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国内
 

《踏上新的征程》系列访谈|郑炳文:中国养老制度改革空间还是比较大的


时间:2021-04-0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北京4月1日电(记者班)“十四五”计划纲要提出完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其中,在改革完善社会保险制度方面,强调发展多层次、多支柱的养老保险制度,提高企业年金覆盖率,规范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发展。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养老制度?完善多层次、多支柱的养老保险制度,重点应该放在哪里?如何看待养老金制度与资本市场的关系?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炳文接受了《经济参考报》记者的专访。

视频编辑:王

郑炳文指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养老金制度主要集中在发展基本养老金制度的第一支柱上。1991年国务院发布《关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的养老金制度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迅速。目前,它已经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养老金制度,在国有企业、经济体制和民生改革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然而,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养老金制度仍有很大的改革空间。

“中国养老金制度发展不平衡和不足的最突出表现是多层次、多支柱的严重失衡。”郑炳文认为,基本养老金无论从覆盖面、支出规模、资金平衡还是社会影响力来看,都发挥着不容置疑的作用,但其突出的问题是“一根单独的支柱”。我国二级或支柱的发展非常不足,甚至三级或支柱总是缺席。

2月26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进行了关于完善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体系的第28次集体学习。重点是加快发展多层次、多支柱的养老保险体系,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的多样化需求。在郑炳文看来,这是非常及时的。“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发展的重要历史机遇窗口,应予以高度重视。

他指出,当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时,建立多层次、多支柱的养老金制度是社会体制改革的必然要求,也是养老金制度升级换代的必然。此外,“十四五”期末,中国可能进入世界银行分类的高收入国家行列。养老金制度不仅是民生的制度安排,而且可以提高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水平。它也是经济制度安排的一个组成部分。养老金作为一种长期资本,是国家创新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是可以创造社会财富的长期资本,是可以促进技术创新的长期股权基金。

我国第二大支柱企业年金建立于2004年,职业年金建立于2015年,有所积累,但第三大支柱有所曲折。2018年5月,个税递延商业养老保险未生效,是我国第一个第三支柱养老金版本。这个版本的个人养老金只在金融产品方面覆盖商业保险,税收优惠比例低,系统设计复杂。

最近,中央政府和有关部门不断提出要“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即将推出的第三支柱养老金也被业界视为2.0版。郑炳文表示,这将超越商业养老保险1.0版,覆盖金融行业,跨越银行理财产品和公募基金,拓宽账户持有人的产品选择范围,满足不同的风险偏好。另外,税收优惠的载体是个人账户。无论资产如何配置,税收优惠都是通过个人账户实现的。对于上架的合格产品,通过录入个人账户,可以实现延期纳税的目的。

“在‘十四五’期间,最重要的是启动第三支柱养老金制度的2.0版

郑炳文还指出,税收政策的应用和设计是发展第三支柱的关键因素。从税收政策的“应用”来看,有必要提高激励。比如增加延税比例比1.0版好。否则,如果延税比例过低,效果会大打折扣。

比如郑炳文说,能建立第三支柱的群体,一般都是待遇较好的群体。如果收入非常有限,缴纳五险一金后5000元的个税起征点会更低,个人也就没有动力建立第三支柱。没有享受到延税的政策红利,个人如何被激励?对于收入好的群体,如果扩税比例太低,这个群体并不太在乎这个制度,那么扩税比例

要高一些,给不同群体更广阔的选择范围,让那些收入高的群体有参与积极性。这是税收政策的运用问题。

  另外,郑秉文还指出,多层次、多支柱养老金体系与资本市场的关系是互动的关系。凡是没有养老金的资本市场,肯定是不成熟不稳定的资本市场,凡是养老金大国,必定是资本市场十分成熟的国家。这就是为什么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提出“加快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建设,推动养老基金在资本市场上的占比达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主要原因。(完)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