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电子
 

这项工作,守护的是民族记忆!


时间:2022-06-1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科技日报记者张盖伦

雨后云破,这颜色成就未来。80年前,宋徽宗是如何得到他所热爱的汝瓷蓝天的?

这是出生在汝州这个瓷都的孟一直在寻找的答案。

汝州特有的金土,混合产生珐琅感的玛瑙粉,少量动物骨灰,再混合当地各种矿物质,在水中融化——。这是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天青釉的科学配方。

截图自非遗传承人项目孟玉松综述片

截图来自非遗传承人项目孟的总结片孟反复调整釉料和泥料的配方比例。1988年测试配方222时,终于找到了纯净的天蓝色。

如今,孟已经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烧制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

镜头里,老太太正拿着一个烧过的汝瓷盘子,小心翼翼地和徒弟交流。

“这种气氛很好。不能少。大气少了,就会变黄。”她敲了敲板壁。“这个釉色还是很好的。”孟宋玉又用手摸了摸下盘的底部。“如果像这样的气泡很多,我觉得是保温不够。把这个光泽改成慢光泽。冷却时间要拉长。”她强调“伸长”二字,说颜色要“亮而不刺目”,成为和丝绸一样效果的釉面。

截图自非遗传承人项目孟玉松综述片

截图来自非遗传承人项目孟宋玉。在汝瓷的烧成过程中,釉的粘度和流动性,烧成熔化温度,保温冷却过程中的析晶过程,都会直接影响汝瓷青瓷乳珠的形成和青瓷釉的颜色。这种独特的烧制技术是通过技师的悟性、眼力和手感掌握的,代代相传。

这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点。它没有物质载体,而是人们自身所承载的文化观念、文化技能和文化成果。遗产的载体是人,是人传承下来的“活的”文化遗产。

记录孟的技艺和见识,是记录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的使命之一。

截图自非遗传承人项目孟玉松综述片

截图从孟在国家图书馆的非遗传承人项目回顾片,可以看出这部宏大作品的一些成就。

6月11日是中国第17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第四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记录作品成果展示月暨作品回顾展”已在国家图书馆总馆北区二楼大厅举行,展览将持续至7月10日。

115部纪录片还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官方网站非遗传承人档案网上展区ich.nlc.cn放映。都是2015年以来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工程中心验收完成的872名传承人记录工作项目的优秀成果。

mg.cn/sinakd20220611s/9/w1024h585/20220611/7696-67786a70a62558ee761789e6796153c2.jpg" cms-width="677" cms-height="386.75" id="3"/>

孟玉松和她的汝瓷,就在其中。

对非遗的记录,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基础工作。它不仅能为非遗研究提供证据支持,更能为非遗的活态传承提供资源保障。

文化和旅游部于2013年试点,2015年全面启动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从2015年开始,受文旅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委托,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项目中心承担起了该工作的学术咨询和验收工作。经过近五年的实践与总结,团队全面启动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记录工作”。

截至2021年,全国约1600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得到了抢救性记录的财政支持,约占国家级传承人总数(3068名)的52.2%。

进入21世纪,非遗的记录方式也发展到了影音图文相结合的多媒体记录。非遗中所蕴含的大量隐秘、精微的技术细节和内在信息,也都可以通过影音手段得以记录保存。

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记录工作培训授课专家刘魁立说,项目团队所做的工作,是对传承人的记录。核心不在于记录其自身生平,而在于人的智慧、技能。“非遗价值都体现在传承人本身,对他们智慧和技能的记录,就是非常好的非遗保护和进一步传播传承的重要手段。这才是核心的核心、根本的根本。”刘魁立强调。

国家图书馆官网非遗传承人记录成果线上展示专区国家图书馆官网非遗传承人记录成果线上展示专区

国家图书馆社会教育部(中国记忆项目中心)副主任田苗介绍,在记录时,不光要对传承人本人、同行、亲友、徒弟进行口述史访问,还要对传承人的文化遗产项目进行完整实践记录。

如果是传统戏剧的传承人,就要让他表演他的代表作和他所在剧种和剧团的经典作品;如果是手工技艺团队,那就要拍摄从原料工具一直到成品的全过程;医药类传承人,就要拍他如何诊疗,如何对症下药;民俗仪式传承人,还得从整个仪式的源头拍起,一直讲到传承人在民俗仪式中所发挥的核心和组织作用。

“仍然有一小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隐秘精微的信息,它就是我们说的‘行家的味’,就是‘大师的火候’。这些东西很难把握,也很难补充,怎么办?”田苗说,大师总得带徒,精微的非遗技术,他们总要用过某种方法教给徒弟。所以,项目团队还要拍摄传承人的特色教学方法和重要教学内容。

完成一个传承人的记录,往往耗时漫长。常常一个项目做下来,工作人员和传承人都处成了忘年交,处成了亲人。据了解,每个记录项目的成片时长平均为25小时,数字化后的收集文献约为100—300件,口述史文字稿平均字数为10万字。

“我们这项工作要和时间赛跑,进行抢救性记录。”田苗强调,“这些传承人所承载的文化信息,不只属于他们自己,也属于我们整个民族整个国家。他们所持有的文化,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每一个人共同的文化遗产,共同的精神家园。”

编辑:刘义阳

审核:岳靓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