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美联储大幅加息下的人民币汇率:逐步“企稳” 空头受挫


时间:2022-05-0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与两周前相比,许多海外投机资本的离岸人民币空头头寸规模明显下降。如今,随着离岸人民币汇率下跌充分释放下行压力,越来越多的海外投机资本注意到,继续做空人民币存在很高的失败风险。

面对美联储大幅加息50个基点,人民币开始逐渐“企稳”。

截至5月5日19: 00,国内在岸市场CNY徘徊在6.6168附近,较前一交易日微跌84个基点;然而,离岸市场的CNH徘徊在6.6457左右,比前一个交易日下跌306个基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人民币在国内外的不同下跌是不同市场对美联储大幅加息的正常反应。国内投资机构更关注中国采取一系列措施稳定外贸,促进供应链恢复,从而保持较高水平的外贸景气度,对人民币汇率企稳有很大支持。但海外投资机构担心美联储继续大幅加息或令人民币承压,仍持有一定规模的离岸人民币空头头寸。

“总体来看,面对美联储大幅加息的压力,人民币汇率已基本告别快速下行趋势,企稳迹象日益明显。”一位香港银行的外汇交易员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尤其是在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失败导致美元指数回落的影响下,离岸外汇市场人民币做空潮正日益减弱。

他认为,虽然离岸人民币汇率比在岸人民币汇率低300个基点左右,但随着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这种汇率差异会迅速缩小。

一家欧洲大型资产管理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告诉记者,随着人民币下行压力的持续释放,许多大型海外投资机构都在回归人民币债券市场。原因如下:一是仍然看好中国经济稳定增长带来的稳定收入;二是他们认为,在中国经济好转和资本流出可控的共振下,人民币汇率的跌幅仍将明显低于其他非美货币,使得人民币资产更具吸引力。

外汇局副局长王春英指出,3月下旬,债券和股票项下外资净流出较3月中旬分别下降39%和44%。4月以来进一步缓解,部分交易日恢复净流入。

强势美元遭遇获利回吐。

“目前外汇市场对美元操作仍有较强的买入预期和现实氛围。”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指出,在美联储5月大幅加息之前,许多投资机构买入美元,以投机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随着美联储加息50个基点的尘埃落定,他们纷纷从美元多头手中获利了结,导致美元指数从103.63快速下跌至102.77附近。

这使得境内外人民币在5月5日开盘时双双跳涨,进一步巩固了人民币汇率企稳反弹的趋势。

记者获悉,早盘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双双跳涨,也与人民币汇率收盘价6.5672密切相关,较前一交易日上涨505个基点,涨幅为2020年11月6日以来单日最高。

“由于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比国内外即期汇率高出500多个基点,许多海外投资机构认为,中国有关部门可能正在释放人民币汇率低估的信号,他们已经平仓了人民币空头头寸。”前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

记者注意到,随着5日中午美元指数的反弹,境内外人民币汇率走势出现一定程度的分化。与国内人民币汇率相比

“在这背后,部分海外对冲基金仍在押注美联储将继续大幅加息,使中美利差倒挂,人民币汇率下行压力不减。当他们看到美元指数反弹时,就会相应增加离岸人民币空头头寸的套利。”香港银行的外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与过去一两周相比,这些海外对冲基金对离岸人民币的做空大幅下降了——笔。越来越多的海外对冲基金开始采取日结日清的策略,即当天平仓离岸人民币新的空头头寸,以规避隔夜头寸风险。

原因是他们认为人民币汇率之前经历了快速下跌,很大程度上释放了累积的下行压力。在中美利差没有明显扩大的情况下,他们对离岸人民币的做空正变得异常谨慎,稍有扰动就迅速平仓离场。

“事实上,境外投机资本利用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差继续做空人民币套利的算盘已经很难得逞。”上述交易员表示,在这背后,中国的经济基本面和市场环境已经不支持人民币汇率继续走低。具体而言,一是当前人民币下行压力明显低于2015年汇改时,导致海外投资机构难以复制2015年汇改时的做空策略并取得成功;第二,近年来,企业和金融机构对人民币汇率波动日益增强的弹性的适应能力持续增强,不会因为人民币汇率的短期大幅涨跌而急于跟风,使境外投机资本失去异口同声的应对能力。第三,中美货币政策的持续分化加大了中美之间的倒挂利差,但中国银行间市场聚集了数千亿美元,足以让中国在不动用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妥善解决资本外流的压力;第四,中国经济基本面的持续稳定增长,让海外投资机构意识到做空者的存在。

民币的失败风险较高。

人民币沽空压力日益减弱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尽管境外离岸人民币汇率仍较境内人民币低了约300个基点,但投机沽空人民币的压力正在日益减弱。

一位香港私募基金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相比两周前,不少海外投机资本的离岸人民币空头持仓规模已明显下降。

“事实上,这些海外投机资本此前之所以加仓离岸人民币空头头寸,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将沽空人民币作为押注美联储在5月超预期加息75个基点与美元大幅飙涨的替代工具。”他指出,但随着美联储最终加息50个基点,这些海外对冲基金纷纷采取见好就收的策略。

此外,近期日元兑美元汇率出现企稳迹象,也令不少寄希望日元持续大跌而大举沽空其他亚洲货币的海外投机资本算盘落空。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些海外投机资本陆续“离场”,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即此前中美利差持续收窄倒挂令人民币汇率积累较高的回调压力,但当时中国外贸维持高景气度令人民币汇率保持坚挺,令海外投机资本沽空策略“难以成功”;近期中国遭遇疫情令外贸出现短期波动,让他们再度看到外贸景气度下降,纷纷卷土重来沽空离岸人民币套利。

如今,随着离岸人民币汇率回落充分释放下跌压力,越来越多海外投机资本已注意到继续沽空人民币存在较高失败风险。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向记者表示,短期而言,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在6.6-6.7附近波动,但推动人民币汇率进一步贬值的基础明显弱化。一方面中国企业加快复工复产进程令经济企稳回暖;另一方面是中国外贸继续保持韧性,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此外,美联储激进货币收紧政策不可避免地对美国经济前景构成拖累,令金融市场开始担心美元资产估值可能回落。

前述欧洲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向记者直言,随着人民币汇率回落,越来越多海外大型投资机构正在悄然重返人民币债券市场——这背后,是他们意识到人民币汇率可能被低估,其投资人民币债券所获取的汇兑收益,能很大程度填补中美利差倒挂所造成的无风险利差损失。

“若海外大型资管机构对人民币债券转向净增持态势,人民币汇率企稳迹象将更加稳固,到时人民币沽空潮将很快平息。”他指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