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灰产与闲鱼的“猫鼠游戏”


时间:2022-05-1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作为目前少有的C2C闲置电商平台,软色情似乎和闲鱼APP是一个颜色,从诞生开始就很难彻底撇清和它的关系。即使平台做了很多努力,也有无奈的政策和对策。

先不说早些年的赤裸裸的交易。三年前,闲鱼被曝出同城卖家低价出售洛丽塔服饰引诱妓女的新闻。当时男卖家抓住了女生的洛丽塔热,用衣服交换性。更有甚者,他们直接在详情页标注“一炮换一个”。

虽然事后,闲鱼封杀了此类涉嫌违法商品,并在2019年发布了《闲鱼社区信息发布规范》,但无济于事。最后,在浙江省委网信办的督促下,闲鱼启动了郝好汤的“百日专项行动”,主动关停其社会生命线“鱼塘”。

但作为头部闲鱼电商平台,基于社交和兴趣聚合的C2C基因一直是闲鱼坚实的护城河,显然不愿意轻易放弃。鱼塘下架没多久,闲鱼就在网上“会玩”了。虽然后者提高了准入门槛,但骨子里,玩和鱼塘还是有重合的。

目前免费鱼游戏主要有两个入口,一个是鱼塘升级的圈子,一个是用户发帖的广场。虽然两者细分程度有差异,但“性感程度”大致相同。页面上充斥着大量衣着暴露的女性图片,视觉感和曾经软文充斥的小红书页面,或者淘宝性感服装页面差不多,比以前的鱼塘还要差。

以全民健身圈为例。虽然圈里描述的是“关爱健康,分享真实干货”,但真正和健身有关的帖子却很少,更多的是各种产品的广告和与健身无关的“美照”分享。另一个入口广场,将播放,被软色情内容包围。即使多次屏蔽,偶尔还是有相关内容。

但与小红书的姐妹们不同的是,闲鱼的留言里充斥着“如何联系”,更有甚者直接问“价格”;相比淘宝纯粹的卖家-买家业务,在闲鱼发布性感照片的用户更感兴趣。

软色情的背后,往往不是我。

根据光子星球的观察,这些人尽量用性感的照片包装自己的账号,背后的用户不一定是照片的拥有者。

在钓鱼爱好者的圈子里,一个身材很好,穿着紧身衣,手里拿着鱼竿躺在河边的女人,她的账号帖子里照片质量非常高,空间构图精致,但她闲置的鱼竿鱼饵产品只是随手放在地上一拍,产品和帖子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两面。

经查,该账号的所谓图片来自一个韩国钓鱼博主,也就是说,十余个帖子中设置的人,只是其背后一个普通的渔具卖家。

然而,一位上传了在海边穿着比基尼各种pose照片的用户,他的帖子和随笔主要是“今天又是充满活力的一天”和“我今天看起来可爱吗?”,在闲鱼坊收藏评论数百次,甚至点赞数千人。但仔细看了他的几十个帖子,虽然视角主要是作为名人的“我”,但照片并不全是一个人的。从照片的风格来看,很有可能是从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偷来的。

同样,在其闲置商品页面上,发现该用户出售的奢侈品珠宝包全部只需100元:“我记得花了6800元,但包太多背不动,低价就出来了。”这样的差价,缺乏购买记录,在稍有闲置交易经验的用户眼里无异于一副“假相”,但在所谓的人为包装下,却引来了几十人的“想要”。

上面两个的逻辑很清晰,就是软文色情照片的引流效果还不错。通过观察,无论是正方形还是更细分的圆形,偷图的玩家都不在少数,甚至有规模化的趋势。

不可否认,相当多的用户分享他们的照片是出于纯粹的爱和与其他爱好者的交流。但通常情况下,个人卖家在发布闲置物品时,要么会在淘宝上一键转卖,要么会附上商品实拍。但这类频繁发布引流帖的卖家图片明显是商业拍摄,不能要求实拍,没有购买记录,尺寸齐全。很难不让人想起无货源的闲鱼分布。

所谓“一次下架”,是指通过1688等渠道收集货源信息,挂在闲鱼上。一旦成交,只需要拿着客户的地址信息在家里下单,发货后把单号填给闲鱼。这种中间商的生意是不需要成本的,操作起来也比较轻松。所以被各种关于所谓赚钱方式的文章吹嘘为最好的副业。

但是,天上不会掉馅饼。代理的成功是基于账户权重和流量的。只有成为这个倒韭菜赛道的负责人,才能真正赚钱。也就是说,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靠一家机构完成副业的梦想,远不如去网文平台编一篇很酷的文章现实。

际。

据一位从事多年代发生意的玩家小A透露,早年为竞得流量,同行往往会争先抖机灵,例如一本正经地出售真人葫芦娃、手持AK47的青花瓷具等商品,再将其截图发至贴吧或投稿给搞笑博主提升讨论度,以此为帐号导流。

“起初效果还挺好的,但后来帖子多了也就是图一乐,热度虽高,但既不能吸粉也不能促成成交,变成无效流量,再后来同类帖子越来越多了,审核也越来越严了,经常会因恶意导流被闲鱼删除。”

抖机灵的导流大法不再有效,使他意识到只有发布同自己代发商品有关的帖子,才能获得真正能被转化的流量。只是,代发商品大多以百元内服饰、物件为主,买家多因便宜而来,很难形成讨论度,更何况深入相关圈子还需耗费大量时间成本,远不如直接用美女图片视频素材来得粗暴简单。

“用美女素材引流稍有不慎就会被平台封禁,但把握好尺度还是能做客流量的。不过也有一些人不为做客流,只为推代聊,或是给一些深夜APP拉新,效果也是不错的。”小A透露道。

也就是说,充斥在闲鱼的软色情内容除为商品引流外,确也延申至了灰黑产业。

治标容易治本难

“好无聊,有什么好玩的吗?求介绍~”某地同城圈子里,这样一条帖子赫然在列。由于配图中的女性衣着性感,该帖子回复数已趋近百位,且清一色为“怎么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该发帖人除数个同类帖子外,并未在闲鱼发布任何商品,堪称闲鱼非典型用户,而对于为围观者们热切的问询,该用户同一在帖子下方回复道:“简介,全部拼音小写。”而其主页简介一串意味不明的中英文组合,正是其微信号,显然是有备而来。

年初,有媒体爆料闲鱼不仅存在情色陪聊、原味内衣等情色交易,甚至还有线下的上门情色服务。尽管闲鱼回应称其一直致力于打击色情等违规商品,但相关灰黑产业却大有春风吹又生之势。

据光子星球观察,当前的闲鱼虽对“丝袜”“原味”乃至“陪玩”等词均施以管控,但别有用心的玩家总能以各种谐音、变体绕过平台的监管。以关键词“本人照片”为例,其买家多以贩卖自己生活套图为由,但中间不乏夹杂情欲、明确表示照片乃“你懂的”之流。“单张5元,视频20元,52元一套,含10张照片外加一部视频。”更有甚者,一边以贩卖照片引流,一边以千元标价招收“按摩师”的用户。

此外,所谓“出租自己”的“非职业伴娘”,亦混入了灰黑产的身影。据一位用户透露,自她跟风发布兼职伴娘的商品后,每天带着心思前来询问可否出门看电影、或当“一日女友”的用户不计其数,此番骚扰之下,偶有看似正规的客户,她也不敢再接单。

显然,看似声称不喝酒、不婚闹的“非职业伴娘”,已逐渐沦为买卖双方互相揣测对方意图的产物。在此背景下,某位声称兼职伴娘的用户,其主页不仅挂有“转账1000满足所有要求”的商品,亦有成人用品,无需明说,便隐隐将自己同正常的兼职伴娘加以区分。

当然,面对愈演愈烈的情色产业,闲鱼并非坐以待毙,而是反复施以重拳。但事实是,闲鱼的重拳多以加强关键词屏蔽与查封账号等路数打出,这不仅很难限制不断迭代升级的老司机“黑话”,甚至还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正常用户的体验。

每次所谓的整改不外乎加强关键词屏蔽与查封账号等措施,这不仅很难限制不断迭代升级的老司机“黑话”,甚至错杀了正常的用户。

一次闲置物品交易中,闲鱼资深用户小C被询问衣物是否穿过,而一句“都是穿过的”被闲鱼识别为敏感词,扣分12分,而在此之前,她便曾因发送上身照而被短暂封禁。“虽然确实经常有买家问我有没有内衣内裤出,也有买家表面卖衣服,付款时要求我赠送袜子、内裤之类的,这些都见惯不惯了,但我一直都是不回复或是拒绝,但在二手平台回复衣服是穿过的哪里低俗、色情了?”

而据一位闲鱼账号因一句“我也是XX市的”被封禁的用户透露,闲鱼对“色情”的认定向来有失偏颇,不仅私聊中穿着衣服拍照就会遭罚,稍有不慎触及所谓的“关键词”,便很可能被认定为色情、低俗,这类违规不仅不支持申诉,往往还是扣100分的顶格重罚,不仅发布、购买商品权限会被剥夺,头像、简介、背景图片等均被删除,等同于账号被彻底抹去。

显然,不近人情的苛责背后,是屡陷情色交易丑闻的闲鱼对于内容治理的恐慌,但以检索关键词及用户为核心的方案成效如何仍待考究,毕竟“黑话”的演替是永无止境的,一时封禁了“陪玩”“丝袜”,但却无法限制“喝茶”“上课”等新兴“黑话”的涌出,显然只是治标不治本。

而“本”,或许在于整个闲鱼社区抑或是风气。据了解,以自身衣物为主营商品的女性卖家,倘若衣物本身抑或是上身图含露“性感”意味,或多或少都曾遭遇骚扰,更不必说闲鱼主打的JK、COSPLAY等兴趣圈层。

经过多次实验,新注册的闲鱼账号进入会玩页面,默认推荐不少为前述有软色情嫌疑的帖子,也就是说,这些略带“性暗示”的内容,并没有被关键词封禁那般严苛对待。这也许是处于用户粘性的商业考量,抑或是大众口味所至,但殊不知这也在无意间影响着平台的风气。

软色情继续成为版面担当,灰黑产业的默契延续,无辜用户被命中,正常用户被骚扰,闲鱼想要治标治本,除了更严苛更精准的管控措施,或许还需要重塑自身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平衡。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