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年入40亿、毛利超50%、曾涉嫌偷漏税,“假洋牌”真要上市了?


时间:2022-06-0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文/孙彭越

编辑/Gale

只有一张欧美白人老头的照片,慕斯床垫已经卖了18年,而且去IPO了。

近日,证监会网站发布《关于核准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慕思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目前,慕思股份的审核状态已改为“已通过发审会”,距离上市的钟声敲响仅一步之遥。

根据慕思股份招股说明书,其在深交所主板上市,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001万股新股。预计共募集资金18.99亿元,保荐人为招商证券。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华东健康寝具生产线建设项目、数字营销项目、健康睡眠技术研究中心建设项目”。

慕思公司的主要产品是床垫,属于普通消费品,技术含量低,门槛低。十多年来,慕思床垫一直备受国内消费者争议,涉及虚假宣传、违规营销、偷税漏税、成本低、价格高等一系列问题。

但时至今日,面对种种质疑,慕思股份依然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生于东莞,谎称法国。

早在去年慕思股份申请首次公开发行时,证监会就连续问询59次,公开质疑慕思股份。最重要的是问一下慕思广告中的老人形象是谁,以及他和慕思股份的详细关系。

为了顺利上市,慕思股份在招股书中承认,老人名叫蒂莫西詹姆斯金曼(Timothy James Kingman),与公司不存在雇佣关系:“2009年8月15日,慕思有限公司(慕思股份原名)与蒂莫西詹姆斯金曼签订《协议书》,约定蒂莫西詹姆斯金曼授权慕思仅使用其肖像及其底片的照片。”

至于蒂莫西詹姆斯金曼是不是设计师,慕斯从来没有提过。

据天眼查介绍,慕思公司成立于2004年。公司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为王炳坤和林继勇,两人合计拥有慕思87.81%的股权。值得一提的是,王炳坤和林继勇都是70后,出生在广东东莞。

在慕思床垫早期的宣传文案中,他一直声称自己于1868年在法国创立,创始人是法国皇家设计师德鲁奇。所以慕思股份的英文名也是“DeRucci”。蒂莫西詹姆斯金曼(Timothy James Kingman)的照片下,都标有“自1868年”、“来自法国”、“皇家”等字样。

自品牌成立以来,慕思就一直在“创造人的设计”,不断建立自己的国际标准,目的是卖“高端价格”。事实上,很少有慕斯床垫的海外商店以国际形象呈现给消费者。招股书显示,慕思纽约子公司成立于2017年,慕思在意大利成立于2015年,慕思在德国成立于2014年,慕思在法国的“故乡”2019年才开设第一家旗舰店。

面对消费者和媒体的质疑,2009年,慕思股份董事长王炳坤公开承认:“公司成立初期的营销‘确实有一些不合适的地方’,但这是‘必要的营销’,否则很难在行业内立足。”

低价出售,官司缠身。

依托“国外的月亮比国内圆”的心理,慕思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1.88亿元、38.62亿元、44.52亿元、28.0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16亿元、3.33亿元、5.36亿元和3.26亿元。

高收益的背后是慕思产品极高的价格。根据电商平台旗舰店显示,慕思床垫(成人用)单价在6000元以上,最贵的也在万元以上。

这些高价床垫为慕思股份提供了很高的毛利率。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慕思股份的毛利率分别为49.14%、53.49%、49.28%和45.61%。

什么与50%的毛利率不一致

从2018年到2020年,R & amp慕思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715.5万元、7409.94万元和9035.49万元;d费用率分别为2.42%、1.92%和2.03%;慕思股份广告费用分别为3.45亿元、4.45亿元、3.96亿元,广告费用率为10.81%、11.53%、8.9%。

也就是说慕思每年赚几十亿,而R & ampd费用每年不到1亿。

元,仅占2%,只有广告费的零头。慕思股份的招股书也显示,慕思床垫很多来源于外包生产,动辄售价上万的床垫,平均制造成本仅855元。

据澎湃新闻报道:售价过万的“黑科技床垫”,慕思官方称其使用德国米勒公司进口的3D材料“黑科技”,有防水、防霉的效果。而实际使用的新型材料“3D棉”单价仅72元/米,主要供应商均为国内工厂。

除了涉及低价高卖、夸大宣传以外,慕思股份也深陷违法泥潭。

去年8月17日,一名前慕思股份经销商发布名为《慕思公司经销商实名举报公司涉嫌天量偷税》文章,公开举报慕思涉嫌大量偷税漏税。

文章声称:该经销商在慕思股份代理经销了13年,累计从慕思股份进货3000万元左右,但慕思股份一直都回复称“开不了专票”,十余年内只给他开具了一百多万的增值税发票。

除他之外,陆续还有多位经销商实名举报慕思股份涉及涉嫌偷税,目前天眼查显示慕思股份累计466起司法风险。

根据有关法律条文规定,经销商向公司的进货款,公司都必须开具增值税发票,增值税发票税率为13%,而慕思股份有1500余家经销商,从2018年累计至2021年上半年销售收入合计为143.11亿元,应当缴纳的增值税就达到18.60亿元(含可抵扣部分)。

面对质疑,慕思股份仅仅表态:公司根据相关制度流程,经内部核实后再沟通。

睡眠经济盛行

据《2021年运动与睡眠白皮书》显示,当下中国有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这也就意味着约4.6人里面,就有1人被失眠困扰。

这3亿的失眠群体,快速催生出一条“睡眠赛道”。睡眠App、哄睡师、褪黑素、隔音耳塞、蒸汽眼罩、助眠香薰大火,2021年中国睡眠经济的市场规模已经突破了4000亿元,预计2030年有望突破万亿元。

而床垫作为距离“睡眠赛道”最近的行业,开始受到越来越多资本的关注。

其中,2021年8月,高瓴斥资20多亿拿下了爱梦集团的控股权,该集团旗下有舒达和金可儿两大床垫品牌;2021年12月,主打睡眠的“趣睡科技”在创业板IPO提交注册,它的背后站着小米、顺为资本、京东科技、千树资本的身影,获得千万级天使轮融资。

被资本关注的床垫行业,势必会迎来一波IPO浪潮,传统床垫三巨头“喜临门、舒达和慕思”也将迎来智能化的挑战,互联网品牌如网易严选、京东严选等也在积极入局,床垫行业的竞争也越加白热化。

刚刚完成IPO的慕思股份还需要面对三座大山:外界的质疑声、床垫智能化挑战以及支持国货情绪持续上扬,假洋牌战略逐渐失效。

在这场万亿“睡眠经济”市场内,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