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PE巨头都有个保险梦


时间:2022-05-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东四十条资本(ID: DSSTCapital),作者Joy。猎云网授权发布。

据外媒消息,2022年5月9日,凯雷已经同意以17.8亿美元现金从白山保险集团有限公司(White Mountains Insurance Group ltd .)手中收购美国专业保险提供商NSM保险集团。

诚然,PE巨头都有一个保险梦。

从历史的车轮痕迹来看,私募基金一直在推动保险经纪行业的整合。根据咨询公司德勤的数据,在2021年,并购;保险业的交易额翻了一番多,从一年前的220亿美元增加到580亿美元。

凯的保险梦

凯雷表示,该交易预计将于今年下半年完成;白山的账面价值也将从这笔交易中增至每股280美元,未分配资本也将从约4亿美元增至约17亿美元。

根据官方消息,总部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NSM保险公司是最大的独立保险经纪公司之一,承保宠物、非营利组织、工人赔偿、卡车和行为医疗保险的保单。根据其网站,它从100多万客户那里获得了超过10亿美元的保费。

这次收购看起来没有什么噱头,但也不是凯雷第一次进入保险领域。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1月,当时凯雷将其在伦敦保险经纪公司PIB Group的多数股权出售给私人股本公司Apax Group,交易金额未披露。

PIB成立于2015年。被凯雷控股5年,显然已经成长为一家优秀的保险公司。《星期日泰晤士报》 2020年,维珍大西洋高速公路被列为英国100家发展最快的公司之一。此外,它还被普华永道《星期日泰晤士报》评为英国中端市场250家领先私营公司之一。

今年17.8亿美元的保险收购可以视为凯雷在保险领域的又一次成熟投资表现。但经典案例是2005年凯雷收购中国太保。

凯雷进入中国,试图收购太平洋保险时,过程并不顺利。早在1999年,前者就参加了抗击CPIC的战斗。除了凯雷,包括安泰、澳洲安全集团、荷兰国际集团、花旗集团、高盛和淡马锡在内的18家外国投资者也盯上了CPIC。

在2005年与CPIC正式签署协议之前,凯雷与CPIC的谈判颇为坎坷。根据旧资料,CPIC对凯雷不满意。在CPIC看来,凯雷更像是一只投机基金,而不是一家资金雄厚的私募股权巨头。它是短期的,需要快钱,不能给CPIC稳定和实用的技术资源支持。

直到2003年,高盛帮忙把美国最大的寿险公司保诚拉过来,双方的正式谈判才开始。2004年,双方起草了参股协议,据说有200多页厚。

可以说,凯雷在CPIC面前并不是一个高调的投资者。起草协议后,凯雷要求三次注资和赌博,但结果遭到CPIC的严厉拒绝。

最终,在2005年12月,两家公司正式签署协议,凯雷和保诚以4亿美元收购了CPIC人寿24.9%的股权。凯在CPIC人寿的股份可以在未来转换成一定比例的集团公司股份,投资期限锁定至少3年,或者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股份可以增加到49%。此外,凯雷不可能投资第二家中国保险公司。

尽管过程错综复杂,但结局证明了凯雷为何对CPIC如此坚定。资料显示,自2010年12月30日起,凯雷连续减持套现CPIC股份,最终于2013年1月彻底退出CPIC,8亿美元的投资换来51亿美元的回报。

这是当年中国最大的一笔私人股本投资。凯的创始人之一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甚至笑称,希望自己是第一个在中国购买中国保险的美国人。

从8亿英镑到51亿英镑,从1999年到2013年,凯雷在CPIC的回报超过了5倍。

PE/VC与保险资金的纠葛

对于很多人来说,保险金似乎天生就适合私募股权投资,更适合LP。截至目前,保险资金已经成为私募基金最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

当然,除了凯雷,很多中国PE巨头对保险公司都有一定的眷恋。以李新忠为例。2017年,李新忠参与筹建的郭芙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获批,成功获得保险牌照。资料显示,当年李新忠仅投资1.8亿元,占12%的股份。

从信仰中去除利润。

外,鼎晖、赛富、红杉、弘毅、复星、九鼎等公司都曾通过不同形式参与到保险公司中。比如2018年5月复星系与新华保险达成战略合作,前者持股5%以上股份;而九鼎通过发起设立或收购方式,参股或控股三家保险公司。

然而严格说起来,相比于PE巨头参与到保险领域,保险公司涉水VC/PE才更深一点。作为金融机构,如今险资对LP这一身份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仅以2022年3月为例,包括太平洋、长城、泰康等在内的知名险资LP共对外出资12笔,金额规模超过百亿。第一部分提到的太平洋保险就是很成熟的险资LP,从2013年第一笔对元禾控股的投资,发展到今天,太保已经对外投资了600多亿资金,投过将近30个GP,基本上横扫了当下中国最主流的VC/PE机构。

如今在业内险资对PE/VC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以目前的形势来看,险资已经尤其成为人民币基金募资的重点对象,甚至不少基金专门招聘了有险资募集经验的IR。

比如就曾有猎头对投中网透露,从2020年开始,很多机构对猎头提出了人民币IR要求有险资LP的对接经验。“但险资对IR要求较高,这种人才也很稀缺,国内有相关对接经验的IR恐怕不过百人,毕竟拿过险资的GP应该不超50家”。

而相比外资保险较为看重基金回报,内资保险则更加严苛,他们有一套非常严格的投资标准和流程,对IR团队的要求也更高,比如专业度、沟通能力、公关能力等等。

“前两类LP严重依赖募资人员的资源”,资深IR指出,“拿险资举例,先不说拿下哪家,光是把保险圈的投资部总经理全见一面,就已经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对于私募股权和险资的纠葛不用多说,无论是在资金配置,抑或是对风险的追求与克制上,PE/VC和险资更像是天生一对。凯雷的合伙人达安雷(Daniel D’Aniello)曾说过一句话,十分经典,“(人民币基金)回报足够可观,值得我们去面对那些税收、外汇等方面的挑战。”

PE巨头都有个保险梦,而现在保险公司亦都培养出了LP情结。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