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越过“数字鸿沟”的老人如何跳出“数字沉迷”


时间:2022-06-1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古人是如何养老的?唐代诗人王维晚年写了一首“松风吹我带,我琴明山月”的诗,听着的歌,无忧无虑;宋代词人李清照晚年写的歌词,“枕上有诗书好闲处,门前风景好会雨。”看书赏雨也是休闲。

在移动互联网和智能设备快速普及的今天,手机在老年人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通过一个屏幕就可以“听歌、弹琴、看书、赏雨”。然而,跨过“数字鸿沟”后,老人们陷入“数字成瘾”,最典型的就是过度使用手机带来的各种问题。「数码成瘾」有哪些健康风险?如何帮助老年人健康上网?

手机里的“退休”

家住杭州的刘奶奶(网名)年近八旬。从社交聊天到网购,她操作智能手机的熟练程度不亚于年轻人。她每天花8个多小时玩手机,嘲笑自己在手机里“退休”。

“手机带来了快乐和自信。通过看很多旅游博主的视频,弥补年纪大了不能旅游的遗憾。”“刘奶奶”高兴地说。

开心之余,“刘姥姥”还提到,孩子上班了,一个人留在家里,难免寂寞。“城里邻居少,亲朋好友都在微信里,只能通过手机联系感情。”

刘奶奶的女儿对妈妈最近沉迷手机有点无奈。“妈妈早上经常在床上刷短视频,我们上班还没起床。”她说有时候会催妈妈起床,但老人还是不高兴,说不要限制她的自由。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9期《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1年12月,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网民规模已达1.19亿,该群体互联网普及率为43.2%,未过半。同时,媒体公布的《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显示,超过10万老年人每天上网时间超过10小时,表现出极度的孤独感,几乎所有时间都生活在移动网络上。

可见,老年人的“数字鸿沟”和“数字成瘾”是并存的,后者的绝对数量令人吃惊。

2021年12月,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进行了一项中老年人短视频使用情况调查,187名中老年人选自24个省份。

“结果显示,约11%的老年人过度使用短视频,其中长时间使用短视频并影响正常生活的比例明显增加。”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所长杜鹏表示,约16%的老年人经常在休息时间观看短视频(例如熬夜),而约15%的老年人表示,他们经常因为观看短视频而忘记时间,这严重影响了他们的日常生活安排。

为了探索老年人“数字成瘾”的原因,许多专家试图结合老年人群体的特点,从个人、家庭和社会的角度进行解释。

"科学研究表明,上瘾行为与大脑的奖励机制有关."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学心理科副主任医师曲珊表示,大脑对网络世界的大量即时愉悦反馈,会不断将用户拉回网络世界,甚至会使部分用户产生沉迷行为。

"缺乏家庭支持也是沉迷网络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智慧养老研究所所长左美云认为,陪伴的缺失、孤独感和融入子女生活的渴望,是很多老人“触网”的初衷。然而,缺乏家人的引导和关爱,导致一些老人沉迷网络,直至无法自拔。

“一些应用程序使用大数据算法和其他技术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童刚对“数字成瘾”的健康风险有着最直接的观察。

“有一个93岁的父亲,喜欢在家上网,看新闻,基金,股票。我以前给他的股骨做过手术。”童刚说。“那次老人上网的时候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不知不觉腿就麻了。就在家人喊吃饭的时候,他连人带身体摔倒了,股骨骨折。”

“久坐容易出现颈腰椎退行性变、下肢瘀血、膝关节局部滑膜炎等症状。”童刚补充道,从骨科的角度来说,老年人早上上网一个小时,下午上网一个小时就够了,不利于身体健康。

除了“数字成瘾”导致的骨科疾病,眼科疾病也是“重灾区”。

眼睛长时间暴露在电子屏幕下,容易出现视疲劳和干眼症。长此以往,视力也会下降。如果在光线不好的环境下看手机,背景光和屏幕光的明暗差别也会对眼睛造成伤害。

科学表明,长期接触大量蓝光,特别是在黑暗中看手机,会对眼底视网膜黄斑区的视细胞造成损伤,甚至引起眼底黄斑变性。黄斑眼底病又称“眼癌”,一旦不可逆,最终会导致失明。

“目前我国老年人已经成为眼底黄斑病变的高危人群,这与国内老年人网络成瘾比例逐年上升有显著关系。”同济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博士

生导师胡耿丹说。

  除了生理层面,老年人“数字沉迷”产生的心理健康隐患也不容小觑。

  老年人沉迷网络更像是一种补偿行为,补偿社会角色转变带来的失落和空虚,补偿子女独立后有效陪伴的缺失,补偿衰老和疾病带来的死亡焦虑,沮丧、悲伤、痛苦等。然而,这种补偿并不能等效替代充实的晚年生活、亲情的温暖,如果过度依赖网络,不仅不能缓解老年人的负面情绪,而且还会给其带来一些新的心理问题。

  “比如,无心经营现实生活、慵懒颓废、生活方式不良,继而产生更加强烈的内疚感、无意义感和孤独感,表现为社会适应困难、社交功能下降、缺乏人际支持,以及冷漠、偏执、厌恶、抑郁等负性情绪。”胡耿丹说,多项研究证实,手机沉迷与抑郁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老年人沉迷在网络世界里,与现实社会进行自我隔离,会导致社交能力下降、自我迷失,极易合并出现更严重的心理疾病。”湖南省常德市康复医院心理干预科主任陈邦定认为。

  治愈老年网瘾,药方开给全社会

  “目前,老年人确实孤独寂寞。小区缺乏供老年人休闲娱乐的环境,母亲不得不与手机为伴。那么,怎样才能让她回归健康生活?”“刘姥姥”女儿心头的疑问,戳中了老年人“数字沉迷”问题的难点。

  记者调查发现,意识到问题者众多,付诸实践者寥寥。

  陈邦定在接诊中观察到,有很多家长来医院咨询如何帮助青春期的孩子戒除网瘾,但是鲜有成年子女来咨询如何帮助年迈的父母走出“数字沉迷”。“我们希望儿女们帮助父母科学应对网络沉迷,帮助老年人走出网瘾,过更加有质量的老年生活。”

  “无知是健康的杀手,无备是生命的隐患。”胡耿丹说,应积极开展对老年人如何科学上网的科普教育,帮助其厘清网络的“双刃剑效应”,以唤起其健康危机意识,养成合理上网的习惯,提高健康素养、自主预防网瘾的依从性。

  胡耿丹认为,老年人要正确应对自己的角色变化,舒缓各种负性情绪。客观地说,从职场回归家庭、子女独立离开自己身边,老年人内心的低价值感、失落感是难免的,这是一种退休引发的正常的适应不良的现象,不必感到羞于面对、压抑或者否认这些感受。

  “在积极老龄化视角下应对老年人网络沉迷问题包含两个层次。”杜鹏说,在实务干预层面,避免传统的问题视角,从优势角度为老年人健康使用互联网提供设备、技术和环境保障;在理念倡导层面,避免“因噎废食”的一刀切形式,积极提高老年信息素养,倡导老年人健康使用网络,促进老年数字包容社会建设。

  “如何治愈老年人的网瘾?这道药方,不仅要开给老人,还要开给老人的儿女,开给社会,也要开给我们医生自己。”陈邦定说,老年人沉迷上网不是简单的医学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

  陈邦定认为,对于老年人而言,要学会合理利用手机,学会上网,更要学会“下”网,不要被网络所绑架;对于子女而言,要给予老人高质量的陪伴,别忽略,别冷落;对于社会而言,要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方面,多多关注老年人,多给老年人提供活动场所,多组织老年人乐于参与的活动,丰富他们的生活,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远离“数字沉迷”。

  “作为一名从事心理干预的医生,我感到,我们的医疗服务不仅要关注到‘网瘾少年’,还要关注到‘网瘾老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给最需要帮扶的一‘小’一‘老’更好的医疗救助,帮助他们摆脱网瘾,回归健康。”陈邦定补充道。

  (本报记者 肖人夫)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