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Q1平稳度过、Q2下滑成定局,理想汽车命系新车


时间:2022-05-1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第一季度平稳度过已成定局,第二季度下滑已成定局。理想情况下,我们需要在下半年尽快找到扭转局面的方法。

北京时间5月10日,“造车三股势力”之一的李率先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在原材料价格上涨、供应链承压的情况下,理想依然保持了稳定的增长节奏。然而,自4月份以来,新冠肺炎疫情的再次爆发对许多汽车公司造成了沉重打击,这些公司的供应链和汽车生产都集中在上海及周边城市。在经历了相对平稳的第一季度后,如何度过危机,扭转局面,是行业面临的难题。稳步渐进的操作。至少在第一季度,新能源汽车公司普遍日子过得比较顺利。2022年首月,交付量开门红,理想和小鹏交付量均突破12000辆,只有蔚来未能破万。2月受春节影响,单月理想交付8414辆,成为新势力中的第一名。3月恢复正常,小鹏大幅领先,理想也突破万辆。只有蔚来徘徊在万辆大关。从理想内部横向对比,2022年Q1交付量同比增长152.1%,但较去年第四季度略有下降。当然,包括春节假期在内的第一季度处于淡季。此外,汽车芯片供应仍有缺口。这样的下降也在意料之中。

由于理想的总收入主要来自汽车销售,Q1 2022年的收入与其交付量基本一致。营业收入9.5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67.5%,环比下降10%。毛利率方面,理想依然稳健,上游涨价压力在一季度没有明显传导到主机厂。2021年,理想毛利率达到21.3%,排名第一。2022年,理想毛利率将进一步提升,达到22.6%,相比去年同期的17.3%有了大幅提升。在单车的毛利率水平上,22.4%的水平也略高于去年第四季度的22.3%。净利润方面,理想未能延续去年第四季度2.95亿元的净利润,净亏损1090万元。费用增加是理想报告期亏损的主要原因。其中,对研发的理想投资;d达到13.7亿元,同比增长167.0%,环比增长11.7%;销售、总务及管理费用为12.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35.9%,比2021年第四季度增长6.8%。这样的研发;投资数据创下理想新高,并从R & ampd费用率,14.3%的占比也超过了2021年的12.2%。要知道,在“魏小利”三家公司中,理想一直坚持着花钱要精打细算的理念。然而,随着行业竞争逐渐进入深水区,竞争日趋激烈。头部企业要想保持优势,就要在研发上多下功夫。总的来说,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中,Ideal的业绩略超预期。财报发布后,理想股价在美股开盘前也上涨了4.5%。疫情重创供应链,但真正的考验始于4月。进入2022年后,疫情蔓延全中国。年初苏州的疫情对2月份的理想交付量有一定影响。此后,上海的疫情给链条极其复杂、高度分工的汽车行业带来了挑战。4月份各造车新势力交付量环比均有不同程度下降,无一数据破万。其中,小鹏交付了9002辆,环比下降41.6%,而蔚来的交付量几乎减半,仅为5074辆。最严重的是理想。一个月仅交付4167辆汽车,在造车新势力中排名垫底,链条上的链条

,上海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同样依照国信证券数据,上海共有17家上市汽车零部件企业,2020年总营收达到1773亿元,这些企业主要供应的主机厂有上汽集团、宇通客车、东风汽车、福特、戴姆勒、本田、丰田等。而在新能源领域,上海截至2021年底聚集了13293家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从原材料到整车制造,再到市场销售,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闭环。此外,上海还是全国最大的芯片产业集群,其产业规模占到全国1/4。电动车巨头特斯拉,在中国内地的产能几乎全部集中在上海及周边区域。近几个月,特斯拉上海工厂停产的消息时有传出。特斯拉境况如此,“蔚小理”也好不到哪去。三家之中,相对受影响最小的是小鹏,根据财新报道,小鹏仅有部分电机供应商位于上海,而其主要的生产地位于广东和河南,因此也是三家之中交付情况相对较好的一个。蔚来的情况就不怎么乐观了,其供应链企业主要集中在吉林、上海和江苏,都是受疫情直接影响和波及的区域。受影响最严重的是理想。理想汽车CEO沈亚楠在5月1日曾解释道,理想的常州基地位于长三角中心地带常州市,而公司超过80%供应链企业分布在长三角地区,其中大部分又位于上海和邻近的江苏昆山,无法正常供货,有的甚至完全停工、停运。众所周知,汽车产业链庞大、错综复杂,且上下游之间依附关系极强。在压力尚未解除的情况下,理想给出的第二季度业绩指引也相对保守。理想预计,2022年第二季度交付量为21000辆至24000辆,即环比下滑24.3%至33.8%。其预计总收入也将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为61.6亿元至70.4亿元,即环比下降26.4%至35.6%。新车能否助理想翻盘除了要熬过疫情对产业的影响,对于理想自身而言,转机何时出现?上周招商证券评论指出,理想常州工厂的供应链仍较紧张,预计5月产量仍短暂受压。工厂产量持续承压,但订单却不等人。根据沈亚楠在电话会议透露,今年4月上半月,理想ONE收到的订单量较少,但从4月下半月开始至5月初,除上海以外的订单增速明显。“目前手中订单很充足,但最大的风险是供应商生产状况。”4月20日,理想曾在官方公众号发布通知:“目前,理想汽车正与供应链企业一起,在满足疫情防控的要求下积极恢复产能。我们努力将用户的交付延期控制在3周以内。”交付周期一直以来都是造车新势力的老大难问题,理想汽车往往可达6-8周,有些地区甚至可能达到10周。在订单量充足的情况下,交付始终延期,不仅会给工厂带来生产压力,也容易在市场端引发负面的反馈。对于理想ONE车型以及理想在第二季度的业绩表现,还有一大因素值得关注。今年3月,理想宣布了对理想ONE进行价格调整,全国统一零售价格由的33.8万上调至34.98万元,调价从4月1日正式实施,这也正是第二季度的开始。如何尽快调整生产计划和节奏以适应当下的订单需求,是理想需要解决的问题。当然,这一切的基础还要建立在疫情影响得到缓解的基础上。除此之外,理想在产品结构上终于要有所改变了。成立以来一直靠着一款车型打天下的理想,即将推出他们的第二款车型——理想L9。尽管当下工厂端承压,但理想创始人李想还是展现出了足够的信心:“我们仍计划在第三季度交付第二款车型理想L9。”早在4月15日,工信部公布了一批汽车申报名单,理想L9便位列其中。根据介绍,理想L9是插电式混合动力多用途乘用车,6座设计。其价格区间将定在45-50万元,拥有1200公里的CLTC续航里程,电池200公里+汽油1000公里。相比统一零售价34.98万元的理想ONE,L9价格进一步提升,也展现出理想巩固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决心。同时,高端线的产品问世,还将进一步提升理想一直以来保持领先的毛利率水平,李想本人也表示,产品线的扩充绝不意味着乱花钱——可以承受亏损,但要稳住毛利率。随着L9的即将交付,理想的产品线扩张脚步也开始加速。李想在财报电话会中透露,今年到明年将推出包含L9在内的3款新产品,包括全新一代增程产品,和BEV高压平台的产品,“明年大家就可以看到我们第一款20-30万元的中型车的产品。”李想对理想的产品结构设计,是以iPhone作为参考,他希望理想可以在每10万一个价格区间内放置爆款车型,此举也意味着,理想在稳固高端市场之后,将会进一步下沉。从理想一系列的布局和规划来看,公司似乎把机会都压在了下半年。产品线的丰富往往意味着消费群体的扩大,新车型L9不光可能会左右理想单一季度的业绩状况,可能也会对企业未来的方向带来改变。平稳度过第一季度,二季度下滑已成定局,理想需要在后半年尽快找到翻盘的办法。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