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国内
 

青藏铁路上的列车“消杀卫士”


时间:2021-11-0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西宁11月3日电(记者王彤、李占义)随着汽笛声响起,远处列车的灯光在站台上拉出长长的身影,当天最后一班列车即将驶入西宁站。中国铁路青藏集团公司卫生监督所防疫员裴燕仓,手里拿着一个装满消毒液的喷雾器,和同事李一起,在站台上等火车停下来,钻进车厢里将它杀死。

“我们必须杀死每一列进站的火车。白天车多的时候,我们就在外面车间干掉它。这列火车是最后一列,可以直接在站台上干掉。”裴延仓的声音有点模糊,因为他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

启动,喷雾.最后一名乘客下车的那一刻,裴延仓的喷雾器开了。扶手、座椅、窗户、行李架.他无法放开车厢的每个角落。

“我们必须采取认真的预防措施。”裴延仓说,从去年疫情爆发以来,他已经成为这个“三人杀团”的一员。早上6: 30到6: 30,当最后一班火车在下午11:20到达时,裴延仓和他的同事们将携带一个60公斤的喷雾器来杀死他们。

“喷雾器太重了,有时候晚上回去都睡不着。这个喷雾器我们一天要装四次,每次工作完,就觉得腰不是自己的了。”裴炎康说着,眼睛却笑成了一条缝。

按下喷雾器开关,裴燕仓走出了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他在火车前向李招手,放下喷雾器,移动肩膀。“我还没算过每天要杀多少趟车,多的时候就快一百趟了。但最近疫情严峻,进站的车越来越少。”颜岩仓说,“从开始做杀人工作开始,我就常年在朋友圈里排第一,基本上每天都有三万多步。”

比起辛苦的工作,裴燕仓更担心的是家人。“我爱人负责西宁工务段疫情数据上报。我们都在防疫第一线,不能天天回家。两个孩子只能照顾小的。”颜岩仓使劲眨了眨眼睛。“我妈妈已经84岁了,她很担心我。她一有机会就会给我打电话,让我注意安全,因为疫情不能走远,我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她了。”

“疫情结束后,我会带孩子去老家看妈妈。”裴燕仓抬起头来。“帮她打扫房间,然后给她做一道新菜给我。”

杀人工作结束后,已经是午夜了。休息室门口,裴燕仓脱下厚厚的防护服,衣服被汗水浸湿。他擦擦头上的汗水,拿起手机,点开小儿子发来的声音:“爸爸,我想你。”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