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国内
 

从养羊大户到无羊户:严扎减畜记


时间:2021-08-1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成都8月18日电:从养羊大户到无羊户:严格减畜

新华社记者小林谢伟

牧民们弯下腰,弯下膝盖,拿起套索,在头顶上挥起风,甩出去,抓到了一只羊。

颜扎的家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黑河村。这两天,他用家里最后80只羊,换了另一个草场丰富的牧民,换来了20头牦牛,避免被容易吃草根的羊“糟蹋”。

闫扎先从每只被困的羊身上拔下一缕毛,再把羊赶出羊圈。他对每只羊都了如指掌。这不仅仅是留下的一点念想,更是一种传统的做法——————祈祷牛羊被宰杀后还能茁壮成长。

10年前的燕扎有500多只羊,200多头牛,曾经是当地的“大家庭”。换羊后,他变成了一个不到100头牦牛的“无羊家庭”。

牛羊是牧民的“命根子”。是家里3500亩牧场的中间,也是最后一小块“伤疤”——,是沙化土地。经过当地政府的治理,虽然稀疏的草重新生长,但与周围的草原完全不同。

高原牧场生活的艰辛镌刻在他严厉的额头上,也磨砺了他沉着坚毅的性格。结婚后,他起得很早,贪黑,牛羊越来越多,但草原上像牛毛一样的碎石越来越多。最后,牲畜不得不打井喝水。“牛羊瘦得只剩下一副骨架,榨出来的奶也不够自己用。”闫查想不明白,但为了不让牛羊饿死,他咬紧牙关,拿出5万多元暂时租了别人的牧场。

政府派出了治沙和畜牧业方面的专家。专家的讲解和草原的情况让闫查明白,——应该和这片草原和谐相处。

“牛羊瘦的时候,羊只能卖一只500元,牛3000元。现在羊得卖2000元,牛得卖6000元。”严扎的妻子洪丑满也支持丈夫减少数量,调整品种:“牛吃草时,通常会有半指高的草堆。羊爱聚在一起舔草,很容易摆脱草根。”

近10年来,烟扎家大部分沙化草场都复活了,草长高了,沼泽里有水了。严扎的帐篷前还有汽车和摩托车,粑粑碗里还有更多的炒菜、水果和蔬菜。在晨曦中,洪丑满用长绳把牛捆成两排,带着10岁的孙女丹珍如去挤牛奶。她每周都要跑160多公里去县城的寄宿小学接送孙女。闫扎一家都相信,家里唯一一个读过书的小女孩,将来会给家里带来更多的变化。

阿坝州农业农村局农业技术推广研究员张大伟说,在政府的引导下,黄河上游牧民主动减少牲畜数量,调整牲畜品种结构,保护生态。比如黑河村323户牧民不仅积极减畜,还有三分之二的牧民调整了牲畜结构,成为“无羊户”。(结束)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