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上海车企复工:走出方舱的工人,已重回生产线


时间:2022-05-0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作者/崔秋阳

编辑/王艳

22天后的4月19日,特斯拉Giga上海宣布复产,陈晓成为首批返厂的8000名员工之一。离家的前一天晚上,陈晓简单收拾了衣服和被子,反复确认要携带的证件后,才敢准备睡觉。“核酸和抗原证明都要带,而且很严格。应提供近7次的所有证明。”

这次重返工作岗位来之不易。作为中国汽车重镇,上海各大企业因疫情停产时,整个汽车产业链也受到影响。随着上海市经信委发布第一批企业复工复产“白名单”,沪上汽车企业也开始封闭生产,整车厂和汽车零部件供应厂如何安全复工复产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截至4月30日,根据上海市经信委发布的信息,白名单企业复工率已超过80%。SAIC、特斯拉等整车企业陆续下线,相关零部件配套企业也陆续复工。

这背后,从犹豫不决的普通工人,到生产力效率尚未完全恢复的工厂,再到供应物流,都还需要时间回归正轨。

离开方舱的工人重回生产线

虽然车企已经宣布复工,但是工人的到来是摆在他们面前的第一道障碍。SAIC员工陈大雷还记得,返工前,除了准备多份核酸和抗原双阴性证明,为了让自己出社区,同事们还为社区值班人员准备了多达十几份相关文件。

在陈大雷看来,今天前进的每一步都极其艰难。“社区肯定不允许任何人出来,居委会和保安也怕担责任。”所有提交给其他居委会的文件也都是厂领导自己处理。

即便如此,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沉默的背后是各种各样的担忧。

特斯拉员工进入工厂
</p>
<p>
  来源:视觉中国

特斯拉员工进入工厂来源:视觉中国

目前,上海根据不同地区的疫情情况,将全市划分为封闭控制区、控制区和预防区。据陈晓介绍,这次特斯拉Giga上海复工涉及的人员都是控制区和预防区的。“封闭的控制区无法复工。”

然而,在新感染人数仍在高位运行,公司生产紧迫的当下,很多符合条件的员工仍感到左右为难。“在消极自我确认的情况下,如果有人选择不在工厂工作,将被视为自愿辞职。”

对于这些人来说,即使有所顾忌,面对“不上班没地方吃没地方住”的现实困境,他们还是会如期到达工厂。在陈大雷看来,不是事务所的硬性规定,也不是网上一天400元起的补贴,但这份工作已经是大多数人的最佳选择之一。

一位来自上海汽车供应链厂商的员工告诉未来汽车日报记者,他所在的工厂有很多临时合同工,大部分来自上海周边省市,通过当地劳务公司介绍到工厂工作。“很多都是刚毕业的中学、职高,不想在老家,就来上海一趟。”

对于初来乍到的年轻人来说,这份工作的好处显而易见。“吃住都包括了。工厂一般分为车间和生活区。生活区有小商店、食堂、花园、台球厅供娱乐。”

这次疫情也让这群年轻人萌生了逃离上海的想法。简丹的工厂是特斯拉的屏幕主板供应商。3月底,连同他的生活区,有员工连续三天被诊断为阳性。作为一名机要工作人员,简丹和其他同事被安排在浙江的一家酒店隔离。

隔离14天后,被确定为阴性的工人被拉回工厂继续工作,很多人想直接回家。对他们来说,因为是临时工,在厂外没有住所,回厂就意味着“要么睡在厂里,要么回生活区”。因为人员密集,如果选择后者可能会有再次感染的风险。

复工后简丹选择睡在厂房地下室
</p>
<p>
  来源:受访者供图

回到工作岗位后,简丹选择睡在工厂的地下室里。来源: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背部

到工厂后,简丹选择了前者。在厂房里,每天都会有核酸检测,这让她感到些许安心。不过代价是,自己只能用纸板当作床垫,睡在工厂流水线正下方的地下室中。腰酸、腿疼无法避免,她庆幸离开宿舍前,“还带了一条毯子能够垫着”。

  不过好在收入仍算得上可观。简丹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复工人员每天的工资会按双倍发放,周末按三倍算,“每天工作10.5个小时,比之前多了半个小时,但因为物料有限,所以也不太忙。”

  复工之后,供应链仍是问题

  上海超级工厂复工之初,特斯拉官方曾表示,其厂区内部零部件库存仍足够支撑一周左右的生产运转,工厂也将在复工后3-4天内实现单班满产。

  而另一边,根据蔚来创始人李斌“一辆车差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的说法,对于车企来说,显然复工复产不单单只是自己马力全开,还取决于零部件库存以及物流供应链是否畅通。

  从首批复工复产的666家重点企业“白名单”来看,近4成都与汽车产业链相关。包括特斯拉、上汽集团在内的整车企业,以及均胜电子等汽车零部件企业位于上海市的工厂都在积极地复工复产。

  “特斯拉中国的工作进展非常惊人。”4月23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都忍不住感慨道。不过身处供应链一线的人们,仍然能够感受到想要回归正轨的艰难。

  简丹所在的厂房为特斯拉主板的主要供应产线,此前因为疫情传播,导致各个流水线均有工人感染,厂房也不得不停产两周之久。

  复工后,工厂决定调配其他流水线上的工人进入该厂房支援,优先保证这条最为重要的产线恢复单班满产状态。因为前期还需要进行产线操作培训,“刚上手操作肯定不熟练,产能下降了最少一半。”

  生产效率无法如期提升的关键在于人手不足。作为整个厂区最大的工厂,正常情况下,简丹所在的厂房有10000名左右的员工进行生产工作。而在近期复工后,简丹发现,自己所在的楼层仅有1000多名员工,“全部加起来肯定也不到5000人”。

  而在同一工厂的吴峰发现,不少从阳性转阴的同事们已经相继回到生产线上,并向关键产线输送了两批共计上百名工人支援复产。

  简丹表示,五一假期过后,厂房的产能有望能提升到单班满产状态,不过由于工人们住在工厂内部,无法实行疫情前的双班制,“所以产能肯定没法完全恢复。”

来源:视觉中国来源:视觉中国

  产能虽然无法迅速恢复如初,至少仍然在生产。但做好了运不出去,则是当前困扰着供应商们的另一重问题。

  位于浙江的一家车企供应商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之前向上海工厂输送原材料,货物运输物流都外包给了货运司机车队,而现在由于从上海往返需要隔离14天,“多加多少钱都没有司机愿意给上海送物料了,而且其他原材料工厂也有停产的。”

  一位上海车企的员工表示,虽然公司在努力推进整车生产,但由于上下游的零部件供应商无法及时供货,导致产线的生产装配仍然无法如期完成。

  实际情况是,卡在物流的不只有身处上海的车企和供应链企业。由于物流链受阻,直接导致位于江苏常州和安徽合肥的理想、蔚来工厂的生产交付受到不小的影响。

  从结果来看,理想汽车在4月的交付量仅为4167辆,环比降幅超过六成。蔚来汽车的成绩为5074辆,环比下降49.2%。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解释称,由于受到长三角疫情的影响,位于上海和江苏昆山等地区的部分供应商无法供货,“有些供应商甚至完全停工、停运,导致现有零部件库存消化后无法继续维持生产,这对理想汽车4月份的生产造成很大影响,导致部分用户的新车交付延期。”

  而身处疫情中心的特斯拉旗下两款车型的交付进度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根据特斯拉中国官网信息,Model Y交付周期为10-14周,而Model 3的交付周期则达到了20-24周,准车主们需要等待长达半年之久。

  不过在艰难的努力中,还是有好消息传来。5月5日,据路透社报道,一份内部备忘录显示,特斯拉计划从5月16日起在其上海工厂实行两班制,尽可能使其工厂产量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注:文内受访者陈晓、陈大雷、简丹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