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Web 3核心层正浮出水面,投资人蜂拥而至


时间:2022-05-05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索拉纳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阿纳托利亚科文科与拉杰戈卡尔。摄于2022年4月7日。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ALFONSO  DURAN  FOR  FORTUNE

索拉纳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Anatoly Iacovenco和Raj Gokal。摄于2022年4月7日。图片来源:阿方索杜兰为《财富》杂志拍摄的照片

安妮斯雷德,德克兰哈迪

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暖空气吹着棕榈树,整个街区笼罩在紫色的灯光中。晚上10: 30刚过,一小群人在以壁画闻名的艺术社区Winwood ——的一个巨大的紫色拱门下走过,然后通过了严格的安检。外面一盏路灯上挂着一面紫色的旗子,一面写着“Solana Miami”,另一面写着三个字:“Vibe”(氛围)、“Mint”(造币)、“Build”(建设)。

人们一个接一个走进蒙古包般的白色帐篷。帐篷里,都是20岁左右,发型不羁的年轻人。男人穿短裤,女人穿凉鞋。在帐篷的一个角落里,几个人正坐在“禁止吸烟,包括电子烟”的牌子旁边,抽着电子烟,DJ播放的音乐盖过了会场内的大部分谈话。

这不是年轻人喜欢的俱乐部,而是索拉纳的“黑客之家”。

举办此次活动的Solana Labs是区块链领域的后起之秀,也是以太坊的有力挑战者。今年4月初,索拉纳实验室承包了迈阿密的一个街区,举办“黑客之家”活动。晚会为期6天,目的是给这些开发者、程序员、创业者和NFT(非同质token)创作者一个互相交流的机会,同时让他们了解索拉纳实验室的区块链,并在此基础上搭建项目。最近几个月,索拉纳实验室旗下的索拉纳基金会在美国各大城市举办了多次这样的高端活动。这也是展示索拉纳实验室存在的一种方式,从而鼓励开发者参与其区块链上的项目和协作。也许有一天,这些开发者将能够在其区块链上推出一款顶级应用。

Solana Laboratories创始人的初衷是打造一个“有用的”区块链,做好“执行层”,为第三方创业者提供高性价比、高扩展性的服务,吸引更多人将区块链融入日常生活。索拉纳实验室(Solana Laboratorie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阿纳托利亚科文科(Anatoly Iacovenco)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表示,吸引大型团队在索拉纳的区块链上建造项目很重要,但“向那些非正式的开发者和建造者提供支持也很重要,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人会有灵感的火花。”

2021年,索拉纳实验室可以说是区块链领域最著名的公司之一。从NFT(非齐次代币)到DeFi(去中心化金融),区块链的所有热词都与之相关,它甚至吸引了萨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n-Fried)等大金钱圈的注意。班克曼-弗里德通过电子邮件告诉《财富》杂志:“索拉纳实验室有望成为Web 3世界的核心层,应用程序之间的大多数信息和财务传输都将在这里进行。”

索拉纳实验室的区块链声称便宜且易于使用。目前,其网络仍处于测试阶段,但已吸引了各种规模的开发者在其上开发一系列应用和项目。虽然其自身的虚拟货币SOL最近有所下跌,但其整体涨幅仍然惊人,自2021年初以来,其价值已经增长了6500%。换句话说,如果你在2021年1月买了100美元的SOL,它现在的价值将超过6500美元。而且从索拉纳实验室举办的“黑客之家”和“黑客马拉松”的火爆程度来看,“索拉纳的生态系统吸引了大量开发者的能量。虚拟货币投资公司Arca的风险基金投资经理大卫内奇说。

Arca的信息总监杰夫多尔曼(Jeff dormann)告诉《财富》杂志:“很长一段时间,当人们提到数字资产时,他们会想到比特币和以太坊。但在过去的18个月里,索拉纳实验室也在这个名单上。”

当然,索拉纳实验室也感受到了一些“成长的烦恼”。最近几个月,由于利用率越来越高,索拉纳的网络多次宕机。与此同时,以太坊作为区块链和去中心化金融的领导者,也正在经历一场可能会大大提高其可扩展性的转型。

包括多尔曼在内的一些专家认为,从长远来看,区块链公司应该“开拓自己的细分市场”

——比如NFT或者游戏,然后走专门化道路进行竞争。但是索拉纳实验室的创始人并不想将自己局限在一个单一市场上,他们也不觉得有这个必要,否则就是没有真正理解“万物的执行层”这个愿景——索拉纳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拉杰·戈卡尔说。

  在另一位创始人亚科文科看来,他的目标并不是消灭所有其他竞争者,而是打造一个类似区块链操作系统的东西,让“全世界更多人通过区块链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太阳照在索拉纳实验室上

  索拉纳实验室创建于2017年,它的概念是由亚科文科设想出来的,此前他曾经在半导体巨头高通公司(Qualcomm)担任过系统工程师。

  亚科文科是乌克兰人,20世纪90年代初他刚来美国的时候还是个孩子。青少年时代的亚科文科迷上了编程,并且学习了他的第一门编程语言——C语言。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亚科文科回忆道,在那个互联网繁荣方兴未艾的年代,他的梦想就是“通过写代码解决世界上的一些难题”,然后成为下一代的史蒂夫·乔布斯或者比尔·盖茨。

  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亚科文科已经上了大学。“有的顾问告诉我:‘计算机科学或许并非一个很好的职业选择。’”他说。但亚科文科还是坚持了下,在经过一次创业失败后,他在高通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他的LinkedIn档案显示,他在高通工作了将近13年,主要从事分布式系统的研发,后于2016年离职。

  2017年的时候,亚科文科产生了一个想法。当时他正在与一个朋友做一个深度学习硬件的周边项目。为了抵消所有使用的图形处理单元的成本,他们开始从事虚拟币挖矿。当时亚科文科已经对虚拟币市场有了很深的认识。有一天晚上,亚科文科因为多喝了两杯咖啡和啤酒,直到凌晨4点都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正在辗转反侧的时候,他突然冒出了一个灵感。他意识到,时间流逝的过程本身就能够作为一种数据结构,用来规范区块链上的交易和活动的秩序。这就是后来所谓的“历史证明”算法,这个算法也是索拉纳区块链的速度为何比以太坊和比特币快那么多的重要原因。(除了“历史证明”,索拉纳还采用了一种叫做“权益证明”的共识机制来验证区块链上的交易。)后来亚科文科又拉来了其他几位创始人,包括他在高通的老同事格雷格·菲茨杰拉德和斯蒂芬·阿克里奇。

索拉纳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拉杰·戈卡尔与阿纳托利·亚科文科。摄于2022年4月7日。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Alfonso Duran

  这个项目一开始被命名为Loom,不过由于这时以太坊上已经有了一个名叫Loom网络的项目,所以他们只得重新给项目取名。当时亚科文科和其他几位创始人正好在加州的索拉纳海滩上冲浪。亚科文科就提出,既然很多公司都是以加州的地名命名的,他们也可以这么干。“我们争论了半天,后来我提出了‘索拉纳’这个名字,争论就结束了。”他说。索拉纳实验室现有71名全职员工,据称它的区块链每秒能够处理交易5万次以上(但它的理论上限高达每秒几十万次)。不过如果你登陆它的网站就会发现,它目前的平均交易量大约只有1000次每秒到2000次每秒,亚科文科表示,这是因为目前系统还没有那么高的需求。但是索纳塔区块链的成本还不到其他区块链(例如以太坊)的一个零头。根据虚拟币研究公司Messari的数据,目前以太坊每笔交易的成本为12美元,而索拉纳区块链每笔交易的成本据称只有0.00025美元。虽然索拉纳的区块链协议是由索拉纳实验室开发和发布的,但它却是作为一个独立的区块链存在的。为了支持这个区块链的发展,促进对该区块链协议的研究,索拉纳实验室将部分SOL币和所有知识产权转让给了注册在瑞士的非盈利机构——索拉纳基金会(索拉纳实验室拒绝透露该公司目前还持有多少枚SOL币)。

  一位“彻头彻尾”的系统工程师

  在温伍德的这次“黑客之家”活动上,亚科文科随意地靠在一张桌子上,跟身边的几个人聊着天。他们的右边有一个大房间,里面挤满了几十名开发人员,再穿过一个拱门还有一个游戏中心,里面有人在玩《太空侵略者》(Space Invaders)等经典游戏。旁边则是一个隔开的区域,里面全是电脑,门口用白板写着几个大字——“书呆子的笼子”。

  亚科文科穿着一身灰色卫衣、短裤和运动鞋,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看起来与其他开发者没有什么区别,完全不像举办这次活动的一家明星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索拉纳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阿纳托利·亚科文科,摄于2022年4月7日。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Alfonso Duran

  安德森-霍洛维茨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一般合伙人、索拉纳公司的投资之一阿里·叶海亚评价称,所有认识亚科文科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位“彻头彻尾”的系统工程师。亚科文科说话很有分析性和技术性,既有理工男特有的冷静,也带着几分紧张,活脱脱一个矛盾体。亚科文科表示,由于咖啡因会让他“过于兴奋”,他通常会选择喝茶或者低咖啡因的美式咖啡。他一般喜欢早上写代码,他认为冲浪和骑车是一种好习惯,这些活动有助于他思考问题。“只要我骑两个小时的车子,我就会更加精神焕发,而且可以做出很多决定。”他说。亚科文科和好几位索拉纳公司的创始人都是铁人三项运动员和水下曲棍球的爱好者。亚科文科表示,在他的巅峰时期,他能够戴着脚蹼在游泳池里一口气游三趟不换气。

  亚科文科并非只在运动上这么专注。“实际上干运营总监的活”的戈卡尔说,他第一次见到亚科文科是在另一位创始人埃里克·威廉姆斯的家里,当时他们这个小团体正打算一起去野营。亚科文科当时还在高通工作。戈卡尔记得,亚科文科“靠在一张棕色的皮革沙发上,凝视着远方,可能正在思考一些复杂的问题。”

  从LinkedIn的个人页面看,戈卡尔是2017年年底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的,之前他曾经在一家医疗行业的初创公司干过,这一点与其他创始人有所不同——其他创始人基本上都来自高通。戈卡尔回忆道,亚科文科工作起来会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就像他在另一个次元。”戈卡尔养了一条小狗,所以在他的办公桌上放了一些狗粮。“大家经常会叫他过来聊天,他有时连看也不看,就把手伸进袋子里,摸出东西就往嘴里塞。结果所有人都笑他:‘哥们儿,你吃的是狗粮。’但他居然还接着吃。”戈卡尔笑道。

  亚科文科则自嘲地说,自己在高中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人。高中时期他就上了编程课,而且一度试图在开源操作系统Linux上捣乱以“破坏互联网”。他还说自己是“派对上的灵魂人物”。叶海亚则打趣道:“再喝几杯酒,随着他的防御力下降,他系统工程师的那套说法方式就会冒出来。”亚科文科给人的印象更像是一名有远见的程序员,而不是一位典型的首席执行官。当被问道他如何看待10年后的币圈时,他实事求是地答道,最乐观的情况是,“我认为有10亿人将拥有自我托管的能力,他们将组成了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并且关掉所有燃煤发电厂。”戈卡尔认为,正是这种专注和愿景,才让亚科文科吸引了包括风投在内的支持者。“他是一个追梦人,他只是想创造一些很酷炫的东西,或许同时他也想改变一点点世界。”Jump Crypto公司的总裁卡纳夫·卡利亚说,“而索拉纳的整个团队也都怀着同样的愿景。”

  索拉纳背后的风投

  在亚科文科灵光乍现的一年后,也就是在2018年春天,他见到了那个可以帮助他实现梦想的人。当时,风投家叶海亚(Yahya)刚刚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顶级风投a16z,并且将目光投向了方兴未艾的虚拟币领域。2018年4月2日,叶海亚作为客座讲师出席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宋晓东的“区块链、加密经济以及科技、商业与法律的未来”课程。就在这天,亚科文科找到了他,向他推介了自己的索拉纳区块链。“那正是一节课刚结束的时候,学生们都走上问问题。结果他走了过来,对我说:‘我正在构建一个名叫索拉纳的超高性能区块链。’”叶海亚对《财富》杂志回忆道。叶海亚简单问了一下这个区块链的实际工作原理,接下来的几年里,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偶尔也会出来一起喝酒,聊聊币圈的事儿,了解一下索拉纳的发展近况。后来a16z终于觉得索拉纳的区块链已经成熟,值得下注,于是他们便开始大举入场——2021年6月,索拉纳以发币形式融资3.14亿美元,这轮融资由a16z与Polychain Capital公司领投。索拉纳实验室自此有了充足的资金来发展这个区块链协议。其他参投的投资者还有Alameda和CMS Holdings公司,甚至还有德国的音乐制作人Boys Noize。不过,这已经不是索拉纳实验室的第一次融资尝试的。据报道,在2018年年底,索拉纳的创始人们就向Multicoin Capital和500 Global等公司出售训了近8000万枚虚拟币。风投机构500 Global的首席执行官蔡李成美评价道,亚科文科“对虚拟币的能力——包括机会和局限性,都极其敏锐和务实。”500 Global在种子轮中投资了价值250000美元的虚拟币,不过该公司拒绝透露它究竟持有多少枚索拉纳的虚拟币。

  日益扩大的“索拉纳生态”

  作为FTX和Alameda Research背后的币圈大佬,班克曼-弗里德认为,索拉纳实验室有机会成为币圈革命中最后的赢家之一。

  这位年仅30岁的币圈大佬是在2020年年初首次听说索拉纳的,他通过电子邮件告诉《财富》杂志:“他们是迄今为止我们谈过的最认真地在拓展他们的区块链和商机的(第一层公司)。”最终,班克曼-弗里德旗下的FTX和Alameda Research公司表示将在索拉纳区块链上建立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Serum。据去中心化金融(DeFi)数据聚合商DeFiLlama介绍,这个去中心化交易所也是目前网络上最大的DeFi协议之一。

  即便如此,索拉纳在DeFi领域的存在仍然相对较小。根据DeFiLlama的数据,索拉纳区块链上的DeFi活动仅占全网区块链总锁仓价值的3%左右,而以太坊则占了大约56%。但是在与纳斯达克和Visa的服务进行对比后,索拉纳的协议在速度上占了很大优势,所以已经对传统服务造成了巨大冲击。

  Pyth Network也是一个基于索拉纳区块链的项目,主要用来收集和传播交易数据。到目前为止,它已经吸引了不少华尔街重量级机构的支持,包括高频交易平台Hudson River Trading、专业的做市机构Virtu Financial和证券交易所运营商MEMX等。金融服务研究公司Coalition Greenwich的高级分析师大卫·伊斯特霍普称:“人们将索拉纳区块链当成一个天然的试验场所,并且认为它会在DeFi的未来中占有一席之地。”

  Jump Crypto公司的总裁卡纳夫·卡利亚是Pyth的初始代码贡献者之一,他也参与了2021年索拉纳的那次发币。他认为,索拉纳在去中心化金融之外也有很多潜力——只是取决于币圈希望如何发掘。“现在还很难预言大趋势会如何利用它的能力。”卡利亚还指出,索拉纳很可能会继续保持其作为一个DeFi中心的地位,但它同时也会在NFT和游戏等其他领域快速发展。“它现在有很多东西在做。”

  或者就像联合创始人戈卡尔所说的那样:“索拉纳以前可能是一条DeFi链……有一条明确的路能够在那个领域取得胜利。”但一旦区块链可以解决此类项目的性能需求,“为什么不利用这种性能和安全性,解决一些对用户来说最简单的事情呢。”

  亚科文科表示,相比于协议来说,可能产品要更重要。如果你有了“吸引人的应用程序,那就是用户要去的地方。”

  实际上,其他类型的项目也正在索拉纳平台上迅速崛起。比如Solanart、Fractal和Magic Eden等构建在索拉纳区块链上的NFT市场已经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包括风投的关注。2021年年末,Reddit的联合创始人阿里克西斯·奥哈尼安的风投公司“776”和索拉纳风投表示将投资1亿美元,用于在索拉纳平台上发展社交媒体项目。与此同时,开发者们似乎也很喜欢索拉纳最新的支付框架——Solana Pay,以及该区块链的NFT功能。当然,从参加迈阿密“黑客之家”活动的NFT创建者和用户的数量来看,这也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根据NFT数据聚合商CryptoSlam的数据,索拉纳目前已经成为NFT销量第二大的区块链。区块链预言机项目Switchboard主要利用索拉纳的区块链提供链下事物的数据流(例如美元价格等),该项目的软件工程师康纳·欧哈拉表示,相比于以太坊的虚拟机,即以太坊上用来创建智能合约的软件,他大爱索拉纳的编程模式。“只要你掌握了窍门,就不容易犯严重的错误。”他说。

  成长的烦恼

  但是,索拉纳区块链的增长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从2021年秋天开始,索拉纳的宕机故障频率越来越高,9月甚至出现了一次宕机17小时的极端情况。不过这只是开始。据彭博社报道,仅今年1月,索拉纳就出现了6次宕机事故。

  Jump Crypto公司的总裁卡纳夫·卡利亚对《财富》杂志表示:“索拉纳构建的可能是目前全世界最复杂的分布式系统。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他们在快速解决bug上做得是不错的。当然,在发展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问题。随着整个生态系统的增长,这也将成为一个越来越大的痛点。但我们仍然对系统的设计和迄今为止建立的所有社区感到乐观。”

  当然,对一些开发者来说,宕机有的时候是致命的。比如OpenDive公司正在索拉纳区块链上开发一个名叫Kiyomi的NFT钱包项目。它的联合创始人欧文·卡德纳斯告诉《财富》杂志,2021年9月,有一次正当他向合作伙伴和潜在投资者进行产品现场演示的时候,索拉纳的区块链突然出了问题,导致NFT无法传输和上传——而这正是项目的关键部分。

  虽然出了这样一个严重的状况,但卡德纳斯仍然在继续使用索拉纳区块链,并将其称为“对产品最友好,可能也是最实用的区块链。”至于宕机问题,他说:“如果你要创建一些新东西,那么它肯定时不时会出问题的。”

  亚科文科也很清楚宕机带来的后果。他表示,解决问题是目前的“最高优先级”。“这些问题绝对让一些人失望了。”

  他表示,虽然每次宕机的“根源问题”不尽相同,但“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想把服务规模扩大10倍,你都会遇到工程上的新挑战。”例如垃圾信息和流量的问题。“当工作量从100万增加到1000万时,那就是另一个挑战了。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一些区块链生态的普遍问题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在索拉纳社区身上。比如Messari公司研究分析师蔡斯·德文斯等市场观察人士指出,索拉纳网络的中心化倾向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德文斯告诉《财富》杂志,由于索拉纳的区块链对速度和吞吐量的要求较高,因此它在验证方面设置了更高壁垒。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些成果也会随着时间而有所下降。

  Messari公司的情报经理艾丹·莫特补充道:“他们是真的在为了增长而构建区块链。他们希望能够吸引来百万级别的用户。所以他们愿意走一些其他项目历史上没有走过的捷径来实现这个目标。”

  索拉纳实验室通过电子邮件告诉《财富》杂志:“索拉纳是去中心化的,但去中心化是一个过程。”该公司还表示,索拉纳区块链上有1600多个验证节点,还有1400多个RPC节点,这些节点在全球6个大洲“以每月近百个的速度增长,而且它们都独立于索拉纳实验室和索拉纳基金会之外。”

  今年2月初,一个名叫“虫洞”的“桥”曾经被黑客入侵,导致价值近3.2亿美元的虚拟币被盗,给仍然年轻的DeFi界造成了最为沉重的一次打击。索拉纳社区也因此备受震动。“桥”是不同区块链间的连接程序,用于向相互网络转移虚拟币,它一般需要一个叫“封装”(wrapping)的程序。事发几个月后,人们一直很担心“桥”的安全问题,甚至包括以太坊自己的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虫洞袭击”利用的就是索拉纳区块链合约的安全漏洞。“现在每个人都还在消化这件事情。”Coalition Greenwich公司的伊斯特霍普表示。

  亚科文科说,当他从电话里得知这起入侵事件后,他感觉就像“开车时感觉马上就要出事故了的那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好在Jump公司于2021年7月收购了“虫洞”的开发者Certus One公司,它发现并且解决了导致这起入侵的bug,并且最终恢复了此事导致的损失。

  索拉纳的问题还没有结束。4月8日,亚科文科在推特上发文表示:“过去两天的网络性能非常糟糕,即便在没有过度负载的情况下也是如此。”(索拉纳实验室证实,这是由于一个bug导致部分网络“过度计算”了“某些交易的计算成本”,并表示已经推出了修复程序,而且“性能已经显著提升”。)

  从某些方面看,用户最近对索拉纳的区块链协议也变得更加警惕了。根据DeFiLlama的数据,近几个月,索拉纳区块链的总锁定价值已经从去年12月的150亿美元下降至今年4月的66亿美元左右。另外,索拉纳发行的SOL币已经从2021年11月的最高点下跌了60%以上。Arca公司的信息总监多尔曼指出:“索拉纳曾经在宣传和吸引力上有很大优势,但现在它显然已经失去了这种势头。”不过他承认:“情况也有可能会反转。”

  根据数据提供商ChainCrunch提供的一张图表,就像索拉纳实验室团队喜欢指出的那样,该区块链上所使用的独特程序数量正在稳步上升。

  关于宕机问题,亚科文科和戈卡尔似乎都不大担心它的长期影响。戈卡尔表示:“一般来说,人的记忆力是很短的,币圈的记忆力更短。”他认为,索拉纳正在经历一个“宕机时间比任何人希望得都长”,则交易失败“比任何人希望得都多”的阶段。但他同时也指出,用户正大量从NFT市场OpenSea涌入,因为从4月初起,OpenSea也开始整合基于索拉纳区块链的NFT了。这会让“这些问题变得更加明显。”

  皮尤研究中心在202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区块链技术(不仅仅是索拉纳的区块链)要想占据主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考虑到只有16%的美国人有可能参与到这个市场中来。

  但是在迈阿密的“黑客之家”里,还是有很多程序员、创业者和区块链爱好者正在乐此不疲地工作。其中某位正在狂敲键盘的工程师或许就是下一个顶流APP的创造者——到时候,就连我们的奶奶辈说不定都会用上与区块链有关的产品。

  至少这个希望是存在的。(财富中文网)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