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每一粒粮食都被汗水浸泡过


时间:2022-06-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孙卫国

说到麦收季节,我不禁想起头顶烈日收割小麦的场景。当时没有收割机,收割小麦全靠人工。割小麦的第一步需要一把锋利的好镰刀。下地前,拿出镰刀,把刀刃放在磨石上来回磨,边磨边蘸水,直到刀刃磨尖。

正是割麦子的热时候,成熟的麦子是金黄色的。烈日下,可以听到麦秆和麦穗相互摩擦的噼啪声。一阵风吹来,能感觉到热浪扑面而来。稻草又干又脆,一刀下去,一撮麦子掉在地上。随手捡起来放在一起,一股烟雾般的灰尘升起。这是割完秸秆后扬起的灰尘。不仅脏,还会让皮肤发痒。割麦子不怕弯腰,不怕晒太阳,就怕这灰尘。一亩麦子砍下来,脸上鼻孔都是灰。

一亩地,我和爸爸妈妈要割一上午。中间除了喝水,用半干的毛巾擦汗,还不停地弯腰割麦子。停不下来,家里10亩地种了6亩小麦,又到收割的时候了。种田时不我待,一天的耽搁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那时候没有拖拉机,只有人拉的大车(甚至更早,父母用肩膀扛)。收割的小麦被捆起来放在托盘车上。爸爸在前面把住车把,我和妈妈在后面推。遇到上坡的时候,父亲的腰弯下来,弯得很低,几乎是匍匐着,用尽全身力气往前拉。我和我妈用肩膀使劲推着滑板车后面。这样可以做出世界上最大的努力,减轻爸爸的压力,让滑板车顺利上坡。

把小麦拉到稻田(脱粒场),卸下捆,摊平后,用叉子(专门用来摇稻麦的农具)摇一摇捆,尽可能均匀地摊到稻田里。一亩麦子,父亲赶着牛,拉着石壳,一圈一圈地滚了两个多小时,粮食才能回仓。

在家种了5年地,然后就出去打工了。现在我家的田都转给村里的种粮大户了。30多年没在地里干过农活,但我永远不会忘记种地的辛苦。每一粒都被汗水浸透了。从育种、播种、收获、脱粒、回仓,我知道一粒粮食是多少汗水换来的。无论在家吃还是在外面吃,我都不敢浪费一粒粮食。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