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新能源车主陷保费焦虑:投保限制多,新造车企业被“针对”,车企还想分一杯羹?


时间:2022-06-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近日,“新能源汽车溢价大幅上涨”的话题再次成为热搜,但与半年前的“涨声”相比,一些新能源车主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我以为今年我的汽车保险费用会增加,但没想到价格会下降很多。”比亚迪元Pro车主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上个月刚刚续保。在险种和保额没有变化的前提下,费用比去年下降了1200多元。

图片来源:车主提供

图片:业主提供

相比之下,刘明(化名)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同为新能源车主的刘明告诉记者,他的小鹏P7去年一整年都没有出险,但今年的续保价格却“莫名其妙”涨了1600元。保险客服人员的解释是“今年特斯拉、小鹏、蔚来的用户都是这样的”。

上述情况并非个案。记者发现,自2021年底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产品正式上线以来,部分新能源车主车险费用出现波动,甚至某款车几天内保费涨幅超过80%,导致车主调侃为“押宝保险体验”。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图片:新浪微博

但即便如此,由于新能源汽车赔付率较高、售后成本较高、厂商维修配件渠道高度集中,新能源车险业务对保险公司来说仍略显“鸡肋”。尤其是车险改革中,新能源车险从燃油车险业务中独立出来后,需要独立承担赔付金额,因此行业整体面临较大的承保亏损压力。

不过,也有车企对新能源车险业务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不仅是李,Xpeng Motors、特斯拉、蔚来等新车企相继布局车险业务;包括广汽集团、SAIC、比亚迪和吉利控股在内的传统汽车公司已经涉足保险业。企业会给新能源车险业务发展带来哪些变化?未来车主的保险费用是涨还是跌?这些问题正在成为中国近千万新能源车主关注的焦点。

 车价25万元成为保费浮动分水岭

事实上,中国保险学会2021年12月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商业保险专属条款(试行)》(以下简称条款)和中国精算师协会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商业保险基准纯风险保费表(试行)》(以下简称基准保费表)是新能源汽车保费波动的主要原因。

在此之前,新能源汽车没有专属的车险产品,只能使用与传统燃油车相同的车险条款。其中,没有对新能源汽车“三电”系统和特殊使用场景进行保障,在条款中明确将“三电”系统纳入车损险的保障范围。同时,备受社会关注的车辆自燃风险也得到了充分保障。有人认为,保额的增加必然会体现在保费价格上。

但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新能源汽车的保费都在上升。根据基准保费表,从纯险费率来看,25万元以内的车型,纯险费率只降不升;25万元以上的新能源汽车呈现阶梯式上调,但原则上不超过3%。从险种来看,车损险下降60.2%,不变21%,上升18.8%;三项风险降低25%,不变62%,增加13%。有业内人士分析,会有

50%左右的新能源车保费出现降价,30%左右持平,20%上涨。

  在此基础上,车主的用车习惯也将影响车险投保价格。平安车险相关工作人员通过微信告诉记者:“今年各保险公司对电动车的投保要求比较严。车主过往出险次数,处理违章的次数,是否出现过超速违章,甚至被保人的性别都对车险价格有影响。”

  北京某经销商车险负责人也通过微信向记者表示,以往车辆的出险记录只影响下一年的续保价格。“但现在出险次数影响未来三年保费,很多保费上涨的车主都不清楚这点。”该负责人说。

  另一方面,汽车行业分析师、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在接受记者微信采访时表示,条款出台后,将新能源车险从传统燃油车险中独立划分出来,也是部分新能源车型保费上涨的原因之一。“此前燃油车的大基数保费可以覆盖掉新能源车占比不高的赔付金额。独立划分后,新能源车险业务需独立承担赔付金额,所以只能通过提高保费来维持自身相对较高的赔付总额。”张翔表示。

  特斯拉被列入“高危”车型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采访过程中,有多位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部分新造车企业车型的保费会有明显上浮,甚至有拒保的可能。

  “今年10辆特斯拉,有9辆的保费都比去年高,小鹏、蔚来也是这样。”某太平洋车险工作人员通过微信告诉记者,特斯拉属于今年车险投保中的“高危”车型,如果车主去年出险次数超过两次,或日常驾驶习惯不佳,部分保险公司会直接拒保。

  事实上,特斯拉、小鹏、蔚来等新造车企业的车型的确是新能源车保费上涨的“重点照顾”对象。条款出台后,特斯拉方面曾表示,其车辆保费全国平均上涨幅度约在10%左右。高性能版车型保费平均涨幅在20%以内。小鹏汽车也曾公开回应保费上涨问题,称其全线车型保费平均涨幅为2.9%至18.2%不等。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董天意 摄(资料图)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董天意 摄(资料图)

  对此,科波拉汽车咨询服务(青岛)有限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王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特斯拉等新造车企业车型保费上浮更高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一是新造车企业车型的零整比更高;二是新造车企业产品的保有量整体较少;三是新造车企业对维修和配件供应渠道的“垄断”行为。

  “这些因素导致保险公司对于新能源保险维修成本预期不乐观,所以保险公司只能把预期成本加入到保费中,所以上调费用。”王浩表示。

  王浩告诉记者,新能源车中的三电系统成本约占其整车价格的70%~75%,且后期维修的成本更高。以特斯拉Model 3的电池总成为例,其单独采购成本约在18万元左右。另外,一些新造车企业车型也采用了全铝车身等结构,导致其配件成本确实较高,这也使车险费用需要相应提高。

  数据分析公司We Predict通过2016年至2021年间的1900万辆汽车的服务与维修数据发现,电动车的维修成本是燃油车型的2.3倍。而电动车维修成本过高的原因在于其新颖性,维修人员不仅需要专业知识并获得认证,其每小时的劳动力成本也高出1.3倍,维修时间也比传统燃油车型要高出1.5倍。

  另一方面,造车新势力品牌对维修和配件供应渠道的“垄断”行为也推高了车辆后期维修成本。王浩表示,特斯拉、小鹏、蔚来、理想等品牌,目前纷纷在主要城市建立直营维修中心,且配件直接由品牌方独家供应,这样造成的结果是上述品牌车型的维修渠道几乎是唯一的,配件价格也是厂商方面的“一言堂”,导致保险事故车的维修成本较高。

  此外,王浩认为,保险的原理是大数法则,同一品牌车型的风险系数是接近的,但投保基数相对越大,对于保险公司而言赔付风险就相对较小,所以造车新势力较低的市场保有量也是其保费增长的原因之一。

  “能够决定真正合理的保险收费标准的,还是维修市场的收费水平。维修的收费,主要由配件成本、工时收费组成,这两项的定价权由主机厂和市场当中能够提供的服务渠道数量共同作用来确定。”王浩说。

  车企加速布局意欲何为?

  虽然部分新能源车型的保费有所上调,但在大部分保险公司眼中,新能源车专属车险目前仍是“赔本生意”。

  中国银保信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20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整体出险频率比非新能源汽车高3.6%,家用新能源汽车的出险率更是比非新能源车高9.3%。据申万宏源报告数据,目前新能源车险的赔付率平均接近85%,行业整体仍面临着较大的承保亏损压力。

  在此背景下,部分车企却对车险业务展现出积极态度。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理想汽车、小鹏汽车、特斯拉、蔚来等新造车企业均已布局车险业务。传统车企中,包括广汽集团、上汽集团、比亚迪和吉利控股等也早已染指保险业。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有观点认为,车企相继布局保险业,除了看好新能源车险巨大的市场潜力以外,更因为车险是汽车企业直接链接C端用户的入口,既能打通车主用车生命全周期,也培养了新的业务模式和增长空间。

  “车企通过保险业务的创新,既可以作为宣传卖点提升品牌形象,也可通过提前收取保费的形式建立资金池,加大流动资金注入量,以提高生产规模。”张翔表示,新造车企业还可依托其智能网联技术方面的优势,加速“UBI车险”在国内的推广,从而实现盈利。

  UBI车险可理解为一种基于驾驶行为的保险,通过车联网等科技和移动互联技术,将驾驶者的驾驶行为习惯、驾驶技术、用车频次及程度、车辆信息和周围环境等数据综合起来,对车险进行差异化定价。2021年10月,特斯拉就在美国推出 “实时驾驶行为(UBI)”车险产品,特斯拉CEO马斯克对此表示:“保险将成为特斯拉的主要产品,保险业务价值将占整车业务价值的30%至40%。”

  但需要注意的是,目前特斯拉、蔚来等车企在国内成立的仅是保险经纪公司,在“有照无牌”的阶段,其业务仅限于提供保险中介服务,与保险公司仍存在本质上的区别。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车企入局保险业更多是为了与保险公司合作推广数据化精细车险品种,以增强服务。

  对于车企进入保险业对新能源车型的保费将产生何种影响,王浩认为:“从特斯拉及其它造车新势力的逐渐走向‘F2C’的商业模式设计来看,随着未来主机厂对用户控制力的增强和维修服务渠道的直营或高度垄断,保险维修成本及其传导到的收入定价标准,将使保险公司更加被动,短期内新能源保险费用会维持在较高水平。”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