毫无顾忌地严厉责骂自己的儿子,但对养子更宽容。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优良传统,叫做“面对困难”。作为一个特种兵的军部长官,八路军一二九师和陈(中野首领)的旧爱,华野要是出了什么事,以后华野首领找中野首领谈真的不好!所以,亲自去拜访是很正常的。至于“一二三”皆在场的说辞,当然是文学创作的夸张,凸显了李大头小命的重要性。

第三个因素是,在淮海战争的关键时刻,如果牺牲了师长以上的高级指挥官,会影响士气,包括华野二师以后由谁来负责。因此,李云龙的重伤确实是一个严重的事件,必然会引起野师负责人的注意。其实两边都一样。如果楚云菲是被冲锋枪当场击毙或者当时死于重伤,我们也会在战报中重点宣传。在三大战役的战果统计中,以上的军官中枪受伤被俘的人数肯定是准确的,但首长还是校级军官,还是算了。

例如,1946年10月涟水保卫战中,华中野战军第十纵队司令员谢被敌人整编74师特种前锋冷射,送往野战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他是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我军最高将领之一。

在之前写的很多《亮剑》文章中,作者坚持认为李云龙的人物原型中一定有开国中将皮定军的影子,因为最有代表性的是“皮旅”,即中原军区第一、第一旅,到达豫皖苏解放区后改名为“华中野战军独立师”。

论资历,皮定军确实应该在1955年被授予少将的军衔。后来,主席以他的名义特别批准:“一切功德归少金忠”(皮有红,少金忠应为另一版本),并授予中将。对于老红军来说,虎将不仅是野部的首脑,也是中央的领导人。那么如果皮定军将军在战场上受了重伤,如何不惊动野部首长呢?恐怕有条件来,我会去野战医院检查伤势,表示慰问,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对比一下亮剑的剧情,类似李云龙这样的重量级军事干部,享受野司多名首长关心的待遇,一点也不稀奇。而抗战时期负伤住院的赵刚,也肯定有上级领导探望,比如副旅长、师或旅的政治部主任等等,在李云龙带着和尚前往野战医院时,赵刚曾在谈话中提起过政治部有人来过,只有真正的亮迷,才能有这段记忆吧?


理解了上述要素,也就能举一反三,假如赵刚在三野军政委的任上战场重伤,即便不是野战军前三号首长齐来探望,待遇也不会比李云龙差到哪里去。


我是猴大爷说,这个问题我来回答,李云龙受伤住院,之所以会受到123号首长的关心,而赵刚当年受伤却没这待遇,主要有以下三点:

第一,李云龙资历老

电视剧中,李云龙在和丁伟、孔杰他们喝酒聊天时自己都说“要不是后来参加了黄麻暴动,娃都生了一炕了”。


1927年11月13日,湖北省黄安(今红安)、麻城两县三万余名农民自卫军和义勇军在中共湖北省委和潘忠汝、符向一、吴光浩、戴季英、曹学楷、戴克敏、吴焕先、刘文蔚、李先念等人的领导下,攻打黄安县城,打响了鄂豫皖地区武装反抗国民党的第一枪,正式成立了黄安农民政府,组建了工农革命军鄂东军,在湖北黄安麻城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武装起义,史称“黄麻起义”。黄麻起义中建立的政权和军队,为后来创建鄂豫皖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起了先导作用。

由此可见,李云龙不但参与创建了鄂豫皖苏区,而且还是红四方面军早期的成员。

另外,在之后的喝酒聊天中,丁伟说李云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川陕根据地的负责人”。


1932年蒋介石发动对鄂豫皖第四次围剿,但是由于国民党兵力强大,加上”肃反“问题严重削弱的部队的战斗力,红四方面军苦战许久也没能打破围剿,不得已主力离开鄂豫皖转战陕南地区,并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在川陕地区打出了一块新的根据地。

由此可知,李云龙不但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第一二三次反围剿的战斗,而且还在第四次反围剿失利后跟随部队突围向西,参与了川陕根据地的开辟。

在李云龙养伤期间,他给赵刚写过一封信,心中除了表示想继续和赵刚一起共事之外,最主要的一句话就是“你在北平闹129的时候,老子雪山草地都走三个来回了!”。


1935年6月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后,确定了北上甘南,在川陕甘地区行动的军事战略方针。就在当天中革军委也制定了松潘战役计划,一、四方面军被分为左中右三路向松潘前进,但是由于张国焘“以‘统一指挥的组织问题’未解决为由,按兵不动”,结果导致红军丧失了消灭胡宗南部,夺取松潘的有利战机,逼得主力红军不得不走草地。

走草地时,红军分为左右两路军,左路军由朱总、张国焘率领,包含一方面军的红五军团、九军团、四方面军9军、31军、33军,右路军由徐向前、陈昌浩率领,包含红一方面军一军团、三军团、四方面军30军,当时国民党那边也准确的判断出了红军的行动,因此也在加紧调兵,准备对红军形成新的围困。



但就在此时,张国焘再次出来挑事,以总路线方针有我呢提,公然在四方面军内部宣扬应该立刻南下,这时候最着急的是徐向前,徐总指挥明确说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这里没吃没喝,得赶紧走。

两路红军一起北上,右路军进展很快,在毛儿盖重新审定了之前制定的计划,明确了向东出击的方针,要求左路军向右路军靠拢,然而一直到右路军打下包座,也没等来左路军,张国焘根本不想北上,他想南下,他的欲望没有得到解决和满足。9月9日,一封电报直接导致右路军里的红一、红四方面军分离,一方面军继续北上,右路军的红四方面军则再度南下进入茫茫草地。


在之后红四方面军八万人南下川南,虽然取得了不少胜利,但是部队实力锐减,广大指战员也看清了张国焘的错误,结果纷纷要求北上,红四方面军剩余的四万人再次北上,穿过大草地,这当中相当一部分人是第三次走草地了,李云龙就在其中。

在之后的长征途中,四方面军又与二方面军回合,最终二四方面军于1936年的10月9日和22日分别到达甘肃省会宁和静宁以北的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会师,胜利结束了长征。


在之后,抗日战争爆发,红四方面军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一二九师。李云龙担任129师386旅独立团团长。

可以说,李云龙是红四方面军发展的见证人,他见证了这支部队的兴衰。

第二、李云龙能打仗,而且会打仗

打仗,是要动脑子的,不是简单的把衣服一脱,抡着大刀片儿喊一句”跟我上“就可以的。



李家坡之战,坚守高地上的山崎大队扛住了772团好几个小时的进攻,要知道772团那可是八路军的主力团,装备好,战斗力也不差,李云龙的部队连个正经番号都没有,只能挂一个”独立“的番号。可就是这支部队,在李云龙的命令下,一改772团直接进攻的战术,用土工作业缩短了攻击距离,直接将山崎送回了日本老家。

苍云岭之战,李云龙明知正面日军兵力强大,结果还从正面突围,不但突了,而且还真冲出去了。



这当中可能既有日军对八路军不了解,或者说对李云龙的不了解,把他和其他国军将领一起看待,以为是给点打击就会一触即溃,望风而逃那种的。

更为主要的是李云龙身上的那种不服输、宁劲儿、犟脾气,越让他怎样,他偏不怎么样。凭什么都得听你们的,就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一次。

战争年代,听话的不一定能有什么出息,但是像李云龙这样的,不出息则罢,一出息,就会惊讶身边所有的人,让人们投来惊讶、称赞、羡慕的目光,而这也是任何一个统帅都希望得到的将军。


李云龙受伤的时候,全国还没有彻底解放,淮海战役正是紧要的关头,战役的结果尚未可知,后边还有不少仗要打,这当中有多少硬仗、恶仗,谁也不知道。一旦真的遇到这种情况,只有李云龙这样的将领能承担得起这样的重担,也只有把任务交给他这样的人,司令部的那些高级将领才能放心,战役计划和部署才能真的按计划执行,因此,123号首长需要李云龙。

第三,李云龙身上有人情债

电视剧中,华野的首长自己也说是他把李云龙从中野那边要过来的,赵庄一战如果把李云龙打光了,以后见到中野首长面子上也不好交待。



中原野战军自从千里跃进大别山之后,部队的实力损失很大,到了淮海战役开始前,也没恢复元气,以至于后来整个野战军上去包围黄维的第十二兵团都没能啃下来,还是华野支援了之后才消灭的。

在情报官递给楚云飞的情报上清楚的说明李云龙是中原野战军的悍将、能打、部队战斗力强悍。因为作战需要被划给了华野使用,这就让本来没多少本钱的中野更加囊中羞涩,赵庄一战李云龙的部队应该差不多损失不小,否则他也不会去找赵刚要俘虏兵直接补充部队。


中野在自身困难的情况下,从大局出发同意了华野的要求,把最能打的李云龙师给了华野,这支部队在战斗中又伤亡很大,现在这个师的师长又负了伤,而且这个师长和中野首长的关系明显比华野更近、更好,中野的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抗战时期就是八路军129师的负责人,386旅就是129师的部队,所以刘邓二人肯定是知道李云龙的。这从后来李云龙去南京军校学习,校长对他的态度可以看出来。于公于私,华野首长都必须表个态。


结语

综上所述,无论是出身、资历,还是打兵打仗的能力,赵刚都无法和李云龙相比,这当中还有人情债,所以面对李云龙受伤的消息,华野123号首长才会一起去关心、探望。

电视剧的编排抗日解放战争部队不缺军事指挥员,但缺政治指挥员,因为这需要文化基础总结战场经验,还要战前动员,宣传鼓舞斗志,所以赵刚比李云龙提的快多了。(这是听我父亲说的)

同样都是在医院养伤,李云龙有123号首长关心,赵刚却没有。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李云龙在医院养伤的时候有123号首长关心,因为他与赵刚养伤的时候级别不一样。

李云龙在医院养伤的时候,是华野主力师师长。野战军主力师师长,可以说是部队里的高级干部。

一个主力师师长重伤,野战军一、二、三号首长打电话询问情况,给予关心,并不为过。

当然,并不是所有师长受伤,野司首长都会打电话表示关心。这是小说和电视剧里,为了突出李云龙这个人物的与众不同,说明他在上级领导心目中的地位,以及他在战争中难以取代的作用。是作品描写人物形象的需要。

正因为这样,野司电话不断,一、二、三号首长都对李云龙表示关心,才让田雨和其他护士感到奇怪。觉得:“这是个什么样的首长呢?”

而赵刚养伤的时候,只是八路军一个不在正式编制之内的独立团的团政委。

抗战时期的八路军,团上面还有旅,旅上面是师,师上面是八路军总部。但那时候,旅级干部才能算得上是军队高级干部。团级干部,还只是基层干部。

《亮剑》里,李云龙、孔捷等人动不动被八路军总部“撸”了,直接变成伙夫、养马的和裁缝。说明他们级别不高。旅级以上的干部不可能是彭总的一句话“把他撸了!”就变得什么都不是。

后来解放战争中的野司首长,基本是八路军时期的师级干部。师长刘伯承没有去询问、关心赵刚这么一个基层团政委的受伤情况,很正常。

二、李云龙在医院养伤的时候有123号首长关心,表明他作为一个军事主官,有超强的作战能力。

《亮剑》里的李云龙,是一个传奇人物。抗日战争中,一炮炸死了坂田联队长,从日军包围圈正面突围;土工掘进,集中全团的手榴弹一举全歼了日军山崎大队;凭灵敏的嗅觉,打死了日军观摩图一个少将多个佐官;四面进攻打下平安县城,为八路军攻坚战提供了典型战例。

解放战争中,华野首长把他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与国民党的王牌楚云飞部“打了一个对对胡”,同样显示了他超强的作战能力。

所以,李云龙是军队里的宝贝疙瘩。攻打赵庄时,华野首长粟裕直接下令:“用五吨炮弹换下李云龙!”

粟裕说的不是换下第二师,也不是换下李云龙师,而是“换下李云龙”。可见,李云龙这个军事主官何等重要。也说明了当李云龙身受重伤时,华野123号首长都打电话表示关心的原因。

赵刚受伤时,是八路军独立团的政委,不是军事主官。

在作战部队里,军事主官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当李云龙打散了即将被孔捷收编的谢宝庆部,被贬为营长后,赵刚气急败坏地说:“这个团哪一天离得开你这个团长!”所以,当田雨和冯楠谈起李云龙和赵刚时,冯楠说:“赵刚说独立团没有他这个政委不要紧,一天也不能没有李云龙那个团长!”

一个主力师的军事主官重伤,临阵换将,华野123号首长必然着急,他们的询问和关心理所当然。

而赵刚受伤时是团政委,主管的是团里的政治思想工作。当然不是说政治思想工作不重要,而是说,政委负伤,团里还有政治部主任,可以担负政治思想工作。另外,部队的军事方面的运行,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这也是《亮剑》中上级领导对赵刚受伤没有反应的一个原因。

三、、李云龙在医院养伤的时候有123号首长关心,与他的资格老也有关系。

李云龙在1927年黄麻起义后,就参加了红军。

李云龙参加红军后,在红四方面军任职到团长,是真正的老资格。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亲口赞扬过他打仗鬼点子多。

抗战时期李云龙的独立团所在的八路军一二九师,就是以当年红四方面军为主体。徐向前是一二九师副师长。徐向前是李云龙的老首长,师长刘伯承对李云龙就不会生疏。

再后来的解放战争中,李云龙开始所在的中原野战军是以八路军一二九师为主体。李云龙的二师划到华野,就参加了淮海战役。赵庄一战,粟裕说:“不能让中野过来的二师老底子都打光了。” 也是他决定用五吨炮弹换下李云龙的一个原因。

在华野首长眼里,从红军时期一直走来的李云龙,不仅是中野的宝贝疙瘩,也是他们华野的宝贝疙瘩。

李云龙身负重伤,华野的123号首长为他操心,也在情理之中。

赵刚,用李云龙的话说:“我在雪山草地上溜达了好几次时,你赵刚还不知道在哪里!”

赵刚是一二九运动的参加者。一二九运动是1935年底北平爆发的学生运动。赵刚参加一二九运动时,李云龙已经在长征途中爬雪山过草地了。赵刚在军队里的资格远非李云龙可比。他在军队领导层的人脉远远不及李云龙。赵刚在医院养伤,八路军师一级的首长是不是认得这个团政委,还难说得很。

即使其他情况相同,李云龙受到野司首长的重视,而赵刚没有,也是正常的。

文学艺术是源于生活的,生活本身如此,小说或电视剧不能脱离生活。

亮剑中李云龙在淮海战场上受了重伤,被送进了野战医院。老李住院可是一件大事,野司的123号首长纷纷前来探望。

李云龙何德何能,他的伤势竟然牵动着如此多的大人物呢?

首先这次和李云龙当时的身份地位有关

李云龙当时是华东野战军某纵队2师师长,在任何一个国家师长一级的军官都是高级指挥员。

而李云龙在各位师长里也绝对属于相当出挑的一个,李云龙的资历非常老,他是老红军出身,1927年就参加了黄麻暴动。这是我党领导的重要起义之一,从黄麻暴动中走出了10名上将,中将12名,少将52名(不含李云龙)。

李云龙参加了长征,在他写给赵刚的信中强调自己过了三次雪山草地。在长征中李云龙的表现非常的出格,为了手下的弟兄们不忍饥挨饿,他甚至违反纪律抢了老乡们的粮食,这个事情的恶劣性可想而知,这个罪名可是通了天的。

但是李云龙接受的惩罚,仅仅是降级而已,这可是能够杀头的,为什么这个事情搁在李云龙身上处分却这么轻,你品你细品!

我想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李云龙打仗灵活,鬼点子多,在红军上层也有一定的知名度,所以在处理李云龙的时候,红军领导采取了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策略。

而到了抗战时期,李云龙更是搞出了大动静。李家坡之战,程瞎子的772团愣是拿不上山崎大队,而李云龙的部队一上,一改程瞎子的772团添油战术打法,用土工作业的方式缩短了进攻距离,然后用手榴弹雨直接将山崎送去见了天照大神。

要知道李云龙的团可比不了772团,772团是正经的八路军主力,是有户口的,在国民政府的序列表里是有迹可循的主力部队,而李云龙的独立团是一个黑户口,是我军自己发展起来的队伍,在人员武器的配置上,远远不如772团。

但就是这样一只不如772团的队伍却三下五除二,一阵手榴弹雨解决了772团几个钟头啃不下来的山崎大队。这样在总部领导面前长脸的事儿,李云龙肯定没有少干。

而且由于抗日战争时期,红军被国军改编,整个职级被大幅的缩短,红军部队被改编为一个集团军,下辖三个师,师下设旅,旅下设团,李云龙这么一个团长,顶头上司就是旅长陈赓大将,而陈赓的上级就是刘帅,刘帅的上级就是彭德怀元帅。

从李云龙这么一个团长到彭德怀这位共和国元帅,只隔了4级,彭德怀对于李云龙这么一个既能打仗又能闹事儿的爱将也非常了解。在李云龙胆大包天攻打平安县城的时候,彭老总就冒出来一句,该不会是李云龙这个愣种吧!可见李云龙的知名度之高。

而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李云龙已经成为了华东野战军的一个王牌师的师长。当一个资历很老,战功彪炳,能打硬仗的主力师师长受伤时,野战军司令部的123号首长打电话关心一下,这就变得非常的顺理成章。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师长受伤野战军司令部的领导都会如此关心。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李云龙这个老战友在首长们的心目中的地位,与其他的师长是不同的。

而在抗日战争时期赵刚养伤的时候,他的级别只是一个独立团的政委。独立团是一个在国民政府中没有编制的黑户,团级部队是我八路军中的一个战术单位,在战斗中,团长和政委是要亲自操刀上阵的,这一点在亮剑电视剧中也多有体现。

想来团级干部,在抗日战争时期,牺牲的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所以一个团级干部的住院治疗,应该不会引起八路军总部特别的重视。而且此时此刻的赵刚是一个政工干部,在革命战争时期,军事干部更容易受到上级的关注。

而且此时的赵刚,在知名度上也远远不如在淮海战场上打出名气的李云龙,当时的李云龙可谓是勇冠三军,在几位老总的心目中也是挂了号的猛将,所以赵刚在受伤时所受的待遇远远不如李云龙。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人情世故

李云龙的队伍在华东野战军中属于客卿的地位,老李的这个师不是华东野战军的起家部队,这支部队是在中原突围之后,从中原军区转拨给华东野战军的。所以在感情上华野野战军的首长对于李云龙的部队是格外照顾的。

所以这才有了赵庄阻击战时,粟裕大将用5吨炮弹换下李云龙时说的那句打光了,不好交待。李云龙可是有靠山的人,李云龙当年深受刘帅的喜爱,更是陈赓大将的爱将。

这两位将帅可是中野的头面人物,如果此时此刻从中野转来华野的李云龙有了三长两短,华东野战军的首长确实很难像刘帅,陈赓交代。

所以当李云龙住院的时候,华野的123号首长纷纷表示关心,既有老战友之间的关心,也有人情世故。

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和赵刚都受过伤,受伤后在医院受到上级首长的关照之所以略有差距,主要原因有三点。


第一,李云龙和赵刚的地位不同,李云龙受伤时是主力师师长。

在部队中,师长已经属于高级将领,抗战时期,八路军115师师长受伤,影响力有多大有目共睹。

1948年11月,东北野战军入关,五纵十三师师长杨国夫因车祸受伤,不但四野林罗首长亲自到医院探望,西柏坡还派出一个慰问团,专程赶赴医院慰问。


杨国夫和李云龙受伤的时间差不多,同样都是主力师师长,受到上级特别关照也在情理之中了。

而赵刚受伤时只是独立团政委,在部队中只是中层干部。1940年百团大战时,八路军和新四军已经有168个主力团的编制。

根据电视剧上反映的时间,赵刚受伤应该是在1943年冬天。当时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总兵力已经接近百万,有番号的主力团就有617个。

再加上那些没有番号的地方部队,团职干部成为一个很庞大的中层干部集团。部队扩充太快,新提拔起来的干部素质参差不齐,所以在战斗中团职干部伤亡也很大。



1943年5月,八路军教导6旅18团团长杨柳新和鬼子白刃战时壮烈牺牲,但是在八路军牺牲团以上干部烈士中,根本找不到杨团长的名字。只是在烈士墓碑上刻着:“杨柳新,江西人,参加过长征,八路军教导六旅十八团团长。”

这个杨团长的资历和李云龙差不多,一个团长牺牲了尚能被人忽略,更何况是抗战爆发后才参军的赵刚了。


第二个原因就是李云龙和赵刚受伤时间不同。

李云龙受伤是在淮海战役后期,此时国民党军大势已去,解放军胜券在握,李云龙在后方医院可以安心养伤,不但常常可以接受首长们的亲切问候,还有闲工夫谈情说爱。


赵刚受伤在抗战时期,他能够在日军山本特工队的偷袭下,死里逃生就已经是奇迹了。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牺牲后,遗体都来不及收殓,直到数日后才在路边找到烈士遗体。


而且投靠日寇的汉奸无孔不入,八路军的战地医院居无定所,需要随时转移。恶劣的医疗条件,也不允许首长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往医院探望赵刚。

第三点就是李云龙和赵刚资历有差别,李云龙1927年黄麻暴动时参加红军,到1949年受伤时,已经打了22年仗,和他同时期的战友,很多已经是军长,甚至兵团司令也不乏其人,即使没有直属领导关系,这些身处高位的首长,到医院看望一下身负重伤的老战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而赵刚是卢沟桥事变后参加的八路军,军龄比李云龙整整少了10年。

在同时期参军的战友们中,赵刚因为其卓越的能力,是他们中间的佼佼者。职务比赵刚还高的凤毛麟角。

和赵刚资历差不多的战友来探望,更多的是下级对上级的探望。


鉴于以上三点,可以看出,李云龙和赵刚受伤后,前来探望的首长此多彼少,并非首长们厚此薄彼;而是在不同的情况下,客观条件造成的。

李云龙,与李秀芹新婚大喜日,多年战争养成的习惯,让其在与老婆热炕头前,习惯地叫上警卫员,前去各处查岗,发现团部保卫干事朱子明不在铺上,手一摸被窝是冷的,李云龙非常警觉,马上叫起睡下的团部警卫排的战士奔向村口。

此前朱子明在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日军所俘,特种作战专家山本一木大佐亲自审问,要对朱子明实施凌迟,用心理战攻破了朱子明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叛变投敌成了鬼子的内应。

利用李云龙新婚志禧的机会,接获情报的山本一木,亲率日军特种兵,偷袭并捣毁了独立团团部,尽管李云龙和魏和尚等人杀出重围,但政委赵刚却身负重伤,团部警卫人员几乎全都折损,赵家峪数百村民惨遭日军杀害。

如果不是长年战争养成的睡前查岗、警惕性高的特点,与新婚妻子热炕头的话,李云龙的脑袋也不保了,真的是非常悬,可以说李云龙职业军人的素养救了自己。

赵刚,此时是八路军独立团政委,曾读于燕京大学,延安抗大毕业以后,担任了政工干部,此后,被八路军第129师第386旅派往所部独立团,与李云龙成为工作搭档。

抗战时期,由于日军的残酷扫荡和封锁,双方实力非常悬殊,八路军主力有时都不得不化整为零,以连甚至排为单位,各自转移各自散开,规避日军主力的扫荡,以保存实力,《亮剑》中有真实的体现。

当时,驻扎在赵家峪的只是李云龙的团部,各营以连排为单位,都分散开来,各自发展,身边只有团部参谋人员和一个警卫排的兵力。

李云龙的独立团,与旅部、师部都是自个分开的,当时,团部基本上都很少有电台,日军发动大扫荡,各自分散突围时,旅部都不知道所属各团在什么位置,是否已经从日军的包围圈中突围出来,除非各团在根据地站稳了脚跟,才会和旅部通上有线电话。

赵刚,负伤时,被送到了相对比较安全的根据地医院,书中和电视剧中都并未提及旅部和师部首长去医院看望赵刚。

就有两种可能性,师旅首长知道赵刚负伤住院以后,可能会去医院探望,毕竟赵刚也是八路军晋西北“铁三角”中,非常有名的主力独立团政委,是我军的中级指挥员了,当时在军中的级别已经不低了,1955年授衔时,曾担任八路军的团长、团政委的军官,不乏被授予中将军衔,上将军衔也不在少数。

另外,师旅首长可能未去看望负伤住院的赵刚,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毕竟当时侵华日军非常强大,经常发动大扫荡,八路军师旅部所在地也不是固定不变的,经常处于不断流动的状态,战时吃紧抽不开身来看望赵刚,也是合情合理的。

李云龙,尽管是个刺头,不太好驾驭,是个不按常理出牌打仗的一员虎将,其负伤住院时,身份已经不再是八路军独立团团长,而是华野某纵队的二师师长,属于我军的高级指挥员了。

关键是李云龙的二师,在淮海战役中,不仅是华野的主力,而且是王牌师,李云龙率侦察连深入敌后,浑水摸鱼的打法,搅乱看敌我部署的态势,加速了战役的进程。

在乱军中,李云龙直插国军嫡系89师楚云飞所部,昔日在晋西北携手抗日的好友,此时各为其主,双方大打出手,李云龙被60mm迫击炮弹所伤,楚云飞则被司登式9mm冲锋枪子弹所伤,两人都命悬一线,但都被抢救过来,全都大难不死。

李云龙,身负重伤住院,可能有生命之虞,惊动了野司前三号首长,都来战地医院探视,除了野司首长重视李云龙的伤情以外,也是对部属的一种体恤姿态。

高级指挥官,在作战时负伤住院,生死未卜,命悬一线,作为军方高层,此时,如果不问不顾,对军队士气特别是负伤者所部有很大的影响。

此外,华野前三号首长亲来医院探视,也印证了李云龙确实是一员不可多得的虎将,在野司首长心中份量很重,李云龙身负重伤,牵动了他们的心,不到医院探视,在指挥部中,也会心理不安的。

到了医院,探视了李云龙,内心就会稍安,作为运筹帷幄的野司高层,同时也有军事上的考虑,如果李云龙真的伤重不治,也会提前考虑物色替代李云龙二师师长的人选。

综上,赵刚,负伤时在军中的职务,当时军队所处的环境非常恶劣,要尽量保存实力,避免与侵华日军硬扛,以山地游击战为主,积小胜为大胜。

师部、旅部与独立团,相隔距离非常远,没有电台时,甚至都联系不上,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首长们无法去医院,探视负伤的团政委赵刚,也是合乎常理的。

李云龙,负伤时在军中担任的军职,当时军队所处的环境与抗战时完全不一样了,具备了与对手争夺天下的能力和实力。

在淮海战场时,能与对手在战场上硬扛了,双方都投入了大兵团作战,作为某纵队师长的李云龙,王牌师师长身负重伤,牵动了华野高层的心,此时,也有条件来医院探视。

作为工作中的搭档,赵刚团政委与李云龙师长,各自身负重伤住院,其实,两者是无法相比的,可谓此一时彼一时,也没有可比性的,原因上述已经说了非常清楚。

苍茫大地认为原因如下:

一、李云龙、赵刚住院时的不同境遇绝不是因为职务问题。


有人认为赵刚负伤时是团政委,李云龙是师长,李云龙级别高,所以123号首长关心,赵刚却无此礼遇。这是想当然。

赵刚这个独立团政委,是抗战前中期,远没有到大反攻阶段,当时我军本钱不大,说白了八路军也就三十四万规模的样子,抗战结束时,我军才迅速壮大到百万(包括地方部队),这时候的正团级干部的人数绝不比淮海战役中李云龙这种师级干部多。所以解放战争后期李师长光从职务上看,并不比赵团政委吃香,两人的任职不同期啊,没有可比性。

二、受伤和牺牲应是两种情况。


解放战争中,师级以上干部牺牲的比例不太高,原因是高级干部是党和军队的宝贵财富,他们的牺牲是我党我军重大损失,他们的培养不是三年五年就能完成的。当时我军有明令:师长如要靠前指挥,一定要有三分之一人马(团)在他之前,师长只能带前卫团,绝不允许带前卫营或前卫连!如济南战役中牺牲了一位师长,这种葬礼规格就比较高。不能因为师级以上葬礼的规格高就推而广之,说解放战争师级就比抗战时团级负伤受上级重视。

三、李云龙受重伤,野司一、二、三号首长极为礼遇,是因为李云龙是野战军杰出的战将。


他是粟总袖中的小老虎,他在师长中是出类拔萃的,他是将才。古人云: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如此而已。解放战争进行到1948年底、1949年初,仗越打越大。不是每个师长都胜任师级领导岗位的,指挥师级单位和军级单位是两个档次,指挥军和兵团又是两个档次。你看,王近山作为六纵司令员,绝对是员虎将,勇冠全军。但指挥一个兵团远没有指挥一个纵队(军)轻松。你看,张宗逊在集宁、大同战役时,就被老将傅作义忽悠了。而李云龙绝对是军事人才!你看,他和国军名将楚云飞(原型之一是楚溪春)的较量,李云龙不走寻常路,一招“黑虎掏心”,发动了“斩首行动",率一个营直扑楚云飞的师司令部,彻底打乱楚云飞的部署。小个子的战神粟总等着要重用李云龙,而李云龙却因楚云飞的炮弹击成重伤,命悬一线。所以一、二、三号首长关注李云龙,十分正常啊!你看,华北野战军战争初期因缺少帅才,第一年战绩竟不如只有两三万兵力的彭总西北野战兵团,聂总作为主席的爱将照样被刮胡子!直到杨德志上任后,局面才得以改观。山西战场,徐帅率四万地方武装起家,一个月就干掉阎锡山十万之众!最后竟率十八、十九、二十兵团解放了太原。

最后再猜测一下,华野一、二、三号首长的大名。陈老总已调中原局任第二书记、第一副司令员,尽管因为粟总谦让,陈诗人仍兼华野司令员、政委,但淮海大战时,华野实际的一号已是粟裕这位华野代司令员、代政委、前委书记、前敌总指挥;二号首长当然是谭震林副政委;三号首长,文友们可能有争议,苍茫大地以为当是华野参谋长陈士榘这位老井冈,而不是政治部主任唐亮,也不会是张震,张震当时是华野副参谋长。尽管陈士榘常常担任相当于兵团司令员的实际职务,不怎么在总部。

李云龙住院抢救期间,有很多大佬特地打电话关照野战医院,包括华野各大首长,说他资历老脾气直,名声在外,不过用李云龙自己的话说,他是华野花什么代价挖来的?抢救不过来不肉痛啊?!像他自己,用机关枪换来的得力干将一战就要抢救,他也急眼啊!赵刚不同,一是赵刚住院时只是团职,二是赵刚即使是师职时负伤抢救,华野首长没有特殊情况也只能礼节性关心一下,赵政委是政工干部,对赵政委的关怀,必需由华野政委为主主持,不应该由军事主官带头,这里面分寸拿捏相当重要,有些东西文艺作品没法表现,亮剑里建国后有丁伟去看李云龙的情节,也有李云龙去看赵刚的情节,都梁写亮剑,对军史当然相当了解,几乎所有情节都有真实历史背景,不过他并没有描写这两次老战友会面背后的复杂情节,那就是建国厚军级以上老战友会面,需要组织上特批,还需要组织上派专员在场记录谈话,作为后来记史所用,但真的也还有别的目的,咱们不要讨论。

总之,亮剑里这两次老战友会面,不说不可能,确实非常困难,也绝对不可能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家常。刚建国没多久,理论上这两次会面根本就批不下来,即使批下来,也不可能就如我们看见的这样见面,而是随时随地丁伟后面有个拿小本狂记的……专员,李云龙后面、赵刚背后都有这样一个人!在战争年代,李云龙赵刚一个锅里搅马勺,组织上当然也很乐意多一些这样磨合成功的班子,但是也绝不会建议和鼓励一支部队上上下下军事干部和政工干部都这么亲密无间。所以赵刚就是同样在淮海战役中与李云龙一样受伤的话,华野政委会特别关心,其余首长多半会委托政委带上自己的心意和祝福,不会直接表示关怀,我想说的是这种不成文的规矩其实非常刚性。作品里李云龙的部队到了福建,他自己伤好后追过去,赵刚已经上调政治部,这其实不是李云龙这一个军的变化,大家可以看看这一时期所有军一级的人员变化,没有军政调动的屈指可数。这跟后来几大军区司令员轮换,差不多是一个意思,说穿了就是组织上不愿意试探人性。所以赵刚在团职时负伤,没有大首长关怀,那也是瞎扯,当时八路军百来个团,别的首长不能表示特别关心,政工系大佬也是要特别关心的,只是当时我我党我军交通联络和后面淮海战役时也没法比,政工系对赵政委的关怀也是特殊的,李云龙最好少去过问的一条线,赵刚也不是作品所需要表现的主角,才会出现这种觉得赵政委不受重视的错觉。实际上我党我军的历史上,政工系干部受到的重视觉得超越李云龙这样的军事干部,只是政工系自己条件好,有自己内部单独一条线来执行,也很少像李云龙那样的军事主官一样,可以无所顾忌的到处传达。

我个人的理解,赵刚在团政委时受伤,他们政工系内部传达,最起码会传达到八路军总部政委面前,只是内部处理,副总指挥就算知道,不特地跟他说明,他也会装着不知道,这是分寸,再大的私人交情,在那个年代,也不允许大过组织关系,当然,赵刚跟副总也没有这个程度的私交,真有的话,彭副总起码也会让政委带上自己的问候。所以这个问题,之所以被提出来,显然是没有注意赵政委的政工身份。

同样是负伤,赵刚就这么不受待见吗

实际上,李云龙和赵刚受伤,首长同样是关心的,只是二人受伤时候的战场形势、职位不同而已。

一、李云龙受伤时我军已经稳操胜券

李云龙是在淮海战役战场上受伤的,他受伤时我军已经取得了这场重要战役的胜利,对整个战场及周边已经实现了完全的控制。首长们想去看望李云龙,也就是一脚油门的事。

而赵刚负伤时,却是抗日战争最残酷的时节,敌、我、顽,日军、皇协军、晋绥军势力犬牙交错、战斗不断,野战医院需要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不断转移,居无定所。

为了便于机动,减小目标,部队经常各自为战,在攻打平安县城时曾经交待过,师部离团里几百里地儿呢!首长就算想去看望赵刚,也困难重重。

既担心路上遭遇敌人,又因为部队一天数次转移难以会面!外出还得担心家里,所以只能“一切从简”了。

二、二人受伤的轻重不一样

李云龙负伤极为严重,整整昏迷了几十个小时,最后连医生都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李云龙是靠着自己顽强的求生意志才清醒过来的。

期间还要注射抗生素,还要输血,可见其受伤之重。李云龙要不是运气好,只怕早就交待了。

而赵刚负伤却要轻得多,就是中了一枪而已,而且没有伤到要害。否则,以八路军在晋西北的医药卫生水平,如果赵刚重伤的话,只怕早就牺牲了。

像赵刚这样的伤,在抗日战场上是寻常事,医生治疗起来也没有多少难度,首长们也司空见惯了,最多托人带点东西关心一下,或者顺路看望一下就可以了!

所以从常理来讲,首长们肯定更关心负重伤的李云龙了!

三、两个人的身份地位资历还是有差别的

李云龙是黄麻暴动时参加的队伍,早在鄂豫皖时期就是团长了,并且已经五上五下,可见其资历之老。

尤其是抗日战争时期,李云龙是独立团的团长,他的直接领导是刘帅和陈大将,如果不是犯错误过多,李云龙何止授个少将。

野司的首长,许多是李云龙的老相识、老领导,自己心爱的部下受伤了,当然要去看望了。相比之下,赵刚是学运出来的干部,资历要浅得多,他在部队中没有李云龙这样深厚的底蕴和广泛的人脉,“待遇”自然有差别了。

更重要的是,李云龙在淮海战场负伤时是主力师的师长,在解放战争中高级指挥员受重伤是相当罕见的事情,野司首长当然重视了。赵刚负伤时,只是个团政委而已,分量确实有点不足!

结语:无论是李云龙还是赵刚,他们都受到了医生在当时条件下、尽了最大努力的良好的治疗

我军从建军开始,就始终在默默地坚持一个规定,那就是“不抛弃、不放弃”。哪怕战争再残酷,哪怕牺牲再大,都会尽最大努力挽救每一个伤兵。

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会把伤兵妥善地安排到老乡家中,把最后一块大洋留给伤兵,把最后一点口粮留给伤兵。

这就是我们军队战无不胜的秘诀之一!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