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国内
 

中国的生物多样性保护(3)


时间:2021-10-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5)共同推进绿色发展。

中国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注重自然承载力,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倡导绿色低碳生活,共同推动高水平生物多样性保护和高质量发展。

加快产业绿色转型。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保护优先、绿色发展,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促进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协调,减轻生物多样性压力。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优化产业结构,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清洁生产水平,增加绿色产业比重,加快一、二、三产业和基础设施绿色转型升级。鼓励发展生态种植、生态养殖和可持续经营,加强生物资源保护,制定可持续生产标准和指南,加强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森林生态标志产品、可持续水产品等绿色产品认证,发挥科技创新作用,加强农林渔牧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利用。实行专项猎捕许可制度、采集许可制度、驯养繁殖许可制度等重点野生动植物利用管理制度,鼓励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优良生物资源。

推进城乡建设绿色发展。在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前提下,积极探索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乡村振兴的协同效应,培育优势资源,发展生态产业,推动城市乡村绿色高质量发展,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共同繁荣的美丽家园。在乡村振兴过程中,要充分考虑生态环境因素,以促进农村进步、实现农民富裕为目标,不断加强生物资源保护,促进可持续发展。持续建设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国家生态园林城市、国家园林城市,着力推进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不断优化城市生态空间格局,稳步提升城市生态系统质量,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生态环境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并倡导培育绿色消费、绿色出行、绿色生活等绿色低碳生活方式,减少自然资源消耗。

探索实现生态产品价值的途径。贯彻“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促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保值增值,培育经济高质量发展新动能。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着力构建“青山绿水”向“金山银山”转化的政策体系。在长江流域和三江源国家公园开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推进“青山绿水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建设,探索政府主导、企业和社会各界参与、市场化、可持续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推动自然生态优势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优势转化,激发生物多样性保护内生动力。

(此处插入第4栏,详见新华社新闻图片线分发的相关稿件)。

三是提高生物多样性管理能力。

中国将生物多样性保护提升为国家战略,将生物多样性保护纳入各地区、各领域中长期规划,完善政策法规,加强技术支撑和人才队伍建设,加强执法监督,引导公众自觉参与生物多样性保护,不断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水平

加强组织领导。成立了以国务院主管生态环境保护的副总理为首、国务院23个部门成员组成的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国家委员会,统筹推进生物多样性保护。103010年,实施重大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建设生物多样性保护网络,明确作为提高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的重要工作内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 (2011-2030)发布实施,从建立健全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政策法律体系等10个优先领域,以及完善部门间协调机制等30项行动,对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给予有力指导。北京、江苏、云南等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了省级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和行动计划。建立生态文明建设考核目标体系,将生物多样性保护相关指标纳入地方考核,压实生物多样性保护责任。

加强生物多样性法制建设。10年来,先后颁布修订了森林法、草原法、渔业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环境保护法、海洋环境保护法、种子法、长江保护法、生物安全法等20多部与生物多样性相关的法律法规,涵盖了野生动物和重要生态系统保护、生物安全、生物遗传资源获取和利益共享等领域,为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提供了坚实的法律保障。修订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名录,为拯救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维护生物多样性奠定基础。2020年,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与行动计划》。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因地制宜颁布了相关法律法规,云南省制定了全国首个生物多样性保护地方性法规《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

(二)加强保护能力。

组织开展全国生物多样性调查,建立健全生物多样性监测观测网络,不断加大资金投入和科技研发力度,全面提升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治理能力。

开展国家生物多样性调查和评估。大力推进生物多样性保护重大工程实施,将自然资源调查、生态系统监测和评价相结合,不断提高生物多样性调查评价能力,首次将生物多样性指标纳入生态质量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引导地方政府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开展自然资源调查,包括森林、

草原、水、湿地、荒漠、海洋等,建立自然资源调查评价监测制度。构建了涵盖2376个县级行政单元、样线总长超过3.4万公里的物种分布数据库,建立物种资源调查及收集信息平台,准确反映野生动植物空间分布状况。完成长江经济带、京津冀等国家战略区域180多个县级行政区生物多样性调查与评估。组织开展近海渔业资源调查,初步掌握近海渔业资源状况。陆续发布《中国植物红皮书》《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中国物种红色名录》《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基本掌握生物多样性总体情况,为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奠定了科学基础。

  (此处插入专栏5,内容请见新华社新闻图片专线所配发的相关稿件)

  完善监测观测网络。中国建立起各类生态系统、物种的监测观测网络,在生物多样性理论研究、技术示范与推广以及物种与生境保护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科研、教育、科普、生产等各领域提供了多样化的信息服务与决策支持。其中,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国家陆地生态系统定位观测研究网络(CTERN)涵盖所有生态系统和要素,中国生物多样性监测与研究网络(Sino BON)覆盖动物、植物、微生物等多种生物类群,中国生物多样性观测网络(China BON)构建了覆盖全国的指示物种类群观测样区。

  (此处插入专栏6,内容请见新华社新闻图片专线所配发的相关稿件)

  (此处插入专栏7,内容请见新华社新闻图片专线所配发的相关稿件)

  加强资金保障。近年来,中国持续加大投入生物多样性保护领域的资金,为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重要保障。2017-2018年,连续两年安排超过2600亿资金投入生物多样性相关工作,是2008年投入的6倍。同时,利用财税激励措施,积极调动民间资本投入生物多样性保护。2020年,设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首期募资规模885亿元。

  强化科技与人才支撑。设立生物多样性保护领域研究专项,构建数据库和信息平台,完善生物多样性调查、观测和评估等相关技术和标准体系,为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有力科技支撑。通过“生物多样性保护专项”“典型脆弱生态修复与保护研究”“物种资源保护专项”“珍稀濒危野生动物保护专项”等一批基础科研项目,加强濒危野生动植物恢复与保护、种质资源和遗传资源保存、生物资源可持续利用和产业化等技术研发,逐步构建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生物资源可持续利用技术体系。发挥高校和科研院所优势,推进科教融合,加强生物多样性人才培养。

  (三)加强执法监督

  开展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解决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组织打击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等专项执法行动,持续加大涉及生物多样性违法犯罪问题的打击整治力度,坚决制止和惩处破坏生态系统、物种和生物资源的行为。

  加大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力度。2015年起,建立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制度,逐步覆盖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国务院有关部门、部分中央企业。坚持问题导向,重点围绕生物多样性保护、应对气候变化、长江十年禁渔、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等重大任务开展督察,推动解决一批生态环境领域的突出问题。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制度有力推动各级政府和部门承担起保护生态环境的责任,为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强大的制度保障。

  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执法检查。开展跨部门、跨区域和跨国联合执法行动,严厉打击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走私,对涉及野生动植物交易等违法活动采取零容忍态度。健全野生动物保护执法监管长效机制,开展“绿盾”自然保护地强化监督、“碧海”海洋生态环境保护、“中国渔政亮剑”、“昆仑行动”等系列执法行动,对影响野生动植物及其栖息地保护的行为进行严肃查处。建立长江禁捕退捕的跨区域跨部门联合执法联动协作机制,加大非法捕捞专项整治力度,对相关违法犯罪行为形成高压态势。(未完待续)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