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数学家为何最容易满足公众对天才的想象


时间:2022-05-0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王秋

北大数学科学研究所的“沈伟”魏东义又上热搜了!他帮人“秒破难题”的新闻席卷全网。

有网友表示,他们的科技公司不得不做一个数学模型来模拟产品的物理属性,但是模型越复杂,模拟就会越失真。包括6名医生在内的团队花了4个月才解决。向魏东义求助后,很快解决了问题,魏东义认为太简单,拒绝支付。

这已经不是《沈伟》第一次流行“出圈”了。在之前的一段采访视频中,魏东义手里拿着馒头和矿泉水瓶,憨厚的外表,朴素的衣着,朴实的话语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人们热议的是,这张图和想象中的“北大老师”“数学天才”差别太大了。这不禁让人想起武侠小说中不修边幅的爱因斯坦甚至扫地僧。

这一次,“沈伟”又上了热搜,人们看到这位天才数学家不仅“画风奇特”,而且“弹得很好”。网上可以查到他的数学造诣,但是列举出来的抽象成就没有这个故事生动。

总结起来,人们津津乐道的有两个方面:一是数学天才可以轻松解决实际工程问题;二、淡泊名利,“出了事就要脱衣服”。

有网友想求证此事的真实性,但这不是重点。即使网上传说不实,也不算特别恶劣的谣言。这个故事正好符合“吃瓜群众”的视觉思维。

人们期待这样的天才。

他可能很卑微,甚至有点寒酸,但他很有能力,很有成就;他看起来像个书呆子,但他有真正的技能。解决难题能给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他是无争议的,道德纯洁的;他无视外面的世界,过着自己的生活.

科幻作家包书在微博评论中说得好:“《沈伟》完美符合普通人对天才的想象。科学天才就是沉浸在科学王国里,不闻窗外事.我们年轻的时候,常常觉得自己很有‘个性’,接近天才,但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是天才,但现实中总有假天才,总有骗人的高手。就在我们怀疑是否真的存在天才这个“物种”的时候,这个有鼻子有眼的故事再次让人相信山外有山。

事实上,“江山代有才人出”,历史上各行各业从来不缺人才。但是大家追捧的天才需要满足一些条件。

人说“文无第一”,不是所有的行业只要有才华都会有目共睹。梵高和卡夫卡,画家和作家,都是各自领域的一流天才。不幸的是,他们都在死后赢得了名声。

面对这些缺少“世界新闻”的样本,人们更多的是对它们的失望。也许说到底,人们还是会怀疑文学艺术与科学相比,在智力要求上不够“硬”。科学界的天才似乎更容易得到业内专家的认可。

人们所喜爱的天才,也许在道德上并不完美,但至少它必须脱离世俗。

牛顿在科学史上的地位是首屈一指的,但在那一年,牛顿在担任教师期间的工作收入并不高。这也让年过50的牛顿决定寻求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谋生。1696年,英国财政大臣查尔斯蒙塔古(Charles montague)写信邀请牛顿担任皇家铸币局的监管人。收到信后,牛顿高兴地去了那里。虽然后来牛顿改革了金币生产技术,实现了英国金币制造的标准化,但人们提起他的晚年,总觉得伟大的牛顿已经没落了。

大多数科学天才都有能力获得成功。科学天才一旦名利双收,人们会认为是天赋使然。如果把才华转化为利润,虽然可以理解,但会变得不那么可爱和可敬。

为此,中国科学院遥感研究所所长李小文院士成为明星科学家。当然,他的“出圈”是有辉煌的学术经历和优秀的学术贡献支撑的,但人们喜闻乐见的是他那脚上穿着布鞋的邋遢形象,和令狐冲、二锅头一样的侠义性格。

也有一些天才,一出生就受到伯乐的喜爱。他们的能力和成就横跨文学、科学、艺术等多个领域,个性非凡。但由于他们的研究领域缺乏直接而明显的实用价值,很难“走出圈子”(这并不是说“走出圈子”本身就值得追求)。

20世纪的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就属于这一类。他出去了。

身名门巨贾,却也安贫乐道。不仅在音乐、工程、建筑等领域表现出极高的天赋,更是一手缔造了两个完全不同却都有巨大影响的哲学学派。尽管如今的文艺青年多多少少听过他的大名,但大家似乎很难说出他的思想如何改变了世界。

在没有神的时代,那些集才华横溢、道德圣洁、人格超拔和贡献斐然于一体的科学天才,自然容易受人称颂和爱戴。不过这样的科学天才越来越少了,这不是人的问题,而是科学的性质发生了变化。

20世纪中期美国“曼哈顿计划”之后,科学逐渐从牛顿时代贵族式、个人英雄主义般的“学院科学”,进入到了需要政府、资本、民众等多方主体介入的“产业科学”。科学的规范性要素发生了剧变,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的天才科学家也就愈发稀少了。

这么看来,只有数学天才最容易满足公众关于天才的想象。

数学有公理系统,有对错可言,比拼的是智力和专注力。天才数学家一般无暇抛头露面、追名逐利,他们沉浸在纯粹的思维王国当中,但一不留神就会带给其他领域(例如物理学、生物学、经济学、计算机工程、军事密码破译等)巨大而实惠的变革。

纳什“美丽心灵”的故事拍成了电影,图灵二战中破译德军密码一事被广为传颂,这些都是人们对天才数学家至真至纯的礼赞。

与追捧娱乐明星不同,这一回,绝大多数人是真心诚意被“韦神”种种可贵的品质所折服。人们渴望一个像数学真理那样永恒为真且有实效的精神榜样。

以前是陈景润,这次,是韦东奕。

(作者系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副教授)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