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云音乐和腾讯音乐还在“互扯头花”,流媒体估值逻辑却早已变化


时间:2022-05-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记者|白

4月27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品牌与公关总经理陈墨在微信朋友圈回应网易云音乐起诉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TME”)不正当竞争一事,称不会加入战斗,无视碰瓷对音乐行业发展没有任何帮助。同时,相关证据早已保留,该提起的诉讼也早已陆续提起。

网易音乐内部人士告诉果壳财经,其诉讼已被法院受理,但并未告知向哪家法院起诉。

事实上,腾讯、百度、阿里、网易等互联网公司都在音乐流媒体领域有所布局,形成了线上音乐、线上卡拉ok、线下演出、数字专辑、艺人孵化的全产业链布局。然而,随着百度音乐被太合音乐托管,虾米音乐被关停,腾讯音乐娱乐旗下的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网易旗下的网易云音乐成为线上领域为数不多的玩家,它们之间的竞争似乎从未停止,但音乐流媒体的估值逻辑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网易云音乐起诉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不正当竞争的声明

网易音乐起诉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不正当竞争的声明

云音乐和腾讯音乐互相“扯头花”

4月27日,网易云音乐在其官方微博和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发布声明,起诉腾讯音乐娱乐不正当竞争。声明称,网易云音乐已正式对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包括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等产品)的部分不正当竞争行为提起诉讼。声明还列举了的多项不正当竞争行为,主要包括恶意侵犯宋版权和抄袭产品设计、产品功能和创新机制。

腾讯音乐娱乐通过集团品牌与公关总经理陈墨的朋友圈,对恶意侵犯版权、抄袭产品设计、产品功能、创新机制等指责进行了一一回应。

针对恶意侵犯版权行为,网易云音乐在声明中称,QQ音乐通过盗播、异地播放等方式恶意规避网易云音乐的维权,在网易云音乐维权能力较弱的地区上架侵权歌曲;QQ通过导入外部歌单窃取网易云音乐相关歌曲;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装配线

批量化针对网易云音乐大火歌曲冒名洗歌,恶意截流。

  腾讯音乐娱乐通过陈默朋友圈回应称,网易云音乐在周杰伦音乐版权到期后仍违规打包向公众销售周杰伦的全曲库,在经历了为期一年半的审理后,被判侵权、罚没收入和赔偿相关损失85万元;同时,网易云音乐平台目前依然能搜索到不同形式的山寨版热门歌曲,以近期的大热歌曲《一路生花》为例,这首歌由音乐人温奕心演唱,目前平台收听人数已突破一亿,而网易云音乐平台则能搜到多个洗歌版本,涉嫌严重侵权。

  针对抄袭产品设计、产品功能、创新机制等,网易云音乐在声明中表示,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抄袭网易云音乐黑胶转盘设计;酷狗音乐、QQ音乐抄袭网易云音乐“一起听”功能;酷狗音乐抄袭网易云音乐“云贝推歌”功能设定及界面设计。

  2021年2月,腾讯音乐娱乐旗下酷狗音乐副总裁谢欢在朋友圈发文暗讽网易云音乐抄袭,谢欢写道:“原来我2006年做的QQ一起听功能,竟然有如此深远的战略意义,找到当年的需求文档回味下,我能不能告别人山寨了我呢?”文中,谢欢还贴出了2006年至2007年间写的产品需求文档截图。网易云音乐的“一起听”功能上线于2020年7月。

  此外,陈默的朋友圈还显示,QQ音乐今年2月11日开发上线的“无缝播放”等新功能,在2月17日被网易云音乐跟进。

腾讯音乐娱乐品牌与公关总经理陈默朋友圈截图腾讯音乐娱乐品牌与公关总经理陈默朋友圈截图

  曾经历版权鏖战,正转向精细化运营

  音乐流媒体行业上一轮的“攻防战”起源于版权。

  由于历史上“无偿下载”等原因,百度音乐没有买到更多的音乐版权,QQ音乐、虾米音乐、酷狗音乐等趁机崛起,虽然在当时市场并未形成绝对的优势,但手中的版权足以让其聚集一批受众。

  版权的优势也成为腾讯音乐娱乐历史的关键转折点。2016年,腾讯将旗下的QQ音乐业务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腾讯以资源置换股权,成为新成立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最大股东。旗下包括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三大在线音乐平台,酷狗直播、酷我直播两大直播平台,及全民K歌平台。

  数据显示,当时酷狗的市场份额是28%,QQ音乐市场份额15%,酷我市场份额13%,三者合计占据了56%的市场份额。

  此后,国内头部的在线音乐平台大多拥有一定量的独家版权,形成“一超多强”的局面。版权转售事宜上也互有攻防,其中以拥有最多独家版权的腾讯音乐娱乐和“新贵”云音乐争夺最为激烈。腾讯音乐娱乐曾先后三次以版权为由,要求网易云音乐下架歌曲。版权问题最严重的2017年,网易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丁磊也曾下场喊话。

  最终在国家版权局的“调解”下,腾讯音乐娱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双方将相互授权占各自独家数量99%以上的音乐作品,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的长期合作。更早之前,腾讯音乐娱乐曾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也就是说,随着国家版权局的“进场”,国内主流音乐平台进行了多轮相互授权,最终版权库基本达到相似。

  2021年8月底,腾讯音乐娱乐更是官宣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力。

  近年来,网易云音乐也在积极和唱片公司达成直接授权。在2021年5月,云音乐和索尼音乐达成版权协议,至此,云音乐集齐了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此外,网易云音乐还先后获得摩登天空、英皇娱乐、中唱集团、风华秋实、乐华娱乐达成版权合作。截至2021年底,网易云音乐的内容库包含约8000万首音乐曲目,包括来自知名厂牌及独立音乐人的音乐。

  版权战偃旗息鼓后,精细化运营成为各家的共识。各家选择的方式也出现了差异,腾讯音乐娱乐在直播、K歌、长音频等领域发力;网易云音乐进行了社区、短视频、直播、知识付费等尝试,最终找到了社区化定位。

  估值逻辑已变,短视频正在抢占注意力

  事实上,音乐流媒体的估值逻辑已经从传统的占有音乐版权和用户数量,转变为精细化运营,这背后折射了反垄断监管趋严和移动互联网流量见顶的焦虑。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今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音乐用户规模和手机网络音乐用户规模分别为6.58亿和6.57亿,分别占网民整体的66.6%和66.6%,这两个占比数据创下近五年来的最低,此前这两个占比的最低值出现在2016年,分别为68.8%和67.3%。这说明我国网民使用音乐流媒体的数量正在减少。

  取而代之的是短视频的用户规模和覆盖率还在持续增长。上述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短视频用户在整体网民中的占比,除疫情期间的2020年3月(85.6%)略有下降外,是2018年6月以来的最高点。

  短视频平台除了争夺用户数量和时长外,还在以“视频内容+音乐”的方式成为新歌的重要宣发方式,这几年也带火了很多原创歌曲,这使得唱片公司和歌手不得不将注意力转向短视频平台,甚至有唱片公司专门针对短视频平台制作歌曲。

  除外部短视频平台的竞争外,腾讯音乐娱乐的用户量、净利润在去年出现下降,而网易云音乐的收入则出现了增速放缓迹象。

  截至2021年年底,腾讯音乐娱乐在线音乐服务的移动MAU(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6.15亿,付费用户为7620万,前者同比下降1.1%,后者同比上升36.1%;腾讯音乐娱乐的社交娱乐服务MAU为1.75亿,付费用户约为900万,分别同比下降21.5%和16.7%。

  网易云音乐虽然在用户规模上落后腾讯音乐娱乐一个身位,但用户量尚处于增长阶段。截至2021年年底,网易云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MAU为1.83亿,付费用户为2890万;网易云音乐的社交娱乐服务MAU未公布,付费用户为68.33万。

  2018年至2021年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分别为11.48亿元、23.18亿元、48.96亿元和69.98亿元,近三年分别同比增长101.9%、111.2%和42.9%,出现增速放缓迹象。此外,网易云音乐却尚未实现盈利,从2018年至2021年,其净亏损分别为20.06亿元、20.16亿元、29.51亿元和21亿元;其2018年至2021年经调整后的净亏损分别为18.14亿元、15.80亿元、15.68亿元和10亿元。

  而“老对手”腾讯音乐娱乐的年报显示,其2021年营收为312.4亿元,同比增长7.2%;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3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41.6亿元下降27.2%;调整后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1.5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49.5亿元下降16.2%。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