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国内
 

你的名字奋进路标——搜索江苏省盐阜老区以英雄和英雄命名的128个乡镇


时间:2021-04-0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南京四月三日电:你的名字是路标——。参观江苏省盐阜老区以英雄命名的128个乡镇

新华社记者刘炜、凌俊辉、王

每天早上在学校,江苏省响水县蔡赟村幼儿园的孩子们都在关注小广场中央的一尊铜像。“这是朱烈士,我们村的名字就是他的名字!”孩子说“云”不是天上的云,而是在这里英勇牺牲的永远只有24岁的“兄弟”。

清明祭英雄豪杰,筑中华之魂。在江苏省盐城市盐阜老区,有128个以革命烈士命名的乡镇。

在路标的指引下,神灵知道了,“朱”为之奋斗了一生的未来,现在已经成为了现实。

如你所愿,红乡镇改天换

仲春时节,走进盐城市盐都区贾府村,二楼一排排小楼房鳞次栉比,屋前屋后鲜花盛开。丁家福烈士的遗孀丁鲁士去年搬进了一个新的农村社区。后窗正对着新建的嘉福红纪念馆。“让他看看我们现在的好日子。”

丁家福,本地人,死时才25岁。99岁的丁阿姨还记得大年三十。看到各种酷刑都无法让丁家福屈服,敌人残忍地将他杀死。

令她高兴的是,这个村庄一步一步地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富裕。75岁的村民闫爱珍经历了“泥草屋-砖屋-小洋楼”的三级跳远。“现在是水泥路,彻底告别了‘只要下雨,两条腿都是水和泥’的日子。”

盐城有2000多年的历史。历史上,水、蝗、风、雹、疫等灾害不断发生,人们纷纷逃难谋生。新四军建立抗日政权之前,这里几乎没有学校。

一百年前,大丰区的兴丰还是一片盐碱地,现在是国家4A级旅游景点,开花期的郁金香花海吸引了众多游客。兴丰成立了花卉种植销售专业合作社,带动周边8个村3000多名农民种植花卉苗木,平均年收入3万多元。盐都区大港镇有两个烈士村。现在镇上不仅有优质的中小学和幼儿园,今年还将引进一所高职院校。

开启农村振兴新征程,严复旧区再次吹响收费号。去年,盐城市18.36万名低收入办卡农民全部脱贫,纳入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全省105个经济薄弱村全部达标,滨海、响水两省重点扶持县如期脱帽。今年村(社区)“两委”换届后,全市村支部书记平均年龄46.3岁,有钱的专家占89.4%,比上一届增长12%,龙头鹅功能进一步加强。

阜宁县石明村以烈士佟石明命名。近年来,通过发展特色林果产业,村集体收入从五年前的几万元增加到今天的50多万元。

走进以烈士潘珂和黄薇命名的盘黄街,张欣在红色教育基地的老照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个游客留言说:“我就不信过去那么穷那么难,吃不饱。人民处于危险之中。今天烈士们用生命换来的,值得珍惜。”

从不远处,红色基因融入血液

不到10分钟,一台载重240吨的起重机再次将重达近4吨的“大铜马”稳稳地安放在建军路和解放路的交叉口中间。一些旁观者拍手擦眼泪。

这座雕塑在8年后回到了市中心。人为什么会如此关注和感慨?

“这就是建军路应该有的样子。”李想,一个退休的干部,他喜欢

地标,标有水土的历史根源,串联在一起,就是一个城市的精神地图。红色废墟遗存248处,市级以上爱国主义教育基地98处,以烈士命名的乡镇128处,新四军“新马泰”——纪念馆,新四军重建军纪念雕塑“大铜马”,纪念地“泰山寺”.“红色不仅是盐城最有特色的背景,也是人们骨子里的认同。”盐城市委书记戴源说。

红色文化孕育红色气质,渗透城市的每个角落,影响每个人。康达五校区旧址建于1941年,现为盐城中学校区北楼,前有刘少奇同志半身像。每年大一新生的第一课都是参观旧址。“参天大树有根,山中之水有源。这是盐中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校长丁说:

三年前,蔡赟村开始全面建设新农村。有人提出:朱烈士陵园靠近村部。可以搬到烈士陵园吗?经过酝酿,干部群众共同决定——不动墓!我们只是想让烈士们看着我们创业,创造更好的生活,让后人记住他们。

一年前,盐城加入上海、延安、铜川电台,组成“红色故事联盟”,成立“铁军红色电台”,在网上播出。盐城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吴晓丹说,继承离不开创新。我们用声能激活红色文化,用“网”连接昨天,让今天能听到历史的回声。

盐城没有山。盐城最高点海拔八米左右,但有个地方叫“凌”——五角岭。1947年,华东野战军2000多名指战员在雁南阻击战中英勇牺牲,民兵和群众挖了五条沟埋葬烈士遗体,还修了五座山。

"烟雾已经消散,但记忆不会冲淡."乌桃岭烈士陵园的守墓人边康泉说。几十年来,卞的三代人守护着烈士的坟墓,帮助300多名烈士寻找他们的后代。2019年,颜康全的儿子参军,成为一名解

放军。

  从守墓到守国,盐城每年约有2000人参军,烈士遗志代代相传。

  人民至上,红色密码昭示未来

  “由南到北一条龙,不让咸潮到阜东,从此无有冲家祸,每闻潮声思宋公。”这首脍炙人口的苏北民谣讲述了一段传奇。

  1939年一场海啸,仅阜宁一县就死亡一万余人。当年冬天,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花费20多万大洋,耗时数月建造一条一米多高的海堤,却在次年一冲即垮,留下了“韩小堤”的骂名。

  1941年,中共华中局领导下的阜宁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把重修海堤作为头等大事。首任县长宋乃德提议,修堤费用以盐税作抵,不需群众负担,新四军还克服困难调拨12万斤军粮支援。仅78天,军民合力建成45公里长堤,屡经海啸冲击坚如磐石,被老百姓称作“宋公堤”。

  兴衰谁人定,胜败岂无凭?大堤与小堤对比鲜明,历史启迪未来: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

  来自人民、为了人民,才能与人民心心相印。新四军纪念馆“90后”讲解员朱建勇来自以烈士方秉文的名字命名的秉文村,宋公堤是他最爱讲的故事。“老百姓从共产党身上看到了希望,最初修堤只有几百人,后来自发加入的有上万人;1941年新四军到达盐城时大概万把人,1945年离开盐城、前往东北战场时已经发展到7万人。”

  知所从来,方明所去。百年大党风华正茂的成长密码,源于亿万人民同心同向。今年3月,盐城市委书记戴源在新四军纪念馆上党史学习教育“第一课”时说:“正是因为融入人民、依靠人民,与人民同甘共苦,我们党才能在‘白区’心脏地带建立根据地,保留星星之火。正是这点火苗,对日伪军作战2.46万余次,最多时牵制16万日军和23万伪军。”

  民之所望,政之所向。盐城市市长曹路宝介绍,以党史学习教育为契机,全市领导干部带头开展基层大走访,围绕群众关切列清单、领任务。今年将投资210亿元解决20件民生实事,包括教育供给、医疗卫生、住房保障等9个方面。

  空中俯瞰,昔日宋公堤已变身海堤公路,如一条卧龙横亘南北。靠近海堤的振东村以烈士陈振东的名字命名。年仅24岁的他牺牲时只留下一句遗言:我为筑堤而来,何惧筑堤而死。今年,村口新建了一座振东纪念馆,立起了振东纪念碑,与一排排高耸的风力发电塔一起,阻海波于堤外,造福祉于黎民。(完)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