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比亚迪与宁德时代,怎么踏入同一条“河流”?


时间:2022-05-0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大佬“翻牌”杉杉股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微信官方账号锌秤(ID: znkedu),作者:陈,编辑:经创业邦授权转载,第一张图来自图宠的创意。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

过去,在磷酸亚铁锂的帮助下,比亚迪成为中国第一大动力电池公司,仅次于松下。之后当代Amperex科技有限公司崛起,借助三元锂,直到磷酸亚铁锂的技术突破,比亚迪才重新崛起,与当代Amperex科技有限公司竞争。

在这样的背景下,双方的布局一直都是针尖对麦芒。

不过,杉杉股份日前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全资子公司宁波杉杉新能源及四家战略投资者文鼎投资(当代安培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比亚迪、宁德新能源、昆仑资本对公司子公司上海杉杉锂电池进行增资,共计增资30.5亿元。

这意味着要走的路很窄。

杉杉股份为什么会吸引比亚迪和当代安培科技有限公司一起“青睐”?杉杉股份在负极赛道上的竞争力如何?票票能否支撑杉杉股份期待的“第二曲线”?

看复牌,比亚迪和当代安培科技有限公司没有太多交集,对抗是常态。

比如在锂矿资源的布局上,比亚迪瞄准智利,拿下了8万吨配额的开采合同,而当代安培科技有限公司则向澳大利亚、中国四川等地推进。

再比如,比亚迪为磷矿资源联系云天化,而当代安培科技选择牵手湖北宜化,两家都与“磷三爷”关系不错。

因此,外界不禁对杉杉股份格外关注。

锂电池四大关键材料中,杉杉股份占据第三位。

爱奇查资料显示,杉杉股份增资前持有上海杉杉锂电材料科技有限公司89.99%的股权,增资后变更为87.08%。

增资前的股权结构

此外,杉杉股份2021年营业收入207亿元,同比增长151.9%;净利润33.4亿元,同比增长23.20%;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0.29亿元,同比增长25.76%;净利润8.07亿元,同比增长166.93%。

可见杉杉是锂电池产业链上的重要企业,是盈利的。

那么,比亚迪与当代安培科技有限公司冰释前嫌,步入同一条“河流”的答案显而易见:一方面,希望构建利益共同体,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原材料成本上涨的压力;另一方面,加深彼此之间的关系,以获得稳定的供应保证。毕竟目前大大小小的动力电池厂商都在不断扩大产能,上游原材料已经成为紧俏资源。

以当代安培科技有限公司为例。2022年一季度净利润14.93亿元,同比下滑23.62%,这与上游原材料价格飙升有关。

龙信息锂电池产业链经理罗小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目前的行业背景下,只有全面掌握供应链,才能很好地生存,这也是为什么当代安培科技有限公司、比亚迪等有实力的头部企业都在试图将业务触角延伸到供应链的上下游。”

换句话说,这个人掌控的资源越多,在行业中的生存空间就越大,话语权就越高,这样才能在未来的长跑中笑到最后。

杉杉的锂电池布局最有意思的是负极材料。

杉杉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它最初是一家服装企业,专注于男士衬衫和西装。“杉杉牌西装,不要太潇洒”的广告语广为流传。

得益于服装的黄金时代,沙

tyle="font-L">尽管风靡一时,但服装赚的是辛苦钱,求变成为行业的关键词。

雅戈尔盯上了房地产,而杉杉股份瞄向了锂电池负极材料,双双开启了多元化之路,复盘来看杉杉股份选择的赛道更有挑战性。

须知,早期,锂电池负极材料赛道由日本把持,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90%,低价从中国买入天然石墨再高价卖出,中国锂电池企业除了任人宰割别无他法。

直到2000年之后,中国本土企业崛起,拉开了反超日本的序幕,升降之间折射的是一部锂电池负极材料产业链的变迁史。

成立于2000年的贝特瑞,在天然石墨上做出了文章,率先脱颖而出,非但打破了日企的垄断,更是以低成本俘获三星电子、LG化学的青睐。

此消彼长之下,贝特瑞取代日企,逐步成为全球最大的锂电池负极材料霸主。

负极材料的成本占比不低

不过,上演弯道超车的并非贝特瑞一家,2003年下场的杉杉股份也是其中一员,在人造石墨负极材料这个细分赛道上闯出了名堂。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锌刻度:“人造石墨的膨胀性更小、与电解液的相容性更好,适用于软包电池,正逢智能手机起势,对软包电池的需求爆发,杉杉股份也站上了‘风口’。”

于是,杉杉股份的声量可与贝特瑞比肩。

然而,好景不长,杉杉股份也碰到了难缠的对手江西紫宸,后者成立于2012年,走的是高端人造石墨负极材料路线,与前者针锋相对,一度产量反超了杉杉股份。

这意味着,杉杉股份一边与贝特瑞争夺锂电池负极材料老大的位置,另外一边与江西紫宸争夺“人造石墨负极材料”的宝座。

更为重要的是,“杉杉股份们”不断扩大边界,涉足复合石墨、硅基材料、钛基材料等新的细分赛道,呈现你追我赶的竞争格局。

据ICC鑫椤资讯发布的《2021年锂电负极材料市场年度报告及展望》显示,2021年中国负极材料产量为81.59万吨,同比增长76%,全球的市场占有率从85%提升至92%;贝特瑞、杉杉股份与江西紫宸为行业的TOP 3,而日立化成跌出TOP 10。

想当年,日立化成可是全球锂电负极材料的“带头大哥”,市场份额高达35%,令人唏嘘不已。

尝到甜头之后,杉杉股份在多元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涉足金融投资、光伏、储能、充电桩、偏光片等领域,体态越来越臃肿,结局却是既不增收也不增利。

2020年,杉杉股份的营业收入为82.16亿元,同比下降5.35%;净利润为1.38亿元,同比下降48.85%。

多元化受阻,肉眼可见。

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多元化的初衷是为了走出内卷、寻找新大陆,这中间需要一点运气,但更多的是延伸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从而掌握跨界的主导权,否则就是为了多元化而多元化,走上了无序扩张之路。”

痛定思痛,杉杉股份剥离亏损业务,决心聚焦锂电池与偏光片。

据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1月杉杉股份收购LG化学旗下的中国大陆LCD偏光片业务,一跃成为全球第一大偏光片供应商,也成为杉杉股份第一大业务线。

由此可见,杉杉股份对偏光片抱以厚望。

聚焦主业后业绩好转

需要注意的是,偏光片虽然是一个国产替代的好赛道,但当下已成为红海市场,恒美光电、盛波光电、三利谱等国内玩家纷纷加码,竞争势态不容乐观,这也是LG化学放弃该业务的重要因素。

另外,偏光片存在严重的“卡脖子”状况。

中国电子材料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鲁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国新型显示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保障全产业链完整仍面临诸多挑战,如偏光片的关键原材料PVA膜、TAC膜、保护膜/离型膜仍未实现国产化。”

换而言之,杉杉股份的偏光片业务依然受制于日韩企业。

更为重要的是,无偏光片技术崛起,在AMOLED折叠屏上大行其道,如若未来无偏光片的应用场景拓展,将严重威胁偏光片的基本面。

总而言之,比亚迪与宁德时代不约而同选择绑定杉杉股份,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杉杉股份能否借此再上一层楼,压老对手贝特瑞一头,仍要继续观察。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杉杉股份面临的挑战并未减少。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