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国内
 

“如有来生,我还会奔赴高原”


时间:2021-08-1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兰州8月18日电“如果有来生,我就去高原。”

新华社记者任卫东、文婧、胡维杰、玛莎

清晨,茫茫草原上阴霾升起,阿万仓湿地波光粼粼。发源于巴彦淖尔的黄河,在这里转了180度弯,萦绕在同名的青藏高原玛曲县(玛曲,藏语“黄河”),刚刚摆脱贫困。

52年前,一位刚毕业的医学生从黄浦江来到这里。已经半个世纪了.

几十年来,他像一朵不畏严寒沉默的雪莲,见证了草原的贫穷、发展和繁荣;从江南小生到白发苍苍的老人,他的眼睛还在发光。

他叫王万青,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名校毕业的医生,牧民喜爱的“曼巴兹尔”(藏语,意为“戴眼镜的医生”),脚踏实地的共产党员。

一个戴眼镜的瘦子来到草原健康中心

进入玛曲县时,夏天仍不时下雪。在一万平方公里的草原上,散居着五万多各族人民。这里平均海拔3700米,高寒缺氧,紫外线强。每年有近300天气温低于零摄氏度.

王万青的家在县医院的家属院。这是几栋建于20世纪90年代的平房。乍一看,像是藏式帐篷。王万青穿着20世纪风格的海军蓝棉大衣,站在主房间的中央。

1969年,王万青从上海第一医学院(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毕业,从黄浦江一路向西,来到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在这里,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名医学毕业生将为分散在4.5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农牧民提供现代医疗服务。

经过半年的强化训练,正式的工作分配开始了。有一个地方让大家为难,那就是海拔最高、最偏远的玛曲县。

谁想去?所有人都沉默了。这时,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举起了手:“我去。”

离开州府走了几天后,王万青去了玛曲县阿万仓镇卫生院。阿万仓的一个乡镇面积1500多平方公里,接近上海的四分之一,乡镇卫生院只有两个医生。即使他有心理准备,他仍然无法相信这是他未来工作的条件:两栋土坯房、一个血压计和一个听诊器都是他的财产。

夜晚,草原空旷荒凉,西风狂吼。王万青在寒冷和缺氧中难以入睡。想起家乡杨柳的和风,想起为我送行的父母.他找出从上海带来的笛子,伴着孤星冷月,缓缓吹了起来.

藏族同胞的善良把他的“灵魂”留在了草原上

在条件落后的情况下,牧民往往“把小病拖成大病,把大病拖成绝症”。王万青意识到在这里行医是行不通的。他让父母从上海买了一套俄罗斯原版《医学百科全书》,一有空就一头扎进书里。应用他的知识后,王万青很快成为一名多面手。

这个10岁的南美人被冠上了犄角,他的肠子暴露在外。通往县医院的路横跨一座山和七条河。在镇卫生院的土坯房里,两张桌子作为手术台,手电筒作为无影灯。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手术,王万青浑身是汗。10天后,南美逐渐恢复。

一时间,“上海医生会操作”的故事在草原上流传开来。乡镇卫生院的病人络绎不绝,院子里唯一的电线杆上全是马。王万青在院子的空地上搭了一个帐篷,用作牧民的临时病房。

每年,王万青都要花将近半年的时间游览牧区。他为大量出血和休克的妇女在牛粪堆上进行胎盘早剥手术,并在“夏窝子”(牧民的夏季牧场)挽救了心力衰竭的新生儿.

因为去家访的路上连续下大雪,他不得不在牧民的帐篷里呆了半个月。裹着被子,独自被困在寒冷的帐篷里,乡愁涌上心头。他似乎看到了东海的波浪,听到了黄浦江的汽笛声.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王万青的耳边总会有一个影子在说:“我们回上海吧”。然而,在徘徊和犹豫之后,他无法放弃像亲人一样的牧民,病人燃烧的眼睛,还有草原.

后来,王万青与当地藏族姑娘凯劳(藏名,中文音译)结婚,并在草原上扎根。

是去祖国需要的地方

“在高原,我也追求生命的价值。”王万青说,他的一些同学出国深造,还有许多同学在医学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我的路和他们的不同。”他说如果再做一个选择,他还是会来玛曲的。“去祖国需要的地方,初心不变,一生无悔。”

现在,又一位“王医生”转述到王万青,继续为这片高原的健康而战。他就是王万青长子王团生,现任玛曲县人民医院院长。

对于王团生来说,父亲是一个复杂的存在:“我怕父亲,他从小对我们要求严格;但我也爱他,他影响了我们的生活。”

医学院校毕业后,成为医生的王团生面临着和父亲一样的选择。“你可以选择不同于我的生活。”王万青对儿子说。然而,王团生却反过来做了父亲的工作:“我们都属于玛曲草原。”

王团生从兰州回到玛曲,没有离开。

如今,现代医疗条件已经覆盖了玛曲草原的每一个牧民。王万青对此非常满意。但他停不下来:“我还是可以做一些工作,为后人整理资料。”

回去采访的路上,记者回头看了看青青草原,牛羊成群,一尘不染,只见一个瘦弱的身影骑在马背上:戴着眼镜,提着药箱,带着坚定的目标匆匆离去

定。微风吹过,四周绿浪起伏,帐篷奶茶飘香……(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