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无忧传媒创始人雷彬艺:我为什么选中刘畊宏?


时间:2022-05-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我们的记者郑丹在北京报道。

四月,全网掀起踢毽子热潮,伴随着周杰伦的早期音乐《本草纲目》。镜头前,刘畊宏正以轻快的节奏挥汗如雨,拍手跺脚,他成了一名国家健身教练。

截至4月29日,刘畊宏和Tik Tok的粉丝超过5500万,为2022年Tik Tok直播人数之最:30天累计观看人数高达3.9亿,单场最高人数5256.7万。连续22天位居全平台热搜榜。

这场罕见的“大火”点燃了大众的健身热情,“刘畊宏男孩”“刘畊宏女孩”一度成为网络热词。

“刘畊宏的火,应该永远是最出格的,范围最广的。这种程度,在整个短视频平台里火的比较少。”刘畊宏老板、前程无忧传媒创始人雷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我预料到会火,但没想到会这么火。”

2021年底,刘畊宏与前程无忧传媒签约。无忧传媒成立于2016年。目前全平台注册主播超过8万人,属于MCN(多渠道网络,泛指网络名人经纪、内容中介等。).有“大德狗郑建鹏严阵夫妇”、“多余和毛毛妹子”、“麻辣德子”等头部主播。无疑,的爆火进一步验证了雷对人的眼光。以下是《中国经营报》记者与雷的对话。

一定要签刘畊宏

103010:你在MCN工作了多少年?

雷:无忧传媒是我们2016年做的,但其实我之前在互联网视频行业摸索了很久,应该算是中国互联网视频领域的第一代进入者之一。

大学的时候对互联网视频比较感兴趣,大二的时候做了一个互联网视频交流论坛。当时有300万人参与。在论坛认识了一个网友,和他一起创办了一家互联网公司。曾从事网吧影视更新系统、网络电视盒子、影视版权等工作。总之,互联网视频领域,除了不写代码,其他方面基本都有涉及。

无忧传媒的第一批员工是我的一些网友。当时很少有人了解直播的生态,我就在各种平台上寻找能力更强,与我们节奏理念相匹配的人加入进来,扩大公司。

创业初期,我们的团队很小,只有十几个人,没有能力签下特别优秀的主播。更多的是从业余爱好者身上发掘培养出来的。等到业余能发展好了,再慢慢找更好的苗子。现在我们公司有2000多名员工,建立了等级制度。目前我们有大量的名人、主播、艺人,规模达到8万人,月活跃收入的主播超过1万人。

今年是公司成立的第六个年头,也总结了很多经验教训,帮助我们更好的进步。现在,我可以说,无忧传媒的核心竞争力是我们通过专业能力塑造的品牌影响力。

103010:无忧传媒是什么时候开始签约明星艺人的?

雷:2016年成立前程无忧传媒后,我们决定做一个网络明星。但当时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整个社会对网络名人的明星化和明星网络化不是很了解,很多明星对短视频和直播也不是很了解。

随着时间推移到2020年,很多明星开始做短视频,带货生活。但在我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没有签约明星带货。因为我觉得大家的心态都没变,很多明星还是习惯于按照参加一次送件来固定自己要收多少钱,而不是按照送件效果来计算收入。其实前期沉淀很重要,包括先慢慢涨粉,再选品带货,效果会不错的。

于是在2020年和2021年,我们暂停了明星签约计划。其实2019年,我们签了一些明星。当时我们让明星先在平台上做短视频。但是这个事情不代表你一做就能起来。这需要一些过程。

可能有些明星拍的很好,但还是需要一个熟悉和适应新媒体的过程。当时觉得有几个明星做的还行,没多久就达到了100万粉丝。但相比较而言,他们还是会把精力放在拍戏或者演综艺上,我也能理解拍戏是他们的梦想。但对我们来说,会很尴尬,因为我们渴望做长远发展。我不是要求明星丢掉原来的业务,而是希望他们能保证一些精力和时间,继续专注于新媒体制造的前期,到一定程度后再讨论时间分配。

所以去年,我觉得时机成熟了。当时明星都在新媒体。有的人赚了钱发展了,有的人踩了坑翻了车。这种情况下,基本上大家对这一块都不那么陌生了。我开始寻找一些合适的明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刘畊宏在2021年底与无忧传媒签约。

103010:刘畊宏注册无忧传媒的流程是怎样的?你一开始给他定的路线是什么?

雷:刘畊宏的签约过程是这样的。当时,刘畊宏经纪人的一个朋友知道我有签约明星的想法,向我推荐了刘畊宏。我看,条件不错,事业起步早,健身多年,夫妻恩爱,三个孩子都很可爱。总体来说,应该是那种大多数人都会羡慕的家庭。

后来我们约好见面聊聊天。当时我们在杭州的办公室约好了。其实我很担心他的时间投入。我还问他:“你能坚持直播那么久吗?”他开玩笑说他身体健康。

刘畊宏有带货的经验,也有自己的想法。此前他曾和一些公司合作在淘宝带货,他

>理想非常明确,就是传播健身理念、健康生活。他很愿意投入精力,分享他的健康理念和经验。我觉得挺好,决定把他签了。最早我们定下来,招人看五点基础的判断标准:颜值、情商、才艺、诉求和人品。基本上有两三条符合就是比较优秀的,如果五条都符合,属于很优秀了,我觉得刘畊宏颜值、情商、才艺、诉求和人品都是很符合的。

  我们总部在杭州,上海也设有短视频团队,所以我建议刘畊宏搬到上海定居,团队专门跟他们去碰撞如何做短视频内容,刘畊宏也同意了。后来我们又从杭州派了电商团队,经历了一个前期的探索和团队磨合的过程。

  刘畊宏最开始的直播,以做家庭场景化为主,就在他家。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让人羡慕的家庭,夫妻恩爱,家庭和睦,饮食健康,将这种生活原原本本地呈现,他并不反对。

  2021年12月,我们从家庭场景化的主题直播开始分享内容,他自己也做一些volg记录生活。今年春节之后,我们开始直播带货。同时也开设他的健身操直播间,当时正好抖音推出粉丝群功能,我们就在抖音为刘畊宏建了一些粉丝群,这样粉丝有问题我们可以及时回答。

  相关数据表明,刘畊宏跳操非常受用户欢迎,粉丝群那会儿很快加满。所以在那时候,我们做了一个决定,暂时先不着急带货,专心做健身内容。原来在探索期,没有固定的直播时间和频次,看到这个趋势,直接固定时间段:周二、周三、周四,还有周日的晚上7:30跳操,周五和周一休息,周六的早上9:00继续跳操。

  差不多在3月份,后台数据基本上每天涨粉在5万到10万人。我觉得这个趋势不错,每次在线跟跳高达几万人,包括无忧传媒也有很多员工跟刘畊宏跳操。他火没多久,我们各地分公司的舞蹈室,在刘畊宏开播时间都被员工改成跳操了。一些没有舞蹈室的小分公司,员工就用办公区域跟着跳操。

  《中国经营报》:抖音禁播两次,刘畊宏穿羽绒服反倒出圈,这是团队想的点子吗?

  雷彬艺:穿羽绒服这个事,我也是后来刘畊宏火了才知道,团队告诉我说,他因为平台审查被封,但问题已经解决了。

  实际上,当时刘畊宏封号,团队都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场就急急忙忙地递给他一件羽绒服,因为他刚好有一件羽绒服是刚洗完,就挂在边上,他本来就要穿这件衣服,也不是刻意策划的举动,只是比较急的情况下诞生的巧合。

  没想到之后数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差不多一天涨了100多万名粉丝。刘畊宏的火,确实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也不是说穿个羽绒服一下子就火了,我们在后台是可以看到数据逐步上升的。之前他签约时,有135万名粉丝,一个月不到涨了300多万人,羽绒服事件之后,又涨了100多万人。

  火,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中国经营报》:在视频传播量和粉丝基数方面,你此前对刘畊宏最高预期是多少呢?

  雷彬艺:坦率地说,我们没有定这样的目标。2017年,我们就提出一条使命:“让大家在追梦路上不饿着肚子。”但真正最后能够火到什么程度,这不是我们决策能影响的。

  我预料到刘畊宏会火,但是没想到这么火。我之前跟内部说,这个人一定要签!刘畊宏一定能做起来!不一定是“火”这个字,因为“火”可遇而不可求,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

  刘畊宏的火,确实应该是我们历来最出圈、范围最广的。火到这个程度,在整个短视频平台里,都是相对较少的。这么快的速度,确实是天时地利人和,加之他自身的厚积薄发。但是如何持续“火”,还需要自身的功底和公司的专业去冷静面对的。

  《中国经营报》:此前,无忧传媒签约“大狼狗郑建鹏&言真夫妇”“多余与毛毛姐”“刘思瑶”等主播也有不同程度的火,这背后公司团队是如何帮其把关的,你可以详细举例说明吗?

  雷彬艺:就以广东夫妇为例,我们2018年底签约广东夫妇,签约时他们有100万名粉丝。

  2019年,关于线下线上精力投入的问题,他们纠结过三个月,最后决定在2019年5月,开始重点去做线上,后面三个月涨粉100万人,很快在抖音商业广告上排到平台第一。

  最开始,广东夫妇更多精力是花在线下的,郑建鹏本身是一名舞团成员,在广州已经有一定的名气,那会儿更多的收益来自线下演出。后来签约无忧传媒,我认为他的才华是适合线上运营的,但他们很难做决定。

  当你一条路走得还比较顺,你却给自己选择走另一条不确定的路,往往是很难的。所以他们那时候确实很纠结,至少大部分放弃当时稳定的收益和拼搏的线下,选择另外一个看起来很美好却又不确定的线上。

  也是机缘巧合,2019年我们在三亚举办无忧之夜,他在舞台上彩排,因为地滑摔了一跤,当天被送回广州治疗,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因为腰伤,长时间不能再做剧烈舞蹈的表演,郑建鹏这时候自然而然把更多的精力投在线上,写了很多本子跟团队碰撞想法,出院之后立刻把全部精力投入线上,三个月涨粉上千万人。于是很多广告商找上门来,他们就继续往前做。

  2019年底到2020年上半年,广东夫妇一直在尝试做直播带货,我觉得他们适合。我记得在2020年8月1日,我约郑建鹏来杭州聊。那时候我们团队都要飞到广州支持他们,效率比较低。我问他能不能全家搬到杭州来,这对他来说又是很大的一个决策,因为他老婆30多年从来没有离开过广东。

  为了团队更好,他们想了半个小时,同意搬过来。于是回广东差不多三天时间,打包了20多箱东西,全家搬到杭州,我们先安排住酒店,直接开始工作,当天进行机场带货破了1亿元。

  2020年疫情暴发,广东夫妇当时拍了很多娱乐化的内容,但不适合在疫情期间播放。这又是一个很困难的时期,怎么办呢?他们想到先支持武汉抗击疫情,捐赠物资。当时政府在号召居家隔离,于是他们利用自己的特长,用不枯燥的方式讲述居家隔离,没想到这类视频起到非常好的效果,还被央视评选为居家隔离的典范,那个月又涨粉过千万人。

  我们回过头来说,广东夫妇是因祸得福。但核心还是在于他们自身就是这块料,同时也要在合适的时候,做出合适的抉择。无忧传媒则更多的是发现这块料,真正能不能做,还得看他们自己愿不愿意去投入。如果说大火,确实需要时势造就。

  全民健身是一种趋势

  《中国经营报》:关于刘畊宏商业化方面,你们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雷彬艺:我看外面说我们一天一个价,根本没有的事儿。坦率地说,我们当时决定是需要商业化的,但真的价格还没有定,现在只是一个筛选跟探讨的过程。

  我们之前统计过,无忧传媒总共合作过的品牌超过1000个。主动为刘畊宏专程找过来合作的有百家以上。但是我们肯定承载不了那么多,也不想太过密集的商业化,还是会慢慢来。

  这段时间就在讨论策划方案,做内容,探讨商业化。变现可能性上有很多,路径也是分步骤来的,包括广告、代言、带货、上节目等。形式上,没有说专注于某一个类型的变现。

  我们现在不是单纯为变现去考虑。更重要的是把刘畊宏的账号做好,让他做得更饱满,有更好的作品。变现是随之而来的事情。像代言、广告、电商甚至是跟品牌合作的联名,后面都是有可能的,只是说参与到什么形式、参与到什么深度、在什么时候去做,这些会更重要一些。

  从开始做这行,我们就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肯定不会做那种稍纵即逝的火。要做的是如何持续地火,持续地有商业价值,有更好的内容输出,这才是我们更关心的问题。

  《中国经营报》:刘畊宏爆火之后,对公司是否有增强信心的作用,以及带来一些启发?

  雷彬艺:肯定是有帮助的。一直以来,我们在整个发展路径上,每一两年会重点专注某个新的业务突破。像我们一开始做娱乐直播,做到最头部;又去做达人家短视频板块,做到头部;后来重点做直播带货,今年我们的两个重点是要做明星的网络化以及知识服务。这对于我们团队有很大的信心。

  启发是进一步坚定了我们继续夯实内功的决心。2016年我们做微博直播时,半年内做到平台第一。很多人是支持和认可我们的。那时候我跟团队就说过一句话:“千万不要做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事情。”

  对于我们来说,因为运气好抓住了机会,这时候更加激励我们去夯实内功,加强内部建设和自身团队能力的提升,包括继续引入优质的人才去进步。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线上直播健身会是一个风口吗?

  雷彬艺:很多人问,短视频直播现在是不是一个风口?我个人并不觉得是一个风口,而是一种趋势。短视频和直播发展到今天,已经到互联网的新基建的地位,大家通过短视频和直播能够更好地表达自己,也是很好的互动,健身在我看来也是一个趋势。

  国家强调了很多年全民健身,北京冬奥会又把大家的运动热情点燃起来。我看到短视频平台也在推动积极健康,带动全民健身,今年平台有很多健身内容开始涌现出来。

  很多时候,风口不是你能造得出来的,而是顺势而为,找到合适的发展机会。随着刘畊宏的火,可能进一步助推全民健身的热潮。随着大众生活水平的提高,我觉得全民健身应该是一个趋势,大家在注重工作事业的同时,也会开始注重锻炼,健康生活。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