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ESG投资敲响“漂绿”警钟


时间:2022-06-1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本报记者姜牧云张王戎上海、北京报道。

随着全球投资者越来越关注ESG投资领域,“洗绿”行为猖獗,世界各国监管部门都在加强监管,遏制“洗绿”行为。

最近,德意志银行(DB。美国)及其在法兰克福的子公司德意志资产管理(DWS)遭到警方突击搜查,据悉与DWS指控“洗绿”有关。事件发生后,DWS首席执行官表示,他将“在与公司达成协议后”辞职。

DWS的调查敲响了ESG投资的“洗绿”警钟。那么,“洗绿”行为背后隐藏着哪些风险?

“绿色洗涤”吸引了许多国家的关注。

除了上述被调查的德国DWS事件,彭博近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日本金融监管机构正在研究新的措施,以遏制“洗绿”行为,确保标有ESG的金融产品的可持续性。据报道,据消息人士透露,日本金融服务管理局(FSA)希望加强对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相关产品的监管和指导,比如要求提供投资信托服务的资产管理公司向客户披露更多信息。

此前在5月25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出了两项规则修改,以防止基金利用ESG做出误导性或欺骗性的陈述,并提高与基金ESG相关的披露要求。

到底什么是“洗绿”行为?或者说绿洗这种企业金融机构的意图是什么?北京大学博士后章雷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洗绿”是指企业通过披露虚假和误导性信息或错误的披露方式,夸大其在ESG,尤其是环保领域的努力和贡献。主要表现为环保更多的表现在企业或基金产品的宣传上,而没有将资源投入到实际的环保实践中。就金融产品而言,“洗绿”指的是ESG基金、绿色基金、碳中和基金,在设立基金保护环境方面说的比做的多。

中投顾问委员会绿色创新办公室副主任郭表示,上市公司或金融产品“绿洗”的目的是获得审批快、规模大、成本低的绿色融资。其次,也有助于提升企业责任感和ESG品牌形象,吸引客户,开拓市场;最后,申请政府支持和奖励资金也有帮助,比如在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申请绿色贷款、发行绿色债券,都有一定的奖励资金。

比如章雷,比如一些上市公司故意隐瞒环境风险,声称不会造成环境污染和ESG相关问题,却因供应链违规被环境监管部门查处;上市公司在ESG报告或可持续发展报告中承诺的减排额远大于实际减排额,但没有采取补救措施;上市公司号称投资碳中和,其实只是“面子工程”。所有这些行为都可能导致对投资者的错误引导。

“在金融产品方面,比如一些ESG基金宣称基金构成主要基于绿色碳中和的理念,但实际投资时只关注短期回报,投资标的对环境有较大负面影响的公司并不向公众披露。仍然选择一些ESG领域评价不好的公司,基金不与投资者沟通和解释其ESG投资策略。”章雷指出。

郭也告诉记者,上市公司和金融产品“洗绿”的主要方式是将不符合条件的普通项目包装成绿色项目,或者承诺融资。但是,诸如具体用于哪些绿色项目、这些项目的估计环境效益等信息。融资前未披露,融资后未披露这些项目的实际环境效益。此外,许多金融产品的期限都很短,当融资到期时,项目尚未完成,因此无法准确评估其实际价值

对于“洗绿”行为的处罚,郭表示,企业或机构的“洗绿”行为可能使其上失信名单,相关奖励或补贴资金可能被收回,但具体处罚没有统一的标准和要求。

王磊认为,目前我国对非财务报告尤其是ESG报告真实性的强制核查机制尚未全面推广,对非财务信息的虚假披露也没有相应的专门规则。像对待财务欺诈一样对待ESG“洗绿”,需要时间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

上海成金田律师事务所赵海青律师告诉记者,“绿洗”企业可能面临的风险主要来自两个方面:法律风险和社会风险。

在法律风险方面,由于“洗绿”本质上是一种虚假环保宣传,根据《证券投资基金法》第77条、《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24条、《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内部控制指引》第25条的规定,在实践中,基金公司的“洗绿”

”行为往往会被认定为虚假宣传、误导性陈述,从而被基金业协会采取不予登记等惩罚措施。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广告法》的规定,其他类型的企业可能会被监督检查部门责任整改、并处以罚款等。

社会风险方面,企业的“漂绿”行为一旦曝光,将会大大打击投资者对企业的信任,降低他们的投资意愿,危及企业财务绩效等。事实表明,“漂绿”行为被曝光,往往会给企业的ESG表现带来负面影响,其股价会因此出现波动,社会评价也会受到不利影响。

那么,投资者如何辨别“漂绿”的行为?赵海清表示,就机构投资者而言,应当建立绿色投资管理制度。在进行绿色投资时,不仅要考虑被投企业的ESG评分,还要多方考察该企业的绿色属性,是否设定了可持续发展战略、是否受到环保部门的处罚等,全方位综合评价被投企业的绿色表现和绿色潜力。

就个人投资者而言,环保知识越丰富的投资者,对于“漂绿”行为就越有分辨能力。在做出投资决策前应当多关注企业一贯的绿色绩效和环保表现,以及企业本身是否认同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主动获取多家ESG评级机构对该企业的评价以综合判断。

有ESG投资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信息不对称,个人投资者往往只能通过上市公司的ESG报告,或基金的公开说明书等公开信息对企业或产品进行了解。而机构相较于个人投资者能获得更多信息,因此在相关信披制度、政策仍不完善的背景下,还是要借助机构的力量更能有效辨别“漂绿”。

监测能力待提升

在赵海清看来,第三方机构在绿色投资中的作用往往大于一般性投资机构。第三方机构的报告成为了投资者获取企业绿色表现信息最主要的渠道之一,很多投资人包括绿色基金等,都高度依赖第三方机构的评估和报告来了解企业的环境表现和绿色绩效。

近期,国际上亦有对于ESG评级质疑的声音发出。如2022年5月,英国财政部绿色金融部门负责人Adam Lyons表示,当前的ESG评级毫无章法可循,成为了金融市场上的一个大问题。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公司出具的ESG证明很有可能是用来“漂绿”、做公关宣传的。

郭海飞表示,“漂绿”行为暴露出ESG投资识别优质绿色项目的难点和痛点,同时也暴露出第三方专业绿评机构的缺乏,以及机构专业能力亟待提升。

张磊指出,应进一步强化评级后的跟踪与追溯机制,以及数据更新回报机制,让ESG报告横向可对比、纵向可回顾、数据可追溯。

对于遏制ESG投资中的“漂绿”问题,郭海飞认为,监管部门首先应制定统一明确的绿色金融监管标准,明确金融机构和融资方的权、责、利;其次,应加大对漂绿行为的处罚力度,对金融机构和融资方的处罚都需加大,违法违规成本过高,将会使得企业没有动力“漂绿”;最后,金融机构应加强绿色金融贷前审批、贷中贷后的ESG跟踪监测,也可委托专业第三方绿评机构协助,从而解决“漂绿”问题。

在这一过程中,金融科技可以发挥较大作用。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曾公开发表演讲表示,“漂绿”手段不容易识别,也不容易监管,尤其不容易跟踪,所以要用数字经济的手段、金融科技的手段。李扬具体举例道,可以依托碳排放监测、碳足迹跟踪技术和电力数据区块链技术开发“漂绿”识别产品;可以基于碳排放监测等技术,构建环境效益监测体系;也可以依托区块链、数字货币、大数据征信平台追踪溯源技术,追踪企业绿色资金投放和跟踪碳足迹状况,开发标准化、高频化绿色信息披露产品等。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