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元气森林捧起的“资本新贵”四个月没了100亿


时间:2022-06-0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原标题:这个“资本新贵”四个月亏损100亿

作者/倪玉萍

编辑/陈芳

谁也没想到,袁琪森林拿下的“新贵资本”三元生物会这么快失宠。

今年2月10日,被袁琪森林拿下的三元生物成功登陆创业板。当时,对于全球最大的赤藓糖醇生产商,资本市场给予了很高的期望。上市当天,三元生物股价一路飙升,从每股109.3元的发行价涨到146元,总市值逼近200亿元。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上市的戏码,也就是巅峰,出现在三元生物身上。上市第二天,三元生物股价突然变脸,从上市当天的上涨17.12%变成下跌2.37%。上市第七个交易日,股价跌破发行价。6月8日,三元生物再度跌停,收于每股67.42元,总市值仅剩90.94亿元。

短短四个月,三元生物这个“资本新贵”就跌落神坛。与最高点相比,其股价缩水53.8%,总市值蒸发106亿元。若与发行价相比,股价仍缩水38.3%,总市值56亿元。三元生物怎么了?

市值没了上百亿

“涨的时候跑不过大盘,跌的时候跌的最惨。”一位股民总结三元生物。另一位股民在损失了几万元后,决定清仓。他不看好三元生物的发展前景,选择及时止损。

像他这样的股东还有很多。三元生物2月份上市时,股东有37464人,短短半个月就减少了13512人。截至5月31日,股东只有22569人,减少了39.8%。考虑到三元生物上市以来股价一路下跌,估计这些离开的股东大部分都是亏损的。

(图源:三元生物官网)

(来源:三元生物官网)

他们切完肉就得走。核心原因是三元生物没有底,股价不是最低而是更低。短短四个月,三元生物市值蒸发数百亿元,股价甚至触及最低点60.61元,较发行价缩水逾四成。

最低点出现在4月底。当时三元生物还专门发布公告进行解释,称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在4月26日至4月28日连续三个交易日下跌超过30%,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司在对持股5%以上的股东及全体高管进行核实后,得出股票交易与三元生物无关的结论,并列出了6条理由。总体思路是,三元生物的经营状况没有发生重大变化,股东也没有发生重大变化。

从时间上来看,三元生物的这次大跌与一季报密切相关。这位优秀的尖子生交出了史上最差成绩单。

4月26日晚间,三元生物披露的一季报显示,一季度营收2.72亿元,同比微增3.46%;净利润6276.59万元,同比下降9.6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4982.31万元,同比下降近30%。

业绩突然变脸,资本市场反应激烈。4月27日,三元生物暴跌12.89%,次日再次暴跌14.13%,最终收于60.97元/股。

这份成绩单与三元生物上市前相比,堪称大变脸。上市前,三元生物一直是“别人家的好孩子”,营收从2017年的1.21亿元飙升至2021年的16.75亿元。增速连续五年保持高增速,超过12倍。

净利润也是如此。2017年,三元生物一年只赚1900万,到2021年,一年赚5.35亿,暴涨27倍多。

相比之前的成绩单,三元生物一季度营收微增,净利润暴跌,震惊市场。在财报中,三元生物并没有对此进行说明。不过,多家券商评价三元生物一季度业绩为l

国泰君安认为,三元生物一季度业绩低于预期,毛利率大幅下降,同比下降11.6个百分点至24.3%。主要原因是,一方面,国内需求受疫情影响,无糖饮料客户旺季未能如期而至;另一方面面临物流受阻、原料葡萄糖价格上涨导致成本上涨的压力。

“赤藓糖醇价格持续下降,葡萄糖等原料价格持续上涨,产品结构单一。”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在研报中分析,这是三元生物业绩低于预期的原因,也是其未来发展的风险所在。

产品结构单一确实是三元生物面临的一个大问题。2021年,三元生物来自赤藓糖醇的营收占比达到93.54%,而另外两个产品复合糖和酵母粉的营收贡献仅为个位数。

“三元生物一季度的趋势数据拐点,不可避免地给市场带来了一些质疑。”第三方研究,

咨询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表示,“单一产品依赖的公司,一旦业务增长出了问题,担忧情绪很容易被投资者放大。”

  针对业绩变脸、股价暴跌等问题,《财经天下》周刊多次联系三元生物,对方只回复称,以公告为准。

  元气森林捧红的新贵

  赤藓糖醇,是一种由葡萄糖发酵得来的天然甜味剂。具有不易被吸收、保护牙齿、零热量的特质。2019年,随着元气森林“气泡水”的横空出世,赤藓糖醇被推到大众眼前,开始走红。

  自元气森林后,“0糖、0脂肪、0卡路里”的概念风靡食品饮料行业,围绕这个甜味剂,饮料企业推出了诸多新品,各路人马纷纷杀入气泡水领域,可口可乐推出“AH!HA!”,农夫山泉推出无糖气泡水,娃哈哈的生气啵啵气泡水问世,喜茶推出喜小茶,就连青岛啤酒等企业也都推出了气泡水相关产品。

(图源:视觉中国)(图源:视觉中国)

  不仅如此,小红书上还出现了一堆用赤藓糖醇做出来的食谱,比如生酮蛋挞、生酮太妃糖、生酮布朗尼蛋糕等,食材千变万化,但生酮配方中的主角不变,即用来调味的赤藓糖醇,因为其几乎完美解决了糖的一切“副作用”,开始疯狂被种草。

  在此背景下,根据沙利文研究数据,过去5年中国赤藓糖醇消费量出现了暴增,从2016年约2500吨增至2020年的约4.1万吨。

  申港证券认为,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赤藓糖醇还有巨大提升空间,在无糖饮料渗透率提升和居民对代糖需求量提升的促进下,预计2025年我国赤藓糖醇市场规模将增至31.4亿元,5年年复合增长率达41.1%。

  成立于2007年的三元生物,主要以发酵法生产赤藓糖醇,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其已经成为世界赤藓糖醇行业产能最大、产销量最多的龙头企业。2021年三元生物的赤藓糖醇营收为15.67亿元,销售量8.1万吨,其中海外贡献了六成多,业务遍布东亚、东南亚、澳新及非洲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目前,三元生物是赤藓糖醇行业的老大,保龄宝排名第二,加上还没有上市的诸城东晓,这三家位于山东的企业,在赤藓糖醇行业拥有者绝对的话语权。

  一开始元气森林找的并不是三元生物,而是保龄宝,双方于2015年就建立了合作关系,有了元气森林这个大客户后,保龄宝的赤藓糖醇产能从2016年不足6000吨,增长到2020年的近2万吨。但这还不够,由于当时市场上只有元气森林一家企业大规模使用赤藓糖醇,保龄宝不敢投入新生产线,也就难以满足元气森林的需求。

  2020年2月,由于赤藓糖醇跟不上,元气森林开始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迫于无奈,元气森林四处寻找供应商,最终通过层层代理商找到了三元生物。

  三元生物董事长聂在建曾在采访中透露,元气森林找过来,是因为其他家的产能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它的需求了。搭上元气森林的快速马车后,三元生物这家以前主要靠外销为生的企业,渐渐在国内市场打开了知名度,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2020年,元气森林一跃成为三元生物的第三大客户,采购了5456.25万元的赤藓糖醇。这一数据比2019年全年三元生物的内销额都要高,一下子使得内销占比从上一年的10.47%跃升至28.14%,翻了3.6倍。2021年三元生物内销占比再次飙升至38.55%,创收6.35亿元,其中元气森林贡献2.54亿元。

  今年2月,三元生物靠着元气森林背后工厂的概念上市,一时间风光无两,不仅以109.3元/股的发行价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当日股价还一度冲高到140元以上。对比之下,最早开启赤藓糖醇工业化生产的保龄宝每股在10元左右徘徊;华康股份、金禾实业也仅为20元到30元间。

  赤藓糖醇售价暴跌

  转折点发生在2021年下半年。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这年夏天,由于受到可口可乐和百事两大巨头的施压,三元生物突然对元气森林断供,这么做也是无奈,不断供就得损失巨头们的订单,权衡利弊后,三元生物舍弃了元气森林,一下子导致元气森林损失近10个亿的销售额。当然也不是三元生物一家这么选,保龄宝随后也对元气森林断供了。

  能够明显看到的是,2021年中三元生物来自元气森林的销售额为1.85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23.5%。此后,两个季度贡献度下滑明显。到2021年三季度末,这两个数据分别为1.92亿元和14.69%,到2021年年底则是2.54亿元和15.16%。

  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售价一直飙涨的赤藓糖醇突然出现了暴跌,最终影响了靠此为生的三元生物。

  根据卓创资讯消息,在需求激增的背景下,赤藓糖醇供不应求,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2021年春节后赤藓糖醇价格持续上涨,到2021年5月一吨赤藓糖醇的价格飙增至3.8万元,较2月涨幅超过80%。接下来的3个月,价格一直维持在3万元以上的高位。随后局面急转而下,8月30日跌破3万元,十多天后的9月16日跌破2万元,随后一路走低,到现在一吨只能卖1.46万左右。

(图源:三元生物官网)(图源:三元生物官网)

  “现在几乎是零成本,甚至赔钱在卖了”。三元生物销售人员赵云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一吨赤藓糖醇的报价为1.45万元。同为三元生物销售员的方宇楠报价更低,“每吨最低可以1.4万元,如果量大,还可以再商量”。按照千克计算,大约14元或14.5元就能买到1千克的赤藓糖醇。

  放在2021年,这个价格是无法想象的。“去年30块能买到1千克就算不错了,基本上拿着钱也买不到货。”方宇楠如是感慨。

  据三元生物总经理程保华介绍,目前赤藓糖醇的市场价格已经回落到1.4万元到1.6万元/吨。并将价格下跌归结为市场行为。

  原本一吨赤藓糖醇能卖3.8万元,现在只能卖1.4万元左右,这使得即使销量大增,三元生物一季度营收增速还是出现了骤降。

  “今年感觉价格是瞬间降下来的”,赵云感叹,主要是赤藓糖醇的产能太多了。同时经销三元生物的经销商计帆也有着类似感受,“现在出来好多厂家,把价格压了下去。”在他销售的赤藓糖醇产品中,一些品牌售价可以低至1.25万元/吨,“也是做了很多年的老厂,质量都是一样的”。

  一位保龄宝销售人员分析称,赤藓糖醇的加工工艺较为简单,进入门槛低。市场火爆时,很多厂子搅局进来做赤藓糖醇,产能上来了,价格自然就降下去了。在此背景下,头部厂商也难以幸免。

  这几乎是行业共识。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赤藓糖醇本质上是发酵行业,门槛并不高,这种拼产能的行业,只要一窝蜂而上,产能很快就会过剩,变成白菜价,赤藓糖醇价格腰斩是可以预见的事。”

  而过去几年,很多公司眼见着有利可图,大量建厂投产,赤藓糖醇的产能因此出现了“大跃进”。2019年,丰原药业通过全资子公司利康制药筹建年产3万吨赤藓糖醇项目;木糖醇龙头华康股份已布局年产3万吨高纯度结晶赤藓糖醇项目,目前已经试车成功……

  三元生物和保龄宝等也在不断扩大产能,招股书显示,三元生物赤藓糖醇产能从2017年末不超过1万吨提升至2020年末的6万吨。不久前,三元生物在回复投资者调研时透露,“公司目前有8.5万吨产能,募投项目5万吨产能尚未投产,产能总计13.5万吨。”

  今年4月,保龄宝也在投资平台上透露,公司年产3万吨的赤藓糖醇晶体项目正在建设中,投产后其产能将达6万吨/年。而2021年其产能已从年初1.7万吨增加至年终的3万吨。

  根据中国赤藓糖醇行业发展深度分析与未来前景调研报告统计,截至2021年底,国内主要赤藓糖醇生产厂家合计产能约为18.5万吨,计划新增产能26万吨,未来3-5年内我国赤藓糖醇产能将达到44.5万吨。

  代糖几经变迁

  产能实现大幅跃升,但在今年上半年,却并没有足够大的终端市场来消化增产的赤藓糖醇。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3月,饮料产量1723.7万吨,同比下降1.6%;4月,饮料产量1410.1万吨,同比下降8.5%。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预计,今年上半年,全国饮料市场大概会有双位数的下滑。

  “今年的饮料市场不如去年”,顾文文曾在饮料行业中工作多年,他觉得,疫情影响下,人们减少了外出、餐饮等需求,饮料的使用场景和饮用频次降低;而上半年的高温天气较少,也抑制了饮料的使用需求。

(图源:视觉中国)(图源:视觉中国)

  这些终端变化最终传导给上游企业。顾文文说,如果下游企业销售不及预期,核心原料的采购量也会相应降低。“比如,销量降低30%,那么原材料的采购也会降低30%。”

  乳业分析师宋亮也认为,赤藓糖醇的订单量与终端需求紧密相关。现阶段,赤藓糖醇的价格走势还不好判断,“如果终端市场表现良好,赤藓糖醇的价格就不会下跌,如果终端市场表现不好,价格肯定还要降。” 目前来看,冰品业务有所回升,但饮料产品的回升力度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宋亮表示,在乳品方面,赤藓糖醇主要应用在含乳饮料、高端酸奶等产品中。他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2021年,包含高端酸奶在内,整个酸奶消费市场同比下降了约15%。

  “受疫情等原因影响,部分客户减少了对赤藓糖醇的采购,”三元生物对此也有体会,在今年5月的调研纪要中透露,达利一季度末开始销量有所下降,原因是库存还没完全消化。

  与三元生物相比,保龄宝和金禾实业的业绩一季度影响不大,依然取得了双位数增长,前者营收6.58亿元,后者营收18.98亿元,核心原因是这两家营收并不靠赤藓糖醇。

  “依靠赤藓糖醇发展的三元生物,业务结构、渠道和应用场景都较为单一”,朱丹蓬认为,整个代糖市场的发展趋势是多元化、低害化,产品创新和迭代升级的速度会越来越快,质量会越来越高。

  营养师赵赵认为,赤藓糖醇只有甜味没有热量,对于一些人来说,使用后会存在热量报复性摄入的可能。通常情况下,“适量使用赤藓糖醇代替白砂糖会好一些,但不会比无糖更好”。

  事实上,从安赛蜜、阿斯巴甜到天然甜味剂赤藓糖醇、甜菊糖苷等的兴起,人们追逐“甜”的浪潮从未中断,但甜味剂的迭代,影响着企业的发展兴衰。

  金禾实业就属于上一代人工合成甜味剂生产厂商,是安赛蜜的龙头生产企业,给可口可乐等供货,但是在2018年到2020年间,其营收和净利润就一直处于下滑状态。截至目前,金禾实业的市盈率远低于三元生物,市盈率前者为12.15,后者为35.99。

  未来如果有更新的代糖横空出世,取代赤藓糖醇的地位,那对三元生物而言,将是毁灭性打击。

  (文中赵云、方宇楠、计帆、顾文文为化名)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