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迎着风,让胡杨树的叶子飘得更远


时间:2022-05-0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周伟强

吉尔在阿克苏库车生活和工作。库车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别名“龟兹”。库车是古龟兹语,意为“龟兹人的城市”。在诗集《我从未与世界如此和解》的书中,吉尔是这样描述她的“龟兹”的:“我会用怎样的情感写下你的名字/龟兹,在无数的支流中/我是哪条河/当我的河床干涸时/我不能对你的名字绝望……”(《龟兹》),抒发内心,歌唱,吟诵。吉尔用她简洁的语言和纯净的心灵,完成了一个诗人对她出生和成长的地域的真实赞美。读者读的是诗人内心唱出的歌谣。我读吉尔的诗,已经调动了我的视觉、触觉、嗅觉,还有我不可或缺的听觉。读,读,听,感受诗人在创作诗歌时的沉思,想象和思考。字里行间产生某种联系的,是读者和诗人共同面对龟兹,对边疆的深情凝视时的浩瀚与辽阔。

把选集里的诗一首一首读完,你会发现诗人在新疆的生活多姿多彩,充满哲学思想。寂寞的夜也在酝酿纯粹的诗意。诗人告诉自己,90年代开始写诗,期间因为工作原因停笔近10年。2007年,他再次痴迷于写诗,随后在各大报刊杂志上发表了数百首诗。诗集《我从未与世界如此和解》是诗人的第二本诗集。在此之前,诗人出版了诗集《世界知道我们》。从两首诗的标题可以看出,吉尔在生活和工作中的视野并不局限于库车,而是以库车为原点,放眼世界。在她的诗里,我也读到了这种感情所营造的氛围和气势。来自库车,未来在哪里,距离在哪里?重要的是诗人鼓起了拥抱世界的勇气。这是诗人精神世界反映的另一幅地图,与视觉和想象有关。由此可见,诗人的地域之爱与悲悯,一个向内,一个向外:向内的部分,是审视自己的生命,描绘自己真实的生活世界,是对个体经验延伸的客观描述;向外的部分是走出库车。所见所闻所想都是新奇的感觉,温暖人心,诗意的文字在纸面上会有归宿。

《我从未与世界如此和解》诗集收录的诗歌,无论从美学风格,阳刚气息,还是硬邦邦的部分,都有较大的篇幅。很难想象这些诗是女诗人写的。我不喜欢一直给诗人贴标签。从文本出发,这些诗是异质的,有胡杨树的顽强生命力,也有碱蓬蓬勃生长的韧劲。比如写《塔克拉玛干断章》的时候,诗人对自己说:“我是塔克拉玛干荒凉的一部分。这里/语言比木简更寂静,这里/寂静,承载着一整片胡杨林,还有在巴依子湖流淌的月光/没有人能懂”。沙漠的荒凉与诗人内心的孤独碰撞。此时诗人停滞不前的地域情结,是一种炽热的爱。在拥抱塔克拉玛干的同时,也要让人生哲学有层次,有深度。诗人的“爱”是超越性别的,是一种来自历史深处的兼爱和深爱。这种爱是一种召唤,是一种情感上的亲近和依偎,是一种激荡灵魂的大爱,或者是一种坦诚直率的告白。由此,我可以相信诗人吉尔天生就是一个诗人,一个直白地表达诗歌和爱情的诗人。

在描写该地区时,吉尔用一首诗向我们展示了“龟兹落雪”时的寂静,霍拉山脚下葡萄园里的葡萄成熟时的甘甜和静谧,薰衣草的花束,在库车大峡谷奔跑的生物……通过文字,意象激发了想象力。“远”不仅仅是地理上的出发或漂泊,更是仰望,仰望银河,与天空对话,与星月思考。弥漫在吉尔诗歌中的是怀旧、自然、对远方的观察和探索、对自己内心世界的拷问和审视。因为生活和工作的关系,她像一个胡杨树一样扎根在库车,但诗人的精神世界却可以自由展现,那就是迎着风,让胡杨树的树叶随风飘得更远,让树冠向上面向星星月亮。

在慈悲的加持下,吉尔的诗歌语言既有库车河的流畅,又有保持内心平静的从容与淡定。读诗集《我从未与世界如此和解》在触摸中给人以安心,在嗅觉上有一种新奇的体验,就是可以闻到薰衣草花香和“大铁锅里滚的糯肉子饭”的香味。我会大声朗读吉尔的诗。

像《致陌生人》 《老人,是我》 《母亲做饭的时候》这样的诗歌,由于其良好的体验和情感上对世俗的贴近,在日常生活中找到灵感,找到诗意,从而使诗歌写作变得稚嫩,还原了现实生活的美好。吉尔总是谦逊地写诗。她似乎一直在践行布罗德斯基“文学的存在就是文学关怀的存在”的诗学理论,介入生活细节,发现美,诠释美。吉尔的诗用来阐释生命的灵动与善良,她的内心独白用来书写矛盾与精神向上的意义。

诗集

《我从未与世界如此和解》中,吉尔用理性的思考规避了感性带来的拖沓与冗繁,来自库车,来自边疆的抒情歌声,真诚而洒脱,直入人心的力量,仿佛风沙掠过胡杨林。风沙过后,我看见诗人和胡杨树站在了一起,谁又能说,诗人不是胡杨树的化身?我分明看见了她倔强的一面,坚韧的一面,目光低垂、俯视草木、心怀悲悯、心灵向上的一面。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