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融易行频繁被法院执行,小贷业务停滞,大股东腾邦破产失败


时间:2022-06-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作者|刘妍出品|消费金融频道

“消费金融频道”注意到,曾经排名靠前的小额贷款公司深圳前海融义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义行”),似乎已经成为其大股东腾邦国际的“弃子”。从2022年开始,官网一直打不开,执行记录多达三次,执行金额上亿元,并伴随着多项限制高消费的规定。

从年收入上亿,到数十倍的身高限制和执行记录,财务轻松的起伏与腾邦国际的战略布局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现在*ST腾邦已经成为腾邦的退路,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财务缓解也成了烫手山芋。

法院处决名单的常客

根据最近的工商信息,实施金融易操作的记录又增加了一项。6月1日,广东深圳市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为易蓉执行标的17.1万元。

事实上,今年以来,荣毅兴已经被执行了三次死刑。其中,在3月份广东约克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与融义行、腾邦国际的金融合同贷款纠纷中,融义行需偿还贷款本金7399221.08元,并向广东约克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支付利息、罚息及违约金

1月份,荣毅行有劳动争议被执行记录。在荣宜兴与莫某菊的劳动纠纷案中,她需向莫某菊支付费用3.6万元。莫某菊向法院申请限制易到集成及其法定代表人的高消费,也被法院采纳。

据“消费金融频道”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融义行已有3次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记录,9次因企业自身未履行法定义务被限制高消费,3次因未按时履行法定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自2019年以来,易蓉一直是法院名单中的常客。

另外,消费金融频道在官网很难打开网站,官网也无法打开。

工商资料显示,易蓉公司注册资本为8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钟百胜。目前有两家股东,分别是腾邦国际商务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和腾邦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58%和42%。

腾邦国际第一大股东腾邦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8.37%。此外,其他股东中,深圳百胜投资有限公司(中百胜为法定代表人,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68%,中百胜持股2.31%。

疫情叠加策略的冲击失败。2019年6月,腾邦集团债务违约。8月,上市公司腾邦国际债务危机爆发。12月,曝出公司2.3亿募集资金无法按时归还。截至2021年2月28日,现有负债总额(合并)为46.57亿元,其中金融负债对流动性的影响最为明显,规模约为36.32亿元(含贷款本息),到期不能清偿的金融负债为32.64亿元。目前共冻结银行账户131个,累计冻结账户账面余额共计18324733.23元。

为了自救,腾邦国际曾多次申请破产重整,但均以失败告终。2021年3月,腾邦国际发行《申请重整的议案》,东方资产云南分公司有意参与。但12月,腾邦国际表示重组申请不被法院受理,控股股东腾邦集团被债权人申请重组,不被法院受理。原因是当时的腾邦并没有拿到证监会出具的无异议函。

易蓉的异常操作紧随其后。2020年以来,易蓉频繁出现在法院的历史执行人名单上,债务压力逐渐增大。其中大部分是易蓉与其他平台之间的金融合同贷款纠纷,主要是由于

随后的发展也印证了这个想法。腾邦国际发展好的时候,金融领域中小贷款的净利润贡献占到一半以上。数据显示,2018年,易蓉营收4.49亿元,净利润1.21亿元,占合并净利润的70.2%。贷款余额达到26亿元,利差4%~5%,逾期率7.7%,坏账率2.25%。

但小微企业贷款复杂,不仅金额大,而且对小贷公司的风控能力和现金流要求高。在未能做好规划的前提下,易蓉对未来盈利能力做了过于乐观的评估,大规模举债扩张小贷业务,为后来的小贷业务风波埋下伏笔。

L">从被执行的相关信息中可知,融易行的举债对象除上面提到的广东省粤科科技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还有后来起诉的深圳市长城证券投资有限公司、浦发银行等机构,从相关法律文书可知,借款金额均在上亿,借款利率在14%左右。

在应付利息基本逐年上涨的情况下,融易行的利润增长并没有跟上,2019年上半年,融易行的净利润仅为697万元,并存在未归还腾邦国际22.12亿元的欠款,这一年腾邦国际的应付利息更是超过了净利润,金融业务也开始出现崩塌。2013年2021年间,腾邦国际的资产负债率持续攀升,2021年更是走向了资不抵债的境地。

此外,融易行还因为担保问题导致股权多次被冻结,自2017年到2018年间,腾邦国际以“连带责任保证”的担保类型为融易行共担保了10.3亿元。相关信息显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福田支行此前曾申请冻结融易行小贷94.55%股权,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也曾申请冻结融易行小贷100%股权。

工商信息显示,腾邦国际曾公开出售融易行100%的股权,接盘方为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协商确定交易价格为9.1亿元。

腾邦集团承诺,融易行自2020年1月1日起24个月内分4期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22.12亿元,腾邦集团将为债务提供担保,如融易行未按约定偿还债务,腾邦集团同意按照约定代融易行偿还该债务。但从2021年财报显示,融易行尚欠公司资金往来款及相应利息21.83亿元均未能收回。

如今疫情影响下的商旅业务急剧皱缩,作为融易行控股方的腾邦国际盈利能力大幅度下降,已经自身难保。叠加监管对小贷杆杆率和注册资本的要求,融易行需要合规经营还必须要增加注册资本。内忧外困,融易行的突破口尚不可知。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