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国内
 

水花的精灵——奥运跳水冠军全红婵的成长故事


时间:2021-08-2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广州8月22日电——奥运跳水冠军全红婵的成长故事

新华社记者

10米跳台决赛,五个动作三跳满分!在东京奥运会上,这个14岁的女孩一鸣惊人。作为中国奥运代表团最年轻的运动员,他以创纪录的成绩夺得10米跳台冠军,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东京水上运动中心上空。

洪权陈是幸运的。凭借天赋和努力,它绽放出青春的光彩。在这成功的背后,有一个多年耕耘的团队体系,有一个温暖而坚定支持的家庭,有一个重视体育、爱惜人才的强大祖国。

冠军之路:一个来自海边小镇的天才女孩

广东省湛江市,南海之滨的一个小镇,被誉为中国跳水之乡,曾获得陈丽霞、老离石、何冲、何超等四项世界冠军。

全红禅的家在湛江市麻章区麻章镇麦河村。这个只有3.3平方公里的村子,2000人以下的家庭有339户。

这样的村庄,就像是中国广袤大地上的沧海一粟。然而,全红婵被细心的教练发现了。

2014年5月,麻章镇麦河小学一年级学生全红婵和同学一起玩游戏,引起了湛江体校跳水教练陈华明的注意。无论是跳皮筋还是格子,她都轻盈灵动。

在测试了孩子们的弹跳和柔韧性之后,陈华明初步挑选了包括洪权陈在内的几名幼儿。

四个月后,全红婵向湛江体校报到,开始了她的体育生涯。离家时,她依稀记得父亲说过:“为国争光。”

一开始,她还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但很快,这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就看中了潜水。训练只能在露天潜水池进行,看天空的“脸”。夏天不可能打雷下雨,冬天不可能太冷。全年训练只能持续7个月。

跳板是铁做的,夏天很热。她只能用毛巾挤水给跳板降温,然后一次次跳入水中迎接耀眼的阳光。

“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全在训练中的刻苦和认真慢慢显现出来。”陈华明说:“她的成功不完全取决于天赋。”

全红婵是她同伴中第一个登上3米板的人,其次是5米跳台和7米跳台.两年后,她第一个站在10米跳台上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全红婵说:“我没想那么多。我一闭上眼睛就跳了。”由此,教练得出结论,全红婵是“勇敢的”。

教练的表扬和鼓励,同伴羡慕的目光,让小女孩意识到自己可能就是“这种材料”,梦想的种子就这样悄悄地种下了。

“爸爸工作很忙,很少来看我,但有队友和教练的陪伴,就像在一个大家庭里。”全红婵说。

2018年2月,广州二沙岛广东跳水队训练基地迎来了全红奖牌。她在试训中展现了自己的优势,她的教练何至今记忆犹新。

“别看她个头小,她的身体素质远胜于同龄的女生甚至男生。她跑得最快,30米4.5秒,肋骨抬起腿需要13秒。她身体里有与她的体型不相称的能量。”何魏一说,思乡、哭闹、恐惧是每个孩子的必经之路,但全红禅有明确的目标,经过鼓励,她从不退缩。

全红婵承认他哭过,但次数不多。“我不是哭包。学新动作的时候我很害怕,但是我非常喜欢跳水,所以我鼓励自己坚持下去。我想拿冠军,就像大哥哥大姐姐一样。”

老大哥指的是里约奥运会男子10米跳台双料冠军陈爱森和东京奥运会男子3米板双料冠军谢思舒,大姐姐是“跳水皇后”郭晶晶。

“教练经常说,大哥哥大姐姐都是榜样,经历苦难和劳累之后一定要坚持。”心中有了榜样,全红禅的训练更加投入。练体能,练基本功,翻筋斗训练,一次次跳下高台.

“我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我花了一年零几个星期才学会207C(倒滚三个半星期,抱着膝盖)。”全红婵说。

2020年10月,在比赛开始前3周刚刚掌握5个完整成套比赛动作的全红婵,首次代表广东出战全国跳水锦标赛,一举夺金,击败陈禹锡、张等世界冠军。“爆冷”“黑马”“意料之外”……每次她事后现身,都带着一个感叹号:她在三次奥运选拔赛中获得两次冠军,并以第一名的总成绩获得奥运参赛资格。

2020年底,全宏灿进入国家队。由于疫情期间阵容精简,团队特别指派专人指导她的生活。经验丰富的广东队医负责她的康复,在教练的专业指导下,全红禅逐渐好转。

全红婵向记者提到了“感恩”。事实上,如果陈华明教练多年来没有坚持寻找“不可错过的人”,她的人生早就错过了10米跳台。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基层体校中,有一批经验丰富、眼光独到的教练,他们默默无闻、孜孜不倦地为国家选材。

全红禅夺得奥运冠军的背后,体校、地方队、国家队环环相扣,步步为营。很多教练科学训练,悉心呵护,让天赋和努力最终完美结合,在那一边的绿池中实现惊艳世界的飞溅。

光环背后:一个被爱和坚持浇灌的农家女孩

东京奥运会夺冠后,全红婵说“挣钱给妈妈治病”,感动了很多人。在奥运金牌的巅峰时刻,她和这个年龄段的所有孩子一样,单纯而率直地想念家人。

所有的红色奖牌都来自一枚

个七口之家,父母之下,兄弟姐妹五人,她行三。母亲在2017年遭遇车祸后失去劳动能力,整个家庭的收入来源几乎全靠父亲。

  村干部介绍,2019年,全红婵家被纳入低保,每月按国家规定领取低保金。当地政府为全红婵的母亲办理了大病救助,每月发放残疾人补助。2020年全红婵母亲住院8次,医疗救助覆盖超过了总金额的90%。在村干部的带动下,不少村民还帮助她家里干些农活。

  得益于这些保障,全红婵家日子虽然算不上富足,却也没有太多后顾之忧。

  村里人对全红婵也很关注。赢得第一个全国冠军后她回家休假,大家伙儿见到她都说“全国冠军了不起,下次再拿奥运冠军”。

  少小离家,那些常人可以想见的难舍,早已云淡风轻。小姑娘只腼腆地笑着说:“刚开始是有点辛苦,想家,但是我太喜欢跳水了,爸爸鼓励我,让我坚持。”

  妈妈叮嘱得更细致:“听教练的,好好训练,小心点,别受伤,多看点书,多学点文化。”

  在父母眼中,全红婵“听话懂事”,是个好女儿。难得休息回到家,她跟着爸爸在果园里帮忙干活,给种的桔子树施肥。

  “爸爸很辛苦却从不说困难。”全红婵觉得自己的性格“像爸爸”,“冷静、孝顺、永不放弃,他永远是我的榜样。”

  虽然不常回家,全红婵却心疼爸爸从早忙到晚、照顾一家老小的辛苦。所以每次接到爸爸的电话,十几分钟的时间,她都会“挑练得好的事情告诉他,练得不好就不说了,不想让他着急担心”。

  各自忙碌,并没有阻隔深厚的亲情。寒来暑往,哥哥送给她的一个娃娃始终陪伴她征战南北。

  浅蓝色的动物布偶,笑着露出了一口牙齿。全红婵总把它放在床头,训练或比赛结束回到房间第一眼就能看见。

  “它是泳池的颜色,样子不太好看,但手感特别好,摸着软绵绵的,特别减压。它有点儿小龇牙,像我自己,每次笑的时候都有点儿龇牙。”说着,小姑娘又咯咯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得仿佛迸起的水花。

  “家里的事情不用操心。”女儿一战成名,父亲全文茂接过了献花,却婉拒了其他馈赠。他说的“女儿靠自己努力获得的成绩”道出了全家人的骄傲,而“都是要靠刻苦训练出来的”又彰显了朴实淳厚的家风。

  忙于训练的全红婵没有给家人买过什么礼物。她只在获得奥运冠军后的第一时间,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喜。她打算像以前一样,把金牌送给家人。

  “奖牌是最好的礼物。”全家人一致的心声,就是全红婵继续攀登的动力支撑。

  未来可期:不忘初心、追寻梦想的体坛新生代

  全红婵红遍神州乃至世界,不仅仅在于她令人惊叹的跳水技术,更是因为她的率真烂漫。

  夺冠后怎么庆祝——“吃点好的,辣条!”

  你觉得自己性格怎样——“杏哥是谁?”

  夺冠后被教练举高高——“感觉有点疼!”

  这是在她的年纪该有的样子。能看出,在她的教练和“哥哥姐姐”当中,她受到的宠爱与呵护,一点都不少。

  在国家队里年龄最小的全红婵,因为敢拼肯练,被哥哥姐姐们宠溺地称为“红姐”。训练之外的时光,她会跟队里的小伙伴一起学文化课,聊开心的趣事,还有滑板、跳舞……

  全红婵所呈现的,是中国运动健儿更加鲜明的时代面孔。东京奥运会期间,人们记住了戴着“小黄鸭”发卡“比心”的杨倩、“跑得最快的大学教授”苏炳添、“姣傲女孩”巩立姣……他们健康、阳光的形象,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中国年轻人的偶像。

  赛场上,他们拼尽全力百折不挠;赛场外,他们青春洋溢率真爽朗。他们是激情洋溢的体坛先锋,是惊艳世界的中国力量,更是14亿多中国人的自豪与骄傲。

  党的十八大以来,竞技体育攀越高峰,全民健身快步前行,体教融合不断加深,体制机制改革深入推进,体育产业向着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的目标稳步发展,我国正在由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扎实迈进。

  “得益于国家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举措,全民体育正在‘落地开花’。”当年挖掘全红婵的陈华明教练深有感触,遍布全国的基层选拔体系为更多人才搭建成长路径,愈加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让广大运动员心无旁骛,科技含量满满的训练体系助力奥运健儿勇往直前。

  没有强大的国力支撑,这一切都无从谈起。

  以广东省为例,近年来,全省19498个行政村都建设了农民体育健身设施,1139个乡镇建设了农民体育健身设施,投入约2.5亿元购置的全民健身器材均优先安排到贫困地区。全红婵家乡所在的湛江市麻章镇,在打造广东省乡镇企业百强镇的同时,也一直保有广东省体育先进镇的名号。

  “教练,你看我家孩子有没有天赋?”奥运比赛结束后,曾经指导过全红婵的湛江市体校跳水教练郭艺,接到了很多家长的咨询电话,国家对体育健儿的关爱重视,掀起一股关注体育的热潮。

  全红婵的妹妹和弟弟也先后进入湛江市体校练习跳水。有一次市级比赛,三姐弟罕见地“同框”,只能匆匆向彼此道一句“加油”。闲暇时间,妹妹弟弟会凑在一起给姐姐打电话,向她请教跳水的小窍门。

  东京奥运夺金后,回国隔离期间,全红婵依然一丝不苟地在房间里做着练习,为即将举行的第十四届全运会做准备。

  “三年后,我还想代表中国,站在巴黎奥运会的冠军领奖台上。”她说。

  然而以巴黎奥运会为目标的全红婵还必须经历多道关卡考验:全运会、明年的世锦赛和亚运会、2023年世锦赛、2024年跳水世界杯等一系列赛事,和随之而来的“成长烦恼”。

  中国第一位女子跳板奥运冠军、共获得过70多枚国际赛事金牌的高敏指出:“生长发育期对于女子跳台选手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长身高、长体重意味着需要增强力量、调整技术结构,一旦力量和技术不匹配,就会状态下滑。期待未来在巴黎赛场看到全红婵,用‘强者’代替‘天才’来称呼她。”

  “爸爸提醒我要不忘初心,我的梦想就是拿冠军!”全红婵的话语,透着越来越清晰的坚定。

  希望那些奥运带来的光环与喧嚣,在她登上10米跳台的一刹那,都会安静退去,只待那发力的一跃,化作水花的精灵。(记者吴晶、周欣、屈婷、叶前、王浩明、周自扬)(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