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爱彼迎退出中国市场之后


时间:2022-06-0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封面来源 | 视觉中国

封面|视觉中国

作者|编辑:王涵予|潘心怡

资料来源:36Kr

经过9年的努力,Airbnb离开中国市场,国外平台运营商又有了“水土不服”的故事。

作为城市B& amp;b品牌,任培英“有一些起伏”当她看到这个消息,因为约40%-50%的订单超过50 B&安培;她经营的b房来自Airbnb平台。

建筑师任沛英创建了B& amp;2012年b品牌“喜舍”。主要房子是上海核心城区的老洋房。翻新后,它被出租作为B&放大器;b,以高端定位为主,且一晚均价在1200元左右。此前热播剧《安家》中价值1.5亿元的龚家花园原型就是西舍的其中一套房子。

昨天的团队告诉36Kr,目前Airbnb通常占其订单的40%左右。同时,从楼主的角度来说,Airbnb是一个相对友好的APP;说到平台管理功能,Airbnb也相对公平。

业内普遍认为,Airbnb的用户更加“纯粹”,大部分是真正推崇B&旅行方式的房东和房客;b .但是,也是住房质量的门槛要求导致其扩张缓慢。Airbnb在中国大陆的房源只有15万套左右,明显不如国内的头宿平台。

国内主流民宿平台房源情况

国内主流民宿平台房源情况

虽然36Kr接触的大部分民宿房东都不愿意从Airbnb撤退,但从市场规律来看,这是一场期待已久的“输华”。

780亿民宿巨头与2.5%市占率

看时间线,Airbnb在中国市场8年多的尝试似乎没有什么亮点。此前,《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Airbnb中国的住宿和体验预订通常只占总收入的1%左右。

按照这个收入比例,2021年Airbnb的总收入为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2.2亿元。据推断,其在中国大陆的收入约为3.8亿元人民币。根据国家信息中心的数据,2021年中国共享住宿市场规模约为152亿元,36Kr估计Airbnb在中国大陆的市场份额仅为2.5%左右。

事实上,Airbnb已经在2021年财报中表达了悲观预期。预计在中国市场的业务运营将继续产生大量费用,“可能无法在该市场盈利”。

不过,正如二级市场情绪为Airbnb的退出写了注脚一样,Airbnb退出中国市场的影响确实有限。

Airbnb于2020年12月登陆纳斯达克,上市一年半以来股价波动频繁。尤其是在2022年,由于高增长的美国科技股遭到抛售,Airbnb的股价今年以来已经下跌了约36%。消息公布后,美国东部时间5月24日,Airbnb股价一度跌至上市以来的新低,当日收盘106.24美元,市值蒸发约4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0亿元。

然而,这一历史低点仍远高于Airbnb 68美元的IPO价格。并且随着接下来几天的修复,该公司股价在美国东部时间6月6日收盘时攀升至122.02美元,总市值约为787.84亿美元。

美国股市对Airbnb的这种预期,反映了在欧美旅游业复苏下,Airbnb的增速回归到对其在华业务低贡献率的现状。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欧美航班数量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85%以上。5月份,美国的酒店入住率已经恢复到69%,首次迎头赶上。

平19年同期水平,欧洲酒店入住恢复率也在86%左右。整体来看,欧美出行需求复苏趋势稳定。

  爱彼迎一季报数据也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ADR达168美元,远高于疫情前2019年同期的122美元。同时爱彼迎还在该季度首次突破单季度间夜量1亿次预订大关,达1.02亿间夜,同比增长59%,相较2019年同期增长26%。

  兴业证券海外TMT首席分析师洪嘉骏认为,欧美出行需求的恢复将带动爱彼迎订单量和ADR(已售客房平均房价)双升。

  “此外,此前在欧美居家隔离措施下,远程办公模式带动长租增长迅速,未来相关业务或将放缓。而爱彼迎致力扩张旅行产品矩阵及优质房东房源,也是订单数量和ADR的重要驱动。”洪嘉骏补充道。

  尽管爱彼迎在今年一季度迎来预订间夜量突破1亿次大关,在北美、拉丁美洲地区的增速相较疫情前分别达55%、65%,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增速也达到20%,但其在亚太地区“住宿和体验的预订仍然低迷”。

  景鉴智库首席分析师周鸣岐直言,当下爱彼迎确实没有必要继续在中国市场维持运营。而鉴于后续防控政策仍有较大不确定性,即便爱彼迎勉强支撑继续留在中国大陆,未来进一步争取更大市场份额的可能性也被无限拉长。

  外来户为何干不过本土OTA

  在国际市场一直顺风顺水的爱彼迎,为什么到了中国市场就不行了?

  洪嘉骏认为,爱彼迎退出中国市场主因是本土化不足影响了运营策略和客服体系,导致业务受认可度较低。

  周鸣岐也向36氪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他看来,早在爱彼迎进军中国大陆之初,国内本土的OTA平台就已不限于纯平台之间的竞争。

  “爱彼迎是一个纯平台,自身不参与住宿经营,但国内的OTA早就不是纯平台了。纯平台之间的竞争大约是在2014、2015年OTA快速扩张的阶段,但到2017、2018年左右,大家发现纯平台做不下去了,都开始做O2O了。”周鸣岐说。

  彼时,线上流量红利期结束,获客成本高企,同程旅游CEO曾提到,当时行业出境游交易用户的平均获客成本在2000元左右。而旅行社实体门店获得一名下单客人的成本基本在600-700元之间。于是,趁着O2O概念火热,携程等一众OTA们也加快了线下开店的计划。

  “大家发现线下获客成本反而比线上要低,就从中立的平台方变成亲自下场,自己开店、开旅行社,变成分销的渠道方,”周鸣岐说,“到2017、2018年,国内的OTA逐渐变成平台+渠道的形式,这样一来纯平台就很难跟它们竞争了。因为平台赚的只是佣金,渠道赚的却是差价。”

  周鸣岐进一步解释说,以携程为例,其在C端掌握着旅游行业利益最大的商旅客群,也就是说,商旅用户在规划差旅行程时习惯打开携程预订。而拥有这部分差旅客群,可令其在面对高端酒店时能够获得极低的“批发价格”,再向用户散售时,中间的差价变成了携程的获利空间。

  昔舍的运营团队也提到,本土民宿平台竞争激烈,像美团民宿、途家网等平台除民宿房源外,其在国内还有众多本土酒店的资源,分销渠道众多,且常以低价优势吸引用户。

  周鸣岐坦言:“中国的OTA经过这么多年竞争,其实进行了大幅度的升级,国外新进来的平台肯定会水土不服。而且国内的OTA有独立决策的能力,但一个跨国运营的地区公司则没有。爱彼迎在全世界的业务逻辑都是纯平台,很难允许中国区自己变成渠道商。”

  而眼下失去爱彼迎的共享住宿市场,竞争远不会缓和。在爱彼迎宣布撤出中国大陆时,途家、美团、小猪等瞬间开启了“抢房”行动。途家宣布开通“绿色审核通道”,后续还将推出“一键上线”等服务;美团则将成立专属房东服务团队、开展新房东助力计划等5项举措助力房东经营;小猪亦推出房东专属绿色服务通道、新房东入驻扶持等系列计划。

  但在平台集体分食爱彼迎房源的同时,目标客群受疫情抑制整体降低的出行意愿,还是本土OTA们当下面临的共同挑战。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