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国内
 

小康不是梦——鄂伦春人的千年跨越


时间:2021-10-2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呼和浩特10月28日电:小康不是梦——鄂伦春族的千年跨越。

新华社记者于长虹、丁明、冯。

“高高的兴安山是一片大森林,勇敢的鄂伦春族就生活在这片森林里."

70年前,在党和国家的关怀下,新中国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旗————鄂伦春自治旗成立。鄂伦春族走出大山,从原始社会进入现代文明。随着几千年的飞跃,鄂伦春族开始了新的生活。

放下猎枪,“最后的狩猎民族”告别过去,发展种植、养殖、旅游等多种经营,在新的产业中播撒新的希望。

走出大山,鄂伦春族没有离开大山,“兴安猎神”成为大兴安岭的“守护者”,像珍爱生命一样关爱自然。

走出大山,迎接千年跨越。

88岁的鄂伦春族老人吴鲁英,家住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古力乡亨特村。这是当地政府为下山定居的鄂伦春族规划建设的第三代猎人村。每家每户都是蓝色屋顶、黄色墙壁的华丽砖房。房子里有浴室和中央暖气。房子前面的小院子里种着花,房子后面有个配菜。

“在过去的70年里,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太多的变化。”吴鲁英说,过去鄂伦春族在大兴安岭深处狩猎,生活在用桦树皮搭建的“厝螺子”里。生活资料必须在山脚下用兽皮交换。最难的是冬天,在寒冷的天气里几乎没有食物,他们不得不用水在河里凿冰。

1951年10月31日,新中国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旗————鄂伦春自治旗成立。为了表达对党和国家的热爱,鄂伦春族人民一致要求将建旗纪念日改为公历10月1日,即新中国生日的同一天。鄂伦春自治旗建立后,当地政府开始为山里的猎人建造新的村庄。到了1958年,鄂伦春族的所有猎人都已经下山定居,从原始氏族部落进入现代文明。

“70年来,鄂伦春族实现了全面发展。”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员白兰说。这位来自鄂伦春自治旗托扎敏乡的鄂伦春族学者,是第一位研究鄂伦春族文化的本土学者。

白兰说,鄂伦春自治旗成立时,当地只有700多鄂伦春族人,大部分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如今,鄂伦春自治旗常住人口已超过17万人,包括25个民族,其中鄂伦春族3017人,鄂伦春族的教育水平明显提高。

吴鲁英从小在山区长大,从小不会读书,但她八个儿子在山区定居后接受了正规教育,其中三个参军,两个考上了大学。她的十个孙子大部分大学毕业,有的在北京上海工作,有的回来建设家乡。

吴鲁英的孙女莫琳琳,现在是古力乡狩猎村的第一任驻村书记,正忙着村子的振兴发展。她说:“我们要用好党和国家的政策,建设好我们的家乡。”

2020年,鄂伦春自治旗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30.8%降至0,退出国家级贫困县。鄂伦春自治旗旗领导何学光说:“在党的领导下,鄂伦春自治旗在70年的发展历程中,走上了摆脱贫困、奔向小康社会的宽广道路。”

放下猎枪,莫日根会重新开始。

在鄂伦春自治旗古力乡列民村,崭新干净的村舍整齐划一,只有格力家的院子略显“凌乱”,——3台大型农机占据了小院。

40岁的葛丽丽是一位知名的种植者。去年,他承包了1000多亩土地种植大豆和玉米,农业收入30万元。

葛丽丽的父母是传统的鄂伦春族猎人。虽然他们已经下山定居,但他们仍然以打猎为生。1959年以来,随着大兴安岭林区的发展,人口不断增加,森林中的野生动物数量逐年减少。单一的狩猎生产已经不能维持鄂伦春族猎人的生活。鄂伦春族自治旗委员会和旗政府认识到,只有让猎人发展多种经营,鄂伦春族人民才能在小康社会的道路上不掉队。

1996年,鄂伦春族响应国家号召,放下猎枪,从单一的狩猎经济转变为农牧林多元化经营模式。

曾几何时,优秀的猎人冲向黑土地,开荒种地,播种。“我们几代人都没有种过地。政府派出农业技术人员手把手教我们,看着我们种的土地结出粮食。别提有多开心了。”葛丽丽说。2020年,全旗鄂伦春族狩猎者年人均生产收入将达到3900元,是“禁猎”前的9倍。

虽然不再进行狩猎,但狩猎生活的印记依然清晰地烙印在鄂伦春族的生产生活中,成为了脱贫致富的“加速器”。托扎敏乡西日提其狩猎村组织村妇学习传统桦树皮手工艺品,帮助她们每人每年增收7000多元。

“未来将以鄂伦春马为重点,进一步发展民俗旅游。”托扎民乡党委书记超辉指着乡内的赛马场说,2017年以来,这里已经举办了4场赛马。鄂伦春马体型矮小,耐力强,2006年被确定为国家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品种。

“鄂伦春族人称优秀的猎人为‘莫日根’。过去,每个“莫日根”都有自己的猎马。不再打猎,养马不仅是情感的寄托,也是致富的关键。”古力乡狩猎村村民关小志说。关晓志的马场现在有280多匹马,平均年收入超过50万元。

今天,鄂伦春马将继续扛起新时代的莫日根,在小康路上稳步前行。

“兴安猎神”回归森林。

鄂伦春自治旗地处大兴安岭腹地,森林茂密,水系丰富,生态环境资源得天独厚。

过去鄂伦春族被称为“兴安猎神”,大兴安岭的一座山。

与水为游猎的鄂伦春人提供了生存的必需品。现在,鄂伦春人成了自然的“守护者”,将优良的生态环境转化成巨大的发展优势。

  甘河是鄂伦春自治旗内主要河流之一,如今在甘河上游,飘出了阵阵酒香。“因为水质纯净、口感清甜,我们生产的啤酒畅销自治区内外。”呼伦贝尔市鲜卑源酒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明说。对他们来说,保护水源,就是保护好致富之源。

  从20世纪90年代起,鄂伦春自治旗克一河镇开始规模化种植木耳、滑子菇等。邵泽华是当地最早种木耳的一批人,但是近些年,他却越发对未来感到担忧。

  “木材是木耳种植的主要基料,2015年天然林全面停伐后,木材越来越紧张,而木耳菌包所使用的塑料袋也对环境造成了影响。”邵泽华说。

  从2017年起,邵泽华赴多地学习考察,找到了新的致富“伞”。赤松茸,状如小伞,只需在林下以稻壳或玉米秸秆作基料,再铺上菌种即可种植。基料可连续使用3年以上,淘汰后的基料变成菌糠,还能用作肥料。

  去年他的林下种的4亩试验田里一平方米采摘出13斤赤松茸。“今天摘完了,明天又能冒出一茬新的,在6月到9月末的采摘期里,每天都能摘。”邵泽华说。

  与木耳相比,种植赤松茸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更小,利润却是木耳的3至5倍,当地利用这柄“小金伞”发展起食用菌产业。

  生态立旗,绿色先行。

  鄂伦春人的千年游猎史,亦是一部与自然共生的历史。放下猎枪,走出深山,他们仍然关心爱护着大自然,走出一条绿富同兴之路。(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